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朝鮮一個機會,它會還你一個真正的“遠東奇蹟”

中國經濟學人2018-06-14 17:43:45

宇庭

來源:海外掘金(ID:gold1849)


變數頻生的“特金會”順利召開,堪稱史上最難握手的兩位領導人終於見面會談。



,這個在國際新聞中出鏡率最高的國家,雖然與僅一江之隔,但對於大多數人卻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們只能從各種研究、傳聞中,拼出對這塊神祕土地的一知半解。


朝鮮之於中國,有著難以言喻的情感。它的道路,也與曾經的中國有頗多相似之處。


特金會之後的朝鮮一旦開啟“”之路,能否創造出與四十年前中國“改革開放”一樣的發展奇蹟?


為了找尋答案,我們穿越時空,拋開錯綜複雜的半島局勢,只從角度,對比現在的朝鮮與1978年改革開放前夕的中國。為大家勾勒出一副朝鮮改革開放前夕的經濟素描。


綜合考慮人口、宏觀經濟、產業結構等方面,我們發現,朝鮮改革開放的經濟基礎要勝過1978年的中國。


原因有以下幾點:


  • 朝鮮人口結構和人口素質優於40年前的中國。

  • 朝鮮城鎮化水平遠超當時的中國,甚至已比肩當今中國。

  • 朝鮮豐富的礦產資源是一個巨大的金庫,潛在價值接近10萬億美元。

  • 朝鮮的產業結構與改革開放初期的中國類似,第三產業起點高。


1

解剖朝鮮經濟結構


層層撥開朝鮮經濟數據的迷霧,我們窺探到一顆畸形但又努力向上生長的內芯。


朝鮮國土面積12.3萬平方公里,與福建省面積相當。2016年總人口2489.7萬人,接近當下的上海(2420萬人)。2016年實際GDP約為1912億人民幣,略低於當年青海的GDP (2572億元)。


據韓國中央銀行的統計,2016年朝鮮人均GDP為1060美元,相當於2001年中國的人均GDP(1042美元)。中國改革開放前夕,人均GDP 僅為222美元。


簡單來說,現在的朝鮮,以相當於福建省的土地面積,養活了與上海市一樣的人口,創造出接近2016年青海省的經濟產值,居民生活水平接近21世紀初的中國。


2016年是朝鮮經濟釋放“改頭換面”信號的一年。


這一年朝鮮GDP增速時隔十七年再創新高,達到 3.9%,僅次於1999年6.1%的經濟增速。此前五年裡,朝鮮連續四年維持著每年1%的GDP增速,終於擺脫早先長達12年的經濟負增長。


(在制裁中增長的朝鮮經濟)


只看GDP還不足以描繪出朝鮮的經濟面貌,解剖朝鮮經濟結構,看到的是一個傳統工業國,工業產值佔據國民經濟半壁江山。


目前朝鮮經濟以工業和服務業為重。2016年朝鮮工業產值佔GDP的比重為47.2%,與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時工業佔比47.7%的情況相似。


朝鮮的服務業產值僅次於工業,佔GDP的比重超過三成,這與中國改革開放時,工業佔據半壁江山,農業和服務業勢均力敵的情況略有不同。



如果繼續抽絲破繭,細化到具體的產業,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略顯畸形但又不乏增長潛力的產業結構。


政府服務、農業和製造業是朝鮮的三大經濟支撐。



根據韓國銀行2016年的數據,政府服務佔GDP的比重達到22.4%,是全行業中產值最高的部門,也是第三產業的頂樑柱。而服務業中的批發與零售、住宿和餐飲、金融、房地產等等行業通通加起來,也只佔GDP 8.7%的份額。


服務業中政府佔據主導地位,幾乎是朝鮮獨有的產業結構。朝鮮政府近年加大對民生服務方面的投入,教育、醫療上的支出大幅上漲,並修建了遊樂場、農貿市場等公共設施。


除去政府投入,朝鮮的實體經濟主要是農業、製造業和採礦業,在2016年朝鮮GDP中的佔比分別為21.7%、20.6%和12.6%。其中製造業又以重工業為主,重工業的產值為輕工業的兩倍。


四十年前的中國,兩大經濟支柱為工業和農業,與當下的朝鮮略有不同。1979年的,中國工業和農業佔當年GDP的比重分別為44.10%和27.90%。當時的農業發展對經濟的貢獻明顯超過朝鮮。


那時中國的服務業,也並沒有出現政府服務占主導地位這種朝鮮特色的情況。當年政府服務佔GDP的比重不到7%,而批發零售等服務業佔GDP的比重約為17%。


產業結構不平衡,朝鮮的對外貿易焦慮重重。


朝鮮雖然已經與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貿易關係,主要的貿易伙伴國並不多,中國、韓國、俄羅斯幾乎壟斷了朝鮮所有的外貿活動,其中中國長期佔據80%以上的份額。


朝鮮對外貿易長年處於逆差狀態,進出口結構單一。出口商品主要為礦產和水產品,礦產中又以煤炭居多。煤炭出口佔了40%。進口產品以精煉石油、重型機械為主。


2

哪怕吃不飽穿不暖,識字也是大事


朝鮮雖然物資資源匱乏,生活水平相對落後,但基礎教育普及率非常高。毫不誇張的說,現在的朝鮮擁有比中國改革開放時更好的教育基礎。


朝鮮1975年開始實行11年制義務教育,2014年增加到12年。成人識字率在2008年就已經達到100%。


而中國的九年制義務教育,始於改革開放八年之後。1986年4月12日,九年制義務教育才正式寫入法律,直到2008年全國全民實現義務教育免費。


統計顯示,中國成年人識字率到2010年才達到95.1%,更不用說1978年中國的識字率。


儘管飽受多年的經濟制裁,國內物資貧乏,但朝鮮在醫療和教育方面的支出可是一點也沒落下。據彭博社報道,2017-2018年度,朝鮮在公共醫療和教育方面的支出分別上漲6.0%和5.9%,僅次於科技投資部門。


(彭博社2018年6月10日報道)


朝鮮全民普及的基礎教育,是任何一個發展中國家都無法比擬的優勢。一旦朝鮮開始全面對接世界,朝鮮的勞動力優勢自然就體現出來了。


此外,朝鮮的人口結構中,勞動力供給充分,佔比接近70%,高於1978年時的中國。無論是勞動力質量還是人口結構,相比改革開放前夕的中國,朝鮮的優勢都非常明顯。



除了基礎教育普及程度高,朝鮮人口的另一大特點是城市化程度較高,更有利於朝鮮的經濟發展。


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 2016年朝鮮城市人口比重達到61%。我們再將時光倒退四十年, 1978年的中國城市人口比例僅為17.9%,不及朝鮮的三分之一。


城鎮人口比重越高,代表一個國家的城鎮化水平越高。按照國際標準,朝鮮已經進入了城鎮化中期加速發展階段,而1978年中國在改革開放時,城鎮化還處於非常初期的階段。


單從對經濟的促進作用來看,城鎮化有兩大優勢:


第一,促進工業和服務業發展。城鎮化程度高,意味著有更多勞動力聚集在城市,從事工業和服務業,消化農村富餘的勞動力,帶動產業結構調整。


第二,創造新的消費需要,刺激經濟發展。經濟發展的三架馬車:投資、消費和出口,三者缺一不可。而城市作為居民消費的主要陣地,城鎮化可以創造巨大的消費需求,為經濟發展提供持久的動力。


3

上天眷顧朝鮮


這個看似貧窮的國家,其實坐擁著一座價值10萬億美元的金礦。2016年,中國GDP才剛剛超過10萬億美元。


2016年朝鮮GDP增速最快的兩大行業分別是採礦業,電力、天然氣、水力部門,行業增速分別為8.4%和22.3%,遠遠高於其他行業。


(資料來源:Bank of Korea 2016年朝鮮經濟報告)


朝鮮一直以來電力供應緊張,但2016年朝鮮水力和火力發電量大幅增加,因此當年的電力行業產值暴漲22.3%,相比2015年12.7%的負增長,這個成績非常喜人了。


除去電力行業,增幅最大的就是採礦業了。而朝鮮的金礦,便是它豐富的礦產資源。


朝鮮擁有豐富的煤炭、鐵礦石、有色金屬等礦產資源,分佈在其80%的土地上,是韓國礦藏儲量的24倍。已探明的礦產資源種類有300多種,其中200多種具有經濟開發價值。


據經濟學人報道,2012年韓國研究機構預估,朝鮮的礦產資源累計價值接近10萬億美元,僅已探明的煤炭儲備量,就相當於半個山西大同礦區。朝鮮對華出口鐵礦石和無煙煤也成為其獲取外匯的重要手段。


4

朝鮮經濟發展存在的問題


雖然上天眷顧朝鮮,但朝鮮當前經濟還面臨著非常嚴重的問題。


一是糧食危機尚未解決,直接掣肘朝鮮民生。


據世界糧農機構預算,朝鮮每年大約需要 550—600 萬噸糧食。而朝鮮連續三十多年來一直面臨糧食短缺的問題。儘管最近五年來朝鮮糧食產量提升至500萬噸,仍然滿足不了內需。


朝鮮80%的土地都是山地和高原,可用於耕地的面積僅有160萬公頃,而且以旱田為主,糧食種植又屢屢受到天氣影響,產量一直跟不上來,很難實現糧食自給。


(朝鮮產量一直不足;資料來源:FAO & Graph Randall Ireson)


供糧不足,朝鮮糧食價格從2010年開始到現在,八年上漲五倍。現在朝鮮糧食缺口主要依賴進口和國際援助。僅2016年,聯合國對朝鮮的糧食援助金額就高達3985萬美元,約佔朝鮮所有國際援助金額的37%。


二是朝鮮工業發展緩慢,“遠東奇蹟”已成“遠方奇蹟”。


朝鮮雖然坐擁價值十萬億的礦產資源中,但唯獨缺乏工業中最重要的資源:石油。一旦受到國際制裁,進口量減少,將直接切斷國內的能源供給和鋼鐵行業的發展,最終導致工業受挫。


繼冷戰結束,蘇聯停止對朝鮮的援助後,朝鮮工業一闋不振。過去十年來,朝鮮鋼鐵產量幾乎停滯不前,2015年更是創下歷史新低。



鋼鐵產量體現的是一個國家的工業發展狀況。止步不前的鋼鐵產量,意味著朝鮮工業阻力巨大。更直觀地體現,可以從單位GDP耗鋼量來窺見一個國家的工業發展水平。單位GDP耗鋼量越高,工業活動越頻繁。


朝鮮目前的單位GDP耗鋼量只有四十年前中國的三分之一,工業活動遠不如中國改革開放時活躍。



此外,朝鮮的電力不足也導致工業生產進度很難提高。朝鮮的電力生產60%以上為水力發電。但朝鮮的水力資源有限,且受季節性影響非常大,因此水力發電量波動性很大。


而火力發電也是阻礙重重。雖然已探明的煤炭儲備量高達186.1億噸,幾乎相當於山西大同礦區的二分之一,但朝鮮並不能生產煤炭開採需要的石油製品和大型設備,再加上發電設備老化,很多發電設備還一直沿用蘇聯時期的機器,因此短時間內也很難提高火力發電量。


從2000年至今,朝鮮發電量一直止步不前,甚至在2008年後還有略微下降的趨勢。與韓國的差距,也從2000年的7倍擴大至2016年的14倍。



朝鮮的開放,勢必會改變國際貿易秩序,朝鮮需要的只是一個融入全球化的契機。“特金會”也許就是這樣一個契機。




推薦關注中國經濟學人新啟動的專欄號

經濟深觀察 |經濟的熱度 觀點的深度


掃碼關注▼

ID:jingjisgc


感謝閱讀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平臺立場

如覺侵權,請於後臺留言,我們將會在第一時間處理


歡迎加經濟學人小助手為好友,加入微信群,建立更深度的閱讀連接


經濟學人小助手▼

丨近期熱點丨


2018房地產沉思錄

中國經濟真相

這場債務崩盤,必須死一批

為什麼中國必須購買美國國債?

中國式投資騙局全覽


名家精彩觀點、社會民生熱點、深度全面思辨……,中國經濟學人帶你一起用經濟學思維面對時代大局,點擊“閱讀原文”,與百萬中產一起觀點閱讀!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