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人給東帝汶拍的這部老套的足球電影,把我看哭了

有馬體育2018-08-15 21:03:58

今天故事的主題是

 的赤腳夢想 



6-0,中國隊在雅加達亞運會上迎來了開門紅,高準翼梅開二度,張玉寧、韋世豪、姚均晟和張源都各收穫一枚進球。賽前,這場與東帝汶的比賽,被網友稱為“國足最後的救贖機會”。


東帝汶是小組中最弱的對手,世界排名第190位,亞足聯排名中倒數第5。今天,參加這次亞運會的東帝汶隊是一支更年輕、以1997年齡段為主的隊伍。而上一支1994年齡段的,曾在2009年0-0打平中國國少隊。



如果單從比賽來看,東帝汶足球簡直弱得不值一提,但看完韓國人給東帝汶拍的一部足球電影,我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電影劇情極其老套,有些表演無比誇張,有著早期某些典型狗血韓劇的風采,但是,就是這麼一部電影,我竟然流下了幾滴“廉價”的眼淚。


1


在大部分報道里,東帝汶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沒有之一,物資都要靠外國援助。影片開頭那段話,足以說明這個國家的悲慘底色了。“東帝汶被葡萄牙殖民統治長達450年,1975年,在獨立9天后,又被印尼武裝侵略,搶佔了24年。” 到本世紀,2002年,東帝汶正式獨立。獨立後的第二年,足球在東帝汶被全面推廣。


電影在2010年上映,名字叫《赤腳夢想》,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講述的是韓國退役球員,原本想在東帝汶做點生意,發點小財,最後卻給一群沒鞋穿的孩子當了足球教練,還帶他們到國際賽場踢球並贏了日本隊的故事。



影片中,金信煥的名字改叫為“元光”。退役後,他因為投資失敗欠下了鉅額債務,後在電視上看到了東帝汶,認為這是一個很有發展前景的新新國家,於是打算過去做生意。沒想到剛下飛機,就傻眼了。


東帝汶比想象中更貧窮,到處都是低矮、破舊的房子,小孩們光著腳,身材瘦弱。他遇見的第一個小孩兒,是在機場給人搬行李賺錢的“”。對,就是和西班牙國家隊隊長以及C羅在皇馬時隊友同名的拉莫斯。但當拉莫斯把行李扛到和他差不多高的汽車後座時,元光乘坐的汽車一溜煙開跑了,拉莫斯在後面追著“one dollar, one dollar”,聲音越來越遠。



2


元光的賺錢熱情很快被澆滅了,因為韓國領事館大使告訴他,這裡沒有任何賺錢的機會。他都打算打道回府了,但在回去機場的路上,商機出現了。一個小孩為了撿足球,不小心衝到車前。他看著遠處一群光著腳踢球的小孩,看到了賺錢的可能。他留了下來,開了家足球用品店。在東帝汶,這樣的店還是第一家。



東帝汶太窮了。孩子們根本買不起球鞋。元光想了個辦法,分期付款。想買鞋的孩子,先把鞋拿回去穿,每天交1美元,同時還能每天跟元光免費學踢球。理想總是美好的,但沒過幾天,孩子們就交不起1美元了,脫下鞋子還給他。有個孩子,抱來了家裡的雞做替換條件,“比其他雞要大,肉也多,還很有力氣”,懇求他,“千萬別把鞋拿走”。元光流淚了,想打電話拉贊助,但被朋友和家人拒絕。



現實中,金信煥30歲退役,因生意破產欠下鉅額債款,入獄五年,妻子離他而去。2001年,45歲的金信煥在朋友的介紹下,來到東帝汶。在街頭轉悠時,他看到很多孩子在踢球,於是上場一顯身手。這場比賽讓金信煥找到了久違的愉悅感,他決定重操舊業,每天花四小時免費教當地的孩子踢球,“與東帝汶那些貧窮的人們相比,我此前人生中的那點挫折根本就不算什麼。”



3


在東帝汶踢球的孩子,除了要自己爭取球鞋,還要自己爭取場地。


那塊兒唯一能踢球的黃土地被賣魚的商販佔了。雙方約在10天后比賽,贏球的一方,就獲得場地的使用權。賭注是“一頭豬”。元光盡力了,他選了一些體形合格的球員,進行專業化訓練。但最後還是輸了,身體沒跟上。



現實中,金信煥在東帝汶那會兒,這個東南亞國家的暴亂還沒有結束。實際上,直到2006年,流血、衝突都是東帝汶的常事。東帝汶隊組建得並不容易,金信煥是當時國少隊主教練,剛開始只招到三四名小隊員,後費盡周折從業餘球員中選拔出一支隊伍,所有的訓練費都由金信煥自掏腰包。


電影也呈現了相關畫面。某夜,東帝汶再次發生動亂,子彈四射,房子車子被火焚燒,小孩子四處奔跑。沒想到,暴亂過後不久,那些受過傷的小孩重新找到了元光,邀請他“去踢足球吧”。 街頭上,隨處可見的又是一群光著腳,在漫天灰塵的土地上奔跑踢球的孩子。



3


電影中最感人的一幕,是元光準備回韓國。因為他無法兌現帶孩子們去參加國際比賽的承諾,沒人、沒權、沒錢。為此,拉莫斯甚至去偷了一塊白玉而被抓入派出所,就為了球隊能去日本廣島參賽。



元光從機場趕到派出所,那群小孩站在門口,流著淚希望他不要走。



最終,在體育部長官等人的幫助下,元光帶著17名小孩順利辦了護照。在一場大雨中,元光對領事館的樸仁基說,“知道為什麼我拼命想參加連贏的希望都沒有的國際大賽嗎?我總是開始,但從未堅持到底,自己都沒去過的盡頭,和他們的話,好像能去。”



在與日本國少隊的比賽中,東帝汶的國民在各個地方圍坐在收音機旁,靠現場的觀眾接收“直播”。連總統也守著。



孩子們的出場背景音,全是“東帝汶”的吶喊聲。



贏球后,整個東帝汶都沸騰了。司機不停鳴喇叭來慶祝,公交車上的乘客站起來跳舞,有人身披國旗,在大街上奔跑。這架勢,還以為東帝汶拿了世界盃冠軍。



電影中的比賽,記錄的是2004年東帝汶足球隊參加的第30屆里貝利諾杯國際少年足球賽,在金信煥的帶領下,球隊獲得冠軍。他也因此被稱為東帝汶足球的“白求恩”。某種程度上,一名韓國三流球員,成了其他國家足球的拓荒者,這甚至可以說是國家軟實力的一種體現。


2009年,這支東帝汶隊前往韓國參加邀請賽,最終獲得冠軍。去年7月份,在亞洲U23錦標賽預選賽中,金信煥又率領東帝汶隊以0比0逼平韓國隊。同時,這部2010年上映的,由韓國人拍攝的關於東帝汶足球的電影,自上映之初,就在韓國相當受歡迎。這些素材聯繫在一起,讓我們意識到,真的有一個國家願意為了另一個國家在足球上的努力去喝彩。


同時讓我們開始思考這麼一些問題:在韓國,你可以拍出怎樣的體育電影?以及,一部體育電影究竟能拍成什麼樣子?



5


現實中,東帝汶國少隊有過很多高光時刻。2009年,13:0橫掃中國澳門隊,3:0輕取新加坡隊;2003年,在南京亞青賽上以1-0戰勝了中國U19國青隊;2005年,中日韓三國聚集在昆明參加U12比賽,東帝汶獲得冠軍。


但相比之下,他們的成年國家隊還不曾有過突破。而且,在今年的俄羅斯世界盃前不久,還有過一個關於歸化球員的插曲。為儘快提高國家隊競技水平,開賽前,東帝汶足協招募了8名巴西外援,給他們派發東帝汶的護照,以“亞外”身份簽約,獲得替東帝汶出戰的資格。


於是,東帝汶隊在世界盃預選賽資格賽中,闖入40強賽,又逼平馬來西亞隊和阿聯酋隊,被認為一匹“黑馬”。但這項“巴西外援”政策,最終被亞足聯與國際足聯調查識破,國際足聯宣佈東帝汶國家隊的29場比賽結果無效,這些比賽都有巴西球員出場的紀錄。另外,東帝汶足協還被禁止參加2023年亞洲盃賽。



6


回到這部電影,在看之前,我覺得《赤腳之夢》劇情實在是有點土味,可看到最後,被一群瘦弱的小孩在賽場上奔跑的背影,和東帝汶因為一場小小的勝利,舉國歡慶的場景所感動。


可能就像一位網友點評那樣,“情節很老套,但是看到孩子們的執著,尤其是在東帝汶那樣的環境裡頭,真的用足球可以化解掉很多仇恨與對仇恨的關注的時候,就會感覺到溫暖與信仰的力量。”



“有馬體育”原創,內容轉載須經授權

合作請聯繫:cathyqian@youmatiyu.com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