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如果檢查正常,你能退錢嗎?”

醫學界2018-06-14 09:40:13


遇見這樣的病人,你會怎麼辦?





作者 | 最後一支多巴胺

來源 | 最後一支多巴胺



凌晨三點,我正趴在電腦前研究著那些沒有情節只有骨與肉的片子。


“那個高血壓病人自己離開了!”美小護有些擔憂的說。


趙大膽口中的病人是一個42歲的男性,因為頭暈胸悶噁心兩小時被家人通過120送進醫院。


進入急診室後,經過檢查發現患者的血壓已經高達202/120mmHg,而且心電圖也已經明顯出現了T波的改變。


我建議患者在降壓對症處理的同時完善一些基本的檢查,比如頭顱CT、心肌損傷標記物等。


但是,患者卻統統拒絕了。


一頭霧水的趙大膽忙不迭的問:那你為什麼來醫院?


患者一臉不耐煩的回答:我現在覺得好多了!不需要檢查,更加不需要用藥,我回去躺幾天就好了!


類似這樣的病人,在門急診幾乎每一天都能夠看見。


見慣了因為沒有正規控制高血壓而發生悲劇的故事,也見慣了那些因為各種謠傳或自以為是而一路狂奔在死亡道路的病人。


所以,我看見的不僅是眼前這位急忙來到醫院卻又拒絕檢查治療的病人,而是不久之後就可能出現嚴重併發症的不幸故事。


可惜的是,無論我費勁口舌,他始終堅持自己的三個錯誤觀念:平日裡沒有症狀,不能隨便吃藥;血壓不能輕易下降,否則自己身體受不了;降壓藥不能吃,否則會成癮。


最終他還是堅持離開了急診室,留下一句應付我的話:“明天我就去藥店買藥吃!”


權且不說他會不會去藥店買藥,又不論藥店會給他推薦什麼種類的降壓藥,降壓方案的制定和調整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更加不是一個短期的事情。


“這樣的人不僅愚昧,而且偏執,也可能人家根本就不信任你。”趙大膽說的話引起了我的深思。


如果你遇見了這樣的病人,會怎麼辦?


剛工作時,我以為是萬能的,不為良相便為良醫。


後來,我有機會接觸了更多的人和事,才知道醫生能治病卻治不了愚昧。


可是,直到現在我才醒悟:醫生根本治不了所有的疾病,不僅因為大多數疾病原本便無法治癒,也不僅是因為醫生治不了愚昧,最重要的是醫生治不了貧困和人心。


就在這位急匆匆由120送過來,又急匆匆自行離去的高血壓患者離開沒有多久。


120又給我的夜班增添了一絲忙碌的色彩,被攙扶著走下車的是一名40歲男性患者。


從患者還穿在身上的工作服來看,他是一名附近工廠的普通工人。


同大多數患者一樣,已經患有十年高血壓病的他並沒有積極正規的控制血壓。


7個小時前,他在如廁時突然出現胸痛不適,按照他自己的話說,當時差點暈倒,幾分鐘後變成胸痛,然後又變成了腹痛。


“我以為是胃病發作呢,吃了兩顆胃藥後沒有任何效果。”因為一年前胃鏡檢查發現糜爛性胃炎,所以患者始終認為自己只不過是胃病發作。


於是他並沒有第一時間來到醫院,在口服胃藥無效後,又喝了一些生薑糖汁水,不僅沒有效果,反而出現了頭痛、嘔吐、心慌。


凌晨時分患者腹痛難忍,甚至跪在床上,面色蒼白,大汗淋漓!


即使如此,他還是拒絕了妻子要求到醫院來的要求。


最後,無奈的妻子只好聯繫到了患者的父母和弟弟,在一家人的強制下才來到了醫院!


有些人不能理解為什麼患者疼痛如此嚴重卻不願意就醫?


是因為自己以前有過類似經歷還是因為經濟原因?


或許這兩種原因都存在,但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不相信醫院,反感醫生。


對於一個有高血壓病史的人來說,如果出現“撕裂樣”的疼痛,那麼很有可能意味著一種死亡率極高的疾病:主動脈夾層!


而最讓人擔心的是,這位40歲的年輕患者無意間給自己做出了這樣的描述:痛的像被撕開了一般!


我建議這位左上肢血壓170/110mmHg,右上肢血壓160/90mmHg的患者做胸部CT和腹部CT,必要時完善主動脈CTA檢查,因為如果是這個死亡率極高的疾病,是需要儘早手術治療的。


如果是主動脈夾層,對於未接受治療患者來說,有25%的人在24小時內死亡,50%的患者在一週內死亡,發病一個月後死亡率高達75%,而發病一年後該病的死亡率高達90%!


重要的是該病經常和急性胃炎、急性膽囊炎、腎絞痛、消化性潰瘍、急性胰腺炎等可以導致腹痛的疾病相互混淆,從而延誤病情!


聽說CT檢查可能需要將近一千塊錢後,患者拒絕了,他堅信自己只不過是胃病發作,充其量不過是嚴重一點的胃病罷了。


我將自己所考慮的各種可能告訴他,沒想到換回來的卻是他對我的一頓嘲笑和辱罵。


他說:“現在的醫生都怎麼了?離開儀器就不會看病了嗎?你考慮什麼病就需要做什麼檢查?如果檢查正常你能退錢嗎?老百姓的錢就不是錢嗎?CT要一千塊!你以為老百姓賺錢都和你們一樣容易嗎?”


面對這樣的回答,我除了無奈的自嘲又能怎麼辦呢?


我不知道這位病人,對醫院、對醫生有多麼深的誤解?


我只知道,作為醫生,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第一時間明確診斷,治病救人。


我告訴他:“我有義務將自己考慮到的可能告訴你,你有權利瞭解這些。至於你是否接受我的建議,則是你自己的事情。至於價格,是由醫院和物價局核定的,我沒有資格過問參與。現在你的病情如此,該做的檢查還是需要做,否則延誤病情或診斷錯誤帶來的後果誰也承擔不起!”


他很蔑視的看著我說:“難道我自己的病情,我自己不清楚嗎?如果我是這麼嚴重的疾病,還能站在這裡嗎?你嚇唬我又是為什麼呢?我自己簽字,一切後果自己承擔!”


趙大膽插話道:“醫院又不是醫生開的,想收你多少錢就收你多少錢?總不至於,你來看病,醫生還要給你錢吧?”


我拒絕了他簽字自負責任的要求,因為如果真的是主動脈夾層被延誤診治的話,就會是一條性命的嚴重問題。


患者自己付不起這個責任,我也付不起這個責任,病歷上的簽字有時候並沒有多少法律意義。


如果放任患者自行離開,一旦發生了死亡,很可能就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而且作為醫生,這也是一種極其不負責任的做法,因為既然你已經考慮到了這種可能,就應該千方百計讓患者明白、理解,讓他去配合檢查治療。


更何況,還會有人說:“你們是醫生你們懂,我們老百姓又不懂!”


縱然我和趙大膽軟硬兼施,患者依舊保持著執拗的脾氣。


妻子站在一邊抹著眼淚勸說他做這些檢查:“你不做檢查,醫生怎麼看病?”


弟弟也說:“到醫院裡來了,就聽醫生的,如果你什麼都懂,還要醫生做什麼?”


父親則直接告訴我:“不要聽他的,該做什麼檢查就做什麼,該用什麼藥就用什麼!”


“做這些CT有什麼用?我是胃病,胃病最好做胃鏡,我現在只要求你給我掛點止痛的藥水。”面對家人的態度,患者屈服了,卻又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在我和他反覆的交鋒中,時間已經度過了40分鐘。


“輸液可以,但必須要明確診斷。”


很快便完成了一系列的檢查,果然同我心中的預測一樣:主動脈夾層!

患者不僅是主動脈夾層,並且已經撕裂到腹主動脈!


而所謂主動脈夾層是由於血液通過動脈內膜破口進入主動脈壁中層形成夾層血腫,並且延伸剝離而引起的嚴重心血管急症。


高血壓是該病的最常見的病因,有一半以上的患者都是由高血壓引起的。


對於那些合併劇烈胸痛、後背痛、腹痛、暈厥的患者,特別是有高血壓、糖尿病病史,自己描述有“撕裂樣”疼痛感的患者,一定要第一時間排除主動脈夾層的可能!


明確診斷後,治療上當然就不是鎮痛降壓、控制心率等那麼簡單了,患者被轉到血管外科接受手術治療。


一週後患者便出院了,他特意來到急診,找到我,拉住我的手說:“醫生,真是對不起,要不是你的話,我可能就死在家裡了!”


其實,我根本就沒有將他的抱怨放在心中。不是因為我大度,而是因為日常工作中這樣的事情太多了,早已習以為常。


當然,我心中的小人還在這樣說著:我堅持的不是做檢查,而是原則。我救下的也不僅是病人,還有我自己。


聽見這個病人康復出院的消息後,趙大膽故作高深的問:“如果這個病人最終沒有檢查,死在了家裡,或者死在了檢查的途中,你又會是什麼樣的遭遇?”


“我有那麼倒黴嗎?”雖然嘴巴上這樣回答著趙大膽,但是後背發涼的感覺卻一直如影隨形的伴隨著始終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我。


其實防治主動脈夾層最好的方法就是積極有效的控制住高血壓、動脈粥樣硬化等慢性病,一旦出現胸痛特別是有“撕裂樣”的胸痛腹痛一定要第一時間來到醫院。


讓更多人瞭解更多一點!



- 完 -


投稿郵箱 | yxjtougao@126.com

商務合作 | 021-58545118



▼我的態度是點贊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