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向左,李叫獸、渡鴉呂騁向右

虎嗅網2018-07-10 09:48:14


又一位“90後”創業者離開了


渡鴉創始人、百度智能生活事業群組(SLG)旗下Raven Studio工作室負責人,已經確認於今年6月份離職。百度方面稱,呂騁向公司提出離職是因為個人原因。


在發給公司高管及團隊的告別郵件裡,呂騁表示,自己在百度的工作是非常開心和幸福的,在百度的這段經歷也註定終身難忘。


渡鴉不是呂騁的第一次創業。


生於1990年的“90後”呂騁,在英國利物浦大學讀書期間,創辦過社交網絡timeet,這款軟件在英國的大學生中很受追捧。2014年4月,呂騁在國內創立渡鴉科技,推出了一款極簡音樂播放器樂流和“下一代聊天工具Flow”。

 

年輕的渡鴉還是全球最頂級的創業孵化器Y Combinator W15唯一的中國團隊,呂騁還曾被《福布斯》評選為“2015年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6歲會彈鋼琴會寫代碼的呂騁,擁有著“天才”“藝術家”“黑客”等等個性化標籤,為了創業,他還曾經“任性”地拒絕了牛津的offer。

 

渡鴉科技創始人呂騁


渡鴉自成立以來也一直受到資本的認可,除了最初獲得的來自經緯中國、真格基金的300萬美金天使投資,還在A輪融資中獲得了來自DCM、經緯中國、真格基金、Y Combinator的千萬美金。2016年,渡鴉希望擴充自己的業務,展開新一輪融資。經人介紹,呂騁和百度適時相逢了。

 

2017年2月16日,百度全資收購渡鴉科技,呂騁攜團隊加盟百度,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總經理,向百度集團總裁和首席運營官彙報。


而這個時候,是陸奇在百度走馬上任的第二個月。

 

收購渡鴉,被外界看作是陸奇加盟百度後,在人工智能領域佈局的階段性成果,被稱為陸奇在百度打響的第一槍。


2017年年底,百度世界大會的一半的時間,都給了大會的主角——呂騁和渡鴉科技。會上正式發佈的Raven H,正是由呂騁帶隊研發的一款搭載DuerOS系統的智能音箱。那時候,Raven H還被視作百度爭奪智能家居場景的入口。

 

近幾年,國內的科技巨頭紛紛推出自己的智能音箱產品,這款售價1699元的智能音箱在白熱化的競爭中,不敵眾智能音箱,銷量慘淡。看到Raven H成績的不盡如人意,百度壓縮了渡鴉試行的量產目標,從10萬臺到1萬臺,下調的是量產目標,更是百度對渡鴉逐漸失去的信心。


百度對渡鴉的多方支持在發生著轉變。據瞭解,百度對渡鴉的支持金額,也由原來承諾的3000萬元人民幣變成了一半。

 

2018年3月6日,百度宣佈正式成立“智能生活事業群組(Smart Living Group,SLG)”,由百度“度祕事業部”、百度“部”和“Raven Studio工作室”組成,陸奇兼任總經理。

 

度祕事業部繼續由景鯤負責,繼續專注於DuerOS平臺與生態的建設及運營;原百度硬件生態渠道部升級為硬件生態渠道事業部,由楊永成負責,專注於第一方硬件的量產、電商建設和渠道拓展;而Raven Studio工作室,正是由原百度智能硬件事業部(原渡鴉)改名而來,但團隊卻由最初的80人縮減至10人。

 

這一變化被業內解讀為呂騁在百度智能生活體系被邊緣化的開始。

 

與此同時,百度斥資1億多美元投資智能家庭硬件和服務公司小魚在家,並在6月11日,發佈了由自己打造的小度智能音箱,售價僅89元。

 

根據The Information的報道,百度認為,Raven H這樣的高端音箱沒有市場,雙方從而就產品定位問題產生了分歧。


據瞭解,百度高層想要的是一款價格低廉、大眾化的智能音箱產品,但呂騁本人,是忠實的喬布斯信徒,他堅持走類似蘋果手機的高端產品路線,試圖打造一款“定義型”產品。在這一點上,呂騁和百度可謂不歡而散。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5月份,陸奇離職百度。


經過了一年,陸奇在百度沒有開花結果,呂騁和百度的磨合也沒有成功。二人前後腳加盟百度,如今又前後腳離開。

 

而呂騁,也成為繼李叫獸(李靖)之後,第二位經過收購進入百度體系,又在1年多後離職的高管。

 

2018年4月,百度史上最年輕的副總裁李叫獸宣佈離職百度。

 

李叫獸


2016年12月29日,百度宣佈全資收購北京受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時年25歲的“天才自媒體人”李叫獸被百度以一億估值高調“買下”,攜團隊入駐百度,向當時百度的高級副總裁、“二把手”向海龍彙報。一時間風光無限。

 

而進入百度之後,李叫獸的不適應被幾乎所有人看到眼睛裡。

 

進入百度的李叫獸組建了廣告創意部(AOD),負責創意工具的產出,幫助廣告主優化創意。而將Feed流廣告打造成為“第二個鳳巢”,也成為了百度當時的願望。


高光時刻,李叫獸在百度管理著五六百名員工。2017年一年,李叫獸和其治下的廣告創意部進行了大量的嘗試,至少做過30多個工具產品。

 

界面文章《李叫獸沉浮錄:百度信息流價值億元的失敗嘗試》的資料顯示,李叫獸進入百度正好一年時,正逢1月份百度全年KPI考核。一封內部郵件顯示,廣告創意部門開發的工具產品的幾項數據,包括工具效果、點擊增量、給公司貢獻的收入等全為負數。


也就是說,李叫獸帶領的部門,不但沒有達到最初的目的,為廣告主帶來CTR、ROI的效果提升,反而帶來了反作用。更讓人擦了一把汗的是,李叫獸當時選擇了私自更改 “考核算法”。


這一舉動引起了百度內部的爭議,最後,考核廣告創意部的上級部門也並沒有接納這一新的計算結果。

 

於是,李叫獸還是沒有完成對百度的對賭承諾,整個廣告創意部門面臨改組裁撤。

 

離職前,網上出現大量關於李靖“被架空”的傳言,當時李叫獸還出面闢謠,稱自己沒有被架空。他說:“因公司聚焦主航道,我被調到信息流做用戶產品,團隊一切正常並且在不斷加強。”

 

4月18日傍晚,李叫獸終於在朋友圈公佈了自己辭去百度副總裁職務的聲明。

 

關於李叫獸在百度的這一年的沉浮,網上眾說紛紜,還糅合了企業政治、權利等等元素。更多的分析還是表示,李叫獸一直以來都不適應百度的文化,以應屆生的年紀,坐上百度高管的高位,被看作“才不配位”。


小馬宋在文章《李叫獸離職:百度在錯誤的地方用了一個正確的人》中乾脆直言,他認為百度雖重視李叫獸,但李叫獸卻被安排在了一個不太合適的位置上。“李叫獸擅長營銷、方法和理論、戰略思考,但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以及互聯網產品設計是他相對弱的地方,他學習能力再強,也不能一蹴而就。”文中說。


而隨著李叫獸的離職,百度信息流價值億元的嘗試也以失敗告終。

 

兩個年輕的團隊接連被併入百度,而兩位天才“90後”高管,在把自己的團隊和成果“消耗”殆盡之後,又陸續選擇離開。從披帥掛印到黯然離場,僅僅只用了一年的光景。是創業者們不適應冗雜的“大廠”文化,還是百度沒有給出合適的機會和支持?或者二者兼有。


可能吧,對年輕創業者來說,在高速發展的時候被百度收購恐怕真不是個好的選擇。


文章部分內容整合自騰訊科技界面


 虎Cares 


這麼大的太陽,每天上班還要生一堆悶氣

誰不需要一個「職場保命利器」

懟天懟地懟到戲精昏過去

穿上這件「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

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