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 | 俞巧仙 人生要像脈搏起伏

南方人物週刊2018-06-08 22:06:48



“所有的困難,只要克服過去了,就不是困難”


走進森宇控股集團的新辦公樓,迎面是一幅兩層樓高的浮雕《森宇之路》,出自吳冠中弟子之手,刻著歷代中醫藥大家及集團創建者的形象。七樓是俞巧仙的辦公室,穿過三道門和一間茶室,她坐在最深處。身後木架擺著二十餘件古董瓶罐,一側長桌用來展示家人照片。


照片裡的她一律短髮,眼前的女家,穿著Dior的T恤,上面寫著“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20年前,她執意招聘團隊,投入四年時間與千萬成本解開人工栽培鐵皮石斛的難題,隨後組建浙江森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寓意生命力要像森林那樣茂盛、氣度要像宇宙那樣廣闊,併為旗下的(風乾後的鐵皮石斛)產品註冊森山牌商標。


2015年,中國鐵皮石斛產品的年銷售額約為60億元,其中浙江佔70%,而森山佔了浙江的三分之一。公司先後研發六大系列百餘款產品,包括以森山鐵皮石斛為主要原料的日化品、飲料等,如今年消費人次為六百萬次。


面對這樣的發展狀況,相較於追求商業價值,她更關注知識及思想的獲取與輸出。每月多次受邀講課,去企業她講管理,在浙師大、浙江理工大學、浙江農業大學等高校做客座教授,她講得最多的是《不凡人生,精彩事業》。創業的艱難她儘量簡短,最重要的是傳遞經驗,“我認為人一定要堅持、勤奮、善良,選擇正確的事情,堅持去做,這輩子到哪裡都不會沒有飯吃。”



人工栽培鐵皮石斛  


俞巧仙出生於義烏向西10公里的蔣母塘村,父母務農,家中四個孩子常常難以飽足,童年的清苦令她早早領略大自然的豐富。夏天,她們上山挖野菜、採野果,秋天就去松林拾松針回來作柴火,母親也常去那片松林,播種金銀花、野田七等草藥,以備治療感冒發燒。


母親能幹,不僅負責全家人的身體健康,還出外做生意挑起經濟重擔。“回首過往的經歷,我一直固執地認為,自9歲那年扯著母親的衣襟,跟母親一起去杭州賣綠豆開始,我才真正踏進人生這條河流。”成年後,俞巧仙時常回想起那個夏天。炎熱,蟬鳴,走走停停的綠皮火車,面前一張張愁苦的臉,沿途的田野、村莊、河流、橋樑,被風迅速吹散的大塊雲朵,黃昏時突然而至的一場暴雨。母親挑著的籮筐中,一頭是家鄉的綠豆,一頭是三歲的弟弟。她跟在後面,打量著外面的樓房、汽車、時髦衣著。夜晚,三人露宿在火車站外面的廣場,幾塊麻袋拼出一張床,頭頂是浩瀚星空,身下是沉實大地。


受到母親的感染,俞巧仙13歲時便跟著同村的阿姨去金華七一農場摘茶葉,第一次獨立賺錢。一拖拉機運去23個女工,她年齡最小。茶園生活條件艱苦,睡覺打地鋪,白天任務繁重,嫩芽要一個個採乾淨,一天一塊工錢。同村的女工陸陸續續跑回去,只有她堅持做完一個月。


15歲初中畢業後,她把讀書的機會讓給弟弟,自己去龍遊做土工,扛50斤重的水泥包上7樓。18歲夏天在義烏東河公社的棒冰廠做出納,其餘時間去山裡收雞蛋、紅糖,挑著100斤的擔子走三百多級臺階。19歲時義烏下付村辦皮蛋廠,看她勤快便招她入廠,她工作賣命,沒有上班下班的概念,很快把製作皮蛋的全部配方、工藝流程爛熟於心。隨後自己做皮蛋生意,早上挨家挨戶收鴨蛋,晚上回家連夜醃製,挑到十幾裡外的代銷點去賣。


1987年,義烏第一代小商品市場問世,俞巧仙在副食品市場租下攤位。剛開始只賣皮蛋,她習慣給前來買皮蛋的人多送一兩個,積累了許多顧客。後來賣起了糖、煙、酒、味精等日用副食品,見普通大眾消費品大家都在賣,她開始尋找有特色的貨品。1990年,她跟幾個溫州人第一次坐火車到廣州,除了返程路費,把所有的錢都換成了杏仁、腰果、咖啡、燕窩等新鮮貨,回到義烏後大受歡迎。但僅僅是簡單的買進賣出,只能停留在小規模低層次的經營模式。同時期開始出現營養需求,她判定保健品一定是個巨大的市場。1995年,她去成都參加“全國糖菸酒交易會”,拿下匯源腎寶、金日洋蔘、生命一號、東阿阿膠、太太口服液、紅桃K等國內外八百多個品牌的總代理,當年銷售額過億,義烏老汽車站一千多平米的候車室幾乎都成了她的貨倉,同行稱她“保健品女王”。


代理做得風生水起,但她意識到,要做大必須創造自有品牌。接觸了大量的保健品後,她看好鐵皮石斛這種中藥材的營養價值與商業前景,決定開公司做相關製品。但野生的鐵皮石斛只生長在北緯30度的懸崖峭壁或石縫的背陰處,根不入土,每年只分枝一次,生長一寸左右,生長期為3-5年,繁殖率低,自然產量極少。於是,1997年9月,俞巧仙聘請鐵皮石斛資深專家許雪梅做技術總監,成立義烏市鐵皮石斛研究所,研發鐵皮石斛的人工培育技術,一年累計投入500萬。


在這之前還未出現人工栽培的成功先例,旁人無法理解她的執著,但漫長的等待中,哪怕遭遇雪災洪災等各種災害,她也從不動搖,“就是要挑戰別人沒有做過的事情,如果別人做了那還有什麼意思。”在她的鼓舞下,科研團隊也對這個未知格外投入。四年後,俞巧仙的投入終於迎來回報,鐵皮石斛的成活率從萬分之一提高到了百分之八九十。



不斷進修  


回首豐富的創業史,俞巧仙認為,事業的成就首先離不開知識。她第一次正式學習,是1994年參加中央黨校針對全國範圍的個體經營者開展培訓,學習私營經濟理論。1997年浙江大學義烏分校開辦半脫產的廠長經理研修班,她又立馬報名,讀了一整年。之後陸續在杭州大學、浙江師範大學等地進修,取得經濟師職稱,率先在企業裡引進電腦聯網管理。


最近十年,企業步入正軌,俞巧仙仍保持著“一百天工作,一百天學習,一百天全世界遊學”的狀態。2007她在中歐商學院進修,課堂上分析美國政府的財務報表,大大開闊了她的國際視野;在清華五道口讀EMBA,學習金融知識,朱民教授在課上講瑞士大巴司機休息6個月便忘記基本操作的案例,更加堅定了她在事業上的專一;每年9月去哈佛商學院遊學半個月,主要分析企業案例,埃隆·馬斯克在課上分享他為什麼做特斯拉,車的功能以及他的社會責任……


俞巧仙不願輕易總結每個課程的收穫,在她看來,學習是一點一滴的過程,並不追求立竿見影的功利。除了金融、企業管理方面的學習,她還在2008年考取了心理諮詢師資質,並在第四軍醫大學讀過西醫碩士。她每個月讀四本書,歷史、哲學、企業管理,類型也很雜。“人家總說出差很累很辛苦,我就喜歡出差,一出差就可以在飛機上看書。如果是在坐五個小時高鐵,就更爽了。”


最近她在看《謝謝你遲到》和一本關於谷歌的書,書名她已想不起。“我記性很差的,差到什麼程度,有些人見過十次,我都記不住叫什麼名字。”她甚至記不住兒女的生日,但有些事情又非常清楚,比如石斛的品種、倉庫的貨物。“我在金華人大財經工委,我們企業去年的預算做得非常好,今年又來做預算,我一看這個數字不對,去年的1.28億,今年怎麼1.29億啦,這些我就很清楚。”


剩餘的六十多天,是屬於她的自由時間。悠閒的時候她常常打坐,“我認為打坐是一種修行,修行是什麼,就是修正自己的行為。”需要修正的行為關乎對他人的認可與內心的平和。“我喜歡獨處,一天到晚一句話不講也沒關係。大會上我也不愛發言,但只要我說就一定說真話, 所以以前我遇到意見非常不統一的人,我會很看不慣,很討厭,很討厭,但現在不會,除非員工做事不用心。認真做,做錯了沒關係,我肯定不會罵你,最怕你做事情不認真,我最討厭。”


俞巧仙  森山鐵皮楓鬥創始人,現任森宇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森山健康小鎮董事長,國家林業局鐵皮石斛工程中心主任,系全國三八紅旗手,浙江省十三屆人大代表,2018年獲”浙江工匠”稱號。集團始創於1997年,旗下主打品牌“森山”為中國鐵皮楓鬥領導品牌,集團為國家鐵皮石斛行業標準制定單位、國家鐵皮石斛工程技術中心,先後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 “浙江省科技進步一等獎”等,以及林業最高獎——樑希林業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集團旗下擁有省級企業研究院、省級院士工作站,先後承擔7項國家級科研項目。2018年,由森宇牽頭的鐵皮石斛大健康產品入選國家“十三五”重點研發計劃“中醫藥現代化研究”重點專項項目



森山小鎮  


這一兩年,俞巧仙的打坐時間明顯減少,她的生活重心開始圍繞最新的項目——森山健康小鎮。小鎮選址在義烏西南部的農業重鎮義亭鎮,這裡處於浙中城市群“金義主軸線”中心區域,盛產紅糖。森宇集團計劃總投資51.8億元,立足於20年的產業基礎,建立集現代農業、智慧工業、休閒旅遊、養生養老、森山文化於一體的現代小鎮,計劃在五年內建設完成並投入運營。


項目於去年3月7日動工,但這一想法早在2016年便已成形。“16年剛好國家在改變,開始服務實體,義烏市政府鼓勵我們去再次創業,但當時老的那批企業家呢,沒那種心情再去戰鬥了,新的這一批想戰鬥但又沒有方法、工具和資源,所以,我就站出來,願意去承擔。剛好那時我們也在思考,要想增加消費者黏性,就要讓他互動,所以我們也正好想做個平臺,可以讓客戶在裡面體驗更多元的服務。”


三年前,森宇的目標是達到“三個三萬”——三萬員工、三萬種植面積、三萬個有效終端,但現在,隨著種植和車間技術發展,效率提升,種植面積已然不需要三萬畝;而一個車間以前是280人,現在20個人就可以了。如今,俞巧仙的目標變成了三年把小鎮建好。“建好後有三大意義,一是把一二三產業全部融合,二是帶來七八千個就業崗位,第三是把大農業大農村大農民這三個事情解決掉,做出一個鄉村振興發展的樣本。”


森山小鎮佔地4.07平方公里,澳科大的校長來視察時說,老澳門也就這麼大。從義烏小商品市場擺攤搬到北苑八千多方的辦公樓時,俞巧仙說,哇,這麼大的房子,夠了夠了;後來建了新的辦公樓,她感嘆太大太大太大,走都走不過來了;而現在的小鎮,則是未曾預想的里程。


企業發展20年後,創建森山健康小鎮,從戰略角度,是為了延伸、完善產業鏈,是企業轉型升級的有力助推,從宏觀意義看,更是一座平臺,是人們生活、創業、休閒、交流的空間。“做這個事情也沒想過要賺多少錢,除了想增加客戶黏度,更多的是看到很多四五十歲的農民沒事情做,坐在那裡,空在那裡,我就希望能做一件事情,讓他們有活幹,有收入。”


俞巧仙從小跟奶奶睡,受奶奶影響很深。小時候難得煮次地瓜,奶奶把大的都送給鄰居,小的才給孫子孫女。“那時我才七八歲,很不理解,我說為什麼你對別人那麼好,她說,我們沒有本事,只有對別人好的本事。”


奶奶不僅教會了她善良,更讓她學會了堅強。“我遇到困難時,都不認為是困難,因為再苦都沒有我家庭苦。我爸爸才一歲時,就和奶奶一起被我抽大煙的爺爺賣到了別的村莊,三歲時,繼爺爺又去世,奶奶一個寡婦帶著一個拖油瓶,處處受欺負,乘涼時有人把屎尿灑到她頭上,她都不說話,就在池塘裡洗掉。我認為沒有比她更苦的了。”


“前段時間我看《無問西東》,它裡面說,如果你知道你要面對的人生,你還會有勇氣前來嗎?我毫不猶豫地選擇會,很多人認為我早年的生活很艱辛,但我認為所有的困難,只要克服過去了,就不是困難。而且我覺得我的人生很有意思,人生就要像脈搏一樣,如果沒有點起伏,是會死人的。”


想了解更多森山鐵皮楓斗的信息,請點擊閱讀原文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第554期

文 / 慕德   圖 / 張志韜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