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被兒子罵死!”大批老人積蓄被掏空,涉及數億元

溫州財經2018-06-22 17:34:31


浙江杭州56歲的生活全亂套了,她在一個叫愛福家的養老服務機構購買了50多萬元的養老產品,上個月中旬傳來消息,公司董事長涉嫌跑路,陳阿姨的錢泡湯了。


這家機構,在杭州有16家門店,據估計,僅陳阿姨所在的門店,就有會員三四百人,多以老年人為主,他們最多的投入了上百萬元,像陳阿姨這樣投入五六十萬元的,大有人在。


來自杭州警方的消息,截至6月中旬,西湖公安分局共接愛福家報案人員2500多人,涉及金額數億元。


免費住養老院

還能拿利息


陳阿姨是愛福家紫荊花路聯合大廈門店的會員,這個門店是愛福家在杭州的多個分部之一。


日前,記者來到聯合大廈門店時,店內已經沒有工作人員,雜物滿地,一片狼藉,門口還貼著宣傳海報。


辦公室很大,辦公區還擺著10多臺電腦,後面像是活動區,有麻將機、乒乓球檯。


陳阿姨是在2014年通過廣告宣傳接觸到愛福家項目的。


“一開始,並沒有買產品,它這裡提供了場所,老年人可以打牌、聊天、喝茶,我們就來這裡聚會解悶。”漸漸來得多了,在業務員的推銷下,陳阿姨開始投錢,“我們看中它是養老產品,覺得以後年紀大了,用得上。”


根據店內的宣傳海報,愛福家是一個叫的下屬品牌之一。華晚集團聲稱是領先的老齡產業整合運營平臺。公司成立於2013年,總部在南京,全國近200家客服中心,會員總數近百萬。


集團下屬品牌中,滿城芳是領先的養生服務社區,定位是養生養老綜合體,全國有四個基地,分別在南京、青島、杭州、海口。


“給我們許諾的是,投入40萬,以後它集團下的這四個基地就可以免費住。”70多歲的江大伯從去年開始,陸續投入近50萬元。


記者從幾位會員處瞭解到,這個“免費住”的標準,每個人從業務員處得到的說法是不一樣的,有些是60萬,有些是30萬,這筆錢在合同中被稱為保障金。


除此之外,錢投入之後,每個月還可以拿到一定比例的回報。回報率根據保障金的額度大小,最高的每年13.5%,最低的每年9%。


“還說這些保障金,以後老人去世了,能讓子女繼承。“江大伯說。


“我們還去他們南京那個養老基地考察過,確實不錯,實實在在有房子,有院子。“實地看過後,陳阿姨吃了定心丸,”還有杭州那個,就在餘杭,我也去過很多次,真是個養老的地方。“


因為接觸比較早,陳阿姨算是愛福家的老會員,她說,出事之前,自己每個月都能拿到合同中許諾的回報,從未出過問題。


因為是分批買入產品,每購買一次都要籤一份合同,到現在為止,陳阿姨手上已經有十多份合同,不過,這些合同最初是藝術品交易合同,去年開始,變更為居家服務合同。


董事長的

最後一次會議


小張是愛福家紫荊花路的員工,2014年左右入職,她自稱投入18萬元購買了公司的產品,出事後錢都打了水漂。


據小張說,愛福家在杭州有16家門店,每個分部都是獨立法人,陳阿姨合同上的杭州翰澤健康諮詢有限公司,就是紫荊花路店的法人。


她估計自己所在的門店有會員四五百人,基本都是老年人,像陳阿姨這樣50多歲的算是年輕的,“在杭州,我們會員算少的。”


小張說,以往,南京總部每個月都會提前把款項打過來,用來支付給客戶,“5月份的時候,說因為收購了上市公司,錢下來沒那麼快,到七八號的時候,說會打來兩個億,到了10日又通知,董事長要開語音會議,解釋款子問題。”小張說,這個也很奇怪,以往都是開視頻會議的,“第二天的會議開到晚上11點多,聽完我整個人都癱了。”


“強制客戶和員工都簽署股權協議,就是要求把所有到期款都兌換成股權,我們問兩個億什麼時候來,說不會有了,以後也不要想了。“小張說,他們都不能接受這個說法,四處向集團求證無果後,到附近派出所備案,並通知各自的客戶。


小張當時還不知道,這是董事長曹斌銘最後一次給他們開會,自此之後,曹斌銘失聯。


5月12日,南京金基廣場物業貼出一則告示:


江蘇愛晚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租賃金基廣場的部分辦公場所,於2018年5月8日停止辦公,該公司管理層領導目前無法聯繫。


近日不少當事人聚焦在廣場,我們已上報有關部門。告示中提到,要求當事人到投資繳款所在地報案。


告示中的愛晚公司就是愛福家在南京的總部。


小張覺得事發太突然,但在記者對受害老年人的走訪中瞭解到,也並不是毫無跡象。很多老人大手筆購入愛福家項目是從今年開始的。


“原來它的合同期限都是一年,今年說可以三個月,短期就能拿出來,我想想很快就能把錢拿回來了,就放進去了30萬元。”陳阿姨說。


不少人就因為這個突然出現的短期項目,加上之前積攢下來的對愛福家的信任,就大筆買入,最終被套牢。


餘杭滿城芳

養老項目已停業


滿城芳餘杭項目位於臨平世紀公園附近,這是一幢獨棟大樓,大樓頂上掛著滿城芳幾個紅色大字。


根據滿城芳官網介紹,滿城芳星海大廈(杭州基地)佔地面積8473平方米,共21層,四至七層為老人康復醫院,八層以上為老人公寓。


陳阿姨等人就是被帶到這裡來參觀,裡面是公寓式裝修,他們被告知這幢大樓是華晚集團買下做養老的。


日前,記者趕到這裡時,還未進門就被一位中年男子攔住。


“這裡是不是養老公寓?”記者問。


男子說,已經沒有了,這幢大樓是屬於杭州超越公司的,2014年買下來,然後租給愛福家,“也不是全部租,只是3樓,以及8到19樓,根據他們的裝修方案裝修,合同本來到今年6月份到期。”


男子表示,他們是房東,超越是杭州本土公司,和江蘇華晚沒有任何關係,“如果是他們的,法院公安會來查封的。”


記者提出能不能上去看一下,被對方拒絕,“我們也被他們牽連了,警方要求我們配合調查。”


隨後,記者在天眼查上查詢到,江蘇愛晚投資有限公司是杭州超越實業有限公司的參股公司。而此前也有媒體爆出,愛福家全資子公司以及控股的公司超過了百家,結構複雜。


記者查到,2013年和2017年,杭州的兩家愛福家機構曾兩次被曝光,原因是賣理財產品卻無金融許可資質,還被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查處過。


5月28日,浙江省消保委發佈了和愛福家事件相關的消費警示,警示提到今年3月份,有消費者投訴,一年前,與杭州某公司(客服中心)簽訂了一份藝術品交易合同,如今合同到期,要求退還貨款,遭拒絕。省消保委調查發現,該涉案項目是上述公司在杭州專門針對老年消費群體運作的藝術品投資理財項目。項目運行涉及多方主體,關係錯綜複雜。該杭州公司未按註冊地址營業,法人代表註冊信息為假,無法正常聯繫。


據瞭解,愛福家公司總部所在地江蘇南京的公安機關也已對此事立案偵查。杭州西湖公安分局也表示,針對此事已全面開展接警登記及相關核查工作,投資人可以到戶籍所在地或實際居住地經偵大隊或派出所報案登記。


老人觀察三四年才出手還是被騙

5元辦個會員卡,就能來門店吃喝玩樂

投40萬就能免費養老

本金還能拿回來不少老人是被愛福家今年的短期產品套牢

被騙後大多瞞著子女,不敢說,怕被罵



“我觀望了三四年,做夢也沒想到還是掉進坑裡了。”68歲的至今無法接受這個現實,他覺得自己足夠謹小慎微,投入前蒐集了很多信息進行判斷,但最終他還是沒躲過陷阱,49萬,他和老伴的全部家當,說沒就沒了。


出事後,陳大伯至今沒跟兒子說過,老兩口默默承擔著這個噩耗,記者採訪到的涉事老人,幾乎都選擇瞞著子女,理由也都差不多:“不敢說,會被罵死的。”


多則四五十萬,甚至上百萬,少則三四萬,這些老人,幾乎傾其所有,把養老錢都投進這個項目。


觀察了三四年

出手還是被騙


陳大伯是愛福家紫荊花路分部的會員,他是從去年開始購買愛福家的產品,“一開始投入1萬,後來慢慢追加了10多萬,今年又投了30多萬,一共是49萬。”


早在2013年左右,陳大伯就知道“愛福家”,當時身邊有熟人購買了這個機構的產品,向他推薦,但被陳大伯拒絕,“我不相信啊,我什麼理財產品都沒買過,弄不懂,也不信。”


但這幾年,陳大伯和老伴經常會去愛福家參加聚會。這裡可以打牌、打乒乓球、喝茶聊天,有時還會組織大家短途旅遊。


“5元辦個會員卡就能來。我們就一個孩子,已經成家了,平時家裡就我們倆,也沒什麼事,社區活動室很多都是更年輕的人,搓個麻將都嫌我們手腳慢,玩不到一起,來這裡的是年紀差不多的,一起聚聚還挺熱鬧的。”


三四年下來,陳大伯一直秉承著“不懂理財,也不亂買”的原則,始終沒出手,一直到去年。陳大伯因為生病做了兩次大手術,兩次手術期間,兒子總共也就在醫院待了幾個小時,都是來簽字。“他經常出差,忙得不行,根本抽不出時間來陪我們。”那次之後,陳大伯有很強烈的感覺,“以後養老,肯定指望不上孩子,要自己想辦法。”


而愛福家聲稱是一家養老平臺,成為會員,可以優先享受旗下的養老產品,免費住養老院。


“可以長期住,也可以候鳥一樣飛來飛去,還有醫療服務,有人做飯,本金到期了,想取就取出來。”業務員向陳大伯推薦的是,買的越多享受的服務就越多。


陳大伯說自己也沒有盲目相信,去網上查了很多資料,“我看到很多新聞上都有關於它的報道,還有知名演員來代言。”


陳大伯說:“關鍵是,我都觀察它三四年了,一直都很正常啊。所以去年先投了一萬進去,看看沒事,後來膽子就越來越大了。”


今年3月份,愛福家推出三個月短期的產品,陳大伯想想很快就能把錢拿回來,一下子就又投了30萬進去,“做夢也沒想到會出事。”


投入40萬

就能免費住養老院


老人手裡的合同


和陳大伯一樣,覺得自己不是頭腦發熱的還有70多歲的蔣大伯


“我南京去了兩趟,看它那個養老院,庭院式的,有池塘,養的有雞鴨,相當好,養老養生結合的,杭州那個我也去看過,像五星級賓館,比一般的養老院好太多,看了後就動心了。”


蔣大伯還認真研究過愛福家的董事長曹斌銘。


“他是個大孝子的形象,時時刻刻提起他的父親,我們這代人最重這個了,對了,他說父親還是個老兵,我也是老兵,一下子就拉近了距離。”蔣大伯拿出手機,裡面有他今年和曹的合影,見過本人後,他更加相信這個公司,“我有三個小孩,都忙著工作,來照顧我不方便,我想著這個養老項目是個好事情。”


就這樣,蔣大伯去年先投了一萬,之後又陸續追加,一直到事發前,共投入了48萬元。愛福家的工作人員給他的說法是,投入40萬,集團下的養老院就可以免費住,本金以後還能讓子女繼承。


看起來,身材高大的蔣大伯是所有人中,情緒最為平靜的,說話很慢,偶爾停下愣下神,眼睛盯著前方,又不知道在看什麼。


“我就是一心養老,年紀大的人,最怕孤單,它的宣傳真是抓住了我們老年人的心理,如果它這個不是養老的項目,我是肯定不參加的。”


架不住

工作人員的熱情

投了錢


除了“養老“這個概念觸到了老年人的痛點外,和經常見諸報端的、向老年人兜售保健品的產品套路一樣,愛福家門店的工作人員對老人們極其熱情


“每次來,都很客氣,泡上一杯茶,阿姨長阿姨短的。“陳大伯的老伴形容,真是比自己的孩子都熱情,”我們老頭子生病出院後,他們還帶了水果到家裡來看望,說實話,是挺感動的。“


60歲的劉阿姨是從外地來給女兒帶孩子的,去年投了四萬多元進來。


“外孫上學去,我一個人在家像啞巴一樣,在這裡,可以和其他人一起聊天,它這裡場地大,有時候還組織大家包餃子,包餛飩,我說我沒錢買產品,他們說沒關係的,來玩就行。後來,實在不好意思,去年就投了。“


根據愛福家的宣傳,依照投入金額多少,利息低的有近百分之十,高的則百分之十五,對於這個回報率,老人們都不覺得很高。


出事後被兒子罵作

老糊塗


愛福家曝出老闆跑路的消息後,陳大伯等人都懵了。


“他就是太相信愛福家了,我不讓他投那麼多,他還罵我腦子不清楚,現在可怎麼辦。”陳大伯的老伴說著說著開始掉眼淚,“這些錢都是孩子以及親戚朋友湊給我們,給他看病的,這下可怎麼說?”


出事後,陳大伯沒敢告訴兒子兒媳,老兩口整宿整宿睡不著覺,默默消化這個噩耗,“不敢說啊,我兒子以為我在這裡就買了一兩萬,還提醒過我說,小心點,別把棺材本都賠進去了。讓他們知道,家裡要亂套了。”


“我也不敢給我女兒說,她知道了,非吃了我不可。“56歲的陳阿姨是投錢最早的,2014年開始到今年,陸續投入了50多萬,其中30多萬是女兒的錢,放在她這裡代為保管。


出事後,她一直瞞著女兒,直到上個星期,女兒要用錢,陳阿姨拿不出來了,才不得不說出來。


“她知道後就不理我了,我那天在她家等她到10點多,她也不願意回來見我。“阿姨開始掉眼淚,她掏出手機,打開微信,裡面是她一段段帶著哭腔的語音。


而出了事情後,第一時間告訴兒子的蔣大伯則被兒子罵了,“說我們兩個老糊塗,敗家子。”


賣的是養老產品,這是老人們不惜傾自己所有購買愛福家產品的原因之一,就像蔣大伯所說,這個打擊中了老人們的痛點,因為參與其中的老年人幾乎都遭遇了養老之痛:子女太忙,無暇顧及


除此之外,保本、回報率不高也不低,這些都讓老人們吃了定心丸。


另一方面,以前,我們聽到老人被騙的新聞,總認為他們是因為太無知,太盲目,沒有預估風險的意識,但這次採訪發現,被牽涉其中的老年人並非是盲目相信,在鉅額投入前也儘自己所能做“功課”:比如觀望三四年才出手,比如先小投入一點,比如蒐集這個公司和老總曹斌銘的信息,比如瞭解國家的產業政策……他們覺得已經慎之又慎,只是現實的複雜性遠超出他們的想象,所以最終還沒躲過陷阱。


不過,和這些慘重的損失比,更讓人唏噓的是,出事後,大多數老人選擇不告訴子女,而是獨自默默承受,因為害怕被指責,害怕家庭失諧,害怕不被原諒,這種心理擔憂和損失鉅額財產的心理傷痛一樣沉重。


作為子女

我們要常回家看看

別出事了只懂得責罵

關愛父母

從陪伴開始


擴散告訴家裡老人

理財有風險

涉及金錢

一家人務必多溝通

別掉坑裡了

來源:錢江晚報

編輯:周曉玲

校對:周功俊

審核:鄒麗丹

溫州財經微信廣告投放聯繫電話:0577-88824606


1、錢多得不知怎麼用?北京大學一學院被查出違規持有1.4億理財產品

2、7天讓孩子全英文演繹百老匯的經典劇,這位媽媽道出了祕密……

3、突然!多個世界盃競猜平臺停售!多部門禁網售彩票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