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著記憶的味蕾,重回曾經美好時光

美食健康顧問2018-07-22 08:11:26

有人說,世界上最忠誠的,就是自己的味蕾。照片會在四處漂泊中被遺忘在某個角落,兒時的夥伴也因會有了各自方向而久疏聯繫,再深刻的記憶也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漸蒙塵埃。唯有味蕾,在再次感知到當年熟悉的氣味與口感時,回憶會被瞬間勾起,往昔的畫面都會瞬間浮現於眼前,人生的烙印隨著味蕾的復甦而逐漸清晰,重回當初美好時光。

 

我愛做菜,因為對我來說,每一道菜,就像一本書,每每翻開,總有細膩而柔美、悠遠而綿長的回憶在味蕾間綻放。

 

父親的


辣椒小炒肉是一道再簡單不過的家常小炒:將瘦肉切片放入碗中,倒上些許料酒、醬油和澱粉,拌勻漬一會兒;將鍋燒熱,把雞蛋放油攤熟;再用熱油炒熟花椒後,將肉片與蔥薑蒜一同翻炒;最後把雞蛋、木耳、黃瓜倒入,加少許水和醬油,炒勻出鍋。燒法雖然簡單,卻是我兒時最美的味道。

 


小時候因為學校離家遠,總是父親下班後接我放學,但他工作總是很忙,因此我總是學校留到最晚走的那一個。回到家夜色已濃,父親才開始張羅晚飯,廚房裡翻炒的聲音和四溢的香氣,愈發刺激著我的轆轆飢腸。

 

父親愛吃辣,因此辣椒小炒肉是必不可少的。辣椒脆甜鮮辣,五花肉豐腴細嫩,再配著豆豉的油香,滑嫩適口、麻辣鮮香,絕不膩人。父親把辣椒與五花肉這兩種材料以最純粹的炒的方式烹飪出來,平淡無奇的食材,成就了濃郁美好的味道,沒有任何的造作與修飾,像極了他一直以來對我無言的愛。

 

現在,我也愛自己做小炒肉,再配上一杯小酌。一邊是菜餚微微辛辣,一邊是美酒的甘之如飴,在激發食慾的同時,兒時與父親一起的那種幸福也會泛上心頭,讓我倍感踏實與溫馨。

 


姥姥的醃黃瓜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醃菜是一種用時間來醞釀美味的藝術,比如姥姥的醃黃瓜。將黃瓜、尖椒、蒜洗淨晾乾;再把黃瓜切成段,把每段切成條,放入盆中並撒上大半袋鹽;待將黃瓜水分醃出之後,加入醬油和冰糖、姜、蒜片,花椒等輔料一起放入罈子,密封發酵,一週後就可以吃了。

 


醃菜和回憶一樣,都是定格時間的一種方式。小時候我最喜歡吃姥姥醃的黃瓜,她也總愛把好吃的留給我,每次吃飯,她總會把醃黃瓜悄悄塞進我嘴裡,伴著清脆爽口鹹鮮香辣的滋味,十分下飯。這麼多年過去了,相比較海味山珍,反而是這道小菜的味道更為綿長。

 

醃黃瓜不僅下飯,更下酒。如今,一碟醃製黃瓜,一瓶加冰勁酒已成為我的餐桌“標配”,醃菜的清脆加上勁酒的冰爽,吃下的是美食,反哺的是回憶,在享受健康的飲酒體驗的同時,悄悄泛起的鄉愁讓這股回味更加悠長。

 


過年的


在小時候的記憶裡,清蒸桂魚是過年時候才能吃得上的“大菜”。把薑片放進魚肚裡,與大蔥段一起用大火蒸制八分鐘;隨後將放入油鍋中攪炒至勻,最後淋在蒸好的桂魚上即大功告成。清蒸做法看似簡答,卻難在把握恰如其分的火候,增一分則濃,減一分則淡,火候把握得當,在留存豐富營養的同時也保留了魚的天然鮮味,再加上蒸魚豉油的純香,足以震撼味蕾。

 


時間是食物的摯友,也帶來醇厚鮮美的味道,帶我重回兒時記憶中的新年。對我來說,小時候的新年唯有一個字:吃,忘情地吃,不顧一切地吃,牙齒咀嚼不同的食物發出的聲響,組成了才是記憶中最美的樂曲,貫穿時光,而清蒸桂魚,就是其中最動聽的“旋律”。

 

桂魚層次感十足,這時候如果再配上一杯勁酒,無疑是最大的享受,勁酒的獨特醇香讓鮮嫩肥美的魚肉“美上加美”,跟老爸碰個杯,一口魚肉一口酒,再聊些童年趣事,美哉~

 


(點擊視頻,感受勁酒冰飲香醇美味)

 

時間總是漫不經心,模糊著我們的曾經。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當初盼著長大的心情,變成了眼看青春流走的落寞。父親、姥姥、童年……其實這些記憶從未走遠,一杯勁酒,一道佳餚,用美味鐫刻歲月,用味蕾定格當下這份最美好時光。

 


點擊閱讀原文,領取勁酒夏日清涼福利!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