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出差,妻子一天洗八次澡,婆婆覺得不對勁,推開門後哽咽了!

每天學點穿衣打扮2018-07-12 04:51:36

第1章:白眼狼

    “送兩盒加大號的套到洲際來。”


一個小時前收到一條短信。

發件人是,她名義上的丈夫,是的,他出軌了,明目張膽,光明正大。

婚姻名存實亡,她卻不得不維持著虛假的親密,牽強的幸福。

“順便提醒你,今晚會有驚喜哦。”

陸竟明慣用伎倆,無非就是找個女人刺激她,早習慣了。

程影深吸一口氣,故意在樓下的便利店買了兩盒小號杜蕾斯,直奔酒店的總統套房。

不出所料,她在門口站了有十幾分鍾,裡面嗯嗯啊啊的聲音還沒有結束,反而有越演越烈的架勢,她捏緊手機盯著上面的時間,終於在五十分的時候門開了。

男人髮絲帶著水汽,只用浴巾裹著下半身,結實的腹肌上露出幾道明顯抓痕,狀況激烈,令人浮想聯翩。

程影已經不是第一次目睹他跟女人曖昧了,但這種刺激的場面還是首次。

往常他逢場作戲,還會給她留點面子,這次因為上午的一場爭吵,連她最後的尊嚴也要徹底撕毀,直接將小三帶來開房,還讓她送套。

“東西呢?”

陸竟明朝她伸手,語氣不耐。

程影沒動,對上那雙深邃的眼眸,淡淡道:“陸總,下次要玩女人能不能走遠點?自己家酒店,對員工影響不好吧,咱們家也不缺這點房費。”

惱怒自眼中閃過,陸竟明一把奪走她手裡的套子,嗤笑一聲:“是對你影響不好吧,怕人嘲笑你?程影,我早跟你說過,我陸竟明的女人,要識相。”

舌尖被咬得發疼,程影隱去眼底的狼狽,平靜道:“我無所謂,只是不希望爸媽知道後還要我去擦屁股。”她聲音變冷,湊近陸竟明那張過分英俊的臉:“畢竟他們最近天天吵著生孩子,陸總外面這麼多女人,就沒點動靜?”

“怎麼,生出來你還想養?”

“驗過DNA是你的種,我還就敢給你養。”

“好,既然你這麼大方,我怎麼能讓你失望呢?”陸竟明頗有些惱羞成怒的從她手中奪走兩盒避孕套,扔到一旁垃圾桶:“生孩子,這個東西也用不上,你回去吧。”

她波瀾不興的樣子令他最痛恨,頂著陸太太的名頭,心裡卻裝著那個野男人。

程影剛要轉身,陸竟明的腰被一雙柔軟的手環住了。

“竟明,好了沒,我都等不及了。”

嬌媚入骨的聲音令程影渾身一震……

下一刻,她已不受控制,憤怒推開了虛掩的房門,一把將纏著陸竟明的女人拉開,同時也看清了那張巴掌大的臉。

“影……!”

驚慌失措的聲音,夾著無辜的眼神。

程影來不及反應過來,已經見她跪倒在地上,痛哭出聲。

“影姐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時控制不住才……做錯了事,你不要怪陸總,都是我不好,我們喝多了,我明天就辭職,離開這裡,我和你保證,求你原諒我。”

悽慘的哭聲,楚楚可憐的面容,還有臉上未散盡的激情潮紅,如同利刃穿心,給了她致命一擊。

第2章:背叛

陸竟明將人拉起來,抱在懷裡安慰:“你跟她道什麼歉,誰說讓你離開了?她又不在乎多少女人跟我睡覺,她在乎的只是陸太太的位置,你剛沒聽見嗎?她要給我們養孩子呢。”


“什……什麼?”

孟瑤瑤趴在陸竟明的胸口,長長的睫毛下還掛著晶瑩淚珠,眼裡有欣喜一閃而逝。

陸竟明摸了摸她的臉,笑著親了一口:“你的影姐姐不介意我跟別的女人生孩子,這個孩子,不如就你來生怎麼樣?”

“不……這怎麼可以呢?我對不起影姐姐,陸總,您還是讓我辭職吧,都是我的錯。”

陸竟明全程維持著無謂的笑容,不以為然道:“你欠她的,我來還,一千萬夠不夠?”

“這怎麼可以?”欣喜如巨浪將孟瑤瑤淹沒,她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中,差點就暴露了真面目,不過很快掩飾過去:“對不起,影姐姐,你打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沒想過破壞你們的感情。”

看著孟瑤瑤演戲,程影只是木然站在原地,腦中一片混亂與空白。

陸竟明的緋聞對象很多,九頭身的模特,蛇精臉的網紅,36D的小明星,沒有一個人能給她帶來如此巨大的衝擊。

小三是自己資助了多年的小姑娘,她不僅提供她初中到大學畢業的一切費用,吃穿用度,也從未虧待,甚至畢業後還將她安排到陸氏這樣前途光明的公司。

在此之前,程影從未想過,有一天農夫與蛇的故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她煞費苦心資助的對象,踐踏著她的善良,踩著她的血淚爬上了丈夫的床,成為破壞她婚姻的小三。

誰都可以跟陸竟明關係曖昧,唯獨她,孟瑤瑤不行。

然而偏偏,這個白眼狼給了她驚喜,她用虛偽天真的笑容矇蔽她,用無比悽慘的身世欺騙她,給了她迅疾而致命的一擊。

“影姐姐,對不起!你打我罵我都可以,我對不起你。”

孟瑤瑤哭得悲傷,將一切過錯攬在身上,心底卻因陸竟明的話興奮得難以自持。

撕開虛偽的面具,她嬌柔做作的樣子讓程影噁心。

她擡起手,毫不猶豫給了她一巴掌。

“自甘犯賤,我成全你,至於生孩子……你算老幾?”

孟瑤瑤被打得一個踉蹌,跌跌撞撞倒入陸竟明懷裡,哭聲變成了低泣,她捂住發麻的半張臉,再不敢說半個字。

陸竟明見她動手,也是楞了一下:“程影,你今天發什麼瘋?”

“我還就發瘋了,有能耐爬上床,打一巴掌怎麼了?你心疼?抱歉,我只是氣不過這麼多年的付出養了一條白眼狼。”

“夠了,你有什麼資格鬧?別說我喜歡她,就是養著她,與你何干?”

舌尖被咬破,程影胸腔炸裂一般的疼,那些撕裂的痛楚不斷順著脈絡侵入到四肢,與怒火交織在一起,燒得她面目全非。

“陸竟明,你明知道她什麼身份還去招惹,咱們兩年夫妻,你就這麼恨我嗎?”

程影帶著痛恨與不甘,從齒縫裡蹦出幾個字。

陸竟明哈哈大笑。

“你真可憐。”

“影姐姐,對不起!”

“收起你那套惺惺作態的嘴臉,在我跟前裝沒用了。”

“影姐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我真是隻是喝醉了,我沒想過跟陸總……”

程影冷笑:“沒想過,還是沒機會?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嗎?”

孟瑤瑤眼淚往下掉,聲音哽咽:“影姐姐,我真的沒想過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我跟陸總只是意外,真的,雖然他說讓我生孩子,可你要是不願意的話……我……”

“你他媽算什麼東西?”程影抓過文件夾朝她扔過去,打斷她噁心的嘴臉:“孟瑤瑤,那些年我資助過你的錢,就當是餵了狗,從現在起,你給我滾蛋,財務部已經給你結算工資,聽清楚了嗎?你,被解僱了。”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