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安祿山的發跡史

講故事的翁老頭2018-08-24 01:59:56

大唐帝國已經過去1000多年了,但直到現在,它依然被視為中國古代最輝煌的時代。在大唐雄師的護衛下,國富民強、四夷來朝,當時的長安成為了東半球的文明中心。然而這樣一個威名遠播的帝國,卻在十幾萬叛軍的功擊下被打得支離破碎,雖然八年之後叛亂得以平定,但隨之而來的藩鎮割劇、宦官專權等一系列頑疾卻把這個帝國推向了萬劫不復。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這個胡人——安祿山。

安祿山(703年—757年)父親可能是康姓胡人,母親阿史德氏是個突厥巫婆。相傳,其母多年不生育,便去祈禱扎犖(luò)山(突厥尊為戰鬥之神),遂於長安三年(703)正月初一感應生子,故名扎犖山。其父死得早,他從小隨母在突厥部族生活。後其母改嫁於突厥將軍安波注之兄延偃。開元初年,其族破落離散,他與將軍安道買之子孝節,安波注子思順、文貞一起逃離突厥,遂與安思順等約為兄弟,從此即冒姓安氏,名祿山。

南北朝至隋,少數民族的興旺。到了唐朝,處理與邊疆、鄰國少數民族之間的關係,一向是朝廷大事。安祿山是少數民族,就一直遊走在這個領域,積累著自己的創業資源。年輕時的安祿山,是個小到不能再小的人物,用今天時髦一點的詞講,就是一個屌絲。但是,經過自己的不斷努力奮鬥,他終於成為皇帝身邊最能說得上話的人,比很多太監還強;到後來更有了起兵造反的實力。

開元二十年(732年),張守珪任幽州節度,安祿山偷羊被抓住,張守珪拷問他,準備亂棍打死,他高聲喊叫說:“大夫難道不想消滅兩個蕃族啊?為什麼要打死我!”張守珪見他長得白白胖胖,語言豪壯,就放了他。命令他跟同鄉史思明一起抓活俘虜,他們只要出去就一定能夠按時抓到,就把安祿山提拔為偏將。張守珪老是嫌安祿山過於肥胖,此人又一向令人敬畏,安祿山感到害怕就不敢多吃食物。安祿山以驍勇出名,張守珪就把他收為義子。安祿山趕緊把自己的鐵哥們史思明拉了過來。仕途就從此開始了。

在張守珪手下做事的時候,安祿山表現傑出,史書裡用了“行必克獲”這詞兒,意思就是隻要出兵,肯定能打勝仗有收穫。很快就被提拔成了偏將,以“驍勇”稱著於當時的軍界民間,又認了張守珪當乾爹。開元二十八年(740年),安祿山任平盧兵馬使。他秉性機靈聰慧,人們大多稱讚他。朝廷授予他營州都督、平盧軍使官銜。他用厚禮賄賂往來官員,要求在朝廷為他多說好話,更加信任喜愛他。


天寶元年(742年),唐玄宗在平盧設置節度,任命安祿山為代理御史中丞、平盧節度使,此後便可到朝廷上奏議事,得到唐玄宗的信任。天寶三載(744年),安祿山接替裴寬任范陽節度,河北採訪、平盧軍等使一一照舊。採訪使張利貞經常接受他的賄賂;幾年之後,黜陟使席建侯又說他公正無私;李林甫又一味迎合唐玄宗,都一齊說安祿山的好話。這幾位都是唐玄宗信賴的朝臣,唐玄宗對安祿山的好感更加堅定不移了。

安祿山是北方的一個胡人頭頭,因為會打仗,受到唐玄宗的器重,召到宮裡。安祿山當然要抓住這一難得的機會,拼命巴結唐玄宗,而要巴結唐玄宗,當然要走夫人路線,討好唐玄宗的老婆楊貴妃。為了討好楊貴妃,安祿山也是蠻拼的,主動表演起舞蹈來。安祿山是胡人,本來就擅長跳舞。在楊貴妃面前,安祿山跳起了胡旋舞。這種舞的特點就是不停轉動。

 順便介紹一下,安祿山是個很胖的人,他自己稱了一下,有三百五十斤。這種體型按說跳舞是比較勉強的,但沒想到,安祿山竟然是個靈活死胖子。轉起圈來別有一種風味,引得楊貴妃哈哈大笑。安祿山趁機要求給楊玉環當乾兒子。安祿山比楊玉環大16歲,這種要求都提得出來,也是無恥到沒朋友了。

經過唐玄宗批准,楊玉環就收了這麼個三百斤的大兒子。這樣問題就來了,因為按習俗,新生兒出生要在第三天進行“”,大白話就是給小孩洗澡。楊玉環有了這麼一個大胖小子。要不要洗三呢?據五代王仁裕寫的《開元天寶遺事》裡說道:三天後,安祿山進宮。楊玉環命人用一塊綿布將安祿山包起來,然後叫太監擡著他四處遊行(太監們受累了),歡呼雀躍。唐玄宗問這是什麼事情,報:貴妃娘娘給安祿山洗三了,洗完又包起來,現在正在四處玩呢。唐玄宗跑去看,也是哈哈大笑。這屏幕都綠了,不知道李隆基怎麼就笑得出來。當然,這個《開元天寶遺事》是個野史,不太可靠。

據說,貴妃認了比她年齡要大許多的安祿山為義子後,與他的來往就多起來,也密切起來,不僅攜他到華清池沐浴,還用錦絹編織一個大搖籃,讓他裝作孩兒模樣躺在裡面,供她玩耍。身邊無人時,‘娘倆’還嗲嗲拉拉的擁抱在一起,有一次,不太聽話的安祿山在貴妃的胸上留下道道抓痕,貴妃怕被玄宗發現,就裁兩方小巧的錦緞遮在胸前。《事物紀源》:“貴妃私安祿山,指爪傷胸乳之間,遂作訶子飾之。”這就是女士內衣的由來,那個成語也是由此形成的——祿山之爪。

《紅樓夢》中對秦可卿房間裡面的陳設有這樣一段描寫:案上設著武則天當日鏡室中設的寶鏡,一邊擺著飛燕立著舞過的金盤,盤內盛著安祿山擲過傷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設著壽昌公主於含章殿下臥的榻,懸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聯珠帳。

天寶六年(747年),安祿山題跋為大夫。他經常委派劉駱谷進宮稟奏政務。安祿山和王鉷都是大夫。李林甫擔任宰相,朝臣中沒有誰敢違背宮廷禮儀,安祿山仗著深得唐玄宗寵愛,進宮朝見唐玄宗不大彎腰。李林甫命令王鉷好好禮拜,王鉷快步上前彎腰作揖恭敬得很,安祿山這才嚇得直喘粗氣,腰漸漸地彎下去了。

安祿山表面上裝得呆頭呆腦,其內心則狡黠異常。他的命部將劉駱谷常駐京師,專以窺測朝廷內情,一有動靜則飛馬報訊,故范陽雖距京師有數千裡之遙,但安祿山對朝廷的情況卻瞭如指掌。他每年除獻俘以外,所獻雜畜、奇禽、異獸等珍玩之物相望於道,“郡縣疲於遞運”,安祿山卻以之博得玄宗的恩寵。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