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酷的誠品書店原來出自他手,這個打下中國豪宅半壁江山的男人,卻低調得鮮為人知

一人一城2018-05-13 11:56:27


在建築圈裡,要想混得好,最怕的是沒有名氣。卻是個例外。


這個國內身價最高的空間設計師之一,最愛的是在廚房研究菜譜;他為馬雲等大亨設計家宅,卻很晚才住進自己設計的房子裡;他和影星劉濤的愛情能上頭條,他卻從來都不願對外界多提……


“這人呀,有些太低調了。”但依然不妨礙他成為一個狠角色,網紅書店背後的男人,臺灣建築設計界的泰斗,中國豪宅的半壁江山。李瑋珉的前半生足以稱作傳奇。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號:有束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臥虎藏龍》裡那個華彩的瞬間,劍客們輕盈地踏在竹梢上,天風浩渺,俯仰自如。


那是李安心目裡的中國氣質。


如果把一眼望不到邊的竹林截取一小塊,放到天井裡。隔著落地玻璃,其實是聽不到風吹竹子的沙沙聲的。


但是當天光暗下半小時的夕陽,斜斜地照進室內,竹葉的陰影會灑落到架子上,勾勒出剪影濃淡。坐一下午,像坐在一卷國畫的留白裡。


借景,那是園林的巧技。你差點就忘了,那其實是一個書店。


武漢漢陽區的龍陽大道上,鬧市之中,隱匿著這樣一家名為“物外”的書店。


“物外,超然物外”,光聽名字就讓人遐想。


小城君想,愛看書的人,生平最大的願望大概是自己公寓的樓下,有這麼一家書店,能在下班或週末時去那裡坐一坐。



物外書店


忍不住走進去,發覺和傳統的書店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


書店裡真的能看到天井?如此一來,冬天可賞雪,夏天可聽雨,風景信手便可以拈來。(滿滿的園林氣息~)


置身其間,忽然想起有“中國最早生活家”美譽的李漁曾念:“花肥春雨潤,竹瘦晚風疏。”



在詩意的庭園環境裡靜坐,書香瀰漫中度過閒暇時光,難怪這裡被央視稱作“中國最美書店。


它處處都透露著東方設計的韻味兒,流動和層次,私密和公開,明亮和幽深......交相輝映,在這樣的地方真的待一天都不想出去。


恰好,這裡24小時不打烊,可以說滿足了愛書人對書店的所有幻想!


書店一角




小城君很好奇,這樣美好的書店究竟出自哪位設計師之手?後來才曉得是臺灣建築界的泰斗:李瑋珉。

 

說起這個人,厲害了。“臺灣誠品書店”你一定不會陌生,臺北的文化地標,臺灣唯一的24小時誠品書店敦南店,就是他設計的,走進那裡,每個人都感嘆:“如果真的有天堂,它一定是圖書館的模樣。”


而且中國各種一線城市豪宅的設計師欄裡,也都藏著李瑋珉的名字,這個低調的男人江湖上有個名號:“中國豪宅半壁江山”。


臺灣建築設計師李瑋珉


無論是對一生摯愛的建築設計,還是對眼前朝朝暮暮的當下,李瑋珉都帶著種中國文人式的低調,他的內心細膩、敏感而豐盈。

 

小城君想,這才是真正活得清醒的人——

 

生命裡的轟轟烈烈總是分外短暫,如煙火般稍縱即逝,如曇花一現。真正有智慧的人,都知曉來日方長,他們大多低調、不張揚,在細水長流中揮霍對生活的摯愛。



“建築設計一直讓我懷著一點點期望。”從小生長在臺灣的公務員家庭,父母都是大陸過去的,李瑋珉從小就被要求讀中國文學,學習中國文化。

 

“我母親有本書叫《古文觀止》,不管長短,她聽到我背完一篇,如果錯字不太多,就給5毛零用錢。”成長在這樣的家庭環境,讓他的性子沉靜、敏感而情緒化。


稍大一些,李瑋珉發現這些細膩的心緒在建築裡可以找到很好的寄託和釋放,你或許不信,年少的時候,小夥子曾經對著一幢房子哭泣。


於他而言,建築不是冷冰冰的容器,而是安放溫暖和記憶的精神空間


所以在臺灣念大學選專業的時候,他選了建築系:“它幾乎是所有科系裡惟一能給予我想象空間的所在。”


說起來,李瑋珉是妥妥的學霸一枚。從臺灣淡江大學畢業之後,他去了美國哈佛大學建築系念都市設計,後又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讀了建築碩士......


畢業後他曾在新加坡和美國建築師事務所工作,1991年,他回到臺北創辦了自己的建築事務所。


李瑋珉建築事務所


李瑋珉是個十足的工作狂,因為對建築設計是真的愛,但工作再忙碌,他依然信奉這樣的信條:“試著把生活裡面應該要有的質感,帶到工作中或帶到每個地方。”


當他還是個愣頭小夥時,曾瘋狂地迷戀過攝影和旅行,有時週末發現恰好有空,就直接飛去了日本。

 

或許正因如此,在他的作品裡,可以看到一種東方式的嚴謹和精緻,卻不失西方式的自然、隨意、充滿豐富想象的張力,正如別人對他本人的評價。

 

臺灣誠品書店敦南店就是出自他的設計,這家店曾被CNN評為全球最酷的書店之一。


臺灣誠品書店敦南店

 

誰說書店只能賣書,

不能成為“人跟書生活在一起”

的精緻生活方式?

李瑋珉將所信奉的融進了誠品的設計裡,

從外表看,這家書店很樸素很低調,

唯一吸引你目光的是那明晃晃的招牌。


這家店對誠品來講意義非凡,他被規劃為“一個民眾可以來消磨一天的休閒地”,而不是冷冰冰的書籍展示空間,實現了從常規書店向綜合文化商場的轉型。


可是當你踱步走進去,

會發現空間陡然一亮,

就像置身書的宮殿一般。

走近一點,書架上的圖書都呈15度角擺放,

好看好拿,可以說非常人性化了。


 

而且除了是書店,

還設了咖啡館,演講廳,

誠品畫廊,誠品講堂,休閒區......

當你置身於誠品的世界,

感覺整個人也變得文藝起來。



夜裡11點以後,

這裡年輕的客人反而會越聚越多,

深夜時分的誠品是臺北時尚夜貓族的會晤之所,

因為這裡24小時不打烊。

這種模式後來被其他書店紛紛效仿,

風靡整個中國,

坊間也流傳著這樣的話:

我不在誠品,就在去誠品的路上。

 如今,它已經成為都市精緻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如果說,誠品敦南店是為打造出一種“跟書生活在一起的精緻生活方式”,那麼他設計的物外書店,則是前所未有地讓人、書、自然合一。


你一定沒見過這樣的書店,它以天井為中心,用中國傳統合院的建築形式詮釋書的殿堂:


“這樣的設計將私密性與集體性包容在了書店裡面,透過天井,你可以感受到冬天的雪景和夏天的雨聲。”

 


“物外”不像賣書的鋪子,反倒更像私家書房。


來到這兒你有很多事可以做,如古人一般席地而坐地看書;或是躲進安靜的雙層書屋裡享受靜謐;還能在心願樹的紙條上寫下心願,悄悄收納自己的小確幸......


最令人驚喜的莫過於懸於半空的廊橋,當你看書看乏了,大可以看看遠處的人來人往,發個呆,想個人。



物外隱於鬧市,

卻絕對能還你一個享受讀書的安穩時光。




誠品和物外,與其說是書店,不如說是李瑋珉信奉的生活理念在空間設計上的投影。


正是這種獨特的理念,讓他成了“臺灣建築界的泰斗。”


臺灣唯一的紙博物館臺北樹火紙博物館,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與語言所博物館......這種重量級的空間要設計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他。


臺北樹火紙博物館。為了紀念及完成在廣州空難中喪生的長春棉紙關係企業創辦人陳樹火夫婦的遺願所建,博物館共四層,是由老宅翻修而成的,沒有用高大上的裝潢,反而在設計的時候保留了老舊的紅磚牆,讓人走進去感覺穿越又親近。




李瑋珉設計的建築有個特點:外表看似低調,卻都藏著故事和濃濃的精神內涵,總能讓人獲得驚喜的同時又感到舒適自在。


正如他所說:“設計要感動別人,先感動自己。”


很多人在他設計的建築裡流連,卻很少知道背後的高人是誰,他也是這麼潤物細無聲地靠著實力,打入了中國豪宅界。



 比起高端奢華的皮囊,

李瑋珉更注重建築的內在和對居住者的關心。

在他早先的高端酒店設計作品裡,

就能窺探到這種低調。

比如臺北的慕軒酒店,

他用內斂的設計手法,

搭配自然石材、皮革和原木,

還原出“Less is more”的時尚人文設計風格,

整個空間大氣又使人放鬆。


 臺北的慕軒酒店


而這種風格在他打入的時候,

更是得到了昇華和延續。

不得不提的是上海家宅“九間堂”,

有著儒家風範“三開三進”的內斂,

匯聚中國最頂級成功人士的宅基地,

馬雲、葉立培、張九陽等世界商界名流的家宅,

一亮相,驚豔了眾人。

 

上海九間堂


建築元素上借鑑了現代手法,

比如原木遮陽、現代式樣的門窗,

但白牆、密柵欄、竹影荷池

等富有象徵中華傳統象徵意義的元素

都作了保留。

 

上海九間堂


佈局上“三開三進”,

廊道、庭院、挑檐、水榭“隔而不圍,圍必缺”,

讓這座中式庭院似隔而非隔,

又與牆外的院牆、籬笆、園景遙相呼應,

外加圍合式高牆,

深宅大院的神祕感就營造出來了。


上海九間堂


建築是情感的容器,在10年前歐陸風情大行的中國豪宅圈,上海九間堂就像黑馬一般,從傳統文化裡尋根,創造出中國風的別樣時尚,讓人敬仰。

 

李瑋珉也因此成為國內設計圈現代東方禪意風格的金字招牌,新的時代審美由他開啟。

 

這麼多年過去,你會發現屈指可數的北上廣頂豪榜單上,李瑋珉的作品佔據了“半壁江山”,北京崑崙公寓,深圳灣1號、廣州匯悅臺......


北京崑崙公寓 2007年

北京萬柳書院 2012年

 

雖然為豪宅設計這麼多年,但要說李瑋珉最看重的還是對人和所處環境的關心。曾經有位客戶令他印象深刻:“那人要求我除了大門之外,還要在家裡開幾扇讓貓咪能自由行走的‘小門’,因為他養貓,我覺得這個主人非常棒,他想到了貓跟人一樣都需要活動的空間。”


這樣的小細節也被心思細膩的李瑋珉捕捉下來,提醒他時時設身處地為居住者考慮。於他而言,設計的空間不是單調沒有溫度的房子,而是觸手可及的生活。


這樣的理念和態度已融進他的日常,比如你若問他“最喜歡的照明是什麼?”他會跟你說“天黑前半小時進入室內的夕陽。 ”每天跟豪宅打交道,當被問及“你自己的房子裝修完後最需要的是什麼?”他簡單一答:“書桌。(就是這麼簡單純粹~)





李瑋珉還是個極為少見地,能將工作與生活、理性與感性兼顧得很好的人。


忙碌了一天,他不喜歡呼朋引伴外出應酬,反而更喜歡一個人呆在安靜的地方,比如回到自己設計的家裡。


回家後他想做的第一件事不是馬上休息,而是專門騰出時間來收集菜譜,因為他認為做菜是生活很重要的部分,然後脫下西裝,穿上舒適的休閒衫,在巴赫低沉的大提琴獨奏中,用PS2玩一次賽車遊戲!


每年,他興起了都會抽出時間,拿起相機去世界各地轉轉,或是擬定一場計劃參觀博物館,時間都算好。“比如紐約100多個博物館,參觀完所有的,大概要花上2年。”

 


從臺灣誠品書店背後的男人到被稱為“中國豪宅的半壁江山”,很少人能像李瑋珉那樣,在浮躁的社會裡堅持低調、不張揚,並將這種“調性”帶進設計和生活裡去。

 

生活裡的轟轟烈烈,總是短暫的,如煙火稍縱即逝,如曇花一現。真正懂得生活,有生活智慧的人,都知曉來日方長的道理,在細水長流裡揮霍對生活的摯愛。李瑋珉就是如此。






 長按識別二維碼添加關注 



點擊圖片,閱讀更多內容



“人這一生,要活得清醒且明白。”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