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世界盃雖無紅燈區,但暗流湧動,女孩一天服務20個客人

乙圖2018-07-01 02:54:42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在美國有一句俗語,天堂是:美國的工資、俄羅斯的妻子、英國的房子、中國的飲食。”就是一個碩大的蛋糕,除了旅遊,除了賓館和餐飲業,對一個號稱美女如雲的國度來說,很多球迷除了看球外還有尋歡,這對遮遮掩掩的俄羅斯性服務行業來說,數百萬球迷的湧入,自然不會錯過機會。圖為巴西世界盃期間的聖保羅的


2014年巴西為了迎接世界盃,政府部門關閉了一些性工作場所,並對一些妓女進行了培訓。俄羅斯世界盃和上一屆巴西世界盃不一樣,據德國媒體《圖片報》報道,本屆世界盃之前,俄羅斯官方曾發表聲明,在世界盃期間將關閉大量的妓院,據稱,做出這一決定是出於安全原因和國家形象方面的考慮。圖為巴西世界盃期間,里約站街的女孩。


報道稱俄羅斯發言人在面對媒體採訪時說:“由於接到了警方的警告,許多妓院會在世界盃期間關閉。”但事實上那些和警方有私交而且合法的妓院可以正常營業。圖為莫斯科夜晚夜店外的男女。


不過這似乎並不能阻止俄羅斯性服務業對世界盃的渴望。世界盃期間,攝影師先後深入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兩座最大的城市,雖然不像巴西那樣,在街頭就可以看到站街女的蹤影。圖為巴西世界盃期間的里約站街女。


但你在賓館以及互聯網,隨時可以看到所謂“”“應召女郎”等場所的廣告和招貼。而在夜總會和酒吧,雖然不再像以往那樣公開,但深入其中,還是可以發現很多祕密。圖為莫斯科酒店裡的“男人俱樂部”廣告。


據在當地生活了近20年的華人介紹,早在上世紀30年代的蘇聯不允許婦女墮胎,違者將被流放到西伯利亞。蘇聯解體後,從西方“拿來”一切的俄羅斯“引進”了西方社會的“性解放”。莫斯科的大街小巷,“紅燈區”很常見,也造成了各種性病和艾滋病的滋生和蔓延。圖為聖彼得堡一中心的廣告。

 

俄羅斯紅燈區的規格也是三六九等,最低的屬於在街頭站街的那種,規格最高的要數模特沙龍,女孩都是身材好,相貌出眾,平均年齡在18-20歲之間,目前這樣的沙龍依然還有好幾家。圖為聖保羅情色按摩中心門店不起眼。


不過自從普京政府執政以後,狠打色情業,站街女如今基本已經消失,只剩下一些高級沙龍。由於在俄羅斯賭博合法,情色場所依然暗流湧動,夜場裡的女孩也近乎合法性地存在著。圖為莫斯科街頭的酒吧。


在莫斯科攝影師所住的酒店廣告區,就放著“男人俱樂部”的廣告冊頁,雖然不是那麼詳細,但根據介紹,裡面脫衣舞表演是常規項目之一,就像在泰國看人妖演出,只需幾百盧布就可以看上一場。圖為莫斯科市中心的911酒吧。


與莫斯科相比,聖彼得堡似乎更加開放,世界盃期間,聖彼得堡幾乎沒有黑夜。晚上11點之後,大量的球迷和當地人聚集在Liteyniy大道附近的一個酒吧區,很多濃妝豔抹的女孩穿梭其中,有的門口還會有兩個高大的保安把守。圖為聖彼得堡街頭夜店外的女孩和客人聊天。


在聖彼得堡,應召女郎很多,隨便打開一個網頁,每個女孩的檔案價格都一一標明,一小時從2000盧布到10000盧布不等。期間,攝影師在當地的一個朋友陪同下進入涅瓦大街上的一個24小時營業情色按摩場所,令人意外的是,樓下就是一個警察辦公場所。圖為聖彼得堡一情色按摩中心的女孩。


進入按摩店,攝影師發現裡面有很多掛著FAN ID的球迷圍著櫃檯,有的在付費,有的在瞭解情況,還有的在談價格。圖為聖彼得堡一情色按摩中心裡,球迷在結賬。


在這家按摩店,23歲的女孩莉娜說,她最多一天接待20個客人,非常累。客人費用一小時最低4000盧布,最高20000多盧布。圖為按摩中心的女孩莉娜在清理房間。


德國《圖片報》曾在南非世界盃期間報道,東歐和非洲各國有超過4萬名妓女到達南非,在約翰內斯堡、開普敦等城市隨時為球員和遊客提供性服務。而在巴西,合法的性工作者有100萬之眾,而世界盃時,還有很多從全球各地奔赴世界盃的外國美女。圖為巴西世界盃,巴西利亞的站街女。


俄羅斯世界盃期間,儘管政府嚴管,但大量的警力都在世界盃現場,因此,世界盃籠罩下的俄羅斯,雖然不能和南非、巴西那樣開放,但依然暗流湧動。圖為巴西世界盃,里約的站街女。江雨 發自莫斯科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