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告訴你,一個人是怎麼失去別人尊重的

國學文化2018-06-12 03:32:36

作者:百合

來源:時光雕刻的蘿蔔花(ID: shiguangdiaoke720)


一個人的財富地位可能是拜家庭所賜,唯有他人對你的尊重,要靠自己掙。


文 | 百合 · 主播 | 王歌 · 編輯 | 一頁

01

偷娶尤二姐後,小廝興兒賣力地向新奶奶演繹賈府諸事,介紹自己的崗位和職能時,說了這樣幾句話頗令人玩味:

“我是二門上該班的人。我們共是兩班,一班四個,共是八個。這八個人有幾個是奶奶的心腹,有幾個是爺的心腹。奶奶的心腹我們不敢惹,爺的心腹奶奶的就敢惹。”

奶奶的心腹爺的不敢惹,爺的心腹奶奶的就敢惹,說明爺的心腹們怕奶奶,奶奶的心腹們不怕爺。

聽起來有點繞,簡單說就是打狗還要看主人,下人們的態度折射的是主人在他們心裡的地位。

顯然,賈璉的存在感偏弱。

賈璉為人公認的好。從不為難下人,不像,動不動就要將下人“拉出去打二十板子”,或者“跪上瓷瓦子,太陽下面晒一天”,要不就威脅“仔細你的皮”。

他與人為善,溫厚大度,見過世面,言談機變去得,偶爾有一點幽默和小滑頭,不喜歡跟人爭上下高低。這種個性與人群相融度較高,一般人緣不錯,牌桌上是個好牌友,酒桌上是個好酒友,需要撐場子時也很拿得出手。

可是,在自己家裡,連跟著伺候他的人都受氣,難道全是因“人善被人欺”嗎?

也未必。紅樓一讀再讀,便讀出賈璉這個可憐之人的可厭之處。

02

第十六回,賈璉和鳳姐正在相對吃飯,賈璉的乳母來了,兩人連忙讓飯,鳳姐一下讓嘗火腿燉肘子,一下讓喝惠泉美酒。

趙嬤嬤卻說:“我這會子跑了來,倒也不為飲酒,倒有一件正經事,奶奶好歹記在心裡,疼顧我些吧。”

原來是給自己的兩個兒子求差事。在此之前,她已經求過賈璉了,沒什麼卵用:“我們這爺,只是嘴裡說得好,到了跟前就忘了我們......我還再四的求了你幾遍,你答應的倒好,到如今還是燥屎。”

燥屎,意即事情擱置不辦。

她拜託過賈璉不止一次,但他只答應不辦事。

萬般無奈之下,她只好改求鳳姐:“所以倒是來和奶奶來說是正經,靠著我們爺,只怕我還餓死了呢。”

鳳姐當即一口答應下來,餵了顆定心丸:“媽媽你放心,兩個奶哥哥都交給我。”

她一邊替賈璉打著圓場:“你從小兒奶大的兒子,你還有什麼不知他脾氣的?拿著皮肉倒往不相干的外人身上貼。” 

一邊又藉著“內人外人”的話嘲笑了賈璉一番。

趙嬤嬤聽得心花怒放,從開始的“我不為飲酒”,變成了痛飲:“我也樂了,再吃一杯好酒。”,因為“從此我們奶奶做了主,我就沒得愁了。”

善哉鳳姐。王崑崙先生說過:“恨鳳姐罵鳳姐,不見鳳姐想鳳姐。”

就這一件事上而言,辦得可比賈璉夠意思多了。她給出的這份溫暖人情,讓趙嬤嬤終於放下了心中大石頭,能長出一口氣,今晚回去能睡個好覺。

在此之前,為了兒子們的生計,這個老太太不知道在家裡眼巴巴地存著熱切希望,熬煎苦盼了多少白天,輾轉反側過多少長夜,甚至受著兒子們的催促與埋怨。

又不得不老著臉,一而再再而三地求告賈璉,希望就像氣球,一次次膨脹又一次次乾癟。

原以為自己面子夠大,這不是什麼難事,哪想到竟會這麼曲折艱難。

03

趙嬤嬤求託的這件事很讓賈璉為難嗎?

在賈府,年老的僕人歷來有體面,安排子女接班就業是不成文的規矩。

奶媽們的地位更是不一般,同是告老還鄉的奶媽,李嬤嬤的兒子李貴就跟著寶玉,賴嬤嬤的兩個兒子都成了管家,像小紅、鴛鴦、春燕這些家生小丫鬟們那更是多了去了。

趙嬤嬤想給兒子某個差事的要求不違規,並非特例。就像鳳姐嗔責賈璉時說的:“你疼顧照看他們,誰敢說個‘不’字兒?”

趙嬤嬤在求情時也說:“幸虧我從小兒奶了你這麼大。我也老了,有的是那兩個兒子,你就另眼照看他們些,別人也不敢呲牙兒的。”

年少時讀這一段,眼睛打滑一呲溜就過去了,只覺得這老太太真能倚老賣老。

如今多少經過一些小煩小難,方懂“不借人為富,不求人為貴”的道理,再看這一段,竟覺心酸漫淹:這哪裡是倚老賣老,分明是老而彌弱的低聲下氣。

史鐵生說過:“真正的理解是設身處地。”

誠哉斯言!

《紅樓夢》就是這樣一本書,洋洋灑灑浩浩蕩蕩,其中無數情節閃過,不見得當時留意,但是在今後漫長的歲月裡,必然會一一再看見它們。

04

回頭說賈璉,此一刻的他除了訕笑吃酒,再也不見往日的巧舌如簧,嘴裡只剩乾巴巴的兩個字“胡說”。

不僅僅是胡說,鳳姐是借玩笑揭露賈璉的真面目:有一種拖延消極,叫冷漠不上心

當別人來向你尋求幫助,能辦不能辦做出判斷後,儘快回覆,是為教養;

答應別人要辦,就守信,暫時有情況就回個話,不叫人傻等,是為厚道。

執行力有時候是,情商問題又有可能與人品有關係。

你要知道,在你眼裡可以放一放的小事,可能正是別人生活裡的大事,身陷困境中的人們正如何寄希望與你,也許焦頭爛額茶飯不思,每一小時可能都忐忑不安甚至心急如焚。

特別是那些在乎你、信任你的人,尤其不要。無論何種原因,拖延答應別人的事,說好聽點是缺少同理共情之心,本質上是沒把求你的人放在心上,彼此之間不對等——如果是這樣,不如不答應,不要考驗人的耐心。

當然有意不辦,或者想借此做某種交換的不在討論之列。

被鳳姐暖熱的趙嬤嬤,從今往後在自己心靈的天平上,怎麼不會偏向鳳姐多一點?

就算賈璉是吃自己奶長大的奶兒子。她會對前者多一層感激尊重,默默在心裡給後者減分。

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

鳳姐弄權專權不假,威重令行之時,對來求告的人,決定幫助便當即著手,比如對劉姥姥,一面說著“大有大的艱難去處”的話,一面出手給了二十兩銀子讓她過冬,再給一吊錢僱車回去,為後來的巧姐積下了福報。

利落可靠給辦事,是人們對她的印象。這樣的人,時間一長別人怎麼會不尊重敬畏她?

而賈璉,以他自己那肉不唧唧的行事風格,下人們也只維持一點表面上的恭敬罷了,威信是不大有的。

想要失去人們的尊重很簡單,承諾別人的事情不守信,不了了之,讓別人知難而退或心冷心寒就行了。

第二十四回,宗族窮孩子賈芸想在賈府求份差事,先找賈璉,賈璉說本來有個差事,但鳳姐再三求他讓給了賈芹,便讓賈芸後天再來。

賈芸想了一路,決定改換門庭,去求鳳姐。

賈芸得到種樹的差事後,對鳳姐如此說:“早知這樣,我竟一起頭就求嬸子,這會子也早完了。

誰承望叔叔竟不能的。” 實際上,這差事賈璉已經替他說得差不多了,最後讓鳳姐落了人情,長了威信。

賈璉冤,也不冤。他的問題出在回覆不及時不透明。

一個人的財富可能是拜家庭所賜,一個人的地位也與背景運勢有關, 但唯有別人對你的尊重,要靠自己掙。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