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必經之路之三

金色筆記2018-07-12 07:13:34


        “起風了,起風的時候真是激動人心!叔叔取了兩條大的魚,拿報紙裹起來。

        “是啊,佛羅里達來的熱帶暴風雨呢,每年這個時候都有幾場大雨。說。

        “大雨好!大雨前釣魚特別容易,今天是大豐收呢!湯姆叔叔站直身子,環顧周圍的海,接著說:下完大雨就是秋天了。你看看這一會兒浪多大啊,這麼快,潮就起來了……” 林裡喜歡他的聲音,男低音,帶著好聽的共鳴聲, 加上他的口音,聽著很親切,好像聽老人在說故事,湯姆叔叔的小屋這個外號不是白起的。湯姆高且胖,站直身體的時候,嬌小玲瓏的林裡就得仰視他,他像一頭和藹的大象。

       林裡接過魚,湯姆沒有立刻就走的意思,他們倆一起轉向海的方向,海浪像被一架架無形的推土機推動著,一波高過一波地朝岸邊滾過來,砸在岩石上,水花被風吹著落在他們身上。觀景臺建在海邊岩石上, 颶風桑迪來時曾經被大浪拍打得散架,現在這座是重建的。 天上烏雲密佈,林裡環顧四周,發現剛才那麼多隻海鷗現在卻一隻都沒有了。

       對著一波一波咆哮衝來的海浪,林裡不由得傷感,開始跟老爺子慢慢說起今天公司重組的新聞。公司重組,看著工業園死樣活氣的頹相,在此地找工不大可能,新工作肯定是在別地兒,甚至在別的州,這就意味著她得搬家,這個地方以後肯定少來了。

      說著說著,林裡忍不住哭了:我剛剛替兒子交了大一的學費,就出這種事?!老天就跟我開這種玩笑!她的委屈,在大象的身邊,已經不需要再掩飾了,湯姆叔叔沉默地聽著,用粗糙的手撫平林裡的背心,然後想起來,急忙把手縮回來,說抱歉,林,你的襯衫上都給抹上魚腥味兒了......你現在整個人聞著都像波吉魚…..

       說完他嘿嘿地笑起來,林裡愣住,然後也跟著笑,他們笑作一團,這時,雨下起來。

       熱帶暴雨排山倒海從天而降,僅幾秒鐘功夫,林裡的襯衫長褲就溼了,襯衫上的魚氣味隨著她的體溫散發出來。

       林裡跟湯姆叔叔衝刺一樣回到她的本田房車裡,只這麼一會兒已經是落湯雞般,連她的頭髮上都滴著水。湯姆坐在副座上,氣喘如牛,林裡連滾帶爬地坐進駕駛座上,探身去取車後座上的毛巾,說先躲一躲吧,這雨下貓下狗一樣……

        她拿了毛巾,轉身遞給湯姆叔叔一條,一邊猛擦著自己頭臉上的雨水。湯姆並沒有接過毛巾, 他甚至沒有注意車裡的動靜,他正把身體往前探, 全神貫注地盯著車窗外的海,然後騰地跳了起來,嘴裡咒罵一句操,猛地推開車門就衝了出去,連車門都來不及關上。

        那一側打開的車門裡刮進風和雨,再次淋了林裡一頭一臉。湯姆叔叔直直地朝觀景臺跑去,又急急忙忙地跑回來,他像一隻巨大的海鷗,一隻仰臉向人吼叫的海鷗,一雙手臂像翅膀一樣張開,指著海的方向,語無倫次,林里根本聽不清他在喊什麼, 只見他雙目圓睜,嘴裡不停地喊HELP, HELP

         林裡不情願地推開車門,海風猛烈地推搡她,她幾乎被掀倒。 只聽到湯姆叔叔在喊,Hurry!快! 救人啊!林,電話!那個人在海里......說著他大幅度用手臂指著海的方向,然後又往海邊衝過去。

         他們衝到上,往下看,發現已經漲潮了,棧道對著海的最後一級臺階,已經被正在升起的海浪淹沒,白色的浪衝過來,又退回去,像一支軍隊。林裡終於在浪裡辨出那個穿深紅色連帽衛衣的人,他的一頭黑髮被海水中深綠色的水草纏著,像海豹的頭,這時海浪衝過來,他又消失了。林裡間斷聽到海里傳來呼救的聲音,不是湯姆的聲音,是一箇中國人的聲音,普通話夾著英文,這聲音從海濤聲裡傳過來,間斷著,微不可聞, 像是受靜電干擾的電波。

       穿紅色衛衣的人在水裡掙扎,棧道盡頭的海水並不深,他努力想從水裡站起來,回到棧道上,但是他每次站起來,漲起的海潮就衝過來,狠狠把他摁倒。

       林裡不敢走下棧道,她站在那裡呆住,湯姆已經不管不顧地衝了上去,那個棧道像一條搖搖晃晃的繩子,在風裡和潮水裡吱吱嘎嘎地響著每一個木頭接口。

       湯姆彎腰曲背地走著,在狂風吹打下,一個趔趄滑倒, 幾乎一頭栽進海水,他掙扎著想爬起來,風帶著浪壓著他,一波一波漲潮的浪打在他背上,要堅持把他也帶進海里。湯姆四肢著地趴在那裡,整個人好像在擁抱著棧道,他擡頭對上面的林裡喊: 911電話啊,911,有人落水啦!快打電話!

      林裡驚在那裡, 不敢往海邊靠近一步, 她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機,撥打911那三個數字。緊急求護的接線員的聲音立刻響起: 請問出了什麼事?…… 你們在哪裡?……我們馬上趕到。林裡氣喘吁吁,帶著哭腔回答著,語無倫次,但電話那頭的接線員已聽明白是怎麼回事。

       911電話打完,這時湯姆叔叔從棧橋上站了起來,他渾身的衣服溼透,貼在身上,凸出他的大肚皮和下面細瘦的羅圈腿,像一個卡通畫裡的小丑。他沒有回到岸上,反而扶著棧道的欄杆再次朝海面走過去,一邊走一邊對海里的人喊:你堅持住,救援馬上就到達,你堅持住, hang on……

      林裡知道這北方的海水有多冷,即使在初秋,海水裡的寒氣會在人落進去的一刻,變成一把把微小鋒利的刀子,千刀萬剮人的全身,那種痙攣,被稱為冷震…..

      ,老尹就是這樣死的, 不是嗎? 潮漲的時候,他跳了下去。最後一刻的老尹跟現在海里這個人,唯一區別就是沒有人看到, 沒有一個湯姆叔叔跳起來衝到棧橋上大喊救命,老尹的呼救聲只被風接收了,朝大西洋的深處帶走, 那時林裡不在岸上,不在他身邊......林裡想到這裡心都絞痛了。

       老尹,對不起,我沒有能救你,我甚至沒有想過要說句溫柔的話寬慰你。在生存壓力下我跟你一樣焦慮,但焦慮沒有讓我抑鬱,讓我變成一個無情往前衝刺的野獸,我光顧著催促你找工作,我看你坐在家裡發呆,我罵你懶, 我從來沒想到你的心已經病入膏肓。老尹,對不起, 真的對不起,我那時太年輕了我不懂啊,你比我脆弱多了……

       林裡哭了,她終於明白,她一直想躲開又躲不開,想忘記又不能忘記的歉疚和自責,是老尹和她之間最後的紐帶,這麼多年它像一場持久的暗戀陪伴著她。現在,連這個苦澀的歉疚都是那麼美好,好像嵌進肉裡的沙子最後變成了珍珠, 這是老尹冥冥中帶她走過的必經之路。

       林裡不再害怕,她往棧道上邁開步子。雖然冷得渾身直打哆嗦,林裡使盡全身力氣對著海的方向喊著,help is on the way,  來了,救援來了……如注的暴雨鞭子一樣抽打著她的臉,但是她還是一遍一遍喊著,給自己壯膽,直到海上再次傳來微弱的聲音。

       這是一個多麼平凡又多麼不可知的世界,水裡和岸上的這三個人,在這一刻,都想活下去。


(小說完)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