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放過年輕人、放過我爸媽:知識付費,毒手正下沉頭條

創業家2018-07-12 05:35:44

文章授權 ✎ 深響(ID:deep-echo)

作者 ✎ 亞瀾


在老師們辛苦打磨的時候,知識盜獵者早已空手組局,賺得盆滿鉢滿。


“你爸正在用手機學英語,所以才沒接你電話。”

當母親告訴我,我那年過半百的、普通話都說的有些困難的父親正在學英語的時候,我感到震驚並迅速警覺起來,叮囑母親幫我“監控”父親學英語這件事。

又過了5天,我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除了父親,他那些年齡相仿、社會閱歷非常豐富的老戰友、同事竟然都開始分享“學英語”的朋友圈。每天上午十點之前,整整齊齊地發送同樣一張海報——“免費微課,5天拼會所有英語單詞”。

海報與學員朋友圈

學了四年英語播音專業的我深感智商被嚴重侮辱。

帶著諸多疑問,我潛入到了這個神祕的、看上去很“low”、聚攏著大量二三四線城市中老年群體的英語學習群中:

  • 5天真的能教你拼會所有的英語單詞嗎?

  • 這麼厲害的老師到底是誰?

  • 課程真的是免費的嗎?

  • 這些轉發又是什麼套路?

  • 盜版付費內容早就在淘寶、閒魚、各種雲盤上氾濫,這一次又是什麼新花樣?

根本抓不到的知識騙子

掃描了父親戰友分享的海報二維碼,我添加了頭像為“劍橋英語”的個人微信號“老師助理-7”。和其他“裂變”套路一樣,“老師助理-7”要求我分享海報到朋友圈,不可以屏蔽好友,且不能秒刪,截圖發給她檢查之後才能進入學習群。

我用兩個不同名字的微信號分別重複上述動作,要求入群,中間僅僅間隔了10分鐘,我就被分別拉入了兩個不同的群,第14號群和第15號群,每個群的人數都在200人左右,建群速度非常之快。

同時,學員們會在群裡被要求每天轉發海報到朋友圈“打卡”,如果不轉發,就會被踢出群,失去免費學習的機會。

打卡與預熱

終於要開始上課了,“老師助理”先發來一系列“預習內容”,流程顯得很嚴謹。但過程中有學員問到是否需要收費的時候,助理開始轉移話題,或者直接忽視。

課程採用語音形式,“老師”在上課時間進入群中發語音,但對於同學們提出的問題均不予回答。

學員詢問是否收費

可怕的是,課程持續了5天,竟然沒有一位同學質疑老師的資質,當我鼓起勇氣作出詢問時,立刻被群主移出了群。

五天課程之後,助手開始“收費”,全套課程398元。

詢問資質之後被移出群

在助手打雞血一般推銷完課程和發佈售價之後,密集地,出現幾十位學員付款購買。可疑的是,其中一些學員的微信名在短短半小時之內變了三次,實在是像“托兒”,例如下圖中的這位“美好未來”,半小時之內微信名稱變成了“未來更美好”、“快樂每一天”。

“老師助理”打雞血式推廣付費集訓營課程

群內學員“爭相”報名

儘管全程沒有出現任何老師的信息以及“劍橋英語”的資質信息、公司信息,通過助手此前發佈的預習資料,不難發現所謂“5天拼會所有英語單詞”的課程內容實際上就是原瘋狂英語教師自創的單詞註音直拼法。細聽群中的錄音,竟然和喜馬拉雅、CCTalk上免費、公開的賈王鵬《英語拼讀王》課程一模一樣。這也就是說,群主所謂直播授課,實際上是播的錄音。

課程助手發在群裡的課件

先不論課程裡教學的像拼音一樣拼英語的方法是否科學,從這裡便衍生出兩種可能性:

可能性一,這就是賈老師課程,錄音本身就是賈老師本人。

滬江旗下的實時互動教育平臺CCtalk上有一些關於賈王鵬的介紹——原李陽瘋狂英語講師,麒麟公社發起人,《互聯網思維掘金術》作者,生態農場主。

CCtalk上賈王鵬的主頁

這裡的“麒麟公社”實際上是位於陝西省銅川市的陝西麒麟君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關聯著公眾號——溜乎英語。而溜乎英語上的課程正是賈王鵬的英語音標課。

目前,溜乎英語已經在去年12月底停更,其內容轉移到了新公眾號叫做“六乎英語”。很多在“溜乎”買課的學員跑到“六乎”下面留言,表示自己被騙了,去年交的學費根本無法復學。

學員在“六乎英語”的留言

另外有網友爆料稱溜乎英語其實就是“麒麟英語”,還有一個名字是“口袋英語”。

口袋英語、麒麟英語、溜乎英語、六乎英語,加上這次的“劍橋英語”,同樣的課程已經至少擁有五個“馬甲”。即使賈老師是真的英語大牛,這樣的操作也實在是匪夷所思。

“麒麟英語”的海報和“劍橋英語”的幾乎一樣,口袋英語的“主體”也指向“麒麟君”

可能性二,這是一個假冒“賈老師”的騙子團伙。

互動全程,沒有任何關於老師的介紹,問到教師資質問題立馬被拉出群,這樣“心虛”的表現足以說明一些問題。

行業一直魚龍混雜,淘寶、閒魚等電商平臺上有大量低價盜版課程(騰訊深網此前有報道過),且盜版成本極低。

而現在,盜版披上了社群裂變的外衣,騙子只需翻錄音頻即可組織類似的“學習群”,一本萬利。

更早的案例是高曉鬆的付費音頻《矮大緊指北》,一位自稱“鳴老師”的人通過分享二維碼前70名免費的手法快速組織了若干個微信群,並在群中銷售課程。而實際上,他並沒有獲得高曉鬆任何授權。

《矮大緊指北》山寨課程群

和英語課一樣,這場限時免費活動的組織者也是“三無”——無真實信息、無公司背景、無任何資質。他們利用人們貪圖便宜、希望速成的心理,迅速裂變出大量微信群。這些微信群來無影去無蹤,只要完成了聚攏人氣,形成轉化的使命,就會被廢棄或者就地就散。

一切都是套路

而一切都是編織好的套路:

第一步,獲取資源。一篇署名“豹哥”的文章《知識付費藍海項目輕鬆月入過萬》大致表述了現有的資源套路——

· 購買官方正版(這個最簡單,直接花錢就行,音質好,適合土豪操作,新手資金少的別這麼玩);

· 尋找免費資源(這個很苦逼很浪費時間,有的專欄還整理不到,建議有能力的可以這麼做);

· 最簡單最省事又不怎麼花錢的方法,就是直接找同行買,買來之後可以無限轉賣(這個方法要注意,一定要尋找靠譜的同行,不能跑路,並且音質要好,裡面不能有廣告,可以先找同行花幾塊錢買一個聽一下再決定)。

之後的步驟則早已“產業化”。

人們只看到了小鵝通這樣“陽春白雪”的工具,卻不知道在知識付費大幕背後還有各種分銷、裂變的工具。

“深響”聯繫到了其中的兩家,手法大同小異。

首先他們會要求你設計裂變海報、微信頭像,並給予一些指引。比如海報文案要擊中痛點,最關鍵的那行字一定要大,在朋友圈中即使不被點開也清晰可見,大綱要有場景感,描述一個用戶嚮往的境界,多數字對比,最好要有講師形象、大平臺logo,時間緊迫感要突出“僅限前xx名,要有短期利益誘餌,例如進群即送xx資料、親密交流機會、一對一服務等等。

“刷屏”海報

由於微信群只能掃碼加入100個人,所以海報上如果只放一個群二維碼,很快就會因掃碼人數超過100人而失效。這時候工具的作用開始顯現,這些工具的裂變海報二維碼是“活碼”,可以在一個群達到90人的情況下自動換群,開啟群裂變。

群裂變工具還有一個“殺手鐗”——機器人。用戶掃碼入群后,不用懷疑,那個@你的微信用戶,就是一個社群機器人。機器人會自動發送活動簡介並引導用戶轉發海報+文案。用戶截圖發回微信群后, 社群機器人審核用戶截圖,並自動@用戶。

這種基於用戶社交鏈的拉新手法無可厚非,很多優質內容生產者都在使用。只是魚龍混雜,群裂變也成為了知識盜獵者的利器。

“如果按下單比例來看,沒名兒的、山寨的還是大多數。”一位從事群裂變工作的“用戶增長專家”透露:“按理說我不能給你透露客戶信息的,但我想說的是,有的同行自己也幹這個,找點兒內容就賣。集團作戰,封了就再來新的課,反正有轉換就有利潤,幾乎是無本的生意。”

他所說的“賣”單指狹義的通過群裂變的方式去銷售。通常情況下,知識付費的課程進行線上銷售還有以下幾種辦法:

第一,直接銷售:通過文案介紹付費課程的內容、亮點,直接吸引學員購買。

第二,分銷:學員購買後將專屬海報分銷出去,其他通過掃描該海報二維碼的人一旦完成購買,一級學員將獲得返點。

例如今年年初,網易雲課堂聯合荔枝微課推出的《網易運營方法論》24小時賣出了13萬份,就是採取的這種方法。《網易運營方法論》原價199元,促銷價只要39.9元。同時只要他人經由你分享的帶有課程二維碼的紅色海報購買該課程,你就會得到佣金返現。其中一級分銷返還課程價的60%,二級分銷返還30%。

第三,拼團:n人成團,團購價更加優惠。這種方式可以讓學員主動“拉人”增加銷量。拼團方式的誕生據說是因為“分銷”的方法涉嫌觸及微信“誘導分享”的規定,因此需要演變出新的推廣手段。今年年初,小鵝通、得到都推出了拼團課程。使用該功能的科學隊長旗下的《古生物學家還原恐龍世界》銷售額達到之前十倍。

在線上流量越來越貴的情況下,通過利益相關的分銷、拼團、裂變等工具利用社交關係鏈進行傳播的確是一種低成本獲取大量用戶的新思路。知識付費市場變得和草莽時期的電商市場越來越像,只是知識商品的盜版成本更低,沒有物流難題,銷售的規模更容易擴大。

下一波知識韭菜去哪兒割?

故事的結局很簡單,我爸在勸阻下退了群,他那位學完5天課程的戰友也沒有具備拼會所有英語單詞的能力,而花了398元進入集訓營的叔叔雖然感到無比後悔但也倒是不痛不癢。

“太瓜了,當時咋個就上當了喃。手機學英語好惱火哦。整不懂你們這些新東西。”不過,對於他來說398元並不是什麼大數目,花了也就花了。

就這樣,“知識付費”的華麗名袍下爬滿了蝨子。原本知識付費的初衷是讓真正有知識的人分享知識獲得收益,滿足人們對於無法在常規教育中學到的長尾知識的學習需求,但互聯網從來不缺投機者,知識本身在線上學習效果不可考的“保護傘”下變了味道,反正學不死人,“水貨”橫行,優質內容少之又少。

盜版至少搬運的“真知識”,更加沒有底線的是誤人子弟憑空編造的“偽知識”。

當一個人物,以“專家”的身份形象出現在海報上,配上聽著很厲害的“title”,人們很難對其心生懷疑。殊不知,那些教你如何職場成功的人也許一天班都沒有上過,那些教你孩子英文的老師,利用你的“不懂”,渾水摸魚,實際上根本沒有資質也不是什麼專家。

而知識付費與內容付費的界限很難劃清,線下培訓需要資質,但線上的“培訓”似乎人人都可成為老師,無從監管。

例如代古拉K幕後團隊洋蔥視頻在3個月內打造出5000萬粉絲的抖音IP矩陣,他們當然有資格去講“抖音大V教你如何打造超級IP”的課程。但現實情況是,關於抖音漲粉的課程到處都是,授課的老師大多使用“藝名”,比如陳六爺、王老師,其所舉的案例也是不可考的“某賬號”。

這些課程遊離於平臺之外,面向非一線城市,來無影去無蹤。更令人心生畏懼的是,有“幣圈人士”告訴“深響”,一些區塊鏈相關的知識付費課程會在直播中穿插項目案例,從而把學員轉化成“韭菜”。不過關於此種說法並未找到實證。

“王老師”的抖音課推廣資料

從2016年元年到2017年爆發,再到如今2018年的泥沙俱下,知識付費行業正在高速洗牌。

蛋糕依舊很大,根據《新媒體藍皮書:中國新媒體發展報告(2018)》,到2017年底,知識付費用戶達到1.88億人,比2016年增長了102.2%。而華菁證券的研報推斷,到2020年知識付費將會有2億人群、45%付費率、360元ARPU值,行業總收入規模達到320億。

機會也依舊在那兒,隨著用戶警惕意識和選課能力的提升,“智商稅”和信息不對稱的錢會越來越難賺。這時候比拼的就是課程質量、課程SKU豐富程度、整體品牌信任度了——不斷提升完課率和復購率,不斷運營各種社群工具擴大知識IP的影響力,從而讓知識內容不斷變現。長尾的、高質量的知識內容依然會獲得用戶的認可。

而到底是成為誤人子弟遭人唾棄的偽知識毒瘤,還是想成為傳道授業的真正受人尊敬的“老師”,全看操盤者自己的選擇了。



萬元尋找 “稿”事者

正在關注創業、創富、創投、互聯網圈的作者,創業家已開放萬元現金獎勵計劃(按效果計費),歡迎來“稿”。 


長按複製郵箱,立刻投稿cyj@chuangyejia.com


首期活動截止至2018年7月31日

活動最終解釋權歸創業家所有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