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倫貝爾第二天:溼地,馴鹿,大興安嶺

青菀2018-08-16 12:15:56


這是來呼倫貝爾的第二天。


早晨六點起床,處於被困死狀態完全睜不開眼。洗澡收拾行李,七點半出發。


去的第一個地方是溼地公園,據說全國最大。這是一個景區,人多,有電瓶車。登到最頂端,可以看見草原與林景的結合,還有河流。領隊認為不可錯過。


路上看到一種花,我問,領隊說:格桑花。樂兮一邊看一邊說:不像玫瑰,不像桃花,應該是科學家培育出的新品種。


不是,它叫格桑花,在西藏非常多。有個軍旅作家寫過一本軍隊主題小說,就叫《一路格桑花》。樂兮沒聽完就跑了。


第二張圖是登到頂端時,往下看去的全景圖。黃的是麥田,綠的是林地,彎曲的是河流。和很多風景區一樣,這裡也有許願結。我看了一下,無非感情和順事業有成。



樂兮又想拜,他屬於見啥佛都會拜的那種,我說:不要了,命運在自己手中。他看了看手,說:剛才摔了一交,有點髒,命運會不會嫌我?


正想著怎麼回答,他已經去找同車廣州的了。說玩也不對。是他單方面纏著哥哥,哥哥顯然不很願意搭理他,只是出於教養不得不敷衍。


哥哥和我坐在涼亭聊天。就像一般大人與小孩聊的那些內容。課外學什麼呢?小提琴。還有呢?補習班。和哥哥感情好嗎?他狠狠點頭:可好了。過了會又補充:我哥哥馬上要上初中了,他以後想開個遊戲公司。我把嘴張圓圓的,說:好棒啊。特別捧場。


頓時他更願意和我聊天了,比如相比小提琴,他更喜歡射箭,但父母不允許。還有,他覺得樂兮有點幼稚。我說我也這樣認為。



兩米外正在用礦泉水給石頭澆水認為自己正在種玉米投手西瓜射手的樂兮聽到了,跑過來問:幼稚是好話壞話?我倆一起回答:好話。他心滿意足的繼續種地去了。



離開溼地公園後,我們先去了一片麥田。領隊依然活力四射,各種拍照。樂兮跟前跟後,有樣學樣,他蹲樂兮也蹲,他躺樂兮也躺。他非常開心,而且這種開心我無法理解。



下圖就是我們拍照的地方,有山坡,平地,麥田,也有草原。今天天氣多雲。天不喜歡藍,雲層很厚。



這幾個月雖然頻頻出行,草原沙漠等太陽很強的地方,但因為防護工作一流,不但沒晒黑,甚至皮膚也完全不幹。祕訣很簡單,面膜。一週兩次清潔面膜,幾乎每天一片補水面膜。敷爾佳或可復美。我從前歧視它們,用了之後才知道真的很好。它們是被朋友圈微商帶累了名聲。


樂兮今天明顯進入倦怠期,對拍照提不起興趣。但領隊還是有捕捉到一些瞬間,很可愛,很自然。



但是奶奶狀態非常好,今天出了許多非常美的照片。這位哥哥就是同車的廣州男孩。他八歲,只比樂兮大三歲。但是非常懂事,剋制,不給人添麻煩,而且不粘爸媽。


我說,是不是男孩長大了都這樣?他說:當然也不排除有的依然粘父母,但我不這樣,我喜歡安靜。我說,那我得珍惜弟弟還願意粘我的時候了。他認真點頭:對的,不然追悔莫及。


這張照片充分暴露了我的水桶腰,但是並不太介意。我憑本事吃出來的水桶腰,又不肯賣力減去,難道不該遭受應有的羞辱嗎?


這是同車的我們,蹦起來的姿勢各有詭異,但看過去莫名和諧。



這是一片油菜田,但是花即將結束。對這種植物我完全不陌生。小時候每家都種它,收小麥之前它就成熟了。豌豆莢一樣的外殼,裡面有黑褐色,把油籽收拾乾淨了,去榨油,黃澄澄,清亮亮,回家後先炸一鍋油餅,有的人家還會自制油糕,都是很稀罕的吃食。



從前不以為意,油菜花那麼長見,有一種辣辣的苦香。現在卻經常看著人們追著它,要欣賞,要拍照。不由得想起魯迅寫過的大白菜與膠菜。


這是一片河。車子停在距離河很近很近的地方。他們下去玩,我睡的睜不開眼睛。但是這組圖片可以看出來,樂兮玩的非常開心。




河邊玩耍過之後,我們去下一個目的地,先吃飯。再去看馴鹿。一路看見很多這樣的樹,領隊說:它們就是白樺林。



樂兮問:白樺林是什麼?我:天空依然陰霾依然有鴿子在飛翔,誰來證明那些沒有墓碑的愛情和生命,雪依然在下那村莊依然安詳,年輕的人們消失在白樺林。


樂兮呆呆的。估計他心說,你咋又唱上了。


鹿很大,而且食慾旺盛。樂兮買的一盆草,瞬間被擠掉在地。但最終他找到了正確方法,總共餵了六隻鹿,三盆草。耗巨資60塊。我覺得這家主人太會做生意了,門票30,一盆草20,簡直了,一本萬利。



從鹿場出來,就回今天的酒店了。一路上我看到外面的風景是這樣,天不夠藍,雲不夠淡,甚至還有點灰濛濛,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很舒服。



下面這張照片是在鹿場裡拍的,領隊說鄂倫春族人就住這樣的屋子,樹皮做的,他們人口不多,很多人依然住在樹林裡,以打獵為生。




回酒店的路上。樂兮開啟話嘮模式。他說一句話,大家就笑了,驚呼,這孩子好會。他更得意了,妙語連珠。



“這裡是光頭強的地盤吧這麼多樹。他做點什麼職業不好呢,為什麼非要砍樹?我們會看到熊大熊二嗎?它們是好人,我們也是好人,它不會傷害我們嗎?”


我說樂兮你可以安靜一會兒。他說:我覺得你們都想一錘子讓我閉嘴,但誰都不敢這樣,我雖然是文盲但什麼都懂的。


廣州的阿姨說,你和我們回家好不好,和哥哥玩。樂兮:我和哥哥已經是兄弟了,去不去都沒關係,哥哥是你辛苦生的,我是媽媽辛苦生的,每個人只能有一個媽,不然媽媽會傷心的。


倒數第二張是我們今晚住的小木屋,最後一張圖是本次旅行截至目前,最喜歡的一張。



回酒店較早,追了四集延禧攻略。又寫了這篇流水賬。酒店信號不好,公眾號嘗試許多次打不開,用昨天在微博發的那個軟件,好容易寫完,發出來圖是模糊了。差點吐血。今天真的好累,一直睡不醒,但不想半途而廢。


今天從草原進入大興安嶺,一路地貌豐富,河水清流,依然動人。明天繼續行走在大興安嶺中,據說景色非常美,很適合拍照。那麼如果明天有網,我再更新。



青菀

專業追劇 | 看電影 | 讀小說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