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上海最孤獨的咖啡館,只要陪聊天就能免單!每天營業四小時,卻天天爆滿,裡面充滿了愛與善意

一人一城2018-05-13 11:56:22


人不可貌相。


而一旦你知道了其他人的內心世界,你們二者之間的距離會拉的更近。


在你看來,自閉症者的世界看上去一定神祕莫測。所以拜託你拿出一點時間,傾聽我想說的話。


在前往我們世界的路上,祝你一路順風。


——《我想飛進天空》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益美傳媒(ID:YeeMedia)

本文轉載已獲授權,其它賬號轉載請聯繫原賬號。


你願意花點時間聊聊天,

換一杯免費的嗎?


在上海環境優雅的靜安公園內8號,

有一家這樣的“咖啡店 ”,

如果你願意和服務員聊聊天,

咖啡免單!

但服務質量一點不打折~



穿過靜安繁華熱鬧的寫字樓,

再經過一條靜謐曲折的小路,

就可以看到這家小店A-coffee”,

翻譯過來就是,愛-咖啡,

人們也叫它“孤獨咖啡館”。



這家小店的環境極佳,

可謂是忙碌上班族的後花園,

室內寬敞明亮還雅緻,

室外帶種滿花草的小花園。




但最與眾不同的一點是,

店內所有服務員和咖啡師全部來自

“自閉症少年”。




今年4月2日,

正逢“世界自閉症日”十週年,

這家店正式揭牌開業。




雖然這是一家特殊的咖啡店,但來過這裡的“客人”都說,這裡的服務質量最少最少也要打7分,頗受大家的好評。


這家店每天只營業4個小時,從上午11:30至下午15:30,但每天客流量卻保持在30人左右,店內常常被擠得座無虛席。


為什麼?


走進店內你會感受到,店員們真摯又熱情的歡迎,他們一臉單純無邪,這裡有最常見的咖啡品種,卡布奇諾、拿鐵、美式、特濃。



當你點完一杯咖啡後,

這些小店員會動作麻利地為你

磨咖啡豆、撒咖啡粉、打奶泡,

全程只需2—3分鐘。



而且每一杯咖啡口感都細膩爽滑,不管喝幾杯,質量都一樣有保證。


因為自閉症患者有一個特點,當你讓他們做一件事時,他們格外專注刻板,絕不偷懶耍滑,說幾克咖啡豆就是幾克,絕對一克不多,一克不少,該有的程序都嚴格遵守老師的叮囑。


老師說,磨完咖啡粉,要用小掃帚掃一掃盛咖啡粉的器皿,他們會左掃掃,右掃掃,清掃的沒有一粒咖啡粉,才把器皿放進去。



咖啡機那個噴嘴要擦一下,

這些孩子就絕對用完就擦,

他們執行力度非常高,

在他們的嚴格操作下,

使得每一杯咖啡都口感有保證。




這裡的自閉症患兒都格外獨立開朗,這些孩子的家長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自己的孩子也可以上班。


臉上抑制不住的開心,每天早晨他們會陪兒子提前來到咖啡店,甚至為了支持兒子的事業,家裡也買了一套打奶泡機器。


當然孩子們也會遇到各種挑戰,比如,他們有時候會分不清指代人稱“你”“我”“他”的用法,當你跟他說“續杯”時,他會呆在原地無限次重複這個詞。


因為他的“字典”裡沒有“續杯”這個詞,如果你耐心告訴他,續杯是再來一杯,他就會立刻心領神會,迅速為你再做一杯。



他們的世界很簡單,思維方式也很單向,一旦遇到不懂、沒有遇到過的問題,他們就會在自己的世界裡無限重複。


這個時候,就需要有人引導他,告訴他,應該怎麼辦,這也是創立這家咖啡店的初衷,希望孩子們能在這裡與陌生人多交流。


知道世界的複雜,增強各種應變能力,更好的融入社會。




A-Coffee 是由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

上海市兒童基金會主辦,

並由上海音樂中心承辦,

是這間特殊咖啡店的發起者。


在此之前,

曹小夏和父親曹鵬已經花了10年時間,

用音樂來幫助自閉症兒童改善病情,

曹鵬是中國著名指揮家、音樂教育家,

如今已經94歲的高齡,

仍在為孩子們的恢復操心勞碌。



他創建了上海曹鵬藝術中心、上海青少年交響樂團、上海學生交響樂團、等眾多音樂團體,為中國的音樂普及和文化教育事業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2008年,他成立了關愛自閉症兒童的公益項目——天使知音沙龍。


天使知音沙龍旨在用音樂教育的方法,讓自閉症患兒打開心靈的窗戶,讓他們學會有效的交流方法,能和正常孩子一樣,具有生活自理和適應社會的能力。


  

通過十年的努力,在曹鵬和曹小夏的帶領下,沙龍裡的自閉症患兒進步明顯,孩子們學會了不同的樂器演奏,開始參與音樂活動、登臺演出。


迄今為止,他們參與上海城市交響樂團的正式演出已多達百場,包括幾次出國訪問演出,2016年8月,他們還遠赴英倫參加愛丁堡藝術節榮獲金獎,引起較大反響。



天使知音沙龍,先後幫助100多位自閉症兒童打開耳朵,學會聆聽和參與這個世界,從最初的表情呆滯拒絕交流,到現在學會熱情擁抱,有禮貌,能跟人正常交流,孩子們的人生髮生了質的改變。


可是曹小夏覺得這還不夠,這些孩子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剛來這裡時,都還是個小不點,只到她腰處,如今很多已經長到1米8幾,比她都要高几個頭。


她開始為這些孩子的以後打算,他們沒有工作,將來怎麼辦?



為此她找遍了上海的職業技術學校,

但大部分學校都拒絕了她,

誰都知道這既不盈利又不容易,

最後只有一個旅遊商貿學校同意了。

每週三抽出半天給孩子們職業培訓,

老師還會教授日常人際交往禮儀,

工作時需要保持微笑,遞咖啡需要雙手,

......


沒想到這些孩子們學習做咖啡挺快的,

有的比我們正常的學生還快,

剛開始的時候,老師都感到很吃驚。

比如在抖勻咖啡粉的時候,

老師示範抖三次均勻,

這些孩子就像計算機般準確記在腦海裡,

甚至學了三次就會製作拿鐵咖啡了。



孩子們的表現讓曹小夏對堅持做這件事越來越有信心,她開始四處奔走,在相關部門的支持下開了這家咖啡店。


也是上海首家自閉症患者咖啡店,她想把這裡當成一個微型小社會,來慢慢磨鍊孩子們的社交能力。


店裡的一桌一椅,包括咖啡機和咖啡豆,都來自各行各業愛心人士的捐贈。




而目前A-coffee還並未正式對外營業,

來這裡的“顧客”其實都是培訓過的志願者。

他們的工作是陪孩子們聊天,

順便給他們製造一些小“麻煩”,

讓他們學會解決問題、表達自己的情緒。



每週都會有很多熱心的志願者前來幫忙,五湖四海,甚至還有不同國籍的國際友人。


孩子們在大量的交談下,如今變得應變能力越來越強。


他們在沒有攪拌棒的情況下,學會了轉換思路,為客人拿來吸管代替,可以用英文跟外國“顧客”簡單交流,而且禮貌用語用得也非常棒。


學會雙眼注視著客人,保持微笑,咖啡廳裡的 Logo 全部都是他們自己畫的。




咖啡店的凱凱,曾是一名重度自閉症患兒,5年前的他,還是整天耷拉著頭,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5年來通過音樂嘗試治療,凱凱不僅擡起了頭,還能看著別人的眼睛,跟人交流。


看著凱凱一點一滴的變化,他的媽媽說:“音樂是一帖神奇的藥方,讓我的孩子開口說了話。我希望咖啡館能夠成為第二個產生奇蹟的地方,讓我的孩子能做正常簡單的社交。”



很多自閉症患兒的父母,最擔心的就是孩子未來如何生存,有些悲觀的父母甚至表示,自己離開世界的時候,也要把孩子一起帶走。


如今,看到在“A-coffee”咖啡店裡,認真工作的孩子們,很多父母都重拾了信心,看到了希望。


曹小夏說,如果孩子們真的可以適應這種環境,她將來就給他們開一家真正的咖啡店

未來的咖啡店裡全是自閉症患者,這樣顧客來喝咖啡時會主動善待他們,不會著急催促,也算獻一份自己的愛心。


當然她並不強迫每個孩子當一個咖啡師,咖啡店只是一個鍛鍊他們溝通能力的場所

還是要根據他們的興趣愛好來發展,將來有機會、有條件了,她會繼續開拓其他技能的培訓。


只有孩子們活得快樂了,找到自身的社會價值,她才會安心。



目前,咖啡店裡共有8名“員工”,

他們的恢復程度都比較好,

分成兩班隔天上班,

他們臉上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如果不刻意去了解,

表面看不出他們患有自閉症。



如果說,天使知音沙龍改變了孩子們的命運,那麼,愛-咖啡在此基礎上,給他們創造了走向未來的途徑。


據瞭解,我國自閉症患者已超過1000萬人,其中0—14歲自閉症患者超過200萬人,能真正從事一份工作的自閉症患者極其少。


這些孩子的父母總有一天要離開他們,當他們真正獨立於社會的時候,很多人並不會那麼友善,需要面對那些“陌生”情況的時候,要學會自我保護和自行解決。


對於與自閉症患兒的康復和教育,需要來自全社會的幫助和關懷。


希望有一天孤獨咖啡館不再孤獨,裡面充滿歡聲笑語。



曹小夏採訪






 長按識別二維碼添加關注 



點擊圖片,閱讀更多內容



“願你在走進自閉症患者的世界,一路順風”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