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三張王牌能打贏貿易戰

出鞘軍事2018-07-12 04:25:16


問題上其實不怕。我和幾位學者推演過,貿易戰最好不打,因為兩敗俱傷;但如果真打,中國會贏,這是很多人可能想不到的,特朗普自己可能都沒想到。

特朗普,估計美國精英也一樣,都認為在貿易問題上,基本事實對美國有利。去年中美之間有5,300億美元的貨物貿易,按照他們的說法,美國只賣給中國1,500億美元的貨物,所以他們覺得虧大了,總是說中國多賺了美國3,760多億美元,所以覺得打貿易戰中國損失會更大。

但事實情況不是這樣的,他們自己把自己欺騙了。實際情況是,美國確實直接賣給中國1,500億美元的貨物,但是通過臺、港、澳等地區,美國以轉口貿易的形式間接賣給中國的還有1,000億美元的貨物,這部分特朗普沒有算進去;而中國通過臺、港、澳等地區賣給美國的貨物他算進去了,採取的是雙重標準,理由還很正式——“原產地原則”。

只不過原產地在中國的商品他都算進去了,包括經過臺、港、澳等地區賣出去的商品,他把這些地方只看成中轉站;而原產地在美國的商品,他就把臺、港、澳等地區看成賺差價的“中間商”,再賣給誰他就不管了。

所以這個統計賬,從一開始美國就少給自己算了1,000億(美元)。去年中美的商品貿易,中國賣給美國5,300億美元(的商品)這確實沒錯,但美國賣給中國其實是2,500億美元(的商品)。

然後貿易不光是商品貿易,還有服務貿易。中美去年的服務貿易總額是1,182億美元。但在服務貿易中,美國是547億美元的順差。什麼概念?通過服務貿易,美國去年賺的錢基本上接近900億美元,所以(商品貿易)那邊2,500億美元,(服務貿易)這邊900億美元,事實上,美國去年通過貿易在中國賺的錢有3,400億美元。

中國這邊對美服務貿易出口約有300億美元,商品貿易5,300億美元,加起來是5,600億美元。所以,(中美貿易逆差)真正的差距應該是5,600億和3,400億的差值,即2,200億美元,並不是特朗普講的3,760億美元。

中國不否認這個逆差,但還有一個問題,中國對美出口的商品多屬於加工貿易,商品很多是外國公司的,外國公司當中一多半是美國公司,像iPhone就是在深圳和鄭州兩個基地生產,生產完成後返銷美國,這都算是中國出口,實際上生產加工iPhone只能讓中國企業賺一點點錢,但都算在中國名下。

所以結論就是雙方的貿易利益是一樣的,這個賬是殺敵一千,自損一千,不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然後特朗普先是嚇唬中國要徵500億美元(商品的)稅,徵1,000億美元(商品的)稅,之後就開始制裁中興了,制裁中興相當於是戰場上的警告性打擊,就是告訴你,你有弱點,我要全面出擊你就要完蛋了,希望你知難而退。打擊中興就是美國向中國發出警告,除了徵稅這樣的傳統貿易戰,美國還有個嶄新的領域,用卡中國的脖子。

但是我估計特朗普後來算清楚了,也不敢打了。為什麼?美國的高端芯片確實是全世界最棒,中端芯片有韓國三星和臺灣企業,高端是荷蘭和日本有一點,美國的高端芯片佔了90%。

問題是這個高端芯片成本很高的,所以必須高價賣出去。美國芯片公司賣給中國的芯片,起步價的淨利潤是90%,有經濟知識的都知道,淨利潤90%,毛利潤就要奔著200%去了。只有賣出很高的價錢,芯片製造商才能保持研發上的高投入,形成循環。

而維持這個循環的主要是中國市場。以高通(編者注:美國芯片製造商)為例,去年它的芯片市場70%在中國。芯片是一種沒法直接賣給消費者的商品,只能賣給電子設備生產廠家,美國芯片的廠家全在東亞與東南亞,而且主要在中國。2017年全世界芯片市場總產值是4,400億美元,中國就佔了2,600億美元。其中美國的高端芯片70%都售往中國市場,中東地區的國家使用不了那麼多芯片,指望非洲、中亞、南亞、南太平洋、拉美都不現實,歐洲有自己的(高端芯片),日本有自己的(高端芯片),所以它(美國高端芯片)的市場全在東亞,而東亞當中韓國、臺灣、越南,再算上新加坡、印度,加起來只佔到30%,70%都在中國。

所以如果特朗普真的徹底不把高端芯片賣給中國,美國芯片廠家會大批倒閉。芯片製造商投入很多,然後70%的市場放棄了,你說是不是要倒閉?而且倒閉會發生兩次,因為高端芯片製造商倒閉一定會連帶華爾街,美國股市是很虛高的,這個虛高主要是靠高科技股吹起來的,傳統股吹不起來。所以美國的高端芯片一旦完蛋,華爾街也要完蛋。


缺乏高端芯片,其實對中國沒什麼影響,無非就是產業升級慢一點,一些特別高精尖的項目暫時搞不了——其實通過各種渠道還是能有一些高端芯片流入中國國內,所以關鍵項目也是不受影響的,一般項目會影響一點,那就先用中端(芯片)湊合。

然後中國正好借這個機會發展高端。中興事件出現以後,中國官方的內部精神就是用“兩彈一星”精神五年解決問題。哪怕就是說五年這個過程慢了點,但五年後肯定可以解決,這是挺好的結局;而美國,一批高科技企業倒臺,連帶華爾街崩盤,他損失更大,所以這招美國根本不會用的。然後美國就沒招了。

但中國還有三張牌可以跟美國打,兩張“小王”,一張“大王”。

“小王”是什麼?第一張是徹底禁止對美國出口稀土。所有芯片都需要有色金屬,有色金屬的原料是稀土,中國的稀土產量佔世界95%,是壟斷性的,而且中國稀土工業質量很好,其他國家也有稀土,但是開採工業不如中國,產量低、質量差、環境汙染比中國還嚴重,所以就被中國擠垮了。

中國如果徹底禁止稀土(向美國)出口,美國很多東西造都造不出來,會迫使美國開採自己的稀土,但這不是馬上就見效的,需求量太大了,開採量滿足需求要好幾年時間,中間有個空檔期。等美國的稀土供應全面恢復,中國的高端芯片也搞完了,都可以向外出口了。

美國國債是另一張“小王”牌。中國持有2萬億美國國債,得個機會(在美國國債上做文章)就不得了,比如像2008年金融危機的時候,美國國債3個月賣不動,中國政府逆風而上,穩定了信心,美國活過來了。那時候中國要是落井下石,美國就慘了。

“大王”牌是什麼?“大王”牌是美國公司在中國的市場。

美國在華公司進來得早,剛剛改革開放就進來了,除了賺錢還佔了很多市場,去年美國公司在中國市場賺的錢是3,800多億美元,比美國對華貿易賺得還多,而中國公司在美國市場就賺200多億美元,差得很遠。

如果中國提出市場均等,我沒有在你那兒賣那麼多,你也別在我這賣那麼多了,比如說通用別克(編者注:美國汽車品牌),去年在中國的銷售額420億美元,在美國本土才390億美元,(中國市場的銷售額)超過本土了。如果一旦限制通用在中國的市場——那是它的最大市場,通用的股票就跌慘了。

再比如,蘋果公司去年在中國銷售額為460億美元,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本土,讓蘋果的市值成為全球第一。但中國完全可以下手把蘋果的市場徹底打掉,比如說現在其他國家的手機在美國賣必須裝GPS,那中國就要求蘋果手機裝北斗,不裝不讓你賣,很簡單。

這三張王牌一點也不誇張。美國現在就是傲慢,又焦慮又傲慢。

特別是現在美國氣勢洶洶的民族主義情緒上來會對中國很有利。美國企業如果失掉中國市場,中國方面受損失的主要是中國的買辦、代理人之類,而不是普通工人。中國14億人,如果12億人“火大”了,剩下2億人也沒問題,相關的政策很順利就推行了,然後中國官方可以另外想辦法。比如說,如果把寶潔打掉,中國傳統的蜂花之類的企業會頂上來。處理那些倒掉的美國企業其實也很簡單,它貶值了,國內企業一併購就完了,併購完成後繼續生產,人員之類的繼續保留,所以處理起來並不難的。

中國可能在一些產業上更開放一點,像保險、金融、醫療等行業,汽車業再降點關稅,電商給(美國企業)一點點(市場)份額,電影市場可能也會再開放一點。中國在尊重知識產權方面也可以再多做一點工作,習近平主席有過相關承諾,這方面我估計動作還可以再大一點,把知識產權保護再做得好一些,還有繼續變好的餘地。中國肯定要儘量地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所以儘量要往全球化、自由貿易、多邊秩序上靠,把美國往反全球化、保護主義、單邊主義上靠。

所以現在美國人也很注意,我記得近期美國國務卿彭佩奧(Mike Pempeo)在一個智庫講話,他說中國現在號稱支持自由貿易,這是個笑話(It‘s a joke)。美國當然也看到了這一點,雙方都要強調旗幟,因為美國現在是四處出擊,不光是整中國,也整其他國家,所以中國的說法有合理性,或多或少讓中國的行為更容易讓人接受。

但是應該這麼說:(鼓吹中歐聯手的)效果有多少,你也別太指望。歐洲跟美國的矛盾屬於家裡人吵架,中國則徹底是外人。就好像歐美是姐妹倆、兄弟倆,吵架太正常了,但是不影響他們的血緣關係,再吵他們也是一家。

中國畢竟是外人,所以別指望那個(中歐聯手),中國打貿易戰就是靠自己,歐洲不落井下石就已經很好了。但是中國提出這個說法是對的,我們要把自己的行為與比較普遍被國際接受的觀念結合起來,這是聰明的做法。只是效果不要太期待,能讓其他人不太好反駁,不跟著美國一起,效果就非常好了。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