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7.5、獲贊“控油力”最強偶像劇,一文拆解《結愛》成功方法論

娛樂資本論2018-05-23 01:57:12

作者/ 紅拂女


外星人男友、人狐相戀…說起這些元素,你會想到什麼?是前兩年大熱的韓劇《鬼怪》?還是再往前兩年火爆的《來自星星的你》?不,今天要說的,是一本出版於十年前的中國原創小說《結愛·異客逢歡》。


講述一個平凡女孩遇到一個姓名四字、行為異於常人的男士後,生活發生翻天覆地改變的故事。這個男士是一個狐仙,兩人早已結下過千世的緣分。原來,人狐相戀、外星人男友這種概念,早就不新鮮了。


近日,根據這部小說改編的網劇《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以下簡稱《結愛》)在騰訊視頻正式上線,本以為觀眾會對這種看著很眼熟的題材頗多挑剔,沒想到,在一貫對國劇十分苛刻的豆瓣,網友們竟齊齊給這部劇亮出了高分。更有媒體打出這樣的標題:“這部其貌不揚的偶像劇竟然有點好看?”


那麼,在每年量產巨大、隨處可見的偶像劇大軍裡,在一波又一波的少女心收割戰中,這部劇是憑什麼站穩了腳跟?在今年國劇普遍遇冷的情況下,這部劇又是如何獲得豆瓣超萬人評分的呢?



並非“大IP”、原著十年前出版

出品方如何把控審美迭代?


“其實它不算是一個大IP,可以忽略掉這一基礎,它不像<鬼吹燈>那種大家一聽就知道,相對那些大IP而言還是比較少的。”天璇工作室總經理、《結愛》總製片人告訴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


確實,豆瓣上標記看過此書的人只有1000多人,儘管暱稱為“施大”的施定柔在小眾範圍內有不少擁躉,但這本原著的確不算是大眾常見讀物。


之所以小眾,當然是因為故事裡有一些反套路的部分:男主不是霸道總裁、沒有對女主有求必應、女主也不是一下子就愛上男主、更不是毫無自理能力的“傻白甜”……


打開劇版一看,更會一下子捕捉到該劇和其他偶像小言的不同:



故事以一段flash動畫展開,一個男聲旁白交代了故事的背景:很久以前外太空一顆行星上居住著狐族,有一天其所居住星星面臨著坍塌,於是狐族乘坐飛船去到各個星球,其中一批就降落到了地球。


你以為這是天方夜譚隨口胡謅?作者可是根據古籍《拾遺記》中的記載擴寫而成,該古籍記錄了人類第一次見到狐族的情況,也為這部劇中的故事埋下了伏筆。這種有豐厚的歷史文化打底、虛實結合的筆法很新穎,一下就拋開其他偶像小言好幾個身位。



也是基於此,該劇導演才會對這個項目青睞有加,並全力加盟。“其實這是我第一次讀言情類小說,還蠻讀得進去的,一般這種故事女主一下子會愛上男主,但《結愛》花了很多筆墨在鋪墊女主的成長上。後來我跟編劇小組研究,才發現故事的靈感來源於《廣異記》等很多古籍,連男主‘賀蘭’這個姓氏,都是在古代就有了。”


原著作者施定柔也曾分享過創作該小說的過程。當時電影《暮光之城》大熱,遂激發了她創作一部關於Urban Fantasy(都市玄幻)故事的熱情,施定柔在確定了要創作“和狐狸有關的故事”這一基本理念後,將古代著作《太平廣記》中關於“狐”的部分仔細掃了一遍,又借鑑了另一本古籍《拾遺記》。


本就是嚴謹派理工科高材生的施定柔,有極其強大的知識儲備和學術背景,她將平日裡就熟諳的克蘇魯文化、唐詩文化等都雜糅了進去,才使得這部故事核重合度較高的偶像小言,多了很多附加的色彩。


但問題也很嚴峻:一本出版於十年前的小說,雖然文采斐然,但畢竟“撞梗”的作品已經出現過,作為出品方和主創團隊,企鵝影視與導演陳正道等,是為什麼願意接下這個改編的盤子呢?



電影導演加持、異國取景拍攝、特效控制得當

“要做男編劇也不覺得雷的偶像劇”


陳正道也是第一次拍劇集。


這位早就躋身華語電影界最有潛力、收穫過票房口碑雙連冠的年輕導演,之前擅長的也是懸疑燒腦類題材,怎麼看也不像是會去操盤一部少女心劇集的樣子。


當時,陳正道的一個電影案子暫時擱置,他正好讀了小說,覺得很特別,於是就接了下來,往後一年裡,他和他的編劇小組一直磕在這部戲上。“我覺得中國古典名著有相當多優秀的素材,狐仙傳說、水滸傳等等,都是可以跟現代人故事結合的,這一點韓劇一直做得很好,我們也可以從古籍中取材。”


作為一名男性導演,陳正道此前對“瑪麗蘇”、少女心、虐戀等標籤是無感的,但既然已經接下這個案子,他花了大力氣去琢磨這個新鮮的世界。甚至,在他領頭的六人編劇小組中,有兩位還是男性編劇。


陳正道稱,劇本中的所有橋段,都得這兩位男編劇看了也覺得不雷才行。按著這個標準,劇中即使有千世情緣設定的男女主,到了現代,女主也沒有一下愛上男主,不僅沒愛上,前十幾集都在“實力拒絕”……



“這是一個導演中心制的製作班底。所以,如果算是成功,陳導是有絕對作用的。”總製片人方芳說得直白。她認為,故事內核還是悽美的愛情故事,女性觀眾喜歡看千年之愛,這是基礎;但經過編劇小組的擴寫,這部劇成了一個非常精彩的群戲。


如果整部劇只看男女主撒糖,又成了常規的偶像劇,“其實我們看韓劇的時候都會發現,每部劇都是連配角都很出彩,故事線索更多,整體飽和度也會更高。”方芳說。當故事的耐嚼度更強,它才能在龐大的偶像劇市場中站穩腳跟。


細心的觀眾會發現,《結愛》是在泰國取景的。說到泰國,可能很多人會想到《唐人街探案》,會想到《盂蘭神功》,懸疑片、鬼片,氛圍都很搭,但就是很少有人會聯想起偶像劇。


去泰國是導演陳正道的堅持,他之前已有兩次泰國取景的經歷,可以說泰國是他的“老本營”。但總製片人方芳曾經心裡打鼓:“以前我們有過去泰國取景的,拍《使徒行者2》,我印象中泰國的景是比較接地氣的,拍完這部才發現原來在泰國可以拍得這麼美。”


比如說國產都市劇裡要拍摩天輪的景,來來去去都是上海、廈門,這種景很難再有新鮮度,但劇本對此有硬需求,所幸這次在泰國也找到了非常美的摩天輪,這也給方芳今後再次操盤都市劇提供了一個新思路。



異國拍攝當然會遇到很多問題,比如費用增加、當地協拍團隊的配合情況等等,更重要的是,泰國偏東南亞的城市風格,真的適合《結愛》的設定嗎?


其實,《結愛》本身就屬於架空玄幻,並未落地在具體哪個城市,這就給了改編者很大的創作空間,導演陳正道認為,國內的城市街景都已經被用濫了,很難再拍出新意,而泰國卻有不少咖啡廳的景很漂亮,整體城市規劃也相當舒服。


“重點是,在泰國沒那麼多劇組同時在那邊拍,不只是沒有重合度高的街景,路上的行人穿著打扮風格,也跟華人不太一樣的感覺,大家往後看就會發現我們的景非常有個性和漂亮。”陳正道如此表示。如今看來此舉非常成功,但當時導演組也經過了和出品方之間的來回磋商。



雙方之間的磨合不僅這一點。從體量來看,《結愛》是網劇中少有的小體量:25集,24集正片+1集番外,按照每週更新4集、會員還能再提前看1周的排播週期,留給《結愛》鋪排口碑的時間也不會像傳統電視劇那麼長。


儘管這兩年網劇早已漸成氣候,但做小體量劇集仍然存在一定風險。“其實25集的體量,不那麼好養觀眾,但企鵝影視他們並沒有要求我必須拍很長,也沒有規定每集的長度,最後劇本出來,每一集都有完整的起承轉合。未來我們希望能拍更短的集數。”陳正道說。


這25集還是經過了一番取捨,出品方原定規劃是30集,最後為了進度更快,剪掉了4集,再最後,就是如今的呈現結果。而陳正道說,如果能剪到16集、20集是最好的、最極致的。


“其實25集,在劇情上會使得整體內容更緊湊,但在內容排播上可能相比長劇而言,在播出持續性和拉新方面,會沒有那麼強。不過從目前來看,拉新倒還是不錯。”總製片人方芳很坦誠。但敢於創新,一向也是企鵝影視的亮點。


雖然體量不大,拍攝週期卻不短。習慣慢工出細活的陳正道,與另一位導演許肇任兩組同時拍攝,各自拍了三個半月,也就是共六個月,去年12月前殺青,直到播出前,還在繼續做後期。


儘管後期時間頗長,但看過正片的讀者估計都會跟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有同樣的感受:這部劇真的是奇幻劇嗎?好像沒怎麼感覺到特效的痕跡啊?


“所有綠光、藍光,那些會飛出來的東西,我們都不要。我們的特效費用主要用在劇中大量的視覺修復上,(即統一畫面色調效果),我希望把特效用在觀眾發現不了的地方,特效不是用來讓觀眾發現、齣戲的,而是幫助觀眾更好進入劇情的。”


陳正道說,儘管該劇有一部分劇情在古代,但並沒有把預算完全傾斜在搭景上,而是做好置景、燈光、服飾、造型、化妝等部門的通力配合。所以我們能看到,劇中的古代場景,大部分都是中景、近景而非遠景(這樣可以提高單一場景循環拍攝率),但依然能夠塑造出古色古香的古風意境。



結語


企鵝影視打破常規、打造《結愛》的成功方法論究竟是什麼?寫完這篇文章,我們必須得來一個簡明扼要的總結:

1. 故事選材不落俗套,選擇“不低智偶像劇”,尊重觀眾智商;

2. 選材不單一,複合元素較多,綜合分高;

3. 與靠譜製作團隊合作,並給予攝製組最大自由度,尊重導演中心制;

4. 不盲目堆砌特效預算,有主次地分配製片經費;

5. 不“以集數論英雄”,保證單集品質、不注水;

……


以上種種,說著容易做著難,平常的文字背後,是一個項目組幾百人的艱辛工作。正如當我們得知了《結愛》居然是順拍(國內絕大部分劇組為了節省時間、尤其為了趕大咖主演的檔期,基本都採用跳拍),並好奇地提問如何做到的,總製片人方芳頗為無奈:


“對演員來講,接一部戲,三個月全程跟組是一件正常的事,我們不接受軋戲的事。我們開發的劇,重要的演員基本上都會全程跟組,不會存在同時搭兩部戲的情況。”


堅定地選擇了小體量、選擇了“非大IP”、選擇了異國取景和節制特效、更選擇了一種“有腦的偶像劇”模式,企鵝影視打造《結愛》的成功方法論,你get到了嗎?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