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混到吃泡麵了,我還是在乎健康

深夜談吃2018-05-13 12:01:28

二十萬吃貨的精神故鄉


“我都混到吃了,我還在乎健康?”

前些天,專家說用紙碗吃泡麵不健康的段子火了一陣,我還跟著在朋友面前學了幾次,被罵了一頓智障。跟著唸叨完,仔細想才發現不對勁。人還是別活得太消極,哪怕混到吃泡麵又如何。

人生總有不得不吃泡麵的日子,因為貧窮、忙碌、情緒低落……但終究要想盡辦法對自己好一些,比如,今晚的這碗泡麵。

——深夜君


 - 正文 -


四月的北京,突然下了一場一冬都不曾有的雪,剛剛盛開的玉蘭來不及傲嬌,被打落了一地花瓣。阿哲演唱會散場,風颳得緊,走在燈影昏黃的西單大街上,不停地加快腳步。喜歡了阿哲二十年,從每首歌每個音符每句歌詞的熟悉和悸動,到如今激情不在、唯留餘念。儘管如此,黃牛加價到爆,也單身赴會,不留遺憾。


走出地鐵,突然很想吃麵,而且是,遂從快捷超市買了一包康師傅。到家,小豆子已經準備入睡,趕緊哄上床,好開始我的麵條之旅。開鍋,放入一顆切碎的西紅柿,一把菜葉,同時麵餅和粉料包也入鍋;再開時,磕入一枚雞蛋,並立即用筷子攪動,散成蛋花。待麵條斷生、還帶著波紋狀時,便可關火。


取出一隻大碗,擠入油料包,麵條連湯盛入,不多不少,剛剛好一碗。用筷子將碗底的油料攪動,紅油浮上湯麵,西紅柿的紅、菜葉的綠、雞蛋碎的黃;還有,在這取、擠、盛的功夫,麵條會略微更軟,一碗倍受寵愛的面,剛剛好溫暖了我的胃。



吃著面,聽著窗外呼呼的風聲,思緒漸遠。小學時,父母都得按點上下班,方便麵成了日常接應的必備品,那個時候最有名的牌子是“華豐”,廣告詞到現在都記得“食華豐 路路通”。


最初,沒有人教怎麼煮、全靠自己瞎整,我把波紋都能煮直了,麵條軟的連沒牙的老頭兒都能吃,當然,也確實不怎麼好吃。的工具也很奇葩,天然氣、煤氣灶的都不要想,一個酒精爐,跟咱們現在飯店裡幹鍋花菜下邊的那個一樣,倒上半盒酒精就可以“做飯”了,餘了的酒精要用溼布撲滅。直到表姐來我家玩,才知道,哦,方便麵是彎著樣兒的好吃啊。



在一次又一次的煮麵實驗中,我也漸漸摸索出了自己的style:搭配西紅柿、綠菜葉、蛋花三樣食材——至多有庫存時再甩入一根火腿腸,不用更多,也不要再少,湯頭浸過麵條就好。品牌也從華豐變為康師傅,麵條更為筋道,料包更為濃香。那個年代,尤其寒暑假,方便麵陪我渡過了多個日子;填飽了肚子,可以繼續功課,可以出門撒野。


在這吃麵的日子中,我也一天天長大,學會了付出和關心。爸爸夜班回來的時候,我會煮上一碗熱氣騰騰的紅黃綠相間的方便麵,看著爸爸呼嚕呼嚕吃下,頓覺廚藝有了回報!



畢業奔赴北京,交了男友,也傾囊付出,待他下了夜班時,也會奔去給煮麵。稍坐片刻,一碗噴香的麵條端上時,有否眼睛都溢滿溫暖?填飽的是胃,溫暖的是心。那方便麵裡有菜有蛋,便捷的同時她想搭出最好的營養,那面軟硬適中,湯頭剛好,她想把累積了十多年的廚藝精華都給你,給你。後來,男友變為老公,成家立業,方便麵吃的越來越少。可是隔三差五時,想不出吃什麼早點時,不知怎麼總會想起方便麵,也所以我家的櫥櫃裡總存著一包。


可是,當日子越過越好時,一碗麵的小確幸卻越來越少。就像《愛情呼叫轉移》裡演的,的老婆只知道做炸醬麵,吃膩了徐崢,於是他奔去花花世界,尋找新的愛人。可是當追尋一圈回到原點,想再吃一碗炸醬麵時,那個人已經離去。又像極了王爾德說的話“人世間兩大痛苦之事,得不到的和得到的”。


今天,在這個物質慾望橫流的社會,在這個寒冷的夜,為什麼想要吃一碗麵?當剛剛經歷過風的寒、經歷過夜的黑、經歷過情的薄,人生最美的旅程不就是回家麼?此時摁下門鈴,當熟悉的面孔為你打開家的門,氤氤的暖氣流動,家的氣息撲面而來時,有否覺得心一下子安定?我不是餓了,只是想要一份溫暖,面的溫暖和你的溫暖,可是親愛的你在哪裡?你可知為你洗手做湯羹的人已經遠去,為你用心煮麵的人已經心冷,當你回去冰鍋冷灶時會否想起一個曾經生命中的女子(雖然他已為你生了孩子)?但是,一切都將漸行漸遠,byebye,我的紅黃綠方便麵會隨我進入下一段旅程。


文 /  慧

圖片 / 慧、百度圖片

BGM / 愛情呼叫轉移 - 陳奕迅

▼點擊圖片,查看更多美食故事


你想與20萬吃貨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嗎?歡迎給我們投稿~投稿郵箱等待著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點擊原文獲得更多信息)



深夜談吃

你與吃的故事,講給世界聽

q群:344547537 | 暗號「深夜君開門」

▲長按掃碼關注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深夜談吃是覆蓋千萬受眾的WeMedia自媒體聯盟成員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