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術板】一文讀懂“三中衛”的前世今生

體壇週報2018-07-11 18:06:39

本屆世界盃,G組貢獻了最多進球和“最歡樂”的比賽,英格蘭、比利時兩強的後防體系成為一大亮點。習慣了442的英國人開始以三後衛為基礎帶動進攻,一個西班牙人用三後衛解決了困擾“歐洲紅魔”多年的優秀邊衛難產問題。,嘗試過三後衛或變種三後衛的不止英、比兩家;淘汰賽階段,英格蘭比利時堅持了三後衛的體系並最終躋身四強。毫無疑問,這種戰術智慧依然是世界主流,有著深厚的歷史刻度。


本屆世界盃,英格蘭代表隊的“快樂足球”深入人心,唱著《天佑女王》的“三獅”國腳不僅在泳池、籃球場和健身房裡玩得很嗨,比賽中也搞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新花樣,比如三後衛。


無獨有偶,與英格蘭同在G組的另一歐洲強隊比利時,也在俄羅斯賽場靠著三後衛戰術體系取得三連勝,併成為小組賽進球最多球隊。6年前的歐洲盃,曾經引領潮流的三後衛體系重見天日,隨後幾屆大賽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採用,頗有種“枯木逢春”的感覺。


本屆世界盃比利時和英格蘭如果能走得更遠、甚至會師終點,這套戰術的價值,必然又會達到一種全新高度,引發新一輪的革命熱潮。


嚴格意義上來說,經典的三後衛體系,分為“352”和“532”兩種陣型,也就是“三後衛”和“五後衛”的細微區別。然而究其本質,無論是352裡的邊中場(現在流行叫“翼衛”),還是532裡的邊後衛,都有著差不多的戰術價值和作用,他們在體系中需要承擔的職責,都是非常重要。


孔帕尼世界盃前受傷,讓比利時主帥羅伯託·馬丁內斯心急火燎;但靜下心後,西班牙人還是用變陣找到了解決辦法。小組賽前兩場對弱旅巴拿馬和突尼斯,也正是試驗新法的好機會。


兩場比賽比利時後場佈陣如出一轍:阿爾德韋雷爾德、博亞塔和費爾通亨在庫爾圖瓦身前一字排開,右翼衛由默尼耶出任,左側翼衛則交給了中超大連一方“大腿”。兩個90分鐘比利時充分激活了邊路進攻,打進8球大開殺戒。末戰英格蘭,已經出線的“歐洲紅魔”進行了大面積輪換,不過主體框架仍舊是三後衛,而且居中的博亞塔繼續首發。


比利時“黃金一代”已成軍多年,但陣中一直缺少優秀邊衛,尤其是左後衛——可出任這個位置的費爾馬倫,一方面只能算是兼職,另一方面個人狀態受傷病影響每況愈下。如此情形,如果繼續恪守四後衛陣型,那麼在世界主流戰術越來越注重邊衛進攻能力的大環境下,前場陣容強大的“紅魔”很容易陷入進退失據的尷尬境地。


本屆世界盃比利時大名單徵召的後防球員裡,不再有之前小盧卡庫那樣的典型邊衛,除了默尼耶之外,其他人選都是擅長踢中衛的角色——某種程度上這也是馬丁內斯篤定三後衛的信號。傳統352或532陣型中,兩側翼衛在進攻中的投入不盡相同,這點也體現在了目前這支比利時隊身上。右側的默尼耶,進攻能力遜色於左路前場出身的卡拉斯科,因此比利時在進攻中始終主打卡拉斯科以及隊長阿扎爾這一側,右路更多負責保護,確保由攻轉守時陣型平衡,隨時切換成四後衛標準陣型。


本職右後衛的默尼耶,總能在防守過程中迅速退回自己最熟悉的位置,而三中衛裡靠左的熱刺悍將費爾通亨,也能在球隊退守變陣時站住左閘位置。這是三中衛陣型非常靈活的地方,進攻時主守一側的翼衛,在防守時自動承擔邊後衛職責;而主攻一側的邊中衛,往往由能夠同時勝任邊後衛和中衛的全能球員擔任。


與比利時類似,索思蓋特掌控的英格蘭352陣型,同樣帶有十分明顯的“左傾”痕跡。左翼衛阿什利·揚更加擅長進攻,右側的特里皮爾則是在俱樂部更多出任右後衛,有著出色的助攻意識和傳中腳法。所以應對反擊的必要時刻,在俱樂部踢雙中衛戰術的馬圭爾會去彌補左後衛空當,完成防守區域覆蓋。


對突尼斯的小組賽首輪,英格蘭的三中衛陣型解放出了一箇中場位置,“三獅軍團”得以在中場爭奪(突尼斯是433陣型)中取得人數優勢。索思蓋特的弟子們雖然是最後絕殺險勝,但比賽中他們完全掌控了局面,頻繁切斷突尼斯人通過中場的嘗試,整體運轉非常出色。


作為四後衛陣型最堅定的擁躉,英格蘭足球最近這些年開始逐漸接受和嘗試三中衛踢法,孔蒂靠著這套陣型拿下英超冠軍,穆里尼奧和曼聯也做出過趨向性變陣。如今在索思蓋特倡導下,三後衛戰術正式進入了國家隊,並很好地展現出了這支年輕隊伍的拼勁和活力。無論本屆世界盃成績如何,這樣的英格蘭,是人們希望看到的。


算上操持五後衛“鎖鏈陣”的哥斯達黎加,本屆世界盃有三支球隊屬於常用三後衛陣型,另外還有兩支球隊在賽事過程中完成了變陣三後衛,而且都出自D組。


在德國主帥羅爾的指揮下,首戰告負的尼日利亞,後兩場孤注一擲換成了352陣型。如果說比利時和英格蘭的三中衛陣型是帶有明顯的“左傾”痕跡,那麼尼日利亞的三中衛,則是充滿了“右傾”色彩。左後衛伊杜武次戰冰島被安排在了左翼衛位置,與他遙相呼應的是在切爾西踢了兩年右翼衛的摩西。


這個變陣收到的效果,就是擠壓了冰島人的出球空間,並以最大覆蓋面投入進攻。憑藉前鋒穆薩的梅開二度,“非洲雄鷹”一度將出線主動權拿到手中。


可惜小組賽末輪,沿用三後衛的尼日利亞沒有交上好運,他們臨時變陣的弱點也被對手充分利用。上半場阿根廷的進球、梅西直塞伊瓜因的單刀和迪馬里亞的長驅直入,都是三後衛體系不完善、肋部防守軟弱所致。而非洲人慘遭絕殺、痛失出線資格,同樣是因為右側大面積放空。


值得一提的是,力壓尼日利亞出線的阿根廷,也在本屆世界盃小組賽階段完成過一次不成功的三後衛變陣。次輪對克羅地亞,主帥桑保利排出了一個看上去是433、其實是343的陣型。他讓梅爾卡多、奧塔門迪和塔利亞菲科出任三中衛,將薩爾維奧前提到右翼衛位置,試圖以此加強球隊攻擊力。然而由於隊內矮個子球員太多,力量對抗上無法與克羅地亞人抗衡,那場比賽阿根廷兩側翼衛始終無法進入對方腹地,給予對手足夠的壓力和侵襲。


原本司職左後衛的塔利亞菲科,由於身高只有1米69、缺乏對抗能力,充當左中衛落位防守時非常吃虧。而在巴薩時不斷回到兩個中衛之間、或者直接擔任中衛的後腰馬斯切拉諾,由於年事已高、活力大幅衰退,不再具備獨當一面、串聯攻防的能力。變成“老馬哥”的“小馬哥”失誤率居高不下,阿根廷再擺三後衛陣型,無疑於引鴆止渴。


之前說過的哥斯達黎加,從上屆世界盃開始就使用著靈活的、充滿防守針對性的五後衛戰術,並因此創造了“8強奇蹟”。4年前,平託的佈陣是杜瓦爾特、詹卡爾洛·岡薩雷斯和烏馬尼亞出任三中衛,甘沃亞居右,J.迪亞斯居左。


本屆賽事,卡爾沃和阿科斯塔取代了年老色衰、無緣大名單的迪亞斯和烏馬尼亞,實際效果也不算糟糕。首戰塞爾維亞,中美球隊輸給了一個直接任意球;次戰巴西,納瓦斯和他身前的戰友們頑強守到傷停補時才被破門。


對於哥斯達黎加這樣主打防守的球隊來說,居中三名後衛的職責簡單明瞭:協同穩守,互相保護。這一方面需要有嚴格的戰術紀律和默契配合,另一方面還要求後衛具備非凡的死纏爛打、甚至合理犯規能力。某種程度上,這樣的足球是消極的,但對實力有限、進球能力低下的球隊來說,加一箇中衛,至少可以讓他們在世界盃這樣的舞臺減少丟球。只對比小組賽前兩輪,哥斯達黎加丟3球,他們的中美兄弟、使用四後衛陣型的巴拿馬則是丟了9球。


本屆世界盃開始前,東道主俄羅斯長期使用3511(541)陣型;為了在小組賽爭取進球和出線分數,切爾切索夫教練變陣4後衛並收穫成效。而進入淘汰賽,俄羅斯面對強敵西班牙重新使用532鎖鏈陣,結果得償所願。戰術千變,不離其宗。


如果英格蘭或比利時能笑到最後,世界盃冠軍大家庭將迎來第4支“三後衛戰隊”。之前三家是1986年的阿根廷、1990年的聯邦德國和2002年的巴西,他們當年都是靠著352陣型拿下大力神杯,是的,與目前英格蘭隊的陣型差不多。


世界盃歷史上第一支殺進決賽的三後衛球隊,是1954年的“無敵戰隊”匈牙利,當時塞貝什教練的334陣型有著無比強悍的攻擊力。


不過“伯爾尼奇蹟”過後,三後衛不再是戰術主流,直到上世紀80年代,阿根廷主帥比拉爾多才重新將其發揚光大。


1986年世界盃,阿根廷隊小組賽階段使用的是四後衛陣型;但進入1/4決賽,比拉爾多決定撤下奧斯卡·加雷變陣三後衛,並取得了不錯效果。“大鼻子”當時將布朗、庫丘福和魯傑裡三人安排在門將蓬皮多身前,讓助攻能力極強的左後衛奧拉蒂科切亞位置前提。


那場對英格蘭的經典大戰,阿根廷依靠中場人數優勢和技術優勢完全掌控了比賽,馬拉多納的“上帝之手”和“單騎闖關”成為了取勝之匙,而三中衛以及巴蒂斯塔、朱斯蒂這對雙後腰,更是擊敗強敵的有力保障。


擊敗英格蘭後,阿根廷將這套首發陣容和三後衛戰術沿用到了賽事結束,並以此拿下大力神金盃。有趣的是,那屆世界盃上阿根廷的決賽對手聯邦德國,同樣是採用了三中衛陣型。那場蕩氣迴腸的決賽,在馬拉多納的震懾下,西德隊兩名邊衛——布雷默和貝特霍爾德都沒有太多機會壓上參與進攻,他們的352陣型被活生生耗成了532。


四年後,阿根廷和西德再次於世界盃決賽相遇,前者繼續保持三後衛佈陣(3142),後者也沿用了352和532交替的套路。最終德國人依靠布雷默的點球完成復仇,而作為世界足壇赫赫有名的傳奇左後衛,布雷默在這個體系中扮演的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相比於墨西哥世界盃上阿根廷人的臨時變陣,德國人的這套三中衛打法,是苦心鑽研多年的結果——馬特烏斯的適時爆發,也讓整個戰術體系熠熠生輝。當時“三後衛”確實是世界潮流,除了西德和阿根廷,意大利與英格蘭這兩支1990世界盃四強球隊也是採用大同小異的三後衛踢法。而放眼那屆賽事的16強,巴西、西班牙、南斯拉夫、羅馬尼亞、哥斯達黎加等隊都在各個階段使用過風格各異的三後衛戰術。


此後整個90年代,世界盃賽場使用三後衛的球隊比比皆是。1994年的羅馬尼亞在小組賽頭兩場採用了這個陣型,首戰3比1漂亮地擊敗哥倫比亞後,約爾達內斯庫的球隊次戰慘敗給瑞士,並因此調整了陣型、迴歸四後衛。那屆世界盃上淘汰德國、獲得第4名的保加利亞,也曾經在90年代某一段時期採用過以伊萬諾夫為防守核心的三後衛體系。


1998年法國世界盃,摘下銅牌的克羅地亞成為最大黑馬,時任主帥布拉澤維奇同樣為球隊制訂了一套成功的三後衛方案。當時克羅地亞是斯蒂馬奇(或者索爾多)出任清道夫,身前是比利奇和西米奇,進攻能力極為出眾的賈爾尼出任球隊左翼衛(1/4決賽對德國轟開勝利之門)。他們與達沃·蘇克爾、博班、斯坦奇尼這些進攻球員一樣,充當著球隊完美運轉、不斷前進的關鍵因素。


2002年的巴西,是迄今為止最後一支以三中衛贏得世界盃的球隊,當時擁有“華麗3R”的“桑巴軍團”也堪稱世界盃歷史上的經典戰隊。


時任主帥斯科拉里為充分釋放球隊進攻才華,將“雙卡飛翼”都提到了中線附近的位置。和大部分使用352陣型的球隊一樣,卡洛斯和卡福也有明確的攻守職責劃分:左側的皇馬重炮手具備更強的進攻能力和衝擊力,承擔更多縱向衝擊任務;右側的巴西隊長更加穩健,防守技術過硬,他的任務是讓右路運轉更加平衡。


與此同時,斯科拉里把傳球水準較高的埃德米爾森放在了三中衛的中心位置,以確保進攻從後場發起,保證成功率和運轉速度。有了三後衛體系做支撐,擅長前插搶斷和帶球突進的盧西奧可無後顧之憂,踢雙中衛時經常犯錯、冒失的羅克·儒尼奧爾,也有了更多幫手。就像1986年阿根廷的布朗、庫丘福、魯傑裡一樣,這三名並非世界頂級的巴西后衛,成為了羅納爾多、裡瓦爾多、羅納爾迪尼奧等前場巨星盡情施展才華的保障。


如果說1986、1990兩屆世界盃決賽是三後衛與五後衛的對抗,那麼2002年6月30日在日本橫濱那場對決,則是名副其實的“三後衛VS三後衛”。巴西隊排出後防三傑無需贅述,他們的對手德國隊也使用了3412陣型,卡恩身前是梅策爾德、拉梅洛和托馬斯·林克一字排開。那屆賽事沃勒爾指揮的德國隊從小組賽開始使用3後衛,對喀麥隆拉梅洛吃到紅牌後被迫變陣,但踢進決賽又恢復到了熟悉陣型。


原因?淘汰賽前三場德國人都是1比0贏球,承受著輿論壓力的沃勒爾想在決賽中搏一下,結果……

文|周浩

編輯|關偉平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