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神》出現“手寫票”:保險公司包場,影城偷票房

虎嗅網2018-07-10 09:48:00


來源: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

作者:樑嘉烈


《我不是藥神》爆火後,全國保險行業聞風而動,開始借勢營銷。據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瞭解,全國各大城市均有保險公司進行包場組織客戶觀看《我不是藥神》,當然在影片播放前自然少不了保險公司的業務營銷視頻。


借熱門影片營銷並無不妥之處,但在這場陣勢宏大的包場行動中,卻有在背後以“手寫票”的方式偷取著這部國產良心之作的票房。


今日,山東省臨沂市一家影院向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獨家爆料,《我不是藥神》在上映之後,臨沂市的很多影城都接到了保險行業大規模包場活動,但部分影城存在違法經營現象,惡意競爭,嚴重擾亂電影市場秩序,給影片帶來了極大的票房損失


據該影院經理張某爆料,7月7日,平安保險組織客戶在臨沂市中美國際影城(齊魯園店)包場觀看《我不是藥神》,影院就採用了“手寫票”的形式,並無正規打印票,不錄入影院票務系統。



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發現,在這個“手寫票”上,除了《我不是藥神》的片名和座位號,影院名稱和影院地址等信息均未提及。



中影星美國際影城收取平安保險的單張票價為10元,這不僅低於市場要求的25元的最低票價,更是違反了優惠票價不得低於掛牌價格70%的規定。更重要的是,這還是“手寫票”,根本不會計入《我不是藥神》的總票房。



在這場被爆料的場次中,8:30左右保險公司的眾多客戶就已入場,不過在保險公司將近一個小時左右的宣傳之後,影片於9:55才開始放映。據悉,該場觀影人數達到了130人左右,在電影開始後走道臺都坐滿了觀眾。



據保險公司的員工和客戶反映,不止臨沂中影星美國際影城(齊魯園店),像臨沂保利樂尚激光影城(經開區店)、臨沂華夏巨幕國際影城(沂蒙路店)、臨沂中影樂尚主題影城(北園路店)這些影城,都在以10元/張票價或者類似的低票價優惠聯繫他們拉團購和包場。


“手寫票”其實是近幾年電影市場上較為常見的一種方法。一般採取手寫票的放映場次,大多都不是在片方允許下進行的播映場次,既不會在公開的票務平臺予以顯示排放信息,也不會錄入影院票務系統。


這也就是說,這種票房瞞報行為不僅避開了上交5%的國家電影專項資金和3%的營業稅,也避開了和片方的票房分成,影院可以將全部收入攬入囊中。此外,這種通過低於市場正常價出售電影票留住客戶的行為,在影院之間也屬於性質惡劣的不正當競爭。


提供爆料的影院店長告訴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在臨沂市,其實團購和包場都特別難做,因為很多影院會低價出售包場的“手寫票”,甚至免費送出,但不錄入系統,這已經成了臨沂市放映方公開的祕密。而對於像保險公司這種組織包場的商家來說,自然是選擇低價的影院,這無疑給很多正規經營的影院造成了很大的經濟損失。


這種“手寫票”偷票房的行為,除了對部分影院造成困擾外,也嚴重損害了電影片方的利益。如果以市場要求的最低票價25元計算,一旦未錄入系統,片方一張票的損失至少在8元左右,一場130人左右的場次,片方損失已經達到了1000元。


張某稱,他們影院已經聯繫了《我不是藥神》的出品方和發行方之一北京文化,希望影片的利益相關方可以引起重視。目前,北京文化尚未回覆。


為何偷?如何偷?


偷票房行為的出現,自然離不開一個“利”字。其實,中國電影市場偷票房的主體一直較為複雜,從片方到影院都深陷在偷票房的泥潭中無法自拔。


電影片方偷票房,除了著眼於票房利益,背後考量的還有影片所帶來的資本市場的長線利益,片方偷票房手段也很是多樣。比如此前的《葉問3》與大量影院簽訂了“包場”協議,“幽靈場”“冥幣特惠價”等紛紛出現,2015年的國產票房冠軍《捉妖記》也曾被傳出現過大規模、有組織的票房造假行為。



此外,有的片方也會被競爭對手偷票房。《戰狼2》上映時,就有大量觀眾反饋雖然觀看的影片為《戰狼2》,但是原票根並非《戰狼2》,而是同時期上映的其他影片。這種“偷樑換柱”的做法此前也有發生,2014年韓寒的《後會無期》上映時也遭遇了“錯票門”,很多觀眾拿到的就是《小時代3》的電影票。


而電影院偷票房,不僅可以省去電影專項資金、營業稅以及其他三方費用,還可以繞過與片方的分成,坐享“純收入”。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整理了以下5種較為常見的影院偷票房手段:


1. 使用兩套或兩套以上售票系統或不使用相關部門規定的票務系統,隱瞞票房收入或者使用其他方式篡改票房收入。


2. 出售手寫票、自制票、過道票、甚至無票入場,影片票房收入不錄入票務管理系統。


3. 利用影院票務管理系統惡意退票,二次出售。


4. 出售套餐票,搭配影院商品如3D眼睛、零食等捆綁銷售等模糊票價。


5. 找第三方組織大量購票,偷取電商平臺給予的補貼費用。


“商家容易去包場的影片很多都會被偷票房,就像之前的《滾蛋吧!腫瘤君》,還有去年的《芳華》等這些影片都被偷過票房,操作方式也都是類似的。”影院店長劉某稱。



對於此次中影星美以“手寫票”偷《我不是藥神》票房的事件,劉某解釋也與中影星美的影院屬性有關。在我國,公司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在院線體系下直營的,比如萬達院線、幸福藍海等均屬於院線直營影院,這種影院一般會有統一管理流程,且合法合規。


另一種是在院線下加盟的,如中影星美、上海聯合等,雖有直營影院,但加盟店居多。因為與加盟影院無股權關係,院線是無權參與影院經營管理的,對影院票務數據更是無法干涉。而這種影院多為個體私人經營,因急於回本且受到的管束較小,很容易發生偷票房的行為。劉某表示,這兩種影院在全國範圍內各自佔了半壁江山。


像中影星美這種加盟性影院如果被查處,會直接影響到院線品牌,往往品牌方會不再授予影院該品牌的使用權。但是對這些影院來說後果並不嚴重,因為它們還可以通過更換院線品牌的方式繼續進行經營活動。


偷票房屢禁不止,國內懲罰力度需加強


偷票房行為屢禁不止,一直被視為是行業的毒瘤,而相關部門也多次採取措施整治。2015年初,廣電總局曾推出監管U盾,加強對影院票務系統的監管。2016年初,廣電總局推出了《關於開展電影市場秩序專項治理活動實施方案》,詳細列名了26種違規行為以及處罰措施。


2017年3月1日,廣電總局正式頒佈《電影產業促進法》,其中提出詳細懲治措施:


“電影發行企業、電影院等有製造虛假交易、虛報瞞報銷售收入等行為,擾亂電影市場秩序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電影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違法所得五十萬元以上的,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整頓;情節特別嚴重的,由原發證機關吊銷許可證。


在《電影產業促進法》頒發後不久,相關部門就迅速對326家違法經營的影院實施處罰,不過懲罰力度並不大。其中63家影院瞞報票房超過100萬,但整改也僅限於停業整頓3個月,後續視調整情況重新核發放映許可證。


電影局市場處負責人表示,在一些國家對瞞報票房的影院處罰是3年內不能放映影片,目前官方還是為國內的影院留下了整改的機會。也正是因為懲罰力量輕微,偷票房行為仍是屢禁不止



在政府部門的整改之外,很多片方也在反擊偷票房行為。2013年,中影、華誼、博納、光線、星美五家公司聯合成立了監察公司。影城經理張某稱這僅是在一定程度上保全了幾家公司出品的影片,對整個行業來說仍是杯水車薪。近幾年,雖然第三方監察機構興起,但是對很多中小成本影片來說,依然無力耗巨資聘請第三方機構為其影片保駕護航。


由此可見,從整個行業來說,因為政府部門懲罰力度不夠大,行業內部監管輻射範圍又小,國內偷票房現象其實仍未被有效管理。目前,一二線城市院線趨於飽和,三四線以下的城市院線正在崛起,併成長為支撐票房的中堅力量,而這也給市場監管加大了難度。


影城店長劉某稱:“一線城市、二線城市在監管方面會好一點,因為影城也多,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大家都會相互舉報的。但是像三四線城市,尤其是縣級、鎮級就很難有效監管。”而且,很多小城市根本沒有設立廣電局、電影局等機構,完全處於監管盲區。


2017年初,博納影業總裁於冬曾公開痛批偷票房的行為。他說:“去年中國電影票房收入早就超過500億元了,至少有20%的票房沒有統計上來,影院偷票房才是中國電影的黑洞。”


由此可見,中國電影市場偷票房亂象的嚴重。在接受採訪時,影院店長劉某表示,目前市場監管主要還是依賴於國家機構、發行方、行業內部監督三大環節發力。


但是他也表達了對監管難度的擔心。劉某稱,偷樑換柱這種偷票房行為還是很容易查到的,但“手寫票”要取證就很有難度了,票務平臺查詢不到排映信息,也並未被錄入影院系統,且很多影院使用的是不可監控型的放映機,也無法查到放映紀錄。可以說,有的以“手寫票”形式播放的影片,就跟未存在過一樣。


不過在劉某看來,如果相關部門能加強懲罰力度,是可以提高整個行業風險意識,並減少觸碰底線的影院數量的。“偷票房偷十萬,但罰款只交一萬,沒有任何意義。但如果違法違規被長期停業整頓,影院票房虧損遠大於罰款金額,絕對可以引起重視。”他說。


注:本文受訪人員均為化名。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虎Cares 


這麼大的太陽,每天上班還要生一堆悶氣

誰不需要一個「職場保命利器」

懟天懟地懟到戲精昏過去

穿上這件「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

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