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作 | 希區柯克告訴你故事板有多重要!

導演幫2018-07-10 21:52:01



阿爾弗雷德•希區柯克提到,阿爾弗雷德·希區柯克總是人們掛在嘴邊、不可忽略的電影大師之一。他是驚悚懸疑片登峰造極的始祖,他也是電影學的一門必修課,把他的電影研究到爛也不算過分,他也永遠不存在“被過譽。

 阿爾弗雷德•希區柯克


提到電影,阿爾弗雷德·希區柯克總是人們掛在嘴邊、不可忽略的電影大師之一。他是驚悚懸疑片登峰造極的始祖,他也是電影學的一門必修課,把他的電影研究到爛也不算過分,他也永遠不存在“被過譽”的情況。

 

希區柯克的是他電影成功的一個不可忽視的關鍵和精髓,他是把故事板發揮到極致的導演之一。希區柯克在電影製作的每一個細節上都有著極強的控制和前期策劃,包括剪輯、蒙太奇、角度、服裝、音樂,甚至演員調度等都已在電影開拍前確定。

 

希區柯克本身是美術出身。他從廣告分鏡師做到電影剪輯師,最後成為導演。這一路很像是大部分從廣告分鏡起家的分鏡師的職業歷程。事實上,希區柯克不僅是個多才多藝的藝術家,他也深諳電影的炒作規則,開創了某些電影的特殊宣傳形式。他會在電影上映前造勢,比如《群鳥》首映前的鴿子比賽;他會在上映前,發佈幾個故事板來宣傳造勢,給自己打響名聲,或為下一部電影做鋪墊。(所以現在有些國內電影也時常“爆出”一些故事板,其實是希區柯克早就“玩過”的……)

 

關於希區柯克的電影再做影評是沒必要的,拉片式的鏡頭分析也顯得冗長。我們還是從故事板出發吧。我們將通過他上世紀60年代的四部經典電影的故事板,來簡單地闡述故事板在電影創作中在四個方面的作用。

 


《驚魂記》浴室部分故事板



《驚魂記》劇照


影片節奏把控和劇組指導


《驚魂記》經典浴室部分的鏡頭完全按照希區柯克前期的故事板拍攝,鏡頭軸向刻意地顯得混亂,特寫接特寫,在短短40秒的段落裡製造了極為緊張恐怖的效果。鏡頭手法實在讓人折服。而攝影機的拍攝角度、剪輯的節奏、場景的設計,以及主角的表情要求,都完全通過故事板交代了。

 

參與過稍具規模的項目的人都應該知道,一個龐大的項目運作起來是很複雜的。項目前期的溝通不暢往往會導致後期執行的混亂和嚴重的團隊內耗,甚至預算超支,這也是為什麼一個大的電影項目需要一個具有絕對掌控能力的導演。而有些時候單單一個導演也很難去掌控一個複雜系統的運行,這個時候電影故事板的重要性就尤為突出。

 


《海角擒凶》的故事板


風險和投入的保險機制

 

《海角擒凶》在希區柯克的電影中算不上經典,但是最後的自由女神像段落還是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每一個鏡頭都透露著恐懼和緊張的情緒,前些年的《X戰警》中,自由女神像打鬥段落中的眾多鏡頭都有向《海角擒凶》致敬的意味。影片幾乎是完全遵循故事板進行拍攝的。故事板在這裡的作用體現在,當拍攝一些存在風險的鏡頭,或需要特殊投入的場景(這在當時尤為重要)時,可以在前期先由分鏡師進行充滿想象力的創作,以控制這些風險。故事板可以提供低成本的前期規劃,並提供最佳拍攝方案。

 



《群鳥》的故事板


視覺特效的預覽指導


作為1963年的影片,《群鳥》中的不少鏡頭都運用了藍屏摳像,這是故事板在數字電影中表現強大作用的最早實例。因為該片特效鏡頭較多,故事板更多地起到了概念藝術的作用。雖然影片沒有完全按照故事板來拍攝,但故事板對影片的最終氛圍和節奏還是有很大的指導作用。

 

在電影數字化大行其道的今天,有越來越多的特效和數字場面,每一秒的鏡頭都代價不菲,後期剪輯在現代電影中的部分時候就會顯得非常不明智。更多影片逐漸採用動畫影片的一大優勢:前期剪輯。

 

這正是電影故事板。如同動畫由分鏡一路走到動畫,故事板保證了鏡頭絕大部分情況下不被白白棄用,避免了在後期非藝術性剪輯時的巨大損失。完備和優秀的故事板必然會影響到後期剪輯師(當然,電影剪輯永遠是必要的)。

 

故事板用來預覽各種特效段落,以便於導演執導和後期團隊的製作。這已成為成熟電影團隊的明智選擇。相信具有《群鳥》這樣的故事板,無需過多言語,攝影師、佈景師和演員都會清楚地明白自己的任務和表演,導演也就事半功倍。

 


《大巧局》的故事板

 

控制規模和預算


《大巧局》同樣稱不上是希區柯克經典電影的代表,但其故事板的意義在於,對於複雜的空間運動和場景關係,故事板中有著詳細的圖解說明(《西北偏北》也大量地使用了這種方法)。故事板可以直觀地指導電影場景的選取或搭建、整個劇組對劇本的理解、攝影師的整體把控。這種形式我們在克里斯托弗·諾蘭的故事板中也時常見到。

 

另外該片故事板的作用也體現在對影片規模和預算的控制上。故事板中多一輛車少一輛車、多一個建築少一個建築都會影響影片的成本。而你在前期的故事板預覽中就可以決定這些物件是否必要。p10

 


希區柯克的《海角擒凶》的指導故事板

 

除了部分親自繪製的速寫形式故事板外,希區柯克會針對特定影片尋找不同的分鏡師繪製故事板。有時候往往不能忽視故事板風格對影片性格的影響,就如同概念藝術一樣,畫風強烈的故事板必然會在潛移默化中讓影片繼承它的基因。比如《群鳥》中的特效鏡頭很明顯地繼承了故事板的水墨寫意風格。在整部影片的基調下,這種風格也增添了令人壓抑和恐怖的氣息。

 

在整個電影創作團隊中,分鏡師論說故事能力不及導演,論鏡頭不及攝影師,而論專業美術方面也可能不及美術指導,在特效表現上也會弱於視覺特效製作團隊。但分鏡師的能力應該是平衡的,也就是需要他綜合以上這些職業的所有特點,分鏡師在導演的指導下繪製出故事板,作為以上細分部門的統一指導和協作基礎。

 

具有廣告分鏡、剪輯、美術背景的希區柯克自然也就對故事板情有獨鍾。他更可以憑藉這一點,通過故事板來控制整部影片的走向。所以即便他不是電影科班出身,也能成就一部又一部的恐怖驚悚經典。而反過來說,一部又一部的經典作品也佐證了故事板在電影拍攝中的重要性。正是因為希區柯克詳細的故事板對影片的絕對掌控,才可能有“他在片場從來不看攝影機取景器”的傳言。

 

再次說國內電影故事板:目前國內的電影製作團隊在故事板方面容易走兩個極端,一種是不用故事板(佔大多數),文字劇本一路走到底。另一種似乎有為了故事板而故事板的嫌疑,往往電影的成片和最開始的故事板完全不同,找不到共同點,也就是說,故事板在拍攝之中根本沒有參考性,圖紙是個游泳池,結果竣工後卻是一座樓房;或者實際操作時導演往往隨性而為(其實這也是導演和電影的魅力之一),導致了故事板只是成為了影片前期的一個形式和後期影片宣傳的一個小噱頭。

 

由於近年高票房的國產影片接連產生,電影業必然又會得到資本,大製作的電影會進入高產和不差錢時期。希望國內電影在這個大好形勢下,完善電影製作體系的制度。借用《開拍之前》裡的一段話:“隨意拍攝完全是魯莽的賭博,這樣一來電影的成本就沒有了限制,任何大公司都不可能承擔這種風險。”就如同一棟大廈如果沒有藍圖,隨意地想蓋幾層蓋幾層,這樣的大廈不可能完工,即便完工也存在巨大的隱患。



-END-



上期回顧

藥神主演 | 頂級流量山爭哥哥pick一下

劇作丨劉一兵談電影劇作分析及其要領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