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甜胚子下肚,就沒有比蘭州更好的家鄉(上)

深夜談吃2018-05-26 18:18:24

二十萬吃貨的精神故鄉


之前去到蘭州的時候,已經是將近深秋了。後來我跟開玩笑說,若是夏天,我該會脫了衣服跳下水去遊一遭。

蘭州的夏天應該會是怎樣的呢,母親河奔騰的土地,會有怎樣與眾不同的溫柔呀。曹晏帶來的一個答案,管這種溫柔叫。夏天很長,所以這一口甜胚子,也要喝很久,這篇文章,我們分了兩天發佈,讓這清爽更久一些吧。

——深夜君


 - 正文 -


第一口甜胚子下肚的時候,蘭州的夏天就到了。


蘭州的夏天跟別的城市很不一樣。它是那絲踩著微風飄來的暖意,不會像南方炎夏黏膩悶熱。陽光會在裸露的地方豪爽的跟你照面,也會透過搖曳的樹枝調皮的晃你眼眸,太陽剛晒出來晶瑩剔透的汗珠,清風就瞬間吹乾襯衣上的汗溼。樹木花草也比春天更有生命力,它們在陽光裡閃爍起舞,在微風裡縱情歌唱,把大片的蔭涼留給避暑的人們。



天黑的晚了,溫度也舒適起來,人們從容了很多,換上輕薄涼快的夏裝,步履也輕盈了不少。愛吃的食物,逐漸從各大飯館餐廳,移步到美食街或者街邊攤兒,正式進入小吃主場時間。大街小巷此刻在蘭州人腦袋裡,就是一張張美食地圖,食慾勾選哪裡,腳步就誠實的奔向哪裡,再也沒有冬日裡的懶散和怕麻煩。


口乾舌燥或者食慾不振的時候,甜胚子就是最好的下午茶、營養餐。“甜醅甜,老人娃娃口水咽,一碗兩碗能開胃,三碗四碗頂頓飯。”蘭州這句順口溜,精準的定位了這碗甜甜的糧食胚芽。



甜胚子的食材學名叫做裸粒類型燕麥,又名筱麥。製作原理跟醪糟相似,也就是南方同學的酒釀。製作方法也很簡單,精心選好沒有雜質的燕麥,蒸熟後加酒麴釀製便大功告成。


大街小巷的小吃攤上,一般都用大盆盛放著,蓋上乾淨雪白的紗布,散發著淡淡的甜酒味。食客一落座,賣家就麻利的抄起小瓷碗,揭開白紗布,舀上一勺子幹甜胚子,提起茶壺,兌入涼白開,再撒上白沙糖,不到半分鐘就端放在食客面前。夏天熱透的時候,立等可吃的甜胚子,簡直不要太貼心。


一碗咕嘟咕嘟下肚,口感酸甜冰爽,暑氣頓時消解。更妙的是,甜胚子還是最早的“無限續杯”概念提出者,喝完一碗,碗底的甜胚子仍然保有濃郁的香甜,再兌幾次涼白開都沒有問題,每一碗都有可以咀嚼的顆粒陪伴,直到把它們吃幹喝淨。


記得上中學的時候,只要到了夏天放學時間,學生們總會騎上單車三五成群的去到各自熟悉的小攤,一人一塊錢要一碗,一碗接一碗的兌水,咕嘟咕嘟的盡情解渴,嘰嘰喳喳,笑笑鬧鬧,喝到老闆都想把茶壺藏起來。畢竟還是有酒麴的成分,有些孩子會把臉喝的紅撲撲,在同學們的鬨笑中自己也笑的前仰後合,甚是有趣。



再後來,甜胚子遇到了它的伯樂,“造星大使”橫空出世。在這個城市還缺少一間咖啡店的2010年,第一次有一家店可以坐著聊天,老闆會親手給顧客煮奶茶的“第三空間”, 蘭州孩子都親切的喊他,那是許多蘭州人第一次感受在奶茶裡嚐出錫蘭紅茶的味道,很正的味道。


耿哥也樂於跟大家分享他的故事和經歷。08年的時候,他在北京經營的咖啡店遭遇經濟危機,無法再持續下去。在一堂商業講座中他受益匪淺,他清楚的記得當時那個講師告訴他們,不要一味地走高端路線,有時候要學會放下,從零做起。於是,當他回到蘭州,發現蘭州還沒有這樣一個可以讓人休息、聊天、放鬆的地方時,他決定在自己家鄉開這麼一家店。


他放下以前要做高大上咖啡店的心態,從破產中吸取經驗教訓,專下心來從一杯杯咖啡開始,並在經歷了品牌被搶注風波後的失意心痛中,重新用“”命名了自己的店鋪。“放哈”是蘭州方言的發音,意思即是放下。而耿哥的所有事故,最終都成了好故事,感染和鼓勵了很多的人。小夥伴之間流傳著很多溫暖的小儀式:趕去鼓勵陷入困境的朋友時,一定提上一杯放哈甜胚子奶茶;陪朋友排解憤懣煩悶的時候,一定約在放哈;面對失去的時候,都會給自己買一杯放哈……



說一個小笑話,今年清明節去給姥姥掃墓的時候,墓碑前赫然放著一個放哈的杯子,大姨一句“看,老的個的留言,讓大家撒都放哈!”一家人頓時忍俊不禁,不知不覺都溫暖起來。


-未完待續-




給作者個讚賞吧,買一碗甜胚子



文 /  曹晏

圖片 / 曹晏、趙福元

BGM / 煙火裡的塵埃 - 華晨宇


▼點擊圖片,查看更多美食故事


你想與20萬吃貨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嗎?歡迎給我們投稿~投稿郵箱等待著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點擊原文獲得更多信息)



深夜談吃

你與吃的故事,講給世界聽

q群:344547537 | 暗號「深夜君開門」

▲長按掃碼關注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深夜談吃是覆蓋千萬受眾的WeMedia自媒體聯盟成員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