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

深夜談吃2018-05-13 12:01:21

二十萬吃貨的精神故鄉


雨天、太陽、陰天……這兩日的天氣,就這麼輪番切換著。就連坐在飯桌前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該如何照料自己的胃口。

朋友說,吃烤魚吧,口味重點好像更舒服些。不知道為何,竟然想起了臭鱖魚,去年此時,朋友開了家店,那是我第一次認真的吃臭鱖魚,如今轉頭常常想念起來。今天週六,又到了回味舊文字的時候,那就陪我一起回味臭鱖魚吧。

——深夜君


 - 正文 -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這是唐代詩人張志和《漁歌子》中的佳句。桃花盛開,江水猛漲,這時節的鱖魚長得正肥。試想那桃紅與水綠相映,暮春西塞山前的湖光山色,和令漁夫都不願歸去的鱖魚,怎不讓人垂涎欲滴?


鱖魚以其少刺、肉厚、鮮嫩、味美而名揚天下。第一次吃鱖魚,印象深刻,因為吃的是著名的!徽州臭鱖魚,統稱“桶鮮魚”,又俗稱“醃鮮魚”,在徽菜中可謂是大名鼎鼎。所謂“醃鮮”,在徽州土話中就是臭的意思。



當年在屯溪一家徽菜館,忘記是誰點了這道菜,臭鱖魚一上桌,我便感覺氣味不同尋常。臭鱖魚與臭豆腐有異曲同工之妙,聞起來奇臭,吃起來卻是滿嘴異香,用筷子撥開魚肉,經過發酵的魚肉如同蒜瓣,顏色溫潤如玉,肉質緊密,非常入味,稍稍鹹,放到嘴裡輕輕咀嚼,那種芳香頓時充盈口腔。同時骨刺與魚肉分離,肉成塊狀,比鱖魚的其他做法更有回味。


據說當年太平軍到皖南開戰,山區交通受阻,鄉民原先挑木桶運送的當地名產桃花鱖魚運送不出,天氣還有點熱,怕其發臭變質,就放些鹽醃一下,幾天後,發現還是臭了。膽小的不敢吃,膽大的拿來燒吃,誰知加上作料烹調以後,臭鱖魚其香撲鼻!真所謂弄拙成巧,從此徽州又多了一道傳統名菜。



徽菜行家解密說,醃製臭鱖魚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一般選用一斤二兩的鱖魚,清洗乾淨瀝乾水分後,將魚表面抹上適量的精鹽,一層一層地整齊碼入木桶內,最後在鱖魚上面壓上重物將其壓緊,每天上、下翻動一次,經過二到七天的醃製就可以了,溫度越高醃製的速度越快。徽州臭鱖魚與臭豆腐的無意發明有非常多的相似處,這也是一個巧合吧。


徽州真是個神奇的地方,香臭皆聞名。徽茶飄香,臭鱖魚的名氣也大。再去徽菜館子,除了必點臭鱖魚,還要品好茶!泡一壺毛峰或猴魁,再嚐嚐廚子燒的臭鱖魚是否正宗,便知這家徽菜做的是否地道。


前幾天,幾個吃貨相聚一家徽菜館,眼看臭鱖魚上了桌,趁著有人正在打酒官司,平日貌似優雅的女士們此時不顧形象,對著臭鱖魚毫不留情的大快朵頤。當酒鬼們醒過味來,魚已經被瓜分了大半,幾人趕緊搶奪,最後,僅剩的魚骨也被吸吮的乾乾淨淨。可見臭鱖魚的魅力之大!



世人皆知鱖魚美,想象著那個桃花流水的時節,江水拍岸,漁舟晚歸,船艙裡一片鮮活的跳躍。詩意仍然在,當年的詩人,可知今人對鱖魚的讚美?


文 /  碧螺

圖片 / 百度圖片

BGM / Yesterday once more - Carpenters


▼點擊圖片,查看更多


你想與20萬吃貨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嗎?歡迎給我們投稿~投稿郵箱等待著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點擊原文獲得更多信息)



深夜談吃

你與吃的故事,講給世界聽

q群:344547537 | 暗號「深夜君開門」

▲長按掃碼關注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深夜談吃是覆蓋千萬受眾的WeMedia自媒體聯盟成員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