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鎔基在1997年金融危機後說了什麼?!

周密金融2018-08-23 06:48:23

官網:www.zmjinrong.com 公眾號:tanko_zhou


版權:來源 經濟學家圈 ID:dalianpapapa



在1997年12月12日在接見中國、中國人民保險(集團)公司海外機構總經理會議代表時講話的主要內容。




最近幾個月,東南亞發生了嚴重的金融危機,我們要吸取教訓&雖然我們有幸避免了這場風波,但不能掉以輕心,因為危機還過去。不過,我看問題不太大,想動搖我們這個金融體系也還不容易。我們能夠倖免,主要是中國經濟實力的強大。另外一條不能否認的就是,我們的資本市場還沒有完全對外開放,或者基本沒有對外開放。我們進來的外資都是設備投資、借的外債,基本上是中長期的外債,所以人家動不了。上次我跟外國客人講,投機力量想進來動搖我們,但沒有這個渠道,所以,我們基本上可以避免這次遍及亞洲國家的金融危機。


近來,很多外國的領導人,包括前些日子來訪的李光耀(時任新加坡內閣資政)跟我談話,都在問我們的人民幣是不是要貶值。我曾在報上宣佈,中國的人民幣絕對不會貶值。如果要貶值,港幣和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度會受到極大的壓力,所以我反覆地講人民幣不會貶值。當時,李光耀說他完全相信,中國採取人民幣不貶值的政策是完全正確的,但是光說沒有措施,還是不敢相信。我跟他講了幾條,他聽起來好像並不是那麼信服。當然,我們面臨的形勢是很嚴峻的。東南亞國家的許多貨幣貶值都在百分之三十、四十甚至五十以上,我們的人民幣不但不動,還穩中有升,這樣,吸引外資出口商品的競爭力就大大削弱了。這個影響雖然目前還沒有表現出來,但我想很快就要表現出來。比方說,吸引外資籤的合同現在很少了。從實際的資金到達來看,現在還不會有影響。去年是471億美元,今年可能達到430億美元,但籤的合同大大減少了。明年吸引的外資一定比今年減少,後年可能會減少得更多了。如果不採取有效措施,困難會越來越大。


據昨天得到的消息,韓國的韓元由原來1美元兌849韓元已經掉到1719韓元,今天上午又掉到1900韓元。與此同時,印度尼西亞、泰國都受到很大的影響。特別是韓國、日本最近暴露的問題,是我們原來沒有想到的。過去對亞洲“四小龍”說得了不得,現在回過頭來看他們的銀行制度,確實存在很多問題。我們也不要沾沾自喜,我們的銀行也存在一些問題。為什麼韓國的貨幣掉得這麼厲害?原來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報的外債是1100億美元,最近一查還得加600億美元,差不多1700億美元,是韓國的企業從國外借的。企業從國外借了多少,韓國中央銀行根本不知道,結果現在發生了償付危機。昨天,韓國中央銀行行長要辭職。目前,韓國人心動盪,大公司紛紛倒閉。要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給的那一點援助,也不是那麼好拿的。這等於把金融的調控權交給別人了,連財政赤字要打多少都要聽它的指揮。對這種情況,我們確實要提高警惕,認真吸取亞洲金融危機的教訓。


第一,經濟結構必須合理,不能搞


現在泰國和其他東南亞國家發生的問題,正是我們在 1992年、1993年發生的問題。如果當時不是中央及時採取措施,那個時候的中國就是今日之泰國,不必等到今天了。泡沫經濟在韓國的情況是這樣,在日本也是這樣的。日本當時神氣得把美國的洛克菲勒中心都買下來了,現在不都統統退出了嗎?日本搞泡沫經濟、搞房地產,大量借外債,並且大量借的又是短期外債,泡沫一破,銀行就垮臺了,整個金融、經濟都面臨困難的境地。這對我們是深刻的教訓。現在,我們至少還有3000億元壓在房地產上面沒有解決,成為各大銀行的壞賬。大家確實要警惕。江澤民同志在黨的十五大報告裡一再講,我們現在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我看,有些地方的消費可不是初級階段,已經是高級階段,或者是半高級階段了,太不相稱。經濟力量是初級階段,但是搞的那些大樓比外國的都豪華。這些都潛伏著危機。


第二,必須有一個健康的)完善的金融監管制度、金融體系,我們現在還沒有。


現在看起來,亞洲國家所發生的這些問題,無一例外都是由於中央銀行根本不起作用,而銀行又非常腐敗,包括日本的一些銀行。我們的國有銀行則受地方行政干預,一些銀行貸款是受地方政府指揮的,這怎麼行呢?商業銀行能辦成這個樣子嗎?有人說,這是東方特色)東方的價值觀,中國的、亞洲的銀行講關係、講交情,不像西方的那樣鐵面無私。所以,這一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就是為大家創造條件,把金融系統黨的領導關係收到中央,這樣以後就沒有藉口了。現在我們銀行內部還。在許多問題,不能完全怪地方政府和地方黨政領導的干預。昨天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做總結時,我念了一封廣東省河源市中國銀行龍川縣支行行長的信。這個龍川縣支行就是完全受縣委和縣政府的指揮,大量地搞賬外賬,高利吸儲,高利放貸,以此表現縣委書記、縣長的“政績”,目前投入基本建設的錢一個也收不回來。1997年7月7日,我提出了金融工作者“約法三章”;去年和前年,我又強調“約法三章”,不能搞“兩本賬”。


在發生廣東恩平事件以後(廣東恩平事件,指20世紀90年代,廣東省恩平市的主要領導為了籌集資金上項目,擅自制定引資獎勵辦法,鼓勵單位和個人引資,從而引發大規模的引資活動。為了保證兌付,恩平市主要領導又出面干預,令銀行高息希存、高息放貸,造成惡性循環。1997年年初,國務院派出工作組進駐恩平市調查處理此案,整頓金融秩序,事件的主要責任人均受到法律懲處。),當時國務院已經作過決定,誰再搞“兩本賬”,一定要把這個行長撤職、開除行籍。什麼叫開除行籍?就是永遠不得在銀行系統任職。這些我早就宣佈過。龍川縣這個事情是在“約法三章”以後發生的。我非常氣憤,讓國務院辦公廳到龍川縣去調查,回來交的材料裡面有一封信,就是那個支行行長寫的。他在1996年11月給龍川縣委全體常委寫了一封信,大意是:縣委常委叫我貸出這麼多錢搞“兩本賬“,一個錢也收不回來,現在我已經感到沒有出路了。這個事情應引起我們的警惕。不管這個行長是怎麼受脅迫的,也必須撤銷他的職務,開除他的行籍。人民銀行總行要根據這件事情趕快給全國銀行發個通知,誰再搞”兩本賬“,就以此為例。


我接到很多的反映,包括今天一位市長對我講,銀行系統的工資高,待遇、福利好,濫發獎金;人員隨便提拔。我想,銀行本身過去就是工資高一點的部門,高薪也是可以養廉嘛。現在的問題是,銀行隊伍裡詐騙、貪汙案件簡直是駭人聽聞。我跟人民銀行和各國有銀行的行長不知道提過多少次,要他們從嚴。現在對銀行系統的問題處理得還是嚴的,你們不要罵行長,他們心軟得不得了。都是我的主意,就是要嚴肅查處,再不查處,銀行隊伍就維持不了。我講這個,目的就是要銀行隊伍自律。我們拿人民的血汗錢,享受了這麼高的待遇,我們就要兢兢業業地工作。另一方面,每一位行長一定要從嚴要求自己的隊伍,毫不客氣,對貪汙腐敗分子,一定清出來,一定不能手軟,而且一定要從嚴。這樣才能使作案的人感到風險成本很高。所以,我再次對全體銀行工作人員宣佈,”約法三章“ 當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搞”兩本賬“,誰要違反,一律撤職,開除行籍。這一條哪個行長不執行,我就把他拉下來。


第三,我們國家還是要有儲備。


這次人家之所以動不了我們,是因為我們國內局勢穩定,糧食儲備是歷史上最高的水平。即使有兩年大災,我們也不怕。我們的財政赤字正逐年減少。但是,最可怕的是銀行的不良貸款不斷增加,這一點使我很傷腦筋。近年來外匯儲備不斷增加,今年年底肯定達到1400億美元。這幾年,我是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說外匯儲備太多了,今天恐怕沒有人再說了。如果沒有這麼多外匯儲備,不但中國內地危險,連香港地區也危險。當然,香港是靠自己成功地維持了聯繫匯率制度,但是沒有中央政府這個強大的後盾,它要應對這個局面就困難得很。所以我一再講,同志們不要批評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度,道理非常清楚,全香港有3000億美元的港幣存款,你說聯繫匯率制度不能保了,人們一聽說港幣要貶值,都取出港幣換美元,香港的外匯儲備經得起換嗎?所以,我們只有支持香港特區政府所採取的一切措施,在這緊急的時候、大敵當前的時候,不能批評人家,只能支持,為他們鼓勁。香港地區與其他東南亞國家和地區相比有根本的區別,它的這一套金融制度是比較健全的,甚至比日本的要好。


另外,香港地區的房地產不像泰國這些國家,不是供過於求的問題,而是地價過高,導致房地產價格過高。所以,香港經濟中泡沫經濟的成分還是少一點,我們對香港的前途還是充滿信心的&而對於我們自己,如果不採取對策的話,我們明年的經濟確實要碰到很大困難。但是,我現在還是有信心的,信心就來自於大家。只要大家團結起來,認真地把工作做好,眼前的這些困難都是可以克服的。


一個叫做所羅門的公司最近發表了一份世界經濟報告,說中國明年的經濟發展速度會大幅下降,人民幣在明年下半年一定貶值。還有美林公司最近預言,中國的銀行在技術上已經破產了。它對中國銀行的情況並不太清楚,我們銀行的不良貸款比例有25%,這點沒錯。但這25%的不良貸款裡要分三塊,這恐怕跟國際標準不太一樣。人家分五種(五種,指國際金融業實行的貸款五級分類制度,根據內在風險程度將銀行商業貸款分為正常、關注、次級、可疑、損失五類;其中,後三類為不良貸款。2001年12月24日,中國人民銀行發佈《貸款風險分類指導原則》,宣佈自2002年1月1日起,全面推行五級分類制度。),我們是分三種。第一種叫逾期貸款,就是超過合同規定的還款期的貸款;超過一天就算逾期,這個比例就比較大了,為13%。第二種,逾期兩年以上的貸款,那就是有兩年都不還款了,比例為百分之九點幾。第三種是壞賬,比例為1.7%,指完全收不回來的貸款。但是,實際上我們25%的不良貸款中有相當大部分都應視做壞賬,收不回來。所以各個銀行的收息率很低,只有62%,應收未收的利息比例達到38%,今年有1570億元,加上歷史上的4000億元,就是5570億元,貸款的質量是很差的,這樣下去是很危險的。儘管如此,也還不至於像美林公司所說的那樣要破產。為什麼?共、產,黨在中國人民中間還有信譽啊!不會發生銀行擠兌。但是,我們一定要把不良貸款比例降下來。如果老這麼搞,不降下來,我就不敢說這個話了。我現在創造一切條件,讓你們商業銀行自主經營、自負盈虧,排除一切外來的干涉,剩下就靠你們自己了。

現在的問題大部分是歷史遺留的,一個是1992年、1993年泡沫經濟留下來的不良貸款,另一個是最近幾年大上項目)搞重複建設,根本不能還錢所帶來的後果。今後就看你們的了,再也不能怪別人。不能再搞不良貸款,現在要求各個商業銀行要撤併機構,加快一點地方銀行體系的建設步伐,讓地方分擔一些風險,不要全壓在國家身上。另外,把決策權拿到總行來,貸款幾個億的項目,總行都不知道,這叫什麼銀行?現在搞政府機構精簡,一定要把政府各部門的財會人員、技術人員以及懂宏觀經濟的、懂生產技術的人員吸收到銀行裡來。今後需要銀行貸款的項目,一律由銀行決策。一旦決策失誤,行長就要走人。有這麼一種制度,中國的銀行才有希望。


總之,我希望金融系統能夠根據當前的形勢,吸取東南亞國家和地區的教訓,奮發圖強,把我們自己的銀行辦好,早日使我們的銀行成為國際水平的、現代化的、一流的銀行。


為防失聯,請掃碼關注備用號:密金融!

【版權聲明:本平臺致力於尋找金融行業至關重要的文章,以提高全民金融意識,促進金融交流,如涉及文章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或附上稿費。聯繫方式:13751745460 微信號:zmjinrong】


@正版圖書,低至六折!點擊“閱讀原文”,進入”密融書社“@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