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慌了!5天市值蒸發近1500億,工業富聯跌掉了一箇中國聯通

溫州財經2018-06-22 17:33:53


下面這張時下最流行的圖很好地表述了(601138,SH)此刻的狀況:


我,工業富聯有點慌了!



原來,頂著獨角獸光環上市的工業富聯在短短9個交易日裡走出了一條“拋物線”:


6月8日,工業富聯正式登陸上交所,並在收盤時成為A股市場市值最大的科技股。


6月11日至12日,又收穫了兩個


6月13日,工業富聯漲停板被打開,當日上漲7.21%,換手率56%,成交額高達158億元,而當日滬市成交額才1559億元。


此後工業富聯股價不斷下跌,近5個交易日市值蒸發1488億元,相當於一箇中國聯通的市值(以21日收盤價計算,總市值1504億元)跌沒了。



如今,工業富聯“滬深第一科技股”的寶座也岌岌可危,以21日收盤價18.17元/股計算,其總市值領先第二名海康威視(002415,SZ)只有166億元,後者當日收盤總市值3413億元。更尷尬的是,工業富聯距離跌破發行價13.77元/股還差兩個左右的跌停。


遭機構大筆拋售


數據顯示,2018年以來,在上市且已開板的新股中,上市後平均連續一字漲停板數量為7.5個。


如果工業富聯上市後達到這一平均水平,以7個漲停板計算,其市值將達到6916.99億元,超過中國人壽。如果富士康在上市後能有11個一字漲停板,其市值將突破萬億元,超過當前的貴州茅臺。


但這些“如果”都沒有實現,工業富聯僅在三個漲停板之後便打開,最高股價僅為26.36元。


上市以來,工業富聯一直被機構大舉拋售。


6月8日上市首日就有機構賣出工業富聯。東方財富數據顯示,最大賣單來自機構專用席位,合計賣出207.82萬元。


▲6月8日龍虎榜數據


6月13日開板當天,工業富聯的換手率高達56%,賣出前五席均為機構專用席位,其中最大單金額1.8億元,合計賣出金額高達6.86億元。


▲6月13日龍虎榜數據


據中國企業家雜誌,工業富聯被富士康創始人郭臺銘寄予厚望。他希望藉著向轉型摘掉代工的帽子,“希望各位不要說我們是工廠,”郭臺銘在不同的場合經常說,“我們不是工廠,而是智能製造基地。”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但轉型工業互聯網,富士康依然面臨著諸多挑戰。


工業富聯招股說明書顯示,2015年至2017年,該公司的研發費用佔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75%、2.01%和2.24%。儘管呈連年上升趨勢,但比例依然不高。


此外,過去三年,工業富聯在精密工具和工業機器人上的收入比重仍然太小,銷售收入分別為9.34億元、6.51億元和9.66億元,佔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均在0.35%下方。


並且其工業機器人產能、產量與銷量已經連續三年下降。工業富聯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工業機器人產量從6600個下滑至3500個,銷量從6100個下滑至3500個。


A股獨角獸公司近期表現不佳


近期低迷的A股市場,獨角獸成為市場矚目的焦點。


5月8日上市的藥明康德(603259,SH),在上市後一度連續走出16個漲停,但開板以後,已遭遇多次大跌:


5月30日,藥明康德開板當日跌超7%;6月4日,藥明康德大跌9.01%,直逼跌停;6月11日和14日,藥明康德的跌幅分別達8.73%、7.15%;21日,在醫藥板塊整體走勢並不差的情況下,藥明康德跌幅卻達9.51%。


與此同時,21日獨角獸概念板塊也遭受重挫,69只概念股僅有6只上漲、3只無漲跌,其餘60只全部下跌,獨角獸概念指數下跌3.56%。



值得一提的是,更老的獨角獸比如華大基因、巨人網絡等相較歷史最高市值縮水分別達54%和70%。


至此,今年上市的獨角獸三巨頭(藥明康德、工業富聯、寧德時代)只剩下寧德時代走勢依然強勁。


6月11日,寧德時代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當日開盤價30.17元。上市以來,寧德時代的股價表現氣勢如虹,即使近期A股市場整體疲弱,甚至是在大市遭遇重挫時,該股依然每天都能走出一字板漲停。6月21日,寧德時代以70.54元收盤,走出上市以來的連續第八個漲停板,公司市值也達到1532億元,穩坐“創業板一哥”寶座,比市值第二的溫氏股份高出約400億。


獨角獸企業表現還需業績說話


據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財經評論員、財經專欄作家郭施亮表示,獨角獸三巨頭之所以有這樣差異化的表現,原因有二。


其一,企業定位。藥明康德被稱為“醫藥界的華為”,是醫藥領域的獨角獸;寧德時代在動力電池領域佔據領先地位;工業富聯雖然定位為“工業互聯網”企業,但市場對其定位還存在一定分歧。


“人們對工業富聯的認識往往侷限在‘代工廠’的定位上,而非公司想要打造的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這一定位上。”郭施亮說。


儘管工業富聯在招股書中稱,募集資金主要聚焦於工業互聯網平臺構建、雲計算及高效能運算平臺、高效運算數據中心、通信網絡及雲服務設備、5G及物聯網互聯互通解決方案、智能製造新技術研發應用、智能製造產業升級、智能製造產能擴建八個部分進行投資。


其二,上市安排。藥明康德和寧德時代上市前,都將募資規模縮減過半。與縮減規模相比,工業富聯採取了鎖股發行方式。


工業富聯戰略投資者獲配的股票中,50%的股份鎖定期為12個月,50%的股份鎖定期為18個月,部分投資者可自願延長其全部股份鎖定期至不低於36個月。


“鎖股並沒有完全消除工業富聯股票解禁後被減持的風險。”郭施亮認為,主動壓縮募資規模給二級市場炒股創造了一定空間。



除此之外,也有分析認為,工業富聯上市流通股是11.2億股,藥明康德是1.04億股,寧德時代是2.17億股,這也導致工業富聯很難像後兩者一樣股價被拉高。


華盛資本證券研報則指出,新經濟題材對於券商、香港市場、上市公司、媒體以及上市前投資人來說,都有足夠的動力出手,估值被炒高是必然的。這些新經濟公司的成長性並不差,但泡沫過多,估值虛高勢必出現問題。一方面,估值有水分需要釋放;另一方面,往後的業績增長情況還需觀察。


而從更大的範圍來說,獨角獸企業上市後市值反而縮水的案例並不罕見。人民日報此前刊文舉例稱,如今市值僅剩1/10的樂視網不僅官司纏身,更引發了全社會對“PPT(幻燈片)創業”的反思。從更長遠的角度看,獨角獸企業在A股市場的表現還要靠業績說話。倘若兩三年後,上市公司的實際盈利能力不足,當初湧進來的投資者也會用腳投票。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編輯:周曉玲

校對:周功俊

審核:鄒麗丹

溫州財經微信廣告投放聯繫電話:0577-88824606


1、錢多得不知怎麼用?北京大學一學院被查出違規持有1.4億理財產品

2、7天讓孩子全英文演繹百老匯的經典劇,這位媽媽道出了祕密……

3、突然!多個世界盃競猜平臺停售!多部門禁網售彩票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