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用數字演算時代:去上海現代藝術基地看《週末畫報》1000期特展

藝術新聞中文版2018-05-14 17:46:34


上海。5月11日,展覽“時代的鏡子”在上海現代藝術基地(Modern Art Base)正式開幕,展出了曾梵志、張恩利、劉小東、張洹、曹斐、王功新、展望、喻紅、徐震、汪建偉、劉建華等在重要中國當代藝術家及創作人的全新創作。


“時代的鏡子”展覽現場


《週末畫報》於1000期特刊之際特邀中國當代藝術家、設計師,以“神授比例:藝術數字命理學”為題,在100-1000的數目字當中挑選自己心目中的數字進行圖象或立體創作。數字命理學認為“萬物皆數”,這意味著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由數字組成的,或者說可以簡化為數字,每個數字都有獨特的頻率及其特殊的屬性意義,如同黃金比例中數學和藝術的完美結合。此次的《週末畫報》與藝術家合作項目,希望通過藝術和數字之間的碰撞,用符號和標識創作出神授比例,從而啟發對未來和命運的進一步探索與思考。


藝術家林天苗、展望、劉建華、周力、陸平原、徐震,與現代傳播集團創始人、主席邵忠


1000期意味著多少歲月?對於《週末畫報》來說,是20年的長度。1998年,《週末畫報》雜誌改版創刊,成為新世紀中國精英讀本。它有著鮮明的變革意義和國際化的視野,不斷捕捉、洞察和思考世界與中國的思考、傳播時代的圖像與信息。正如汽車和服裝一樣,雜誌需要與其他形式的傳媒保持同樣的發展速度,從平面雜誌到數字雜誌再到視頻雜誌,如今延伸發展到空間雜誌。《週末畫報》一路走來,早已不只是雜誌,已經成為一個文化標籤和一種生活方式。


藝術家汪建偉在展覽現場


數字在我們的世界中佔據特殊的屬性和意義,與藝術有著帶有神祕感的關聯。“1000期是一個值得肯定的價值,”藝術家汪建偉在接受《藝術新聞/中文版》專訪時表示,“我若干年前去歐洲和日本,看到有些店鋪,五年十年過去了,它們還在那個地方。在中國這或許意味著‘不思進取’,但它並不是在一個位置上停止不動。我們應該重新去認識這兩個詞:什麼是‘不思進取’,什麼是‘堅持’。‘堅持’就是在一個你認為有價值的地方不斷地創造新的可能,‘不思進取’是不思明天,只對自己的眼前的事感興趣。《週末畫報》1000期,它有一個對價值的肯定,所以我不願意說它是單純的堅持——沒有價值的東西堅持也是沒有意義的,所以堅持本身它有價值在裡面。”

 

汪建偉,《516》,2018年


在這次以數字為命題的展覽中,汪建偉選擇了“516”這個數字,它同時也是一個時間點。“數字所代表的意義是很有意思的,我們要麼擁護和支持它,要麼反對它。”汪建偉說,“我覺得重要的,是能不能讓這個時間變得沒有意義,這樣才能開始新的一天,否則我們總在已有的邏輯裡徘徊。‘516’這個時間點,大家都知道,都在紀念它、在反對它,但是我想讓這個時間點成為廢墟。這個時間點是一個復活的概念,而我們必須要向死而生:影響我們接收新的東西和影響新事物生長的東西必須死去,這樣新的事物才會誕生。”


“時代的鏡子”展覽現場


“我最早接觸《週末畫報》是在2001年,我覺得它的內容很開放,形式也親切輕鬆,關注的內容很豐富,包括音樂、文化、科技、貿易、政治等等。”藝術家劉建華說。“《週末畫報》是現代傳播最早面向大眾的普及推廣的媒介之一,它確實改變了當時大家對於媒體侷限的看法,所以它在中國媒體發展的歷史上很重要,也改變了大家與媒體的距離感。”


劉建華最新創作瓷作品,2018年


在本次展覽中,藝術家劉建華選擇了“108”這個數字。“我以前在工廠的時候在景德鎮做過108將的雕塑,那個時候我18歲。選擇這個數字跟個人經歷有關。”劉建華說。“我覺得數字實際上一直是跟歷史有關係,它可能是真實的,也可能是虛假的。數字作為一個概念,被我們賦予了某種意義,這個概念在真實和虛假之間沒有絕對的對錯,始終是一個符號。我們一直對歷史的很多東西有抱有質疑的態度,這裡面就有數字始終跟歷史之間的聯繫。”


曾梵志為此次展覽創作的作品


藝術家曾梵志挑選了數字“9”,並據此創作了一幅油畫作品。“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三三得九,三的倍數這個都很好”,曾梵志表示。作為中國文化中的虛數,數字“9”無疑承託著無限延續的意義,也寄予了藝術家對老牌刊物《週末畫報》的真摯祝福。此次展覽特別展出了曾梵志創作這件作品的視頻,觀者將有機會一窺曾梵志的創作過程。


展望,《無線數字333》,2018年


展望的創作也與“無限”的概念有關。他選擇了數字“333”,因為它意味著無限。而展望的創作過程也頗有意思:他選了一根1米長的不鏽鋼管,敲打之後切成三份成十進制,而10除以3=3.33333無限循環小數。“333相加是9,也是無限。所以,我喜歡‘333’這個數。”展望說。

 

曹斐的毛筆插畫創作,2018年


曹斐則選擇了數字“123”:“123,321,我們那代是看老版《週末畫報》每期頭版連環漫畫‘樂叔和蝦仔’長大的,反映廣東的世俗生活,溫情而從不矯情。世間無大事,絮絮叨叨,享受日常的生活觀娓娓道來。123,321,並無意義,它是一個無盡的開始,也是無盡的循環,它是粵語兒歌‘123,321,1234567……’代表新知,代表陽光下嬉戲,代表隊每一天的渴望與滿足。”曹斐此次用一幅充滿童趣的手繪傳達了數字“123”的主題:泳池邊跳臺上的人躍躍欲試、泳池中一位女士閒適得躺在游泳圈上,陪伴她的是《週末畫報1000期特刊》。如曹斐所說,《週末畫報》之於很多人都是歲月中不可或缺的陪伴,既是時代的鏡子,也是時代的親密夥伴。

 

張恩利,紙上水彩和現成物創作,2018年


張恩利在展覽現場


張恩利的作品也從日常生活入手。他選擇了數字“365”,因為在他看來,一年的大多時候都是由無用和細碎的事物組成:“這是我第一個想到的數字,它是一年中的天數,是一個個日日夜夜。一年是一個比例,這個比例的單位就涉及我們每天抽菸、喝酒、吃點心,它們是最真實的、最簡單的生存必備。以年為單位,這種計量是一種節奏,也是某種事情的延續。”因此藝術家也選擇了菸頭、零食、火柴等日常生活中的物件創作了一件裝置作品。

 

徐震作品,2018年


藝術家徐震選擇的數字是“888”。他說:“《週末畫報》創辦之初,中國還沒有太強的時尚概念,而這個時尚人群也跟隨這個媒體一起成長了起來。我覺得時尚人群給我最主要的感覺就是對金錢的熱愛,因為它們是伴隨著經濟成長髮展起來的。所以我就選擇了作品中這一組與錢有關的對話。”

 

藝術家林天苗在創作過程中感受到了數字所體現出的觀念性,她在作品中反覆撰寫了660遍數字“6”,每一個數字中有“60”個彩色的點。“這是一個消解、融化和分解的過程,我們發現這是一個很無奈很無力的過程,最後只能在邊緣上分辨出這個數字。這就像是一種生存狀態——它看上去是一個個五彩繽紛的個體,但是在大的平面中它又什麼都不是。”

 

張洹的老磚和牛皮創作,2018年


張洹的創作在展覽中頗顯眼。他運用牛皮和磚塊一硬一軟兩種媒材,並分別在材料上留下數字“999”的印記。牛皮之前出現在藝術家“巨人”、“英雄”等系列中,對於他來說,牛皮意味著生命的載體、原始的激情以及生命的重生與輪迴。而磚塊則是他特意尋得的上海外灘舊建築上的老磚,已有200年曆史,是上海歷史的見證。既孕育時代生命又承載歷史,這是藝術家張洹對《週末畫報》作出的註腳:“《週末畫報》對於大眾來說的影響力和“巨人”以及“英雄”在當下的影響力有異曲同工之處……以老磚為載體進行創作,它的歷史感不僅可以紀念《週末畫報》二十年的里程碑,它的厚重更能代表《週末畫報》多年沉積的底蘊以及在大眾心中的分量。”

 

張洹在展覽現場


丁乙和周力分別選擇了“111”和“777”,並分別呈現了極具個人風格的創作。在丁乙看來,111是三根豎線,它們既來源於數字又是縱向的基本結構,與+字背景形成有機的關係,在不斷重複的過程中產生了序列式的數學邏輯,是視覺化繪畫語言的基本單元,也是原理性的數學概念。而7本身是周力特別喜歡的數字,因為在她看來,生命的週期中含有“7”:月圓月缺的週期是“7”,並且“142857x7=999999”,這個等式幾乎把偶然和秩序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我覺得每個人心裡都會有一個數字,這些數字是有暗示性的,而我個人比較喜歡質數。此外,這個數字也是在暗喻,很多事情裡,天時是很重要的。就像我的作品放在展廳裡,無論它受到何種干擾,都能站立不倒。”


丁乙,《十示 2018-B1》及局部,2018年


展覽現場的中國時裝設計師作品


除藝術創作外,展覽還邀請年輕的中國時裝設計師一起合作,共同探討新中國風格的可能性。這一部分以“重新定義中國紅”為出發點,以作為中國紅的當代演繹示範。展覽“時代的鏡子”將於5月底巡展至北京 UCCA,屆時,北京地區的觀眾將有機會接觸到藝術家們針對數字所作的最新創作。(採訪、撰文/TANC)

 

時代的鏡子

上海現代藝術基地

展至5月17日


本文圖片均來自 TANC


https://weiwenku.net/d/106878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