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消失,重病兒子替母徵婚:找一個可以保護媽媽的爸爸

乙圖2018-07-01 02:54:39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哈爾濱市第一醫院血液腫瘤研究所,生病8年的齊皓軒在激素的作用下,顯得比同齡孩子要大很多。他靜靜的躺在床上,不停擦拭往下流的鼻血,外婆在旁邊心疼的不知如何是好。這是一個苦難的家庭,孩子的爸爸已經消失了一年,走的時候僅扔下一句:“我要是有錢,不會不管孩子。”


11歲的皓軒已經懂事,他慢慢地知道了爸爸不會再回來,他不忍心日夜操勞,於是偷偷地幫媽媽在婚戀網站註冊,希望可以找到一個新的爸爸,在他看來,有了新爸爸,媽媽就不會這麼辛苦。


皓軒的媽媽今年32歲,與丈夫齊海濤在網上相識。2007年4月26日生下了兒子齊皓軒,一年後兩人領證結婚。2009年夫妻兩個搬到哈爾濱呼蘭區江北學院路。首付8萬,貸款了15萬,盤下了一個旅店,準備開始好好做生意,開啟新的生活,結果沒到一年時間,身體就出了狀況。


2010年7月26日,小皓軒的外婆李桂華看到皓軒腳上有紅點,隨即帶著他到哈爾濱兒童醫院做檢查,沒想到最後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這種病最好的治療方法就是移植,可是移植費用高昂,最後只得依靠藥物,輸血和血小板先維持生命。


孩子的爺爺奶奶條件也不好,聽說要借錢便聯繫不上他們了。小皓軒生病沒多久,就花完了所有存款,不得不向親戚朋友借錢。維持了4年,小皓軒身體越來越差,身邊必須有人時時照顧,並且只要孩子一發燒,一個月的醫療費就得5-7萬,不得已,李娜將旅館變賣。


但孩子的病一直在持續,醫療費就像一個無底洞。2017年的6月,齊海濤扛不住巨大的經濟壓力,悄悄離開了李娜母子,走的時候留下一句:“我要是有錢,不會不管孩子。”從此了杳無音訊。


丈夫消失後,李娜揹著皓軒偷偷痛哭了一場,這一切被兒子看在眼裡。小皓軒說:“那時候我聽到媽媽在廁所裡哭了很久,我知道爸爸走了不會再回來了是因為我一直生病,我也不想生病的。”至此以後母子兩像是達成了約定,再也沒有提過齊海濤。


李娜和小皓軒的外婆李桂華扛起了給皓軒治病的重擔,李娜依靠在醫院附近的一家飯店做服務員,一個月有2800元的工資。下班去醫院照顧孩子,外婆負責平時照顧孩子。為了救兒子,李娜每個月都要去血液中心獻血200-400cc,這樣第二個月能得到3200元補貼。到現在為止,孩子媽媽的獻血證已經有了12本。


就算這樣,每個月皓軒四次的輸血和血小板還需要吃藥維持,每個月開銷在1-2萬元,如果發燒了,那就是4-6萬的費用,只能問親戚朋友借。小皓軒從3歲起基本都是在醫院度過,但是他十分聰明,也很樂觀。他因為激素的原因導致浮腫變的難看,自己卻樂觀的開玩笑說自己是麵包超人,逗大家樂。


小皓軒看到媽媽日夜奔波,睡覺都只是趴在他床前睡一下,十分心疼。小皓軒悄悄拿著媽媽的手機在婚戀網站上註冊,要找一個“超人爸爸”照顧她。沒過多久就被李娜發現,當皓軒告訴李娜,自己一直生病不能好,看到別人家都有爸爸,自己想找個超人爸爸照顧她,讓她不要這麼辛苦時。李娜抱著兒子失聲痛哭。


最近皓軒又因為發燒,扁桃體發炎住進了醫院,醫生下達了最後通知要是再不移植,再靠輸血吃藥是無法再維持生命了。這急壞了媽媽和外婆,一下子要好幾十萬的費用,面對早已經負債累累的家,李娜不知道如果是好。


外婆說:“我真的很心疼我的女兒,8年了,起早貪黑,沒有睡過一個整覺,為了醫藥費除了打工就是東奔西走的借錢,自己身體也搞垮了。可外孫又是這麼懂事活潑,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們每天都是在淚水中度過,真希望一切都快點好起來。”(王國峰 江雨)如果要幫小皓軒,請點擊鏈接: 【貧血垂死的麵包超人】或者進入微信—錢包—騰訊公益—搜索 貧血垂死的麵包超人或者掃下面二維碼完成捐贈


請掃上圖二維碼完成捐贈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