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不為人知的自己才能成為更好的自己

旅物2018-06-14 07:52:18

1


我又去看了走飯的微博。距離2012年3月18日,她在選擇離開這個世界之後,用時光機發出最後的道別,已經過去了六年多的時間。


和所有被遺忘的事物一樣,這個賬號在走飯離開後陷入了長久的死亡狀態之中。


但同時,也和每一個無人問津的角落,都有類同的生命在匯聚與滋長一樣,這個微博在長久的時間裡,聚集了數量龐大的抑鬱症患者,成為了他們傾吐心聲的地方。



在這條微博124萬的評論裡,最新的評論是在一分鐘之前。一個名字叫“KeJaneZz”的賬號,在五分鐘內,留下了多條留言,他說,活著痛苦。



我按照時間順序翻看著這數萬條評論時,才終於意識到,原來像他這樣內心懷著巨大苦痛,卻只能來到這樣一個不會再更新的賬號裡訴說的人,遠比我想象得要多。


幾乎每一分鐘都有人找到這裡,留下潦草的甚至語序混亂的幾行字。我很難去想象,他們來到這樣一個地方, 說出這樣的句子時,心裡面在想什麼。


2


我們幾乎是能夠看到,抑鬱這個詞,在一點一點逼近我們的生活內核,然後再也沒有離開過。


越來越多社會事件的發生,越來越多的死亡,或者荒唐的真相,在互聯網的放大下,被我們看見和討論。輿論嘈雜,字裡行間,離不開一個詞,“”。前幾天我看完了一本書,是已逝的臺灣女作家林奕含的作品,叫做《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小說取材於林奕含的童年真相,以尖銳的筆觸講述了一個異常殘忍的故事,性侵,誘姦,戀童,抑鬱……作者在書中不斷地,反覆地站在被侵害者的視角上去描述那種痛苦與無望,用真切的,如同案發現場一樣的文字,撕開了自己被剝奪的生活。


提及這本書,她曾說:這個故事折磨,摧毀了我的一生。


2017年4月,年僅26歲的林奕含在住處上吊自殺。


其父母發出沉痛聲明稱,林亦含於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所描述的故事皆為事實。包括童年遭誘姦,引發抑鬱,幾度自殺。林奕含曾在採訪中說道,從16歲開始,自己就在接受精神科的治療。一直到她26歲,三度自殺未果,兩度因病休學,沒能留下她的生命。


同樣選擇在2017年離開這個世界的,還有一位我很喜歡的青年作家,


離世前一年,他創作的中篇小說《大裂》,獲得了臺灣第六屆世界華文電影小說獎首獎;離世前不久,他才編劇,執導完成人生首部長片電影《大象席地而坐》。


所有指向光明的過去與現在,都沒能阻止他的離開。



談及胡遷的離世,我的朋友曾引用了胡遷友人王陽曾說過的一句話:這個操蛋的世界不配有他。朋友顯然是憤怒的,但總的來說,他的憤怒裡仍舊包含了大片的無謂。


滅了煙,他下結論:“難免這樣,搞文藝的人都敏感,敏感的人時常有病。”


說過這話的一個月後,他在北京確診了中度抑鬱與中度焦慮。給我打電話的時候,他同我說了句辛波斯卡的詩句——我的特徵是,狂喜與絕望。


3


這些年我已有不少這樣的朋友,談及人生多是不屑與狂妄,似是將日子過得明白通透,卻會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深陷泥沼之中。


我們再也繞不開抑鬱這個話題,當它從一個幾乎遙遠不可及的存在,突然之間,就成為了身邊人的定時炸彈。我們不知道抑鬱會在什麼時候,引爆哪一個人的精神世界,讓他從此揹負起和自身戰鬥的苦痛。在它來臨之前,我們也不會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而我自己,也難逃一段段孤獨的路途裡,會如此多想著。我在路上的時間,真的太久了。


久到有很多時候,我甚至覺得我害怕城市,也害怕與人交流。久到有時我會情緒失控,突然的暴躁或者沉默。對於成年人來說,那些應激反應一樣自然的自我把控,我也很難做到。


我偶爾也會懷疑自己有病,但更多的時候,覺得是自己矯情。


我發現很多人都是這樣,朋友們說起似乎越來越無處不在的抑鬱,還是衣服“太事兒”的調笑語氣。似乎在這個精神疾病氾濫的時代,我們積極而昂揚,不該如此。


但其實,誰也不知道炸彈是不是存在,什麼時候會爆炸。是小範圍刺激,還是大面積傷害。


4


沒什麼理由好去找聊聊,在朋友的推薦下,我去做了基因檢測。


微基因WeGene是通過對唾液中的DNA進行檢測,解讀你的基因數據並提供整整八大類解讀報告。其中涵蓋了祖源分析,運動基因,營養代謝,健康風險,遺傳性疾病,藥物反應和遺傳特徵,皮膚特性等各方面的數據。



拿到報告的時候,我和朋友說,我僅僅想了解自己的祖源和遺傳特徵。


我是福建客家人,但報告顯示除了71.25%的南方漢族基因,我還有21.61%的北方漢族基因,以及少量的高山族群,和苗瑤語族群基因。這麼說起來,其實並不能算是完全的南方人。



我還為我的“啤酒一杯倒”和“咖啡整宿睡不著”找到了原因。是因為在我的營養代謝中,酒精代謝能力和咖啡因代謝能力極弱,容易上頭難消停。



但我還是注意到了我的健康風險中亮紅燈的部分,其中有超過兩項的精神疾病概率達到了常人的三倍左右。


尤其是雙相型障礙,達到了3.3倍的風險,是我報告中所列的疾病風險最大的一項。



在此之前,我其實不知道雙相型障礙是什麼。後來我搜索了一下,據說是一種情感障礙疾病,病程中抑鬱和狂躁會交替發作。我終於有理由給自己找一個心理醫生。


5


我的心理醫生告訴我,按照檢測報告中的注意事項生活就好了,一旦發現持續情緒不對的時候,就去找他聊聊,儘量把苗頭按死在土壤裡。



我突然就覺得很放心。我知道自己哪裡可能會有毛病,並且為此準備了一些對策,就好像我知道那個精神疾病的炸彈埋在哪裡,並且繞過它,走了另外的路。


我的朋友得知我做了這個檢測以後,也去給他兩歲的兒子測了測。他說,自己年輕時不注意,也酗酒抽菸不顧身體,想看看兒子是否有被自己影響,遺傳上什麼不好的部分。若是有,也好及時注意。


在屬於這個時代的符號裡,我們繞不開抑鬱。其實這是一個瘋狂的時代,我們繞不開的有很多。


酗酒,熬夜,抽菸,我們似乎需要越來越多的解壓方式,才能在生活的重壓下持續掙扎。


我們加班,四十小時連軸轉;我們失戀,白酒啤酒一起來;我們狂歡,在休息日的夜晚瘋狂吶喊。


我們意識到令我們能更好的活著的細節,於是我們努力工作,短途旅行,給出租屋換上了最軟的床。


我們唯獨總是忘記的,是我們的身體,但那是最根本的東西。


收到微基因WeGene的報告我反覆查閱了很久,基因檢測雖然不是診斷報告,但通過這樣一種方式瞭解自己的身體,祖源及可能出現的健康風險,對於我來說很有參考價值。


檢測方式也很簡單,只要吐幾口唾液在寄過來的採集器裡,順豐到付給微基因,靜候兩週左右就可以收到報告。


現在,微基因WeGene正在做年中大促,最高減150元。活動期間猜中世界盃冠軍還可以無條件全額免單


點擊文末【閱讀原文】可以直接購買,瞭解不為人知的自己才成為更好的自己。


帶著越南撿的狗子生活在路上,一起穿過6個國家幾萬公里,今天是第870天

●本文由微基因WeGene贊助發佈,點擊【閱讀原文】瞭解不為人知的自己

別忘記給文章留言及點贊哦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