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楠溪江 之二【夏季篇】 (王曙攝影散文之685)

王曙攝影散文2018-07-12 02:57:12

王曙攝影散文之685





永遠的楠溪江

 

                之二【夏季篇】 





    以為到過獅子巖就見到楠溪江的迤邐,那隻不過是鳳毛和麟角;

    千萬別覺得喝過楠溪泉水就知道甘冽和清澈,那僅僅是甘露中的一滴;

    千萬別認為仰望過石桅巖就理解高大與巍峨,那僅僅是崇山峻嶺一隅;

    千萬別自信到過芙蓉蒼坡就瞭解民風和民俗,那僅僅是古樸民間丁點。

    楠溪江流域寬廣,總面積671平方公里。山裡山外到處都有古色古香的村落,茗嶴,鄭山和金倉等地的梯田層層疊疊,獨居風格,雖然沒有元陽梯田和龍脊梯田那麼壯觀,但是楠溪江的梯田有著遠山綿延的陪襯,有著五月雲霧的纏綿,展現出別具一格的豪華與秀麗。的山麓樹木鬱鬱蔥蔥,植被茂密,形成獨特的地域小氣候,四季分明,空氣清新,山泉甜潤,特別宜人居住。

    我曾經多少次到楠溪江畔,記不清了,總有上百次。我在楠溪江畔尋尋覓覓,尋覓楠溪江的精華所在,尋覓楠溪淳樸所在,尋覓楠溪優雅所在,尋覓楠溪的空靈所在,尋覓那綠與藍,紅與黃。走過無數個村莊,幾乎到過永嘉縣所有的鄉鎮,涉越過大小楠溪的無數條清澈現底的溪流,走過繞山漫長的羊腸小道,拾階攀登許許多多的山麓。楠溪江在我的心目在依然是一個迷,一個醒不來的夢,一部讀不完的書,在楠溪光影疊幻,思緒擱淺。不走進楠溪江而已,一旦漫步楠溪便讓人如跌入巨大的酒缸之中,醉醺醺,魂迷迷,必有千年緣識,今生情惆之感。讓我溢滿思緒,時時將楠溪風雲掛在夢梢,撤不去曼妙的回憶,讓我徒增神傷的牽掛。

   我並不是楠溪江的土著,沒有童年的印象,卻讓我在壯年之時領略了楠溪江的絢麗與淳樸,綿長與挺拔,接觸到和楠溪江水一樣的沒有汙染地清澈的楠溪人,山、江、人擰在一起搓成一條無形的繩索,將我的心牢牢地拴住。

   都說楠溪江不是江,是無數條清泉的涓涓細流匯聚的一條大溪,都知道楠溪是唯一沒被汙染的水系,碧綠湛藍地,一眼見底的溪流永不幹涸。我曾經多次在楠溪江的上游和中游的碧水潭中發現被稱作億萬年的活化石“桃花水母”,這是一種對生存的水質要求十二分苛求的神物,水裡有丁點汙染就會死去。我望著這些像外星生物的徜徉,自由自在地遨遊,我便確信楠溪水質的優良。

    楠溪江的美麗在於四季,無論是虛實、隱顯、主次、強弱,還是剛柔、奇正、濃淡、疏密、冷暖,無論是輕重或緩急,還是正反與陰陽。只要你想感受到的,楠溪江都會給你一種滿足和快感。

   別的暫且不說,僅楠溪的薄霧山嵐就讓人迷戀不已。楠溪江的山嵐纏繞在一泓碧綠的溪流之上,清晨擁裹著剛剛從夢裡甦醒的村莊,將金雞的啼鳴聲席捲在她的懷抱之中,飄飄灑灑地漫過小山崗,樹林和田園,波紋似的向四周擴散而去。春天,楠溪之煙嵐淡治而含笑,在漫山遍野的野花怒放的襯托下顯得是那麼地溫柔與恬靜。隨著酴醾花的盛開,告別春色的楠溪迎來盛夏,青山蒼翠而如滴,田陌之上莊稼豐滿,伴隨著池塘裡的荷花,演奏一曲成長和飽滿的樂章。都說楠溪的秋天如火如荼,其實靜下心來觀賞那些的秋山便覺得純淨而如妝。秋風染紅了楠溪江兩岸,染黃了村頭村尾的樹梢,蘸著飽和的金黃色的巨筆,順著田埂將一片片稻田抹黃催熟,沉甸甸地。板栗豐滿,柿子綴紅,田間地頭便能讀得一張張豐收的笑臉,嫋嫋的炊煙中便能嗅到新米陣陣的清香。我覺得楠溪江有著自己獨特的冬季,不怎麼寒冷,薄冰輕霜便是冬的標誌,偶然一場雪的降落,將依然懸掛在枝頭的一盞盞紅燈籠似的柿子,襯托得格外鮮嫩而惹人。那張翅欲舞的蠟子樹(烏桕)舒展著猩紅的葉子,掖藏著星星點點的臘子果實,被雪花一覆蓋,顯得是那麼的俏皮與雀躍。楠溪的隆冬不為蕭條,澹澹而如睡,倒是那過年的煙花爆竹聲劃破楠溪的寧靜,而顯得如此生機勃勃。一個世襲的農耕山村,在幽幽的燈下那不老的夜裡,激起溫潤的鄉愁,疊摞著夏商周、秦漢晉、隋唐宋、元明清的遺風,塗抹成今夜的文字。和著清晰的腳步聲,將腳印印刻在佈滿青苔的石階之上,將夢遺留在不能忘懷的白牆青瓦之下,將思念隨著一江清澈向東方汩汩流淌。

   楠溪江的霧籠罩著村莊,耳廝鬢磨不棄不離,飄飄渺渺,纏纏綿綿,滋潤著山裡人的純淨,修磨著山裡人的秉性。任何一位跋涉而來的客人都是山裡人的親朋好友,會讓你切膚地體會到山裡人的淳樸與好客。感受來自山野的清新、馨香的自然之風,在大山的懷抱中不需要隱匿什麼,也不需要雕飾什麼,一切都是那樣的自如、隨意,和諧與友好。睏倦的心靈在楠溪江畔得以安詳的喘息,恬淡自若,寧靜自在。

    演繹四季的楠溪江,耕讀文化滋潤的楠溪江,讓人溢滿思緒的楠溪江,正如詩人所說:“讓思想進入一種脫俗而不羈的境界,在新的時空中重新確定自我,還原自我,能將我們的身心在新的起點上覆蘇,讓人格得到昇華。

    哦,我心中永遠的永嘉楠溪江。

 

 

 

                              2018.6.22凌晨於榮華樓


 


夏天,楠溪江的故事


五百年的沉澱





留下許許多多的故事與軼事







這是一種生命的傳奇





古戲臺:金鏡高懸大千世界全包看眼前離合悲歡總是現身說法;
       倏夢黃粱百萬姻緣盡歷聽臺上絲竹笙歌如同靜夜聞鈡





村口的石拱橋究竟屹立了多少年,已經沒有人說得清楚。




老村長






老夫老妻笑度春秋







留守老人







童年在這裡度過




吹牛角號是楠溪江山裡賣肉的特色。





鄉韻





少女們的歡樂






楠溪江的鵝都是這樣地潔白






漁家





述說





祠堂被修繕一新





打心底喜愛這有故事的鵝卵石道路




待客






黎明






一個有夢的地方






總有一種藉慰






曾經演化為山石





渡口




先人留下的足跡






夏日炎炎






清晨所遇到的





長廊的存在




山雨欲至





無路的時候,這就是路。





一個沉甸甸的村寨




那年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