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達人討薪風波:預計收入17000元,結果只領到200元

虎嗅網2018-06-12 02:20:14


來源: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

作者:石燦


有騰訊的規則,MCN機構有MCN機構的規則,不同的MCN機構還會有不同的規則,達人都不知道該相信誰了。


6月7日,微視達人的銀行卡收到了200元錢,她說:“我一開始是懵的,都不知道這是什麼錢,我以為誰給我打錯了。”


後來,張靜在一個微信群裡看到,群成員都在互相發自己的“到賬短信”截圖,彼時她才明白,200元是她4月份拍攝上傳到微視的結算收入。


這筆遲來的錢,與她的預期極不符,正在上班的她很憤怒,但是沒有表現出來。她強行壓住心中怒火後,回過頭來一想,“就是無助了,這麼大的公司加上如同廢紙一般的合同,感覺自己只不過是資本家賭桌上的籌碼而已”。


4月中旬就有人討要工資


張靜指的“公司”是騰訊,而“合同”指的是她與天匯星娛(北京)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籤的合同。“天匯星娛”是微視和企鵝號等內容平臺的內容供應商,也可以理解為“包工頭”。


“天匯星娛”招攬視頻拍攝者拍攝內容給微視,視頻拍攝者在微視被稱為“達人”,這些“達人”的簽約方是“天匯星娛”,而不是微視,也不是企鵝號。企鵝號會給“天匯星娛”支付相應的“招攬管理費”,“天匯星娛”再給不同的“達人”發錢。


圖片製作 | 晉文華


一家MCN機構的負責人徐威告訴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騰訊那邊會根據旗下達人上傳的視頻數據,給他們結賬發錢,然後他們再給達人發工資。一般來說,他們會與達人五五分成。如果騰訊給他們旗下一個達人1000塊錢,他們可以從中拿到500元費用,另外的500元會分給達人。


這套邏輯在內容產業鏈中通行,很多內容平臺會成立專門的部門直接對接MCN機構,而不是內容生產者。這麼做的一個好處在於,MCN機構能夠專門組織、管理內容生產者給大平臺輸送內容,能夠幫助平臺節約很大一筆開銷,並能夠提升生產內容的效率。


據天眼查信息,“天匯星娛”是一家線下藝人服務娛樂平臺,從事經營網絡主播、MV製作等業務。在內容產業鏈中,它就是一家典型的MCN機構,旗下擁有大量內容生產者。


張靜是眾多內容生產者中的一個,她與“天匯星娛”存在直接契約關係。


她向刺蝟公社展示了一份6月初補籤、落款為2018年3月1日的短視頻版權購買合同。合同顯示,甲方(“天匯星娛”)應於每月初公佈本月購買短視頻的價格標準及評級標準,甲方有權調整對短視頻的購買價格。


按照張靜的計算,5月25日前,她本應該從“天匯星娛”手裡拿到4月份17100元的薪資報酬。“我4月共拍攝31條視頻,我4條S級視頻,1條A級視頻。”她告訴刺蝟公社。


她的計算標準來自於4月份“天匯星娛”公佈的《騰訊微視全國唯一正式運營機構全網最高內容採購標準》(下稱《標準》),《標準》將短視頻分為四個等級,從低到高分別是:A級500元/條,S級3500元/條,SSS級8000元/條~20000元/條,SSSSS級5萬元~10萬元/條。


圖片製作 | 晉文華


《標準》的落款顯示,以上結算標準的執行時間為2018年4月1日到4月30日,5月1日之後的待遇標準另行通知。而“天匯星娛”另一份名為《騰訊企鵝號&天匯星娛短視頻達人待遇標準》顯示,凡達到A級以上標準,但符合“天匯星娛”基礎收錄標準的視頻,每條短視頻給100元,上不封頂。A級的標準是:一個視頻發佈之後,120小時內達到400以上點贊。


4月和5月,是張靜給微視提供短視頻的高峰期,按照她的理解,視頻數量和工資是成正比的,拍得越多,掙得也就越多。可是,“天匯星娛”沒有在5月25日前按時給她發工資,“天匯星娛”工作人員在一個內部群裡給出的統一解釋是:“數據量太大,達人太多,要認真核對,也是為了避免不出現錯誤,所以稍做延遲。”


就在5月25日,“天匯星娛”發佈了《天匯星娛短視頻內容創作者4月份薪資發放情況說明》(下稱《說明》),《說明》稱4月份薪資結算將延遲5個~7個工作日發放。原因是:120小時的點贊數核准工作量超出預期時間;因數據導出bug,導致主頁部分視頻未統計在內;部分視頻數據有作弊現象(買贊、惡意刷贊等),需要進行精準核實。


企鵝號曾在4月10日發佈公告稱,個別非原創的視頻搬運團隊動起歪腦筋,盜用他人視頻,瞞天過海獲得平臺補貼紅利。但是企鵝號對這種行為進行了警告。


不過,另一位與“天匯星娛”簽約的微視達人陳瀟不接受“天匯星娛”的解釋。4月3日,“天匯星娛”的人在抖音和他接上頭,並拉他進入到“天匯星娛”的短視頻拍客群。4月中旬,他發現那會兒就有人在群裡面討要3月的工資了,到了4月30日才解決。


看到這個情況後,他有些擔心自己會有同樣的遭遇。當時他詢問“天匯星娛”方面,他在5月底是否能準時收到4月份的工資時。他沒有得到明確的回覆。


不過他建議“天匯星娛”把工資發放標準、結算單等信息公佈出來,能減少溝通成本,與微視達人相互信任。而“天匯星娛”沒有接納陳瀟的建議,對方告訴他,擔心微視達人個人信息洩露。到了5月25日,他也沒有收到4月份的工資,6月7日收到的工資是兩萬多,而他統計過的工資應是五萬多


而張靜多次找“天匯星娛”方面的人詢問工資發放的事情,對方都會讓她“理解一下”。“每次明明是工作出錯,不重視我們的工資。”她給“天匯星娛”方面的所作所為下了判斷。


當然,“天匯星娛”也告訴過她,如果“天匯星娛”在工資上發放不公平或者延遲發放,可以向企鵝號官方進行申訴。


對微視的好感度大減


張靜選擇了申訴的建議。


她在6月7日給企鵝號官方郵箱發郵件:“(我)和天匯簽約,規定是5號~25號發放四月工資,一直到現在都沒有發,說是騰訊這邊給我們發工資,但是一直沒有收到錢。”


同日沒過多久,企鵝號官方通過郵件回覆張靜:“達人薪資是由機構和達人雙方協商確定的,如對薪資有異議,可向機構提出異議申請,機構會向官方提出複核。”


在6月10日,張靜被“天匯星娛”方面告知,她收到的那200元錢,正是來自於100元一條的基礎視頻。其他視頻沒有被評定計算的原因是“嚴重同質化,不結算”。當然,“天匯星娛”方面沒有對“同質化”進行進一步解釋,只是說要對視頻進一步核查清算。


對方擔心張靜對視頻數據評級存在疑惑,對方給了張靜三個可選擇申訴途徑進行參考,不過只能選擇其中一個。那三個選項分別是:


1. “天匯星娛”收集彙總所有的有評級數據的鏈接,提交給騰訊官方繼續申訴(時間週期過長、不確定能申訴有果)


2. 按照“天匯星娛”的保底結算標準,符合要求的100元一條解決(現在就可以幫助受理)


3. 所有有數據的視頻,6月~9月重新投放騰訊全平臺,按照每自然月有效萬次播放量待遇結算。



圖片由張靜提供,刺蝟公社已對原圖進行處理


到這裡,這件事本身具備的不確定性,讓她對微視和“天匯星娛”的好感度大減。她自己也因為這件事情受到了很大影響,她決定“4月、5月的工資結完就不想再合作了”。


受影響的不止她一人,在一個“討薪群”裡,還有四百多人和她一樣,擁有著同樣的遭遇,工資不按時發放、發放數額與預期相差甚大。一位達人發微博說,如果按照四月份的標準計算,他會收到兩萬多元報酬,在6月7日只收到了兩百塊。


這件事開始從社群蔓延到微博上,因為欠薪而發聲的微視達人越來越多,他們失望、失落,也很氣憤。在微博上,他們將矛頭指向了微視,發起了“微視拖欠工資”話題。


“我們眾籌想在微博買熱搜,但是被告知買不了微視的熱搜,我們只能靠自己和一些粉絲的轉評贊把事件曝光。”李靜告訴刺蝟公社。


6月8日,企鵝號負責人陳鵬在接受36氪採訪時說,短視頻的補貼不是直接發給達人,而是直接發給他所屬的經紀公司,或者說機構。目前,企鵝號方面正在安排4月結算事宜,不存在結算拖欠一說。


不管事實如何,張靜們看中的是“微視”這塊牌子,因為這塊牌子比“天匯星娛”更能吸引眼球,更容易讓人們注意到他們。


直到現在,張靜想起兩個月前答應“天匯星娛”給微視生產短視頻,還是忘不了那時對拍視頻能賺錢的憧憬。她成為“微視達人”,是因為一封私信。今年4月,“天匯星娛”的工作人員在抖音上找到她,想邀請她到微視拍視頻,給微視提供內容。


“一開始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吧,反正自己在抖音也拍視頻玩,微視上拍視頻還能賺錢,挺好的。”加上張靜發現有媒體報道,“騰訊也說了給達人30億的補貼,還請了黃子韜等一線明星代言,應該挺靠譜的。”


不過,陳鵬對30億的說法進行了否認。他說,企鵝號官方並沒有發佈過30億補貼的新聞及公告內容。而這個說法最早出現在4月初,當時引起的轟動不小,讓很多MCN機構和短視頻拍攝者趨之若鶩,都想進入微視佔坑,分一杯羹。


到如今,企鵝號到底有多少預算補貼投入到微視短視頻生產者紅利期,已經成為了一個外界猜測的謎。


企鵝號官方沒能及時“闢謠”30億,讓這個說法一直流傳在媒體上,已經被不少微視討薪達人解讀為騰訊官方的“不作為”。在聲譽上對微視、企鵝號,乃至騰訊都不利。


微視達人討薪的多個原因


6月8日,企鵝號官方發佈《企鵝號“達人計劃”6月新規解讀以及你所關心的微視相關問題》的公告,公告稱,6月5日,企鵝號發佈了企鵝號“達人計劃”的6月新規則。


《公告》稱,本次升級後,騰訊將有更多平臺接入“達人計劃”小視頻內容,流量預計將獲大幅提升。同時企鵝號以激勵達人創作優質內容為目標進行了調整,希望可以給機構和達人帶來更大的流量與補貼支持。


據瞭解,企鵝號“達人計劃”4月試運營的定級規則為:單條小視頻在微視平臺發佈後72小時內,平臺將綜合考量該視頻的質量、點贊數和vv數等維度進行定級。而不是“天匯星娛”的宣傳標準。


根據以上4月試運營規則計算出的達人補貼金額,已於6月2日在機構系統後臺展示並可提現,機構申請提現後經過財務流程即可獲得補貼。


有一點需要特別注意,近期企鵝號公佈的6月新規則與4月的結算沒有任何關係。6月新規將從當月起正式實施,適用於6月以後的結算。如果出現新規則後,現有的新規將會作廢或者更新。


此前,企鵝號負責人陳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達人補貼與單一視頻有效播放量密切相關,6月以前達人計劃只以微視平臺作為評估有效播放量的唯一標準,而6月是騰訊多平臺,包括QQ瀏覽器、天天快報、騰訊新聞、微視、騰訊視頻、QQ看點、QQ空間等共同計算。


但事實上,一直存在著兩個巨大的矛盾沒有得到解決:


  • 一是企鵝號在不斷地給短視頻開放曝光平臺,吸引更大的流量,而數據處理效率、達人工資發放機制、MCN機構管理達人機制等方面是落伍的;

  • 二是在視頻內容符合規範,且被微視推薦的前提下,部分微視達人的海量付出沒有得到及時、合理、有效的薪資匹配。


微視小視頻審核運營標準


作為企業用戶,徐威告訴刺蝟公社,騰訊有自己的結算說明,但是審批流程太慢了,需要寄送各種數據單給騰訊方面,審核之後才能發放上個月的薪資酬金,這會讓他們遲遲收不到款項。他們在四月份的微視項目中,未能達到預期的收入,目前已經提前墊付了所有四月入駐達人的工資。他旗下有70多個達人。


而微視達人討薪的另一個起因,徐威直接歸結為“天匯星娛”的所作所為。他說,“天匯星娛”帶頭篡改薪資結算規則,提高市場價格,作亂市場,把達人拍攝視頻的報酬提高了很多倍,把騰訊原有的工資發放時間做了調整,讓達人誤以為每個月25日結上一個月的工資。實際上,騰訊最開始就說,4月份的工資要在6月份來結算。


徐威透露,騰訊企鵝號針對短視頻費用結算的原本價格梯度是:300元、1000元、3000元;而“天匯星娛”把最低價提升到了500元,最高價提升到了10萬元。


在這兩種結算標註之外,還有第三種結算標準。張靜拿到的4月工資單顯示,另一個價格梯度是:100元、500元、3500元。她對此十分不解。



薪資結算出現了多重標準,加上微視達人討薪這事這麼一鬧,徐威變得更難做了。“騰訊不理解我們為什麼控制不住達人,不理解為什麼條例出來了,為什麼沒辦法跟下面說;達人不理解為什麼騰訊總是在變,不理解為什麼錢還沒下來,甚至懷疑公會私吞了這筆錢。”他解釋。


徐威分析過另外兩個原因:


其一,騰訊在規則信息傳達上沒做好。一個視頻得以在微視呈現,有多道審核程序,比如一道審核關卡、二道審核關卡的等級區別,騰訊沒有和他們說清楚規則。


其二,數據來源也沒有做統一說明。徐威說,有時候以微視為準,有時候又以企鵝號為準,到底以誰為準,他們不知道具體情況。而某一家MCN機構向微視達人發送的致歉書上顯示,他們將沒能及時發放工資的原因,歸結於自己沒能理解騰訊方面的規則,以及對該項目的判斷失誤。


6月10日,企鵝號發佈公告稱,由於“達人計劃”的補貼機制及流量支持,有大量機構主動要求參與並以騰訊公司或旗下產品的名義發佈了達人招募信息。也就是說,部分MCN機構使用微視這塊招牌進行宣傳,得到了官方的默許授權。


在宣傳的過程中,有部分機構為了吸引更多的達人加盟,在企鵝號的補貼政策上加入了機構自己額外的補貼承諾。


企鵝號官方表示,在此過程中,有少數機構並未能兌現其承諾,使達人受到了傷害。另外還說:“對此虛假招募行為,我們希望達人協助我們進行監督和舉報,一旦發現有類似機構利用騰訊公司或旗下產品名義進行誇張、虛假的宣傳招募行為,請及時舉報。”


(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虎Cares 


都上一樣的班

怎麼就你這麼秀呢

「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你的職場英雄皮膚

穿上它,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