賣了杭州兩套房,35歲的她帶海歸老公去山裡開民宿,順手救活了一個快消失的南宋小村

一人一城2018-05-13 11:56:20


35歲那年,水草不顧父母反對,嫁給了34歲從新加坡回來的,後來有了兒子淡淡。


更讓父母臉上無光的是,他們一聲不吭賣了杭州兩套房子,帶著兒子鑽進了偏僻的村裡,朋友們沒有看好的,覺得他倆準是城裡“混”不下去了才會到山裡來。


村裡的鳳姐心裡也在想,“村裡來了兩個傻子,根本就不會有生意。”


小城君卻想到了紀錄片《內心引力》一句話:人的一生就算很長壽,你能夠真正去做自己喜歡事情的時間並不多。


所以,管它呢,自己開心就好。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外灘設計酒店(ID:designhotels)

本文轉載已獲授權,其它賬號轉載請聯繫原賬號。


水草也曾是典型的城市中產。


她在杭州做老師,有兩套房子,35歲那年嫁給了海歸暉哥。


有孩子淡淡之後,他們賣了房,搬去浙江這個見不到年輕人的小村,自己動手花了3年修建了


不被父母祝福,旁人不解。


水草卻說,“這是我理想的生活,有山水、有田地、有鄰舍。”



草宿的到來,居然讓這個本來就要消亡的南宋石頭村,活過來了。


成了中國鄉村一股有爭議的熱潮,伴隨著資本和遊客的好奇心在迅速擴張。


水草在這個村子裡做了4年老闆娘,用這家只有8間房的民宿讓村子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這裡有著對中國鄉村最美好的想象


勝坑村位於浙江台州的鄉下,是一個遺留自南宋的小村。裡面的幾十棟房子全都是石頭砌的,保存得頗為完整。


跟村齡一樣,村民的平均年齡有80歲左右,最大的102歲。


圖來自攝影師Jeff


藏在深山裡的勝坑村,並不是什麼知名景點,卻吸引了很多人慕名前來。遊客中還有不少港澳臺、外國遊客。


還有客人大老遠跑來草宿,就為睡一個好覺。


草宿開業當年就入圍了“中國最佳設計酒店”大獎,是民宿界的網紅。


水草也寫得一手好文章,記錄客人的點滴,很多人因此慕名而來。小城君也是。



從上海乘坐3小時動車到臨海後,我再搭了40分鐘車才到達勝坑村。


路程雖奔波,但一路開過田野,讓我心情很舒暢。



草宿的外立面跟村裡的南宋風保持一致。



而草宿裡面走的則是日式簡約風,夾雜著田園風。



大堂裡保留下來的土灶臺,讓我想起兒時看奶奶燒火做飯的場景。


桌子上的一碗青苔、飯桌上的竹簍燈罩,也充滿了田園風味。



儘管保留了原生態,但草宿很追求品質——Marshall音箱、Husky冰箱、Lavin的洗浴用品、用手工植物染料上色的床單和毛巾......



一切尋求自然、舒適,是草宿給人的印象。此外,它還給我帶來了家的親切感。


窗前小桌上的水果,放在床頭的手寫信箋,一紫一藍的客用厚拖,都藏著這家民宿的溫情。



最溫暖我的,是入住的第一頓晚餐。


從長春過來度假的夫婦親自下廚做了一桌家常菜,大家圍著一起吃肉喝酒的場景,讓我想起了過年的溫馨時光。



這對夫婦是第2次來,這次特地帶3歲兒子來過生日,順便給自己放個假。


草宿不僅是遊客們的家,也是創始人水草自己生活的家。



“村裡有兩個傻子來開民宿,沒有人會來住”


草宿共有9間房,對外開放的是8個房間,剩下的一間是水草給自己留的。


35歲那年,水草不顧父母反對,嫁給了34歲從新加坡回來的暉哥,後來有了兒子淡淡。



更讓父母臉上無光的是,他們放棄城裡的穩定生活,搬去偏僻的村裡。


朋友也不解,覺得他們夫妻在杭州“混”不下去才會到山裡來。


在草宿做清潔的村民鳳姐心裡也在想,“村裡來了兩個傻子,根本就不會有生意。”



房子拿下的半年時間裡,他們都沒有動工,而是一直在觀察村民的生活習慣。


因為他們之前開過一家民宿,跟村民鬧了矛盾,最後沒開成就夭折。


做完準備工作後,水草夫婦才放開做設計,花了3年才完工。


4年過去,如今來探訪勝坑村的人漸漸多了起來,鳳姐那天忙到連跟我說20分鐘話的時間都沒有。




“看到草宿的燈亮,我的心就安了”


最讓水草高興的是,村裡早就把他們一家當做勝坑村的村民。


每逢紅白喜事,村民會給水草送來饅頭、糕點。哪家上山挖了竹筍,也會給草宿帶一份。


水草一家的到來,給整個村子帶來了活力。



因為年輕人幾乎都去了寧波、臨海一代定居,更遠的還有青海。


他們一般一年甚至幾年才回來一次,留在勝坑村的都是些老人家。


圖來自攝影師Jeff


他們平日的生活特別簡單,早上編草帽晒太陽,晚上看看電視,沒多久就休息了。


如今每天看著來往的遊客,老人們也變得開朗了許多。


我一進村口,85歲的老大爺就很開心地跟我打招呼,聊著還把煙分給攝影師王小白。



“每天看看小姑娘心情可好了”,他說道。


這位老大爺的4個孩子全都在外面定居了,只能到處去鄰居家裡串門。現在他能經常跟水草和遊客們聊聊天打發時間。


草宿的隔壁住著一對老人,老奶奶白天做編織,老伴則長期臥病在床。


傍晚我去她家做客時,她熱情地給我沏茶、分享生活,怕我聽不懂還用了很多肢體語言。看得出來,我的到來讓她覺得很有趣。


圖片來自於Jeff


除了活力,水草一家還給村裡帶來安全感。


以前每逢到深夜,整個村子都黑壓壓。草宿來了,變成了一盞燈。


圖片來自網絡


老人家們都說,“看到草宿的燈亮了,我的心就安了。”他們有任何緊急情況,都會去找草宿。


村裡有個以養蜂為生的老婆婆,有一次中了蜂毒,嘴巴都腫到耳朵上,再晚一點就很危險。幸好暉哥及時把她送去醫院。


圖片來自Jeff


平時老人家們的鬧鐘沒電、燈泡壞了、手指割到、電池不會換,通通都會找草宿。


這種人情往來像極了從前的生活,純粹而簡單。



草宿來了,老古董也值錢


勝坑村還流傳著一種說法:“草宿來了,我們村火了,大家不出家門就有錢賺。


我們村是老古董,也是值錢的。”


圖來自攝影師Jeff


當地的村民閒時會編織草帽,儘管材料天然、手藝很好,但技巧落後,一個只能賣7塊錢。


水草就請來中國美院的專家對勝坑的傳統手工藝進行再設計,然後再教學給村民,如今一個能賣15塊。


圖來自攝影師Jeff


此外,這4年迴流的人也越來越多。有年輕人回來造房,也有不少人投資,據說80%的房子都有主了。


去年來過的王小白記得當時還是一片蕭條,如今四處都在動工。有的年輕男人也回來村裡做起了工地。



有年輕人回來翻修老家,老人就會帶他們去草宿參觀,告訴孩子,“不要拆,要造得跟草宿一樣”。


水草覺得挺自豪,她的初衷就是讓鄉村更有尊嚴感。


“世界各地的人都會到這個小村莊來,拿個小板凳跟我聊天。村民們不會覺得留在村裡是沒有出息的。”


但不同於一年前,水草的眉眼間似乎多了重心事,怕這裡變成炒房勝地。



“一個村子要700年,才能夠形成這個樣子。它就是一個藝術品,你破壞了就再也修復不回來。”


水草希望100年之後,大家還知道在中國,有一個這麼美麗的村莊。



幫村裡很多老人拍照的攝影師Jeff,在草宿開過攝影展。


當時他被確診為癌症晚期後,特別喜歡來這個石頭村散心,給很多老人留下了美好的瞬間。


Jeff在去年11月去世了。他生前說,“我在這個村子度過的日子,大概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時光。”





 長按識別二維碼添加關注 



點擊圖片,閱讀更多內容



“你不曾走的路,都是別人正在經歷的人生。”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