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走出實驗室,度小滿志在金融業的“頁岩氣革命”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8-07-10 09:59:04

自4月分拆獨立運營,度小滿金融首次對外亮相,選擇的場合是百度AI開發者大會。


百度高級副總裁、度小滿金融CEO,提出了一個新判斷,“AI技術在金融領域的應用,已經從實驗室階段進入到規模化應用階段。”


百度是國內AI的帶頭大哥,對外說法應是字斟句酌。2017年6月,度小滿與農行戰略合作,共同成立的就是“金融科技聯合創新實驗室”,口徑非常謹慎。


一年後,朱光的口風就變了。


朱光舉的例子就是農行,搭建了“金融大腦”,上線智能掌銀,用戶可以用語音交互在手機上操作,刷臉確認身份和進行轉賬操作,且開始拓展智能營銷、智能等,基於AI技術助力,大銀行正在起變化。


百度高級副總裁、度小滿金融CEO朱光


度小滿的AI正向金融各領域大踏步前進,他列舉了一堆數據:人臉識別準確率達98%以上,響應時間只有幾十毫秒;智能催收機器人取代將近50%的人力,回款率提升3%-5%……總之,AI很強大、很有效。


下了新判斷後,朱光卻切換了話題,補了一個有趣的事實,“百度場景中產生的金融需求只有1%得到滿足,未來可挖掘的空間非常大。”


“用戶在百度生態,真實表達著自己來自購物、旅遊、讀MBA、學習職業技能,以及租房、裝修、結婚等各種各樣發生大額需求的場景。”朱光同時提及,用戶會在搜索中表達理財、基金投資、財富管理的需求,“海量的需求就是金融需求”。


不到1%是個什麼概念?度小滿自有以及合作的資產,已是百億級,按照這個比例,基於百度的平臺,至少能開發萬億級規模的金融資產。




朱光強調說,百度是一個有天然金融場景的公司,“這種場景不是簡單的購物,更重要的是,有大額消費的真實意圖表達過程中,買車、裝修這些大額需求表達,實際會衍生出很多信貸服務的真實需求。”


邏輯是成立的,但是,常規條件下,基於意圖的需求不容易捕捉到,即便捕捉到了,怎麼評估,怎麼做風控?何況,用戶搜索的需求表達,切換極快,剛搜完車,緊接著可能就去搜車模八卦了,需求表達並不連續。


一般人均認同,基於真實交易場景的數據,無論獲客或風控,最有價值。巨頭們不惜任何血本,四處出擊,佈局購物、出行、生活服務等各種場景,核心目的之一,就是獲取交易數據。


如果說,“數據是新時代的石油”,那麼,就金融而言,基於交易場景的數據,大體相當於中東的石油,品質高、易開採,而基於搜索的數據,充其量就是頁岩油、頁岩氣這類非常規能源,傳統上不易開採,或者成本極高。


那麼,從AI技術的規模化應用,切換到百度場景的巨大金融潛力,朱光到底想說什麼呢?他的潛臺詞或許是,利用AI,度小滿找到了大規模開採金融數據“頁岩油”的商業化技術。


度小滿金融技術負責人許冬亮分享說,基於AI,他們形成了兩大金融科技核心能力,“一個是高效獲客,一個是風控支撐的客群管理能力”。



度小滿金融技術負責人許冬亮


在獲客方面,基於百度全網萬億網頁、數十億級搜索數據,度小滿有很強的用戶觸達能力,並進行客群的需求分析和風險預估,2017年,可觸達用戶500萬,而“可塑性用戶超過3億,註冊用戶超過6600萬,申請用戶超過1700萬”;基於“強化學習算法”,度小滿也能捕捉到用戶需求的快速切換,並進行精準畫像,給出差異化的信貸額度和利率。


風控方面,度小滿金融通過集成學習和深度學習,來解決大數據高維、稀疏問題,以“Co-training半監督學習和深度神經網絡”破解信貸樣本的小樣本難題,關聯網絡進化到170億節點,700億條邊,能有效識別金融風險、消滅黑產,甚至多頭監控系統可提前一個月準確地預測風險。


專用的技術名詞有些拗口,簡單說,他們不只能開採“頁岩油”,且能將開採的事故率降低到商業可接受的程度,而他們核心的開採解決方案也已出臺,就是度小滿金融的三大平臺:雲帆消費金融開放平臺2.0(圍繞消費獲客、風控、經營管理等痛點)、磐石一站式金科平臺(集合了反欺詐產品、信用產品、驗證類產品和智能催收產品)、度小滿ABS雲平臺。


就初步商業化的成果來看,結果是令人滿意的。比如,雲帆消費金融開放平臺,已成功接入近30家金融機構,放款數百億,壞賬率不到0.5%,其中,溫州銀行一家,半年合作,就增加20多萬戶的基礎客戶,信貸回報率很可觀。百度場景還有99%的需求空間,度小滿的金融機構超過500多家,大家都還有機會。


過去10年,得益水平鑽井與壓裂技術水平的進步,美國興起了一場頁岩油氣的能源革命,提升了能源自給程度,改變世界能源的格局。如果度小滿的AI足夠靈驗,能將搜索場景的金融需求開發出來,不說百分之百,單從1%提升到10%,也是一個千億級的資產規模,足以影響格局。


朱光說,度小滿的理念是“夥伴先贏、持續共贏”,“夥伴能先賺到錢,有很好的良性合作狀態,後續才會考慮我們自己”,其實,很多金融科技公司都說同樣的話。但是,假如場景、數據或者洞察用戶的手段都只有存量,即便共贏,彼此能贏的量也不會多,只有開發出增量,才有真正的共贏。


回過頭來重新看朱光的話,“AI走出實驗室”,大體是說他們有了成熟的“開採技術”;“只滿足了1%的金融需求”,是說百度有豐富的數據“頁岩油氣”資源,接下來,就看金融機構願不願一道合作共贏了。

(本文為商業策劃案例)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