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只要假裝快樂,抑鬱就追不上我”

LinkedIn2018-06-14 09:59:29

2018年6月5日,著名手提包師、企業家Kate Spade被發現死於自己在曼哈頓的公寓裡。經過法醫判定,系自殺身亡。


關於Kate Spade自殺的原因目前依然眾說紛紜,Kate Spade的丈夫Andy Spade表示Kate最近幾年都深受抑鬱症困擾,但仍對她選擇了結自己的生命感到愕然。


他同時透露,和妻子已分居10個月。



Kate的妹妹Reta暗示,婚姻變故與Kate的死有關。也有小報稱,紐約警方曾經發現一張字條,上面以母親對女兒的口吻寫著:“親愛的,這不是你的錯。問你的爸爸!”


但這些未經證實的謠言被很多嚴肅媒體批評為“小報主義”(tabloidism)。


而Kate的父親和哥哥也站出來指Reta已經超過10年沒有和整個家族聯繫,因此她的說法不值得采信。


斯人已逝,妄加揣度會對死者的家人造成傷害。我們不去揣測什麼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們希望儘量還原的是——


一個在朋友和家人面前展現樂觀、積極一面的人,如何在孤身一人時,孤獨地與抑鬱症進行絕望的鬥爭,而這,到底有多麼危險。


本文作者安那其桑,內容源自公眾號“非非馬”(id:feifeima-uk)。關注女性成長,“時尚號裡最會寫影評的,影評圈裡最會寫時尚的”。





Where is Kate?

隱藏在樂觀面具下的掙扎


Frances Valentine是Kate Spade於2016年推出的女鞋和手提包。為了區別於Kate Spade當年創立的同名品牌,他們推出了一則叫“Where is Kate?”的短片。


在短片中,由男演員扮演Kate的丈夫Andy,他身穿偵探服,在一個莊園裡到處尋找Kate;而由女演員扮演的Kate,則拼命閃躲,不讓人找到她。街上的人潮也在拼命尋找著她的蹤影。

 


自噩耗傳來,這條短片已緊急從Frances Valentine的網站上下架。回過頭來看它的內容,我們發現,它和Kate Spade的真實人生有著某種巧合。

真實生活中的Kate Spade,是一個將樂觀和歡樂帶給身邊人的“社交蝴蝶”(social butterfly),然而抑鬱症的事實則暗示,她內心也許一直想從社會與親朋的注視下逃脫。

她多年的老同事、朋友Elizabeth Kiester為《Vogue》美國版撰文回憶稱,她總是很羨慕社交生活多姿多彩的Kate,她身邊總是有一群最酷的女性朋友,而Kate也很享受和她們一起度過的時光,儘可能照顧所有人的需求。從來不會看到她將負面情緒展示出來。

她的好友、形象設計師Joe Zee 在接受CNN採訪時也表示,她認識的Kate總是精神飽滿和樂觀,總是帶著笑容。

Zee無法想象她一個人在面對著抑鬱症的時候,是多麼無助。

ABC引述南佛羅里達州大學心情與情緒研究所主管Jonathan Rottenberg博士的說法:

“如果你在和抑鬱症做鬥爭、而你認為承認這件事是一種失敗時,你就會拼命掩飾,你掩飾得越久,你就越難走出負面情緒,或者說,‘脫掉面具’。”



Kate不光面對好朋友戴著面具,她面對丈夫與女兒,也一直戴著面具。


根據她的丈夫Andy的公開聲明,儘管兩人已經因為感情問題分居10個月,但每個禮拜,他們都會見面三四次。他們在撫養女兒的關係上保持著良好的關係。


Andy回憶,Kate沒有展現任何異樣。對於女兒Valentine Beatrice來說,她還是那個放棄自己事業、全身心陪伴自己成長的母親。


公眾人物必須考慮個人形象對於品牌的影響。

Kate Spade的妹妹Reta Saffo對家鄉報紙《堪薩斯星報》說,就她對姐姐Kate的瞭解,她很重視這次復出,而如果自己患有抑鬱症的事實被公眾所熟知,會影響企業的品牌價值,因此她一直生活在“雙面生活”的掙扎中。


Kate長久以來的掩藏讓身邊人很難察覺她所面對的心理掙扎,而她相對孤獨的狀態,也讓關心她的人很難“介入”。

對於有自殺傾向的人來說,“介入機制”非常重要。

根據社會組織“自殺警覺教育”(SAVE)的執行總監Dan Reidenberg博士的說法,如果一個人的行為與平時截然不同,從熱愛社交變得自我封閉,還有焦慮、失眠等等現象,身邊人就要警覺起來了,因為他或者她很有可能需要幫助。

Reidenberg博士還表示,對於有自殺念頭的人來說,如果你對他說“生命多麼美好,你不應該感到悲傷”,這種漫不經心的建議常常會適得其反。


“我們最缺乏的,是聆聽、理解和關懷。一雙善於聆聽的耳朵比我們想象中有用。聆聽表明你不會隨意離他/她而去。”


也許,在無數個痛苦的瞬間,在Kate Spade身邊,沒有一雙善於聆聽的耳朵。


從Kate Brosnahan

到Kate Valentine


回顧Kate Spade的人生,非常有意思的一點,就是幾次轉折點,似乎都離不開“改名”。


人生的每一段冒險,她都恰好有一個全新的名字,一個新的名字,彷彿象徵一次新的生命。


第一次“新生”,是從時尚雜誌資深編輯Kate Brosnahan,到天才設計師Kate Spade的轉變。


當然,準確來說,“kate Spade”代表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組搭檔——年輕的廣告人Andy Spade和沒有受到過專門教育卻渴望從介紹時尚變成創造時尚的Kate Brosnahan。


他們在大學相識,一個留在老家亞利桑那開設廣告公司,一個在紐約得到了老牌時尚雜誌《Mademoiselle》工作的offer。



1935年創刊的老牌時尚雜誌《Mademoiselle》,被稱讚為面向高學歷女性的少數時尚雜誌之一,2001年停刊。


根據在《Mademoiselle》的前同事Elizabeth Kiester透露,還是編輯的時候,Kate Spade就不走尋常路。


“她編輯的風格是勇於冒險,而且她不會只關注那些大設計師,而總是尋找那些未成名的設計師,忠於呈現她們的作品。”


久而久之,Kate Spade看到行業當中,高端時尚和普通人生活之間的鴻溝。她隱約感覺到這是一個機會。


“但是,我能夠設計什麼呢?我似乎什麼都想嘗試。”


有一次她和Andy在一家墨西哥餐廳吃飯,她問道。“你何不試試手提包呢?”Andy說。



帶著這麼一個小想法,Kate完全從一張白紙開始設計,而且利用所有身邊的資源獲取靈感、自我增值。


她一開始總是很慚愧自己不是來自帕森斯設計學院,或者羅得島設計學院、紐約時裝設計學院,但沒多久她就將這些拋諸腦後。有一段時間,她白天繼續在雜誌社上班,晚上自己搞設計。


男友Andy也很支持她,他關掉了自己在亞利桑那發展得不錯的公司。來到紐約市和Kate一起打拼。他們打算開創一個新的品牌,將兩個人的名字結合起來,改名為kate spade New York。


當然,這個名字也包含著,他們對這段關係未來的期許。一年之後,兩人正式登記結婚,Kate按照西方傳統將姓氏改為Spade。


這次改名也就象徵著作為設計師的Kate Spade的“誕生”。



Kate的天分和勤勉加上Andy的營銷頭腦,kate spade New York就在這對情侶的紐約公寓開始,走進Barney’s百貨,然後走向大眾市場。


當時美國特別需要定位在高端時尚和毫無個性的廉價商品之間的產品,而kate spade NY手提包標誌性的尼龍材質、極簡主義的美學和受到上世紀60年代風格影響的色彩運用,使其很快開拓出一個細分市場,成為很多剛剛步入社會的女孩的心頭好。


1993年Kate Spade設計並推出的第一款手提包系列,名為The Sam。


第一家門店在紐約SOHO開設,《Vogue》美國版主編安娜·溫圖爾回憶道,在1997到2000年,在紐約街頭走著,幾乎沒辦法避免看到女性們揹著那款經典的尼龍包。到了2006年,品牌價值已經達到差不多一億美元。


Kate Spade於2006年設計並推出得Boxy Raffia系列手提包,是她將kate spade New York品牌轉手前最令人懷念的一款作品。


2006年,兩人的女兒Valentine Beatrice出生,Kate一方面希望將精力留給自己心愛的女兒,一方面她覺得自己已經為kate spade手提包傾盡所有,在創意上已經無法進一步突破。


丈夫尊重Kate的決定,Kate在2006年退出江湖,全心全意照顧自己的女兒。


Kate Spade的名字開始完全變成品牌的代名詞。

 

這八年間,kate spade品牌多次易手。之後,隨著女兒長大,Kate覺得是時候重新回到最熱愛的事業:“告訴我的支持者,這些年我的心路歷程和美學觀點。” 

她不打算迴歸kate spade,而是打算和丈夫再搭檔做一個新的品牌,名叫Frances Valentine。


彷彿為了昭示自己的藝術上的“新生”,也為了讓人把自己和作為品牌的kate spade作出區別,Kate Spade將自己的名字改為Kate Valentine。(作者備註:Kate曾經數次對媒體介紹過自己的法律登記的新名字,但每次版本都有不同,但對外,她希望大家稱她為Kate Valentine,我們也以此為準。但為了行文方便,我們還是繼續稱呼她為Kate Spade。)


至此,她告別“家庭主婦”Kate Spade,成為二次創業的Kate Valentine。


她似乎非常相信名字的象徵意義。


“Frances Valentine”傾注了她對女兒的愛,因為,Frances既代表了女兒的名字,也代表了自己父親家族的傳承,因為她的祖父、父親和兄弟的名字中都帶著Frances;而Valentine則代表了母親家族的傳承,它是外祖母的中間名。

 

Frances Valentine的橫空出世,讓很多看kate spade的老顧客興奮不已,她們既在該品牌的包包上看到了經典kate spade設計的色彩,也看到了新的嘗試,比如“雕塑感”。


產品的定位也刻意與kate spade拉開,主要在意大利和英國生產,價格也稍微比kate spade品牌貴點。


因此,從2016年到2017年,我們彷彿看到了kate spade回到了年輕時候的衝勁,她接受各大雜誌和電視臺的採訪,時尚界也很歡迎她的迴歸。



然而,現在這一切已經結束了Frances Valentine品牌如今前途未卜。

 

從女孩到女人

Kate Spade給予女孩的身份認同


從Kate留下的時尚影響力而言,如今那些剛剛進入職場的女孩,還會買一個kate spade的包包嗎?

 


在Kate Spade離世之後,不少名人在緬懷Kate Spade的同時,也紛紛回憶起自己買的第一個kate spade包包,以及那段從女孩到女人的心路歷程。


25年後,kate spade New York品牌發行了The Sam 25週年版,向Kate Spade設計的第一款尼龍The Sam系列致敬。


女星Olivia Munn回憶道:


“我第一個具有設計感的手提包就是kate spade NY的。我非常珍惜她,還會注意讓那個KS牌子一塵不染。似乎有點可笑,但這個包真的一下子讓你感覺你是一個女人而不是女孩了。RIP,Kate Spade!”



女星Mindy Kaling則說:


“它們(Kate Spade NY手提袋)充滿色彩、大膽、充滿愉悅感,它鼓勵女性找到自己‘小仙女’的那一面。”

 


希望自己在職場上被認真對待,卻又不願意一下子變得老練,想在內心保留自己色彩斑斕的一片小天地。初入職場的她們,不再是女孩,但又沒到老練世故——很多女孩大體都有過這樣的經歷。


Kate Spade能夠得到這麼多緬懷,是因為她的設計,賦予了很多人一種身份認同,代表著一個至關重要的人生階段。

 


在美劇《Gossip Girl》裡,可以看到Leighton Meeter扮演的Blair(左)揹著kate spade包包。在流行文化中類似的致敬還有很多。


儘管隨著成長,她們可能不會再自認是“kate spade girl”,但當她們談到Kate Spade,可能是在緬懷自己最懷念的一段歲月。


儘管斯人已去,不可否認的是Kate Spade用她的設計為女性編織了一個叫未來的夢。


謹以此文銘記這位“夢想的編織者”(dream weaver)。


遭遇情緒低潮,你會怎樣調整心態?





洞察”是LinkedIn領英推出的高品質線上專欄,已彙集來自科技、媒體、人力資源、金融、學術、諮詢等多個領域的職場領袖人物和行業資深專家數百人。

本文為LinkedIn經授權轉載,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LinkedIn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轉載文章所包含的文字和圖片來源於原作者和影視截圖。如因作品內容、版權等存在問題,請於本文刊發30日內聯繫LinkedIn進行刪除,並就版權問題聯繫相關內容來源。

LinkedIn歡迎各類廣告品牌合作,發郵件至wechateam@linkedin.com獲取更多信息。

©2018 領英 保留所有權利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