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最好的閨蜜就是她了

青菀2018-07-20 04:41:57

很少有人不喜歡,她像沒有野心的襲人。對只忠心細緻,卻沒有把她當跳板,藉機上位。紫鵑原本是房中的二等丫鬟,和襲人差不多出身。賈母到底是權力中心,她隨便指撥下來的人,也可成為一房主力。

曹公給紫鵑的評語是“慧”,她當得起。黛玉和吵連環架,紫鵑沒有偏幫黛玉,而是句句論理,又兼顧人情。

當時是端午之後,元春賞的節日禮物寶玉寶釵一樣,黛玉與賈府三姝一樣。去清虛觀打醮,張道士又當眾人面提寶玉定親之事。黛玉之前去敲門,被晴雯惡聲懟了,氣還沒完全平息,又生出這些事端。

兩人鬧了起來,寶玉要砸玉,黛玉氣吐了。紫鵑勸道:雖然生氣,也要保重些,才吃了藥好些了,這會和二爺拌嘴,又吐出來了,倘或犯了病,他臉上不好看啊。

這番話極妙。不論對錯,論情理。她看的清楚,這二人是吵來吵去,真正的心思到底怎樣,她明白。唯有站在對方的角度,勸架才算勸到點子上。紫鵑如果不懂寶黛,或對黛玉偏幫,大概只會說一些無關痛癢的話:二爺可讓點妹妹吧,她是遠客。

這番話之後,寶黛不言語了,紫鵑拿扇子給黛玉輕扇,襲人也在,見三人鴉雀無聲,各哭各的,紫鵑”索性也傷起心來“。這個”索性也“非常妙,很能體現紫鵑的性格。在身邊人處在同一情緒時,如果你跳脫開來,哪怕不言語,表達的意思也是:我們不一樣。

這個”索性也“,說明紫鵑並沒有拿寶黛吵嘴當大事,但當局者迷在其中,她不介意陪著落淚。這淚是表達:我明白,我知道,但我和你在一起。

如果說以上言行,體現的是紫鵑的急智,那接下來這番話,就是她的聰慧了。“話說林黛玉自與寶玉口角後也覺後悔,但又無屈就他之理,因此日夜悶悶如所失,紫鵑看出來了。”

勸道:論前兒的事,是姑娘浮躁了,別人不知道他的脾氣,難道咱們也不知道?黛玉說:你怎麼幫外人來派我的不是?紫鵑又笑道:我看他平時對你就好,因你小性兒,常氣他,才這樣的。

厚道寶釵說鶯兒“淘氣的緊”,開朗湘雲和翠縷聊天歸聊天,末了擺出“你沒文化,我一笑了之”。只有黛玉和紫鵑,可以像閨蜜一樣聊天。也只有紫鵑會站在黛玉的立場,人前“索性哭”,人後細開解。這份用心與仔細,並沒有寫在年度kpi裡面,純情義。

話沒說完,寶玉來了,紫鵑笑道:聽著是寶玉的聲音,想必是來賠不是了。又不顧黛玉嘴上說“不許開門”,放他進來。又打趣:我只當你以後再也不來了。

一句笑話,把整個場面打開了。她深知寶玉,也知黛玉,把話說在明面上,接下來寶玉用一萬句好妹妹哄黛玉,那是順理成章的事。

慧是急智,慧是眼力見兒,慧還是一句頂一萬句,撥開雲霧見晴天。

薛姨媽住進瀟湘館之後,說,我看黛玉和寶玉很配。黛玉害羞不言語,紫鵑站出來問:何不與太太說去?這句話問的很好。不是“何不與老太太說去”,而是“何不與太太說”。

論理,黛玉父母已逝,外祖母為她的婚姻做主,是順理成章的事。在有外祖母的情況下,紫鵑讓與舅媽去說,為什麼?因為她知道,賈母是願意他倆在一起的,而太太不見得這樣想。她趕著問這句話,是替黛玉著急。只可惜薛姨媽用玩笑的態度帶過,她有自己的打算。

高鶚續書是傳奇故事的套路。這邊黛玉將死,那邊寶玉成親。把一個淚盡而亡的黛玉,寫成私定終身不得而氣死的怨婦。戲劇衝突倒是有了,人設全崩。


寶玉不會蠢到都拜堂了還不知新娘是誰。寶釵不會無情到明知黛玉病重,哭一哭就真嫁寶玉。黛玉也不會因不能在一起,就有如此怨懟之語。

把頑石寫成蠢貨,把山中高士晶瑩雪寫成心機婊,把世外仙姝寂寞林寫成怨婦。這是高鶚本人的惡趣味,也是我無法直視續書的原因之一。

他續寫的紫鵑也很奇怪,一方面替黛玉恨寶玉,一方面又替她原諒他。抱歉,這不是慧紫鵑,這是無知無識,沒有眼力見,也沒有判斷力,拎不清的俗婦。

紫鵑是最好的朋友。細心照看你的身體,體察你的內心,審時度勢,為你爭取能力範圍內的一切利好。

但並不強求,也不會機關算盡。真到了花落人亡兩不知那一天,紫鵑會傷心,落淚,但不會強求,對著黛玉的香魂,她大概會默禱一句:我已盡力,姑娘安息。

慧的表達方式之一:盡人事,知天命。戲劇衝突是為俗世裡的人準備的,他三人的交情,超越主僕,高於情感,沒有任何現成的套子可套,也不必套。


(ps:三聯宋朝的課程依然特惠中,現已出了清明上河圖,理學,茶事,書法。陸續還會有宋詞,宋瓷,以及別的。我每期都有聽。坐家中而聽當世名師講述,實在是一件超有幸福感的事。如果你喜歡,可長按下面二維碼購買。)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