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我欠你一張軍裝照合影!

中國軍網2018-07-12 04:18:39


“寶,下次你帶身回家吧,咱們去照相館照個合影。”


休假結束剛歸隊,的一條短信便閃在了手機屏幕上。我才忽然發現,自從2010年踏入軍校,8年來我從來沒穿軍裝與母親照過一張合影。對於母親來說,這短短的一句話恐怕已經在她的心底醞釀了很久很久。


門診室外,戰士們熱火朝天的訓練聲鑽進耳廓;操場上、營區裡,到處都是穿著軍裝的身影。我沒有想過,這在我軍營生活中再普通再熟悉不過的軍裝,卻是母親心中最神聖的一抹綠色。


“媽,我知道啦,你放心吧 。”我故作平靜地回覆了母親,只是鼻子一陣泛酸,眼前浮現起一張張斑駁泛黃的照片。


作者小時候與父母的合影。


母親對軍裝有種特殊的情結。沒有參過軍的她,卻見證了身邊3代人的軍旅生涯。幾十年前,她是的女兒;20多年前,她成為了一名軍嫂;8年前,她又培養出了一名準軍醫。


與軍裝合照,是她紀念過往時光的一種方式。在母親老相冊中,留下了她與軍人很多的回憶。


照片中作者的姥爺英俊帥氣。


家裡相冊的第一頁上就是姥爺的軍裝照,照片裡的姥爺穿著軍裝筆挺地站在營區前,國字臉上的一雙大而堅毅的眼睛因為微笑而彎成兩個溫柔的弧形,臉頰上的酒窩深深的,很好看。那時,因為軍人姥爺的影響,家裡處處都是兵味,姨媽也早早離家當兵。雖然母親最終沒有參軍,但聽著軍歌、握著軍功章長大的她,從小就在心底種下了軍人情結。


作者的母親與姥爺留下的唯一一張合影。


母親上小學時,姥爺因病早逝。聽母親說,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她都覺得姥爺沒有走,而是活在那幾張照片裡,微笑著看著她一點點長大。直到今天,她心裡依舊有一個遺憾,沒有和姥爺留下一張穿軍裝的合影。


母親把每一張與父親穿軍裝的合影都珍藏著。


也許是這個遺憾,母親見到父親的第一面,就對這個穿軍裝的年輕人感到格外親切。結婚時,父親沒有錢買婚房。於是,家屬院裡兩間朝北的廢舊廁所糊上水泥就成了父母的婚房,甚至連聘禮都只有一對小小的金耳釘和一枚細細的金戒指。可母親都沒有一點怨言,只是堅定地站在了父親身邊。兩人的合照中,身著軍裝的父親緊緊牽著母親的手,從那一天起,母親除了“軍人的女兒”之外,又多了一個“軍嫂”的身份。


婚後不久,父親隨部隊到了廈門執行任務,父母變成了兩地分居。我出生後,一開始母親請姥姥幫忙照顧,但是姥姥也要上班。等我稍微大一些了,母親直接就把我送到了幼兒園,下午我一放學就把我接到單位。連母親的領導都開玩笑說應該給母親開“雙份工資”,一份給母親這個盡職盡責的軍嫂,一份給我這個堅強的小軍娃。


作者母親與父親的合影。


也許是在軍人家庭長大的原因,從兩地分居到長夜孤守,再到後來父親轉業、脫下軍裝回到我們身邊,母親更多的是選擇承擔和隱忍。那時很多人都問她,一個年輕靚麗的城裡姑娘為什麼會選擇嫁給一個回不了家、不解風情的“窮當兵的”。母親只是安靜地翻看她與父親的軍裝照,用沉默回答。她心底那份對軍人的熱愛、對軍裝的期盼、對軍人的支持,是其他人不會理解的。


可當她把那份期盼寄託到我的身上,我一開始並不能坦然接受。


自從報考軍校以後,我向母親抱怨過,也和她爭吵過。為什麼不能選擇自己喜歡的學校和專業,為什麼訓練這麼苦,為什麼條條框框這麼多……這些牢騷話,我不敢向曾經是軍人的父親抱怨,只能把炮火轉向母親。


高中畢業,作者在父母的影響下報考了軍校。


儘管我知道她對我的關心,儘管我知道她心裡也因心疼備受煎熬,但是向至親又溫柔的母親宣洩不滿,似乎能讓我得到心裡的慰藉。大學5年,我甚至都沒有穿著軍裝回過家。


從報考志願到畢業分配,每一次重大決定的關口,母親是怎麼說的、怎麼做的我已經記得不完整,甚至曾經不懂事的我,還會把很多不開心的回憶歸於母親。但我知道,這份理解會隨著時間的沉澱和履歷的豐富變得愈發厚重。


生前所在部隊官兵大力傳承“兩不怕”精神,苦練打仗硬功。


畢業後,我選擇分配到父親曾經戰鬥過的王傑生前所在部隊,看到官兵火熱的訓練場景,看到戰友們在衝鋒中忘記了傷痛和疲憊,看到一位位軍嫂扛起半邊天、成為頂樑柱,看到一個個軍娃用稚嫩的腔調唱著“王傑的槍我們扛、王傑的歌我們唱”的軍歌、學著用小手敬不標準的軍禮,我看到了母親的影子,也找到了一名軍人真正的定位。


那個只會安慰、只會支持、只會承擔的母親,那個陪伴了3代軍人的母親,她的形象在我心中也逐漸清晰和高大起來。


作者在部隊駐訓時進行巡診。


當母親聲音再一次從聽筒中傳來時,我眼睛瞬間溼潤,眼前浮現出一幀幀畫面:高中畢業後,父親強勢地說服我報考了軍校,母親也在向我點頭;送我上軍校時,哨兵和大門攔住了母親,她望著大門裡穿上新軍裝的我時,那期待又驕傲的目光;畢業分配時,我以專業綜合排名第一的成績主動回到王傑生前所在部隊,透過電話能夠感受到母親的激動……


作者在門診值班時為官兵診治。


幾十年過去,母親早已不僅僅是一個軍人的女兒了,她更要承擔起軍嫂和軍人母親的新職責,而對她而言承擔只有默默支持這一種方式。她沒有想過“你的軍功章有我一半的功勞”,只是期待“你的軍裝照裡有我的身影”。


母親,我欠你一張合影!


中國軍網微信(zgjw_81)出品 

作者:許   樂

整理:胡爾根

編輯:陸金路 胡爾根

編審:曲延濤

投稿郵箱:zgjw_81@126.com

轉載請註明來源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