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和不是人的區別是什麼

青菀2018-06-16 18:53:36


今天去內蒙古博物館。早晨九點左右醒來,刷會微博,看一看微信,又看了兩頁書,磨磨嘰嘰起床。洗了個澡,前後花去一小時。這時已經有點累了,坐在床邊想,到底要依照計劃去博物館,還是就地躺倒?


後來穿了白色新衣服才肯出門。白衣服以前不穿,容易髒。只穿小白鞋,因為小白鞋有一種清洗劑,無論多髒都能洗乾淨。而衣服不能。那天來呼市,在商場思前想後,買了一件略誇張的白色魚尾長裙,一件今天穿的白襯衣。


買單時我一直做心理建設,諮詢師說了,順應你的內心,不就是件白衣服嗎?怕什麼。今天穿起來時,又做了一遍心理建設,不怕。衣服領子大,披頭髮不搭,頭髮綁起來好了。大額頭全露出來,又戴了一副誇張大耳環。


下樓時想起好幾天沒下樓了,自拍一張。發現真好看。鏡頭裡的我閃閃發光,這件白衣服買的好。一點沒錯。



到博物館之後,取票,過安檢。我問,哪裡請講解。順著她指引的方向走去,有三個工作人員。她們告訴我:現在是午休時間,需要等十分鐘。我說可以等。


又問我,幾個人啊。我說一個。她們說,那可以等其他人一起,這樣花錢少。我立刻說,不要不要怕吵。選了五六個人文歷史類展廳,350塊錢。現金不夠,她們說:你出去買點東西,可以和他們換錢。


我就出去了,買了一瓶綠茶,冰的。想好了,這瓶綠茶給講解員。她講兩三個小時會很累,不喝水不行。我自己出門時帶了一瓶農夫山泉。再次過安檢,進去,講解員來了。是個化淡妝的漂亮姑娘,我說你好你好。把綠茶給她。她說不要不要。我說拿著拿著。她一看不好推辭,就要拿我的農夫山泉。


疑惑這姑娘為啥要搶我的水?這時另一個工作人員說:你就拿著吧。姑娘才拿了綠茶。過了一會反應過來,她來搶我的水,是因為水比綠茶便宜,如果非要拿客人的東西,挑個便宜的。


她說:我有點沒睡醒。我說:那你喝點東西,緩一緩。她說:你好客氣啊。


我是好客氣,出門後尤其客氣。內心想的是,出門在外,可不是鬧著玩的,更要乖,不然被打了怎麼辦?青天白日,想必不會有人平白行凶,可我真是這麼想。



50萬年前就有人了,證據是他們學會製作工具。那工具不仔細看,根本認不出是工具。都是石頭做的,很寫意,像中國風山水畫裡的山和水,寥寥幾筆,靠腦補。


但是走到另一個展櫃,不過十幾步路,一切不一樣了。工具就是工具的樣子,還有手柄,有鋒利的一面,可以想象那時候的人怎麼用它工作,狩獵,分割食物。而這時,人類已經來到了五萬年前。


那漫長的幾十萬年,人到底是怎麼生活的?缺衣少食,文化娛樂,像動物一樣生存。想想就覺得苦寒,看見了一副漫漫黃沙里人們默默受苦的景象。


在第三個展櫃,我看到了玉,雖然粗糙,但絕對是玉。講解姑娘說,這些玉並非裝飾品,而是先民們用來祭祀。


我看的很仔細,有理解不了的地方就請教講解員,喜歡死了這種做學生的感覺,因為顯得很好學,又不用考試。凡是不以考試為目的的學知識,都是上天堂。



看到一個主人不可考的漂亮棺材。色澤鮮豔,以硃紅為主。上下分好幾層,雕刻有非常繁瑣細緻的花紋。從上層到下層之間,還有一座橋,預示主人可以自由穿梭。


此墓陪葬非常豐厚,僅就這精美棺木就是獨一份。比另一個出土的公主駙馬合葬墓規格還要高。但奇怪的一點是,它沒有任何文字。說奇怪是因為同時期的王公貴族墓裡,都會有兩種語言的碑文,寫清楚主人是誰,生平事蹟。


但它沒有,又那麼華麗,那麼神祕。墓主人是位女性,35歲左右。你想想,這個年紀的女性,陪葬那麼豐厚。要麼是她爹的手筆,要麼是老公或類似身份的人。


不管了。我推測是愛慕她的人,他們因為什麼緣故,生不能在一起,她沒有名份。但他有權勢,能在她死後厚葬她。


講解姑娘聽了之後說:也許吧,目前對於墓的主人身份問題,專家也沒有定論,有兩種猜測,一是貴族女子,但是與當時一般貴族行事風格不同。二是薩滿,他們生也神祕,死也神祕,也有身份地位和錢。


薩滿不浪漫。被人愛了一輩子至死也要厚葬的女子,才符合我的想象。



與他的香爐。


在展廳看到一個被玻璃櫃單獨圍起來的鈞窯香爐,很大,鈞窯不過尺的啊,這個怎麼這麼大?講解說,所以它珍貴啊,你仔細看看上面的字。


我仔細看,念出來了,辛酉年九月十幾號來著,小宋自造。


太可愛了,這個小宋。所有師傅都只管埋頭吭哧吭哧燒香爐,只有他,不但打破鈞窯不過尺的行規,還頗為得意,給這作品蓋上了自己的印章。別的鈞窯瓷器都叫鈞窯,他的叫“小宋自造”。


他姓宋嗎?還是就叫小宋?不可考了。但“小宋自造”這四個字,和他做出來的香爐,會一直被人們講來講去。


工匠精神與知識產權的完美結合。



我戴了個手鍊,小圓球們連在一起,球體表面是噴砂工藝。今天在博物館看到同款了。


幾千年前,全手工製造,女人戴的步搖,手鐲,耳環,就有這種噴砂工藝。看到兩支步搖,主體是鹿,鹿角誇張的散開,每個角上都有葉子,花紋,有的用金子做,有的金子上面還鑲嵌綠松石或紅寶石。


幾乎想大聲讚美。太神奇了!我們人類有時候喜歡厚古薄今,有時候又總覺得當代工藝肯定比古時候好一些。根本不是。至少幾千年前的首飾,把我看醉了。


還有一個金子做的皇冠,整體造型很像雅典奧運會時,冠軍們戴的橄欖枝。但它是用純黃金打造,每一朵花,每一片葉子,都鑲有寶石。它和小宋自造一樣,獨享一個展櫃。



每到一座城市,如果有蘇軾的足跡,果斷尋上門去,還一定要請講解,他們未必比我知道的全,但肯定有我不知道的地方。去博物館也是,一定要請講解,至少第一遍得請,完了慢慢看,細細品,這樣才能稍微領略它們的好。


六七個展館看下來,從50萬年前,到如今。好像活了很多人的人生,又看到不同階段人們生活的遺蹟。那些與你無關,卻又大家都是人類。


出展館後,從空曠的地方要走到人群裡去。突然,我聽到有男生吹口哨。愣了一下,周圍沒有旁人,難道是對我?仔細確認過,是的,沒有別人,是對我。沒有停下腳步,也沒有看回去,心裡挺高興的走開了。


幾年前上班時,有一天遇見同事丹萍,她很欣賞的看我當天的裝扮,同時發出“喔,酷”的表揚。當時心裡美滋滋。像是打破了一個禁忌,知道女性之間也可以這樣誇,同理推一下,有時候也可以這樣誇異性。


我年輕時沒被人吹過口哨,這不能不稱之為遺憾。雖然今天才來,不算晚,聊勝於無。不是自戀,也沒有色情成分,僅享受那一秒的哨聲。



青菀

專業追劇 | 看電影 | 讀小說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