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tama新聲|幼稚的是動畫界,還是……

Anitama講道理2018-06-16 03:11:39

作者:謝楓華

封面:ID-0

如需轉載,請聯繫我們

摘要


中對動畫業界敲響警鐘,卻遭到從業者批評、反駁。

前些天,集英社雜誌“週刊 PlayBoy NEWS”網站(和美國雜誌《PlayBoy》沒有任何關係)公開了對著名動畫監督谷口悟朗的採訪(http://wpb.shueisha.co.jp/2018/06/07/105837/) 。訪談分成三篇發佈,其中的第二篇,以《<Code Geass>谷口悟朗監督敲響警鐘:動畫業界已經幼稚到了這種地步》為題,談及了對動畫業界現狀的許多批評。


雖然是非常喜聞樂見的內容,但是,推特上的許多動畫和周邊產業從業者讀到報道,卻都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演出家木村隆一便直言不諱:谷口悟朗先生的採訪中的業界批評,在各個方面,是不是都有些粗率了?

(https://twitter.com/Ryuichi_Kimura/status/1004712555778936832)


那麼,谷口監督在訪談裡,都做了哪些“粗率”的批評呢?


首先,谷口監督說,《無限的未知》播出當時,他完全沒有拋頭露面,作品的代表是腳本家黑田洋介,幾乎沒有人知道谷口是誰。這是因為當時的動畫雜誌喜歡採訪腳本家勝過採訪監督。腳本家就算要修正採訪內容,也會讓字數保持和原來不變,編輯部比較省事。


而且,黑田洋介和大河內一樓都是動畫雜誌的編輯或者撰稿人出身,知道雜誌想要什麼,所以採訪的人也比較輕鬆。這就導致了動畫雜誌的墮落。自那以後,動畫雜誌就不怎麼搞認真對待制作者的採訪了。

谷口監督的這一番話,似乎完全不是事實。


推特網友 @ohmomo 整理了《無限的未知》播出當時的歷期《NewType》雜誌採訪目錄,可以看到,每一期對監督的採訪,都遠遠多於對腳本家的採訪。

(https://togetter.com/li/1235146)


另一位網友 @ryon_8390UN 則翻出了《NewType》創刊 20 週年之際對谷口監督的採訪。在這篇採訪裡,谷口監督親口說,他製作《無限的未知》時和動畫雜誌保持距離,是因為自己還是一介新人,還不知道能不能繼續接到工作,害怕自己上了雜誌就會自鳴得意,所以是他自己有意自律。

(https://twitter.com/ryon_8390UN/status/1005487163784351744)


動畫撰稿人多根清史則表示,谷口監督所說的腳本家修正採訪也會配合字數云云,他自己一次都沒有經歷過。

(https://twitter.com/bigburn/status/1004687856651005952)


回到採訪正文,谷口監督接下來又炮轟界。他說,自己過去在真人影視劇界,問年輕演員、偶像“你覺得為了今後能夠存活下去需要作出什麼努力?”是理所當然。但是對新人聲優這麼問,事務所的人就要臉色發青跳過來阻止。


谷口監督還說,以前,新人聲優在錄音現場遇到困難,資深聲優會給出建議。但是最近幾年,有的事務所的經紀人就會跳出來說:“不要說這種話,我們可是偶像事務所。”他們擔心,新人聲優被前輩指導了,會情緒低落,接下來的廣播啦活動啦就熱鬧不起來。


這些聲優,完全不學習演技,過了 30 歲就派不上用場,會被拋棄,讓谷口覺得實在可憐。當然,不是所有事務所都是這樣,但就是有一部分事務所完全不打算培養聲優,只想趁著她們年輕利用完就丟掉。

對這一說法,也有多位從業者表示了否定。


作畫、演出工藤昌史說,他自己打過交道的聲優,反而都是帶著“不能止步於‘偶像聲優’”的心態來到現場,真摯地接受音監和前輩的接受;經紀人也都認真地在履行經營管理的工作。為了以防萬一,還是需要指出來:採訪裡說的那種現場,不是全貌。


不過,出於對谷口監督的尊敬,工藤認為,谷口監督應該是實際感受到了採訪中的那種危機感,才會這麼說。或許也是有過種種內情吧。

(https://twitter.com/KudoM/status/1004693293370753024)


音響監督巖浪美和也希望大家把谷口監督所說的現象,理解做極少見的稀有情況。


巖浪說,這個業界非常狹小,如果有誰或者哪家公司沒有一起做好片子的意識,就會留下惡名,混不了多久。所以大家不必擔心。


巖浪同樣無意批評谷口監督。他說,不管是什麼領域,只要分母大了,總是會有沒常識的人出現,引發罕見的意外情況。他認為,能夠知道有這種情況發生,是非常貴重的意見,可以幫助今後避免此類現象再度發生,讓業界發揮自淨作用。

(https://twitter.com/namisuke1073)


聲優事務所 D-COLOR 社長平岡照己就沒有那麼好的脾氣了。他讀過採訪,怒上心頭,在巖浪的推文下評論,表示谷口訪談“把一部分特例拿出來,說得好像業界現狀就是那樣的世界一樣,這種發言令我啞口無言”。

之後,平岡強壓怒火,又單獨發推,稱:他不知道谷口監督是出於什麼用意說這麼一番話,但至少這不適用於他們公司。因為聲優界競爭非常激烈,所以結果可能是會有年輕聲優在外人眼裡被用過就丟了。但正因如此,聲優和事務所才會為了不變成這樣而拼命努力。

(https://twitter.com/teruki_hiraoka)


然而,那畢竟是谷口悟朗啊。更多的人,沒有直接批評受採訪者本身,而是將矛頭指向了採訪者小山田裕哉。


動畫音樂製作人、音樂評論家富田明宏便指責小山田對動畫業界內的取材和知識完全不夠,卻在訪談中長篇大論發表自己的觀點,到了自我意識過剩的地步,讓他讀著腦海裡直冒問號。


至於採訪的內容,富田只能給出“您是這麼感覺的啊,那可真是夠遺憾的”的感想。

(https://twitter.com/tomitaakihiro/status/1004902039061594113)


撰稿人前田久在推特上和小山田以及另外幾位網友進行了人身攻擊級的交流。因為比較有辱斯文,這裡就略過不表了。


被谷口監督在訪談中引以為同樣感到危機的“同志”的動畫撰稿人、評論家藤津亮太,來了招“借刀殺人”——有匿名網友在“質問箱”服務裡向他提了這麼一個問題:


《周Play NEWS》的谷口悟朗監督訪談裡,有根據對事實的錯誤認識發言的地方,我看到推特上有人在討論這個事。藤津先生您在做採訪的時候,如果採訪對象基於對事實的錯誤認知高談闊論,您會怎麼應對?


另外,如果自己沒能發現事實錯誤,自己採訪的文章以這種形式問世的話,在被人指出來之後,藤津先生您會怎麼應對?


藤津回答說,如果是自己具備能夠判斷事實錯誤的知識、或者是調查之後就能發現事實錯誤的話,他會在提煉出說這話的人想說的事的基礎上,尋找不違反事實的說法。如果自己沒能發現,那就無計可施,只能用“受採訪人自己是這麼想的”的態度來對待。


藤津說,有些時候,自己即使不具備相關知識,也能通過直覺感到“這真的是事實嗎?”。越是負面的意見,就越需要事實真相,否則這種批評就沒有生產性。如果得不到事實佐證,他就會採取保守策略,把這裡刪掉,或者是隻把對方想說的東西提煉出來寫到訪談裡。

(https://twitter.com/fujitsuryota/status/1005356131118530562)



相關文章

朝花夕拾|送給可能這輩子都不願意“畢業”的你

起起伏伏,想做一個大熱的電視動畫系列真難

高達音樂的古與今

主人公應該如何塑造?孩子們與大人的共同成長

原來人寫歌詞的時候是會發愁的啊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