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沙龍丨夏商小說分享會:我所理解的文學與生活

慢書房2018-08-12 20:02:57

『讀書、喝茶、沙龍、小住,繁華靜處遇知音』



書籍永遠在尋找讀者/而作家只有一張書桌


多面俠夏商

文|荊歌


在我的印象中,夏商好像並不是一位高產的作家,我讀他的作品,遠遠少於讀他的言論。我喜歡他的言論,我在他的言論裡看到了智慧,看到了人格,也看到了勇氣和才華。我覺得夏商的價值,更多的是體現知識分子的良知、獨立精神和思考能力。他應該算是一位著名的公共知識分子吧。我剛剛看到另外一位朋友黃小初在微信上所說的一番話:“知識分子生來就不是討人喜歡的,世俗意義上的成功更非其所長——因為他們就是職業唱反調者,是傳說中的拗相公,既懟強者,也懟庸眾,他們總是願意扮演大合唱中那一抹不和諧的雜音……‘雖千萬人吾往矣’,這是一個知識分子的基本職分所在——可以被欺凌、被羞辱、被蔑視,但是始終不能被打倒,永遠相信自己內心的那一束光,能夠照亮黑暗的囚室和無盡的隧道,這是一個知識分子的驕傲,也是一個知識分子的天真,當然更是一個知識分子的宿命。”他這段話說得真好啊,我覺得完全可以用來獻給夏商。


人們妖魔化公知,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好像他們都是一些青面獠牙的人,因為他們的存在,妨礙了我們“歲月靜好”的,他們是一些敗興貨,真的跟我們普通人的生活水火不容嗎?而我所認識的夏商,同時又是可愛的,他愛藝術、懂喝茶,還長於做菜。微信朋友圈,經常可以看到他精心烹飪的佳餚,看得人直淌口水。還能看到他跟兒子舉杯共飲,一副慈父模樣。他愛生活,愛人類,他是一個很典型的上海好男人!


我完全沒有想到,他竟然寫了這麼多的作品!新近由出版的“”,竟是九卷本,如果做成木刻線裝本,絕對是著作等身啦!他的作品,洋溢著生命的生機和慾望,也充滿了生活的苦難與黑暗。是的,對於風花雪月的幻境而言,他又是掃興的!但是他真誠,他敏銳而深刻,他是用有熱血的身體感受生、想象死,在描述生死的字裡行間,注入他的發現,傳遞他的體驗,揭祕他的洞見。


這是一個活潑潑活著的人,一個真實地愛著恨著的人,一個勇敢、倔強、犀利而又不失溫柔的探索者、發現者和行吟者。他可能會讓你覺得不適,因為生活本來就是荊棘叢生;他卻也會讓你感動,因為他讓你觸摸到了生命的震顫;他無論在哪裡,即使是如今遠走美國,他也是我們的夏商,他是唱著聖歌的掘墓人。




意志堅定,心腸柔軟

——我所理解的文學與生活


 夏商小說系列

蘇州分享會



嘉賓

夏商(著名作家)


時間

2018/8/11(週六)

19:00-21:00


地點

(蘇州姑蘇區觀前街蔡匯河頭四號)


主辦

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慢書房




夏商

小說家,1969年12月生於上海。著有長篇小說《東岸紀事》、《乞兒流浪記》、《標本師》、《裸露的亡靈》,另有四卷本《夏商自選集》及九卷本《夏商小說系列》。





夏商小說系列

夏商  著


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已經出版

《東岸紀事》(上、下卷)

《標本師》

《猜拳遊戲》

《剎那記》


即將出版

《乞兒流浪記》

《裸露的亡靈》

《孟加拉虎》

《八音盒》



01

《標本師》:故事的講述者藉助一本日記,還原了一名標本師的愛情歷程,在經歷了背叛與報復、懷疑與妥協、懺悔與絕望之後,男主人公將深愛的女人制成了標本。


小說植入的大量解剖學知識,像一道道黑暗料理,又藉助探案式的推理,還原了詭異的謀殺現場。故事佈局奇崛,細節精細,每一頁日記都有意外發生。


02


《猜拳遊戲》:五部典型現代主義風格的中篇小說,兼有魔幻現實和元小說的敘述策略,敘事具有濃郁的自覺意識。有些故事交融虛擬與現實,用作者“本人”的參與完成對文本的解構,有些故事設置敘事圈套,帶有濃郁的炫技色彩,有些故事則藉助規範外的想象,完成對現實的批判。高度文本化的智性寫作,是真正的先鋒派小說。


03


 《剎那記》:短篇小說的祕密在於它神祕的敘事質地,它也許只是一種氣息,緩慢而有力地散發出來,最後成為用文字織成的一小塊質地漂亮的布。十二個短篇小說,十二個意味深長的故事,藉助控制力的語言和結構,不動聲色地還原世事的殘酷與真實。一冊關於情愛的短經典,露出水面的只是島尖,島身深藏於海平線之下。


04

《東岸紀事》是一部百科全書式的群像小說,故事的發生地是一個叫六裡的浦東村鎮。在歷史和時代的變遷中,小人物的日常生活被打破。作者用大量筆墨還原了老浦東的風土人情,刻畫出浦東開發之前的市井百態。評論界認為《東岸紀事》改寫了上海文學版圖,顛覆了外省人想象中精緻的、小資情調的、後殖民時代的上海,喚醒了其粗糲的、荒蠻的、泥沙俱下的一面。


“簽名書”

請點擊閱讀原文


—FIN—


整理丨慢師傅

排版丨慢師傅

編輯丨WEY LEAN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