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博士花23年,在山水畫中打造出最中國的絕美空間,比安縵多情,比悅榕莊清淨。

一人一城2018-05-13 11:56:24


“一生處,無夢到徽州。”每每讀到這兩句,小城君都要感慨:究竟是怎樣的山水,才擔得起“痴絕”這二字?

 

借這令人“痴絕”的山水,大概是國內最超然世外的度假酒店了,即使是21世紀的建築,德懋堂也依然有著千年前古徽州的民居元素。

 

將中國最真實的山水,以最好的方式呈現在你的面前。也許這就是盧強一直想要去做、並且一直在做的事情。





在這個日子刷新得比F5還快時代,比起追“新”,我更戀“舊”。

 

在當年的清華建築系博士班裡,我就是個另類。放著設計高大上建築的機會不顧,終日沉迷於一堆的“破房子”。


 


從前的人,多認真啊。認真地痴迷,認真地喜歡

 

喜歡到我把一棟棟荒廢的百年老宅,一個構件一個構件的拆卸編號,再一個構件一個構件的組裝還原,搬進中國最美的山水之間。



正是因為這樣的喜歡,所以才能如此義無反顧地,一意孤行地帶著德懋堂一路從黃山走到九華山,再到武夷山及更多的風景人文勝地……


15年時間,復活出一個個屬於中國人的精神角落。

 



我是盧強,德懋堂的創始人。

 

回望過去23年,我身上被貼過不少標籤:清華大學博士、學者、設計公司老闆、房地產商…但所有足以走上人生巔峰的成就,都不及我心頭這三個字“德懋堂”。

 

23年,初心不改,不是件易事。但慶幸的是,我一直走在對的路上。

 

 

初遇德懋堂是在2004年,那時我還是個剛博士畢業的建築師,碩博7年間,一直跟著導師單德啟教授學習古建築、民居和村落研究。在皖南的山水間,探訪了無數徽式的古建築。

 


在黃山歙縣考察時,我們剛好遇到了斷垣殘瓦的德懋堂。

 

如果不是當地人介紹,我們壓根不敢相信這棟蛛網積塵的徽派老宅,曾是李鴻章友人的故居,匾額還是李鴻章親筆所書。


德懋堂高挑的廳堂


當年的風光早已不在,而為了給新房讓路,這座百年建築,馬上就要被夷為平地,化作一抹塵埃......

拆的是一棟房子,毀掉的卻是一段不能重來的歷史啊。

 

心痛之餘,我就在想怎麼才能挽救它。當時我正好在黃山南麓的造房子。

 

靈光一閃,不如索性就把整棟房子搬遷去豐樂湖畔,用現代建築設計,重新復活它。


左修復前,右遷建後




從此,在黃山的豐樂湖邊,多了一件從泥土中生長出來的藝術品,一幅可以擁有的山水畫卷。

 

木樑、木雕……所有的一磚一瓦,

都是從舊址上搬運過來的,

修復了破敗處,保留下古舊的味道。

見到它的第一眼,

你只會記得綠水青山、粉牆黛瓦。

像是闖進了千年前的古徽州......



德懋堂還是那個德懋堂,

卻在黃山豐樂湖畔12.8平方公里的

青山綠水,一呼一吸間,

蛻變成中國式的高端度假酒店品牌。



很多事,一旦開始,就停不下來了。

 

對於老宅的重生,傳統的活化,是上癮,更是使命感。

 

於是沿用這個思路,在九華山我同樣打造了另一處德懋堂。


九華山德懋堂的無邊鏡面泳池,來過的人都說,這簡直是世界上最奢侈的泳池


它原先是一整座破敗的清朝老宅,我們繼續利用“”的理念把它搬到了九華山腳下。


結合當地的禪修文化,

利用木頭、石材、竹子和玻璃,

造出一個美到沒朋友的房子,

復活了十幾種快要失傳的中國老手藝。



這裡沒有黃山德懋堂那樣大的門當,

卻被文化和傳統攝了魂。

比如毛石牆,用的都是不露漿的砌法,

和百年前村子裡的一樣。



別墅群萬福的門頭,

完全採用了古時的榫卯,沒用一根釘子;

宅子的畫花,特地找了當地畫馬頭牆的老師傅。

只要身在德懋堂,

你會覺得每一次呼吸都是修行。


 


我們這一代人,是習慣於尋找的一代,尋找理想,尋找內心,尋找初心。

 

而黃山和九華山的德懋堂的建造,也讓我慢慢覺察到,在這個浮躁不安的時代,唯有最傳統的東西,會告訴我們從哪裡來。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如今,打磨了兩年的第三個作品,武夷山德懋堂也將問世。

 

到現在,我都還記得兩年前,第一次乘著竹筏飄流在武夷山山水間時的內心震撼。



誠懇的山、清澈的水、溫柔的風,以及一整片罕見的原始森林,都還原出我心中最理想的桃花源。



武夷山的這片山水像極了當初遇到的豐樂湖


怪不得朱熹、李商隱、范仲淹、陸游、辛棄疾、徐霞客等名家,也曾留戀於此。


當聽說附近有一個老的書院建築“廌山書院”時,我便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了。


可當找到它時,

卻發現這棟曾經書院文化的發源地,

早就已經淹沒在一片荒草之中。

書院牆壁的浮雕上,

進士及第的場景依舊清晰,

可它的身後,卻爬滿了野草。



在當地人的指引下,我又找到了書院主人,宋代著名理學家遊酢子女的居所——七子門樓。


每戶一個宅子,一共七間七進院子,立面完全一樣


七子門樓沿河而建,

原有的七進院落被潮水沖毀,

只剩下現在參差的幾間。

坍塌的牆壁、燒焦的木樑,

孤零零地留存在河邊。




好的建築不該被遺忘。


那天,我僅用了幾分鐘時間就做了修復它的決定,和15年前一樣的毫不猶豫。



黃山德懋堂,我令“徽居再生”;九華山德懋堂,我為其注入其禪修的氣質;武夷山德懋堂,我要用“書院文化”、“茶文化”來做註腳。



我們最先做的,

就是修復七子門樓原先的七進院落結構,

採集當地古建築的老磚、門頭,

還原他一千年前的樣子。

那些被歷史的洪流沖毀的老房子,

正一點點找回了最光彩的一面。



從七子門樓一踏進門,

古樸的裝修風格,

讓人一下子跌入舊時光裡。


門樓前臺效果圖



在我看來,傳統從不等同於“守舊”。


它應該是傳統與創新的結合,用心去做傳統的活化跟升級,讓它更符合現代人的生活需求。


因此,我們還用了在地的建築風格,打造了絕美的全別墅度假區。



37棟自帶院落和泳池的別墅,

散落在茂密原始森林中。

哪怕是躺著,也能看見閃爍的麻陽溪,

搖擺的微風和浮雲。



300平米的超大空間,

讓人捨得放下10釐米長的手機,

重溫家人、情侶、朋友間

最真摯的感情。



身體是不會說謊的,

所以對於“住”這件事,

舒適才是終極目標,

它必須是一個能讓人卸下防備的地方。



而敬天守禮,

是我們對自然懷有的敬畏和感激。

客房裡備好了玻璃瓶裝的天然山泉水,

瓶子可循環利用;

牙刷、梳子選擇了以麥秸稈為原材料;

原生木漿紙巾更健康且可以降解。


我們還開發出了獨有的生薑洗髮、護髮產品;乳木果沐浴、潤膚產品,堅持植物萃取、無硅油、無色素,已經有不少人要求購買禮品裝回家使用。


在德懋堂,我們遵循24節氣,設計了24種不同的鄉遊,盡情感受自然與風土人情的真實與動人。


現在,正值採摘武夷山岩茶的好時節。

你可以跟著當地茶農,跨上竹籃,

把茶園裡的嫩芽尖兒都揪進心坎兒裡。

回到七子門樓,

沏上一壺自己鮮炒的巖茶,

滿口都是山水孕育的清香。



初夏,兩腳扎進麻陽溪,

捉魚也好、打水仗也好,

都能一秒帶你穿越回童年的肆意快樂。



有冒險精神的探險家們,

這裡也有一整片原始森林,

一年四季長青,

等待你去發現大自然的驚奇。



摘完茶葉,看完山水,心大概是靜了,肚子也差不多餓了。


中國人講,藥食同源,中醫也常常開出“食療”的方子。不僅是對身體的調理,還是對心靈的療愈。


在德懋堂,桌上的菜品均來自當地,甚至很多收集自當地農家。



就像德懋堂最有名的番茄炒蛋,

雖然是再普通不過的菜品,

卻因為食材的不同,

就能讓人念念不忘。




正是無數這些閒散又美妙的時刻,讓我意識到德懋堂漸漸變成了變成了一種中國式的度假生活方式。


這個詞怎麼理解呢?


打個比方,你看西方人的度假,往往是說去海濱,國內好多人也學著往海邊跑。但是你真去到那裡了,往往覺得不知所措,好像不是自己想要的。


德懋堂不一樣,它有城裡的朋友總唸叨的一種“歸屬感”,歸心感。 所以我在想,文化和山水的共鳴,是不是一種更適合國人的休閒度假方式?



雖然這種想法過於理想主義,但它卻是中國人骨子裡最堅硬的部分,是一把能打開故鄉的鑰匙。


它可以帶你回到黃山百年前的徽派大宅,走進九華山的禪意,再遇到武夷山下的茶韻書香.....找到我們歸心的路。







如果你對我的故事感興趣

2018年 5月 5日20:00

我們將在國內最好的生活方式類眾籌平臺

【開始吧】

發起「 武夷山德懋堂 」眾籌項目

欲知詳情,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

加入微信群,和我在線溝通!

暗號:德

點擊閱讀全文,就是對我最好的支持!

更多項目詳情與參與方式,

可以掃描上方文末二維碼。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