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投魚,陸奇賽馬

量子位2018-05-16 04:53:13

允中 發自 凹非寺 
量子位 報道 | 公眾號 QbitAI

又一輪戰略領投了小魚在家。

今天(5月15日),小魚在家宣佈完成C+輪融資,百度再次領投,總融資額已超1.7億美元。

此前4月3日,小魚在家對外披露了百度領投、富士康跟投的C輪融資。其時小魚在家剛與百度聯合推出了搭載DuerOS的視頻音箱產品“小度在家”。

 小魚在家創始人宋晨楓

小魚在家方面稱,目前已與百度形成深度戰略合作。隨著百度AI戰略的全面深入,正在將小魚在家視作其人工智能戰略落地中國家庭的核心合作伙伴。雙方合作十分緊密,涉及技術、資本、渠道、內容資源等多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小度在家”已是小魚與百度聯合推出的第二款產品,2017年4月,雙方還聯合推出了“分身魚”視頻通話機器人。

百度賽馬:外小魚內

然而,小魚在家再度融資之外,領投方百度關於智能音箱領域的佈局,顯得曖昧。

一方面,相隔一個月百度再次以領投方身份出現,加碼小魚在家的意味再明顯不過;另一方面,也容易讓人忽略旗下還有一個全資子公司渡鴉,以及一款智能音箱產品Raven H.

“賽馬”意味再明顯不過了。

渡鴉是上任百度集團總裁兼COO以來的標誌性收購。當時陸奇不掩飾對這筆投資的期待,也不掩飾對渡鴉的重用之心,如果不是“李叫獸”李靖的“最年輕副總裁”讓內部有所不平,呂騁很可能不止是百度智能家居事業部總經理而已。

無論是百度世界大會前的宣傳造勢,還是百度世界大會上不限時演講發佈產品,渡鴉新品Raven H都得到了百度內部頂配級支持。

但沒有“賽馬”傳統的百度,決定在智能音箱領域“賽馬”,可能與Raven H發佈會之後的內部爭議事件密切相關。

當時進行了一場影響有限的體驗活動,外部反響有限,但卻成為了內部討論渡鴉的導火索——百度內網圍繞渡鴉新品和渡鴉團隊展開了激烈討論,跟帖之長、言辭之厲、態度之忿,百度創立以來前所未有。

百度內網長帖

百度老工程師們認為,要資源給了資源,要空間給了空間,但渡鴉卻沒能拿出合格的產品。背後自然也有積怨,大家對陸奇改革信服,也在接受風清氣正的新風氣,但不接受“外來牛犢”的目空一切。

渡鴉90後創始人呂騁以個性知名,也有過一些百度內部爭議的言論,比如針對百度的UI設計、審美之類的評價,這些都成為新仇舊怨的一部分。

 Raven H

所以Raven H發佈後,明面討論的是“百度首款智能音箱”,背後卻全是“渡鴉收購案是否合理”,討論越爭越激烈,最後竟然達到難以收場的地步。

作為陸奇改革的一部分,百度集團總裁及COO每個季度都會展開一場“新風會”,面向百度全員,只要百度決策和業務相關,儘可直接提問。

於是當月新風會上,排名最高的問題,直接就是渡鴉。

更糟糕的是,Raven H的產能問題也不合時宜惡化。Raven H體驗不算十足優秀,但也並非沒有亮點,然而“擠掛官網”卻遲遲拿不到預訂音箱的用戶,最終都轉換為吐槽者。

11月16日發佈的產品,2018年1月才把第一批量產產品發出。黃金時間早已過去,Raven H內外交困,渡鴉的百度地位也隨之更加可危。

在收購渡鴉一年後,陸奇在今年3月整合“度祕事業部”、“硬件生態渠道部”和“智能家居事業部(渡鴉)”,成立“智能生活事業群組”(Smart Living Group,簡稱SLG),整合之間,百度智能硬件事業部改稱Raven Studio工作室,呂騁依舊負責,但升降態度已然再清楚不過。

 CES2018,度祕總經理景鯤和渡鴉創始人呂騁(右)

在1月的CES展會現場,呂騁還向媒體表示:“以前百度硬件做不好我管不了,但以後百度智能硬件的鍋我都背。”

只是他依然年少輕狂,聽起來像是主動承擔責任,但百度的鍋又豈是誰都能背?

呂騁和渡鴉都足夠年輕活力,足夠到可以等下一款產品雄起。

但陸奇不行,他的一紙合約只有三年,無論是出於激勵,還是交答卷,賽馬都是合情合理的選擇。

作者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作者


加入社群

量子位AI社群16群開始招募啦,歡迎對AI感興趣的同學,加小助手微信qbitbot6入群;


此外,量子位專業細分群(自動駕駛、CV、NLP、機器學習等)正在招募,面向正在從事相關領域的工程師及研究人員。


進群請加小助手微信號qbitbot6,並務必備註相應群的關鍵詞~通過審核後我們將邀請進群。(專業群審核較嚴,敬請諒解)

誠摯招聘

量子位正在招募編輯/記者,工作地點在北京中關村。期待有才氣、有熱情的同學加入我們!相關細節,請在量子位公眾號(QbitAI)對話界面,回覆“招聘”兩個字。

量子位 QbitAI · 頭條號簽約作者

վ'ᴗ' ի 追蹤AI技術和產品新動態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