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這個,她94歲捐出18570000…

瞭望智庫2018-06-08 22:21:02


近日,在南開校友總會,94歲的專家先生將自己的全部財產捐贈給南開大學教育基金會,用於設立“迦陵基金”,支持中國傳統文化研究。目前,已完成初期捐贈1857萬元。



文︱張小松

本文由微信公眾號“中國青年報”(ID:zqbcyol)綜合自南開大學團委(ID:nankaiyouth)、灼見(ID:penetratingview 作者:孤獨伊人)、@人民日報 等,原標題《為了這個,她94歲捐出18570000…》,不代表瞭望智庫觀點


提起葉嘉瑩先生,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朗讀者》那個氣質卓越,文采斐然,連主持人董卿都親切的稱一聲“先生”的老人。



人民日報評論她:為中國詩詞之美吟哦至今,更活成了人們心中的詩。九十載光陰彈指過,未應磨染是初心。詩詞養性,先生風骨為明證。


網友也紛紛表示:







1

她被稱為中國最後一位“穿裙子的士”




在南開大學,


沒有南開人不知曉她的名字。


南開大學八里臺校區的迦陵學舍,


即是為她修建的永久定居之處。



她受聘于國內多所大學客座教授


及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名譽研究員。


她是2015-2016年度


“影響世界華人大獎”


終身成就獎的獲得者。


2016年3月25日,葉嘉瑩先生在“世界因你而美麗—影響世界華人盛典”頒獎禮上致辭。


她入選“改革開放40週年最具影響力的外國專家”。


(今晚報2018年4月17日1版中對該事的報導。)


在她90歲生日的時候,


溫家寶發來賀詞,稱讚她:


心靈純淨,志向高尚,詩作給人力量,


多難、真實和審美的一生將教育後人。


(葉嘉瑩先生90歲生日時,溫家寶手書。)


媒體更是敬稱其為:


中國最後一位“穿裙子的士”!



2

“一生漂泊、半世艱辛”,詩詞承載她一生所向




大多數人知道的,是她的才情縱橫;


但很少人瞭解她經歷苦難、漂泊伶仃的一生。


是詩詞,帶她走過人生歡樂與無常,


是詩詞,伴她一路而來,


承載了她一生所向……

 

1924年,葉嘉瑩出生在北京一個書香世家。那一年,林徽因21歲,蕭紅13歲,張愛玲3歲……那是民國時期戰火紛飛,但奇女子輩出的“黃金時代”——那時襁褓中的她大概也不會想到,有朝一日自己會以“女先生”的身份躋身於這些傳奇女子之列。


在她3、4歲時,父母就開始教她背誦古詩,認識漢字。



那時的她,沒有玩伴,只有詩詞,女孩子愛玩的遊戲,跳皮筋,扔沙包,她全都不會,因為家裡人只想讓她學詩,後來自己喜歡上詩詞,也就不想出去。


這樣沒有童年的日子,她過得孤獨但並不覺得苦,只是成長在風雨飄搖的戰亂年代,父親與家人聚少離多,後來杳無音訊,失去聯繫。只能靠著母親帶著一家人顛沛流離,勉強求生。



17歲,母親腹中長了一顆腫瘤去天津開刀,最終因為血液感染,在回北京的火車上不幸離世。


1948年,她結婚隨丈夫遷居臺灣。


(葉嘉瑩先生的結婚照。)


1966年,她被臺灣大學赴派往美國講學。


(年輕的葉嘉瑩先生為孩子們上課。)


在異國他鄉用英語授課,葉嘉瑩一方面大量閱讀西方文論;另一方面,她有著自己獨特的講課方法。


她對學生說:


詩歌裡面是有生命的,我的英文也許不夠好,我的文法、發音或許不夠正確,但我講一首詩,會把我所體會到的其中的生命感情講出來。


她發自內心的真誠超越了語言和國界,在異國他鄉讓無數人愛上了


學生們說“老師不但寫詩是天才,講詩也是天才”;更有人無限仰慕:“她站在那裡,就是對古典詩歌最好的註解。



1976年,大女兒夫婦因車禍遇難。


(葉嘉瑩先生在大女兒的婚禮上。)


1978年,葉嘉瑩向中國政府提出申請回國講學,1979年得到批准。


(南開校長楊石先[前排右二]、外文系主任李霽野[前排右一]與南開教師迎接葉嘉瑩)

 

此後,燕歸巢,蓮子落地。


3

為中華古典文化而“吟誦” 




葉嘉瑩先生畢生摯愛,


是中華古典文化,是中國古代詩詞!


葉嘉瑩先生畢生所向,


是將中國古詩詞發揚光大,


是將古詩詞留存在每一代中國人心中!


93歲高齡,她依舊飽含深情地朗誦古詩詞。


(2018年4月22日,南開大學迦陵學舍裡,葉嘉瑩先生在第八屆海棠雅集上吟誦詩詞。)


她一直關心著中國新一代人對中國古典詩詞的學習。


(今年5月14日,葉嘉瑩先生出席了南開大學慕課《中國古典詩詞中的品格與修養》第四次全國直播見面課。)


她曾拿出自己的十萬美金積蓄,


以恩師顧隨先生名號“駝庵”設立獎學金,


專門用於激勵學生對古典詩詞的研習。


(2017年12月21日晚,葉嘉瑩先生出席第二十一屆葉氏駝庵獎學金、第十三屆蔡章閣獎助學金頒獎典禮,並致辭與頒獎。)


葉嘉瑩先生曾說:


卅載光陰彈指過 未應磨染是初心。”


這一生有詩詞相伴,


便將這一生投入它罷!

 

她在詩詞中訴盡悲歡離合,


書盡聚散無常……


(2017年,葉嘉瑩先生登上《朗讀者》舞臺,訴說自己的故事。)




她曾撰文鼓勵中國孩子們從小背誦古詩詞:“小孩子是記憶力強而理解力弱的時候,此時,即使他不能理解,只要先背下來,等到將來理解力提高以後,這些早年記憶的內容就會被調動出來,如同智慧庫,為孩子一生提供不盡的資源。”


(葉嘉瑩先生與南開大學幼兒園的孩子們。)


她曾在講座中如此說道:


“我跟詩詞結了不解之緣,詩真是情動於衷而行與言,如果我們看古代的詩人,像李白、杜甫、辛棄疾,如果你懂得他們的道德,真是讓人感動,在這樣的自私、邪惡的、充滿戰爭的汙穢的雜亂世界之中,你看到有這樣光明俊偉的人格和修養,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我之所以90多歲還在講,因為我覺得我既然認識了中國傳統的文化,這麼多美好、有意義、有價值的東西,我應該讓下一代的人能夠領會、也能夠接受。如果我不能夠傳輸給下一代,是我對不起年輕人,對不起古人,也對不起師長和老師。


我平生經過離亂,個人的悲苦微不足道,但是中國寶貴的傳統,這些詩文人格、品性,是在汙穢當中的一點光明,希望把光明傳下去,所以是要見天孫織錦成,我希望這個蓮花是凋零了,花也零落了,但是有一粒蓮子留下來。”


(葉嘉瑩先生與她最愛的荷花。)


迄今為止,先生已在古典詩詞教育耕耘70餘載,先後在臺灣大學、哈佛大學、密歇根大學、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北京大學、南開大學講學教課,可謂是“桃李滿天下”。


向葉先生致敬!


總監製:吳亮

監製:夏宇

責編:戴麗麗 李逸博

編務:黃俊峰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