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餡糰子開售時,蘇州城的夏天便來了

深夜談吃2018-05-13 12:01:27

二十萬吃貨的精神故鄉


今日立夏,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溫度計,那一條紅柱穩穩當當的,讓人心安。夏天的幸福感開始越發明顯,它藏在風裡,藏在籃球場上少年的影子裡,藏在女孩的碎花裙裡,藏在漸次登場的西瓜荔枝芒果裡,不知道這個夏天會有什麼故事呢。

若在你的城市,選一種味道,來代表夏天的到來,你會選什麼呢。今日週六,又到溫習舊文的日子,蘇州城裡,的時間到了啊。

——深夜君


 - 正文 -


蘇州人對四季的敏感表現在他們的飯桌上。梨花壓枝低,薔薇碾作泥,桂子落素衣,疏影暗香裡,不同時節,蘇州人對食物的選擇都不一樣。


夜裡一場突襲姑蘇城的暴雨卸下了園林裡的滿壁薔薇花,撤下了江南的煙雨濛濛,宣告夏天來臨,同時也告訴那幾家百年老店:炒餡糰子該上市了!



炒餡糰子,蘇州人餐桌上獨特的夏季時令性早點。在蘇州,夏天一到,賣炒餡糰子的店不少,但最受老蘇州人青睞的還要數滄浪區的明月樓、金閶區的以及平江區的黃天源。


炒餡糰子最關鍵的原料的時令性,材料必須保證現購現做,不需多餘的調料,主要講究“原鮮”。廚師凌晨三四點剛從農批市場採購回來的五花肉剁末兒,小河蝦掀頭擠殼,香菇、鮮筍、扁節兒切丁,開洋兒、木耳、金花菜切碎。起鍋熱油,以寬湯,糯米粉、粳米粉按比例摻和平鋪上屜蒸熟。現買現做,幾十年經驗的老師傅熟練的將蒸熟了的粉捏成小瓦罐形狀,裝入炒料,上桌前灌點兒炒料的滷子。這下子,江南夏季的鮮甜滋味也就全了。



要買炒餡糰子得趕早,老師傅一般過午不候。年輕人太早起不來,再加上時令觀念不強,所以這些老麵館的早餐食客以老人居多。立夏以後,店家會在門外掛個小板,用粉筆字寫上“炒餡糰子已開售”,蘇城夏季多雨,雨水一來,幾個字就花了。但這並不影響生意,因為這些從小吃到大的老食客們比誰都清楚什麼時節上什麼菜。一碗蓋澆面,配上一個兩個炒餡糰子,老蘇州人就這麼開始了桂樹下乘涼的悠哉一日。


阿城說過,每個人小時候吃的食物,都會在胃裡行成一種蛋白酶,這種蛋白酶決定了一個人一生的味覺習慣。想必這一屋子老人的“嗜鮮”就是這些時令食物給“慣”的吧。一季又一季,炒餡糰子就這麼炒過了一輪又一輪年歲,食客們就這麼吃著吃著,轉眼吃出了東方之門,卻吃老了少年。



炒餡糰子第一次在我胃裡留下蛋白酶時,南半球的世界盃正點燃全世界的熱情,然而隔著12個時差的兩個人卻正走向決裂。我一夜無眠,天亮後到校門口乘坐406到寒山寺轉313在接駕橋下車,萬福興就在眼前。收銀的老阿姨吳儂軟語足以柔軟炎節的剛烈,炒料滷子的甜掩蓋眼淚的鹹。或許,我們不應該走到如此極端的一步。


如今,清明前吃幾個橫街菜市場的正儀青糰子,夏日清晨逃課去萬福興來個炒肉糰子,中秋到花鳥市場吃碗桂花紅豆粥慰藉思鄉,最後在柳記藏書羊肉要碗羊雜湯吃完就開始期待回家過年,慢慢的無意中這竟成了我這個老廣的在姑蘇最有味的生活。一年後的今天,我和那位差點絕交的朋友又將開始新的路程,這一年我們好好的,也許會一直好好的。


文 /  陳志暖

圖片 / 陳志暖、百度圖片

BGM / 關於盛夏的光和影 - 龔子婕JessieG


▼點擊圖片,查看更多美食故事


你想與20萬吃貨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嗎?歡迎給我們投稿~投稿郵箱等待著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點擊原文獲得更多信息)



深夜談吃

你與吃的故事,講給世界聽

q群:344547537 | 暗號「深夜君開門」

▲長按掃碼關注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深夜談吃是覆蓋千萬受眾的WeMedia自媒體聯盟成員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