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還是欺詐?前核心員工揭祕鼎家長租公寓公司圈錢真相

國際金融報2018-08-30 07:50:30

8月24日凌晨,城市安睡,但有一個微信群卻活躍異常。

“房東王女士,損失3個月房租4666x3;楊女士,兩個多月房租共3300,押金1500,違約金3000,中介費700,共計8500元;房東盧女士,3700x2+一臺洗衣機,共計10000多元……”

這一場痛心的深夜“接龍遊戲”,與昨日下午發酵的長租公寓公司鼎家有關。

1

或涉資金千萬餘


8月23日,有稱,杭州一家名為鼎家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家”)的長租公寓公司宣佈破產(但法院尚無相關案件可查),涉及4000名租客資金受損。

此外,該媒體報道的核心觀點認為,鼎家的破產與其“金融+長租公寓”的模式有關。

所謂“金融+長租”模式,以鼎家為例,即其採取租金分期付款的方式“空手套白狼”。由於不需要直接支付,便可一邊在徵收房源時擡高價格吸引房東,一邊引導租客使用分期貸款繳納房租。

8月23日,《國際金融報》記者獨家聯繫到鼎家一離職核心員工獲悉,上述媒體報道有如下兩個核心的關鍵點不符合事實

第一,該報道中的“4000名”並非都是租客。

“鼎家租客大約在2000名左右,加上房東(房東+租客)共4200人左右,租客的平均租金約為4000元。”張某如是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

第二,張某稱,鼎家破產的原因並非受“金融+長租公寓”模式的影響。

“用租金貸支付的僅是很小的一部分,大部分人是按照傳統的模式付三壓一、甚至付六壓一。”張某說。

8月23日,作為租客與鼎家平臺的聯接方愛上街(原名“51返唄”)發表聲明稱,在此次事件中,愛上街為租客向鼎家支付全額房屋租金,再由愛上街按月向租客收取房租,出發點在於希望幫助租客降低租房壓力,愛上街已向鼎家墊付租客全部租金。

此外,愛上街稱,此次通過愛上街平臺分期的租客共計243名,愛上街與租客同為受害者。

《國際金融報》記者據鼎家維權群已公佈數據統計,截至記者發稿,合計有94名租客和房東在群中羅列出了自己的損失金額,損失額從幾千元到數萬元不等。

“這些錢只是94位租客的損失,換句話說,2000多個租客就是金額乘以20倍,外加業主那邊沒收到的錢至少也好幾百萬。”張某稱。

2

破產還是欺詐?


8月20日,鼎家張貼破產告示。

8月21日,鼎家的部分租戶組成的維權小組來到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報案,同時也從法院打聽到了關於鼎家破產的其他消息。鼎家註冊地址是西湖區,而西湖區法院表示沒有接到其破產申請。

在破產通知發佈後,鼎家一名負責人直接告訴租戶:“沒錢退押金,更沒錢退房租。”

那麼鼎家一次性拿到租戶的租金去哪裡了?

“就是自己卷跑了呀!想做老賴唄,兩頭欠。”張某的語氣略顯激動。

張某稱,鼎家此前對外宣稱經營不善,但據其瞭解,公司7月份賬面上還有上百萬流動資金,且每月都有租客向鼎家交房租。

“8月1日至8月14日都還在收錢,到8月15日就告訴大家宣佈破產,愛咋地咋地。”張某如是對記者表示。

天眼查顯示,在宣告破產之前,鼎家法人魏永峰、副總裁周鋒淼、總監高管徐嵐、高管付小杰等人在外註冊成立有9家公司。

“其實在2015年以前,鼎家就是一家傳統的中介,從前也是正向盈利的,2015年之後就開始走下坡路。此次鼎家資金鍊斷裂與其管理層投資失敗有關。”張某說。

張某稱,鼎家總監高管徐嵐向法人魏永峰拿了一筆錢後開了杭州鼎家商業運營管理有限公司和杭州紅瑞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並以此加盟了鏈家旗下品牌德佑地產

接下來,租客與業主的資金能討回來嗎?鼎家到底是破產還是欺詐?

《國際金融報》記者將持續關注。

記者 冀鵬茜

—— / 好文推薦 / ——

  • 國內第四個非洲豬瘟疫情區出現,豬肉價格或受影響

  • 寶馬韓國連續自燃,宣佈召回10萬輛,發動機隱患重重?

  • 特朗普再揮關稅大棒,欲對進口自歐盟的汽車加徵25%關稅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