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你可能已經是個文盲了

虎嗅網2018-05-15 18:46:32


注:在我們的印象中,小學的時候老師有教過我們常見的多音字,例如“說客”中的“說”不念shuō,應該念shuì;“坐騎”中的“騎”不念qí,應該念jì。老師也曾再三叮嚀,考試中弄錯了可是要扣分的哦。不過現在的情況似乎反過來了,(shuō)說客、坐騎(qí)居然成了正確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楊二芋。虎嗅獲得授權轉載。


前段時間,不少網友集體陷入了一股憤怒與無奈交織的情緒中。


5月7日的時候,因為馬親王發了一條漢語言相關的微博,內容是他感嘆“說客”這個詞的發音居然從(shuì kè)改成了(shuō kè)



2010年(大概)以前出生的網友都震驚了,意思是我們這些老人家已經變成新一代文盲了嗎?已經被時代狠狠地拋棄了嗎?


明明讀書時老師千叮嚀萬囑咐,課文《觸龍說趙太后》裡,觸龍是個說(shuì)客,“說”字跟“遊說”裡同音,這怎麼說變就變吶?


如果說是因為念錯的人太多了,錯的也就成了對的,那另一撥人為了分清對錯曾付出的努力還有意義嗎?他們小時候的罵不都白捱了?


@布羅斯李:我們小時候兩節連堂被逼著硬記、N多套卷子反覆考的形近字、多音字,現在都特麼不做數了,能把那些時間精力補還給我嗎?


打擊面太大,大家累感不愛,以至於有些不信邪的網友下班專門去了趟書店,翻出紙質版的“說客”現讀shuō kè,舊讀shuì kè,才宣告徹底投降。



但還是覺得有些如鯁在喉,“shuì客”感覺是口若懸河的古代偉大辯論家,“shuō客”感覺是一直在你耳邊叨嗶叨沒完沒了的菜市場大媽。


於是,很多人越想越氣、越尋思越憋屈,在這條微博底下發出激動的吶喊:“我特麼為什麼要服從文盲的決定啊?不識字還有理了?”



而且在他們看來,這樣的讀音又不是多麼晦澀難懂,“順利通過九年義務教育的人應該都能掌握”,偏要縱容錯誤讀音、為了這部分人的使用性削弱語言的藝術性是很不可取的行為,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加一顆糖--:感覺不只是難聽的問題,而是缺少了一種感覺……也太白話了吧,缺少古代美感?



畢竟咱們去年剛嘲笑過對岸的“監介”,這突然被“專家”們整了一個“大退步”,再怎麼說服自己“少數服從多數”都有種吃了蒼蠅的噁心感。



但有網友指出,這樣的並不是“突然”的。


在1983年的第二版《現代》中,“說(shuì)服”就已經改成“說(shuō)服”,所以現在“說服別人的人”變成了“說(shuō)客”也有跡可循,且這個詞其實已經改了好幾年了。


如此看來難免有些“世界觀都崩壞了”的感覺,更讓人不願意接受的是,隨後陸續又有網友站了出來,稱:“別急著罵,近些年類似的‘修訂’可多了!”


之前看電視節目,很多主持人、明星都念“給(gěi)予”,或許你還在擔心有一天會被小孩子突然糾正,念(gěi)不念(jǐ),可實際上現在兩種讀音都不算錯了。甚至有很多字典裡查不到(jǐ)這個讀音:



也就是說,當年考試的“出錯重點”到現在一一成了正確答案。



令人害怕的是這些都是“悄悄”改動的,除了奮戰在第一線的高考生知曉,已經畢業的同胞很難得到通知,非常容易“當了文盲還不自知”。


比如根據詞義,以前的字典上是“確鑿(zuò)”,上課和考試也是同樣,但讀錯的人太多了,不知哪一年教育部發布了相關規定,統一了鑿字的讀音,現在的漢語詞典中都只有(záo)這個音。



或許如此改動確實給更多人帶來了便利,但也有不少人實在難以理解這種“將錯就錯”的事兒,會覺得是“文盲改變了世界”。



而且不是所有改動都“方便了群眾”。


比如,我們都背過楊玉環吃荔枝的“一騎(jì)紅塵妃子笑”,但真的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騎”字就只有一個讀音了,“坐騎(jì)”也變成了“坐騎(qí)”。



不說這一改平仄都不協調了,原本的“騎(jì)”多有速度感啊!一讀“騎(qí)”,就覺得慢吞吞的,像是在千里走單車。


所以,當你使用小時候學過的知識卻被“人工智能”的輸入法提示時,一種頗為荒唐的被背叛的感覺油然而生:我怕不是上了個假學。



有人感嘆,這是“真理掌握在少數人手上,但少數服從多數”。


在2016年國家語委發佈的《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修訂稿)》中,還有很多字詞的讀音發生了類似的改變:


(yīng)屆,新審定為:應(yìng)屆;

下載(zài),新審定為:下載(zǎi)

(jīng)米,新審定為:粳(gēng)米;

甲殼(qiào)、軀殼(qiào),新審定為:甲殼(ké)、軀殼(ké)……


除了憤怒,大家更深層次的反應是無奈,因為改不改並不會影響到以前讀錯的人,大部分受影響的反而是那些一直讀對的人。



有網友結合了前一陣的熱點,回覆:等一個“鴻浩之志”。



這種略微有點陰謀論的思路,讓人想起了一則神似段子的真實故事:



由此也引發了一個猜想:


@打死我也不笑f:等後人考古學家發掘現在的文物時發現官方都寫作“立臨”,民間都寫作“蒞臨”,於是得出一結論:立和蒞是通假字。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荒謬之外,我們也能從中看出現代社會裡廣泛存在的“實用至上”精神,確實有那麼一群網友對文字讀音的不斷更新予以支持:


語言和文字的誕生只是為了更好地交流,歸根結底它們的屬性還是“工具”,隨著時代發展勢必會朝著方便使用的方向革新,如果囿於讀音而忽略了它本身作為工具的意義,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可與之針鋒相對的聲音也很響亮:話是這麼說,但未免顯得太功利了。



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漢語本有很多規矩,亂講的人多了,也就沒什麼規矩了。


對於平時自詡不掉書袋的人來說,這或許是他們離孔乙己最近的一次。


@冉籘:突然想到以後的我可能會給孩子解釋,“說客”這個詞以前念“shuì”!絮絮叨叨彷彿一個滿清遺老,又彷彿那個穿著長衫站著喝酒給店裡唯一肯搭理他的小夥計講解茴的六種寫法的人。


他們就算支持改革讀音,也是出於“語言社會的自然拋棄”,而不是由官方力量推進強行簡化,削減語音代表的不同語義:



把完全不同的意象合併為一個簡單的讀音,那些詩歌古文的美與韻,都只能消失在滾滾長河裡,化作歷史的塵埃了嗎?


當下的教育者或許會無奈地告訴你,是的。





別說一代代的歷史沉澱、文化底蘊了,就連對時光的見證都快消逝不見了。


雖然殘酷,但這個趨勢顯然是無可挽回的,換一個角度往回看,其實很多堅持讀“說(shuì)客”的“老人家”已經是被糊弄的受害者了。


本以為漢語讀音的規矩是從他們畢業之後才開始崩壞的,其實不然。


舉幾個栗子,葉公好龍裡的“葉(yè)”原本讀作 “葉(shè)”;忍俊不禁裡的“俊(jùn)”很早以前的規範讀音是“qùn”;


在《現代漢語詞典》第五版中,芥藍註音還是(ɡài lán),但因為生活中基本沒人這麼說,所以改成了(jiè lán);現在很多人都以為“色(shǎi)”是方言,但在老版《辭海》裡,顏色、掉色、褪色就是這個讀音。



都說對待漢語言文化“不要那麼呆板,從容一點”,那請問,這個“呆”字是念(dāi)呢還是念(ái)呢?


“呆板”本來讀(ái bǎn),後來為了尊重大眾的習慣,從1987年開始,這個詞的讀音更改為(dāi bǎn)



還有年代感更足一點的。


1985年國家發佈《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把“蕁(qián)麻疹”改為“蕁(xún)麻疹”,不過,蕁麻這種草本植物還是讀作“蕁(qián)麻”。




emmmmm……對不住,看到這個詞就想起楚雨蕁了。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能明白小編的意思了。


我們這代人在抱怨“說(shuì)客”被改成了“說(shuō)客”,“給(jǐ)予”被混成了“給(gěi)予”,卻不大清楚早在我們讀書前,就有很多字詞配合大眾習慣進行過改動了。


在某種程度上,大家也很難去評判這種改動的“正義性”了。


現在,不僅字詞的讀音在改變,社會上還存在著典型的詞義混淆、以至於教育部都“將錯就錯”了。拿出錯率最高的成語來說,空穴來風一詞,原本是有理有據的意思,指“消息和傳說不是完全沒有根據的”,如今明顯被當作“毫無依據”使用,還被主流媒體承認了。


被高中語文老師糾正過很多次的“七月流火”,硬是從“天氣轉涼”變成了“天氣炎熱”:



“將錯就錯”也就算了,更恐怖的是可能會“將錯就錯又改正”,比如“壓軸”。



第六版《新華字典》已把倒數第二個節目改為倒數第一個。不過後來,在第八版《新華字典》又把倒數第一個節目改為倒數第二個(目前絕大多數人依然理解為倒數第一個,現多指佔據份量大)


或許作為交流工具,語言和文字確實不應該遭受我們的過多苛責和約束,要以人為本、適應社會發展,但理性一點討論:是不是存在更能讓大家接受的、更良性的改動方式?


比如,改就改吧,能不能廣而告之一下呀?



比如,改就改吧,可別今天一個樣,明天一個樣,後天又變回來了。


畢竟,工具的一個基本要求就是具有比較強的穩定性和規律性,改來改去都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讀了,談何工具之用。



問句扎心的話,來來去去的頻繁改動考慮過廣大高中生的感受嘛?一個個的都是疑難考點,本來記著是對的又給改錯了,一分可是一千人啊!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