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諮詢 | 像產品經理一樣做諮詢

智選堂2018-09-03 16:01:06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 Steve Jobs




博超

BCG


記得初看喬布斯的這番著名的演講,是在我大三決定申請美國留學前。在北大微電子系的寢室裡映著應急燈盯著屏幕上的喬幫主,好奇著未來幾年命運會將自己驅往何處。

 

自幼學習鋼琴,熱愛古典藝術,自認為是個非典型的理科生。有幸在北京四中和北大兩所極具人文氣息的學校學習,在“文與理”、“民主與科學”交融的薰陶下,更讓我堅信只有充分融合兩種看似對立的力量,才能創造真正的影響力(Impact),最大化“連點成線”的價值。

 

直到了解喬幫主的故事,他讓蘋果公司始終站在“科技”與“人文”的十字路口,創造改變世界的產品,終於使得自己未來奮鬥的方向愈加明晰:成為一位通曉技術與邏輯的,同時又是洞悉人性、擁有情懷的工程師,將兩者結合到一起,創造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

  

冬去秋來,日夜如梭,就業季來臨,作為工程管理專業的學生,諮詢自然成為另一個可能的職業選擇。最初瞭解諮詢業,是因為北大老同學M,此君一直立志於進入三大諮詢公司,於是讀研期間瘋狂準備案例面試並申請實習項目。這也讓我對這個神祕的行業有了一絲好奇。

 

當時的我對戰略諮詢是有偏見的,我認為戰略是飄在雲端的工作,尤其對年輕顧問來說,總是高談闊論,難以帶來切實的影響力。記得某次在加州伯克利的宿舍裡,和M重逢並激辯諮詢行業的年輕人何德何能助力行業老兵,點石成金。結論是雙方各自遵從內心的選擇,五年後再作回顧。


從“大地”誤入“雲端”

正所謂機緣所致,畢業後我並未直接前往硅谷成為原先理想中的產品經理,而是在波士頓加入了一家美國醫療諮詢公司,並被派往上海辦公室。這家諮詢公司以定量分析見長,能快速磨練我的商業分析技能。當時的我認為,加入諮詢公司,更快更直觀地瞭解商業世界或許也不失為一個不錯的選擇。

 

在隨後近兩年的時間裡,我打下堅實的諮詢技能基礎,並逐漸看到諮詢並非不接地氣、虛無縹緲的職業,而是利用嚴謹的分析手段,幫助公司優化策略,從而解決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際問題。再之後我因家庭原因輾轉加入BCG北京辦公室,至今已三年半之久。回首七年前與M的激辯,發現我們的人生都出現了反轉:M已離開諮詢,而我帶著尚年輕的心,仍在書寫著屬於自己的雲上的故事。

 

回想起來,對戰略諮詢“浮”的偏見,大抵來自於“戰略”二字。幾年下來,對諮詢理解的加深,首先便體現在打破對於傳統戰略項目的迷思。一方面,戰略固然高屋建瓴,但絕對無法脫開客觀縝密的流程機制而存在;另一方面,相較於純粹的戰略方向梳理,當今時代下的更需要諮詢顧問在紛繁複雜的市場演進中,提供不拘泥於形式與工作範疇的、以結果為導向的“變革”輔導——諮詢顧問深入到具體運營中,“敏捷”地定義不同階段待解決問題的輕重緩急,施展十八般武藝逐一攻而克之,引領企業披荊斬棘。本質上講,浮游雲上,是為了鳥瞰地貌,以便更精準地選擇紮根的土壤。

 

傳統的戰略諮詢在項目完成後能做的往往只是“祝客戶好運”,而如今屢見不鮮的變革項目中我們的諮詢費用與客戶成長的里程碑與業績掛鉤。在這類項目中,我找到了做產品經理的感覺。

 

例如,我所在的團隊及後續團隊曾用累計超過一年的時間,協助某工業品集團將利潤翻幾番。在這個案例中,公司管理層為節降成本、提振銷售,實現扭虧為盈,授予我們很大權限。我們一方面要從方方面面最細微之處改善產品,如調整產品中每種原材料的比例、改變原有的製造技術流程,另一方面又要與上下游供應商、客戶鬥智鬥勇,親自培訓銷售團隊,談判分銷代理。這不正是一位好的產品經理在孕育產品過程中應該做的嗎?

 

當你把自己放在企業主體的視角,思CEO之所思,急員工之所急,調動經驗、邏輯、與創造力,切實排憂解難,就不難體會到我一直追求的創造“影響力”,引領和塑造組織的滿足感。



另一個自2017年下旬起持續至今的案例更是踐行這一理念的代表。在過去的十個月中,我們攜手一家消費品企業,走過了一段非比尋常的數字化轉型之旅。若干BCG團隊在不同階段先後扮演了藍圖描繪師、戰略塑造師、落地策劃師、執行推動師、創意設計師、產品經理、基礎架構師、賦能教練等角色,從零孵化出了為客戶量體裁衣的內部軟件平臺。

 

這是BCG中國區首次協助消費品行業客戶打造高度定製化的數字解決方案,用於改善企業內部經營流程,為營銷戰略落地保駕護航。從前期的策略設計,到產品的需求採集、原型產生,再到產品開發,我親歷了整個過程,也真正像產品經理一樣做了一回諮詢。


從容不迫,引領自己的航向

一路走來,我的“諮詢觀”與心態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記得初入諮詢行業之際,我更多像“僱傭兵”一樣,完成客戶指派的任務,在溝通中也並沒有多少主導權與靈活度。經歷了種種打磨後,我現在可以採取更主動的方式思考,將客戶視為合作伙伴,不拘泥於眼前的問題,而是從更大的框架、更高的視角向客戶闡釋其真正的挑戰所在與優先級,扮演引領的角色。正如我司所一貫倡導的,不論在生活還是在項目中,我們都要能夠“引領自己的航向”(Chart our own course)。

 

我對挫折和批評的承受能力也得到顯著加強。由於成長的道路相對比較順利,我一直有很強的自尊心。工作後我開始學會接受並妥善處理溝通中的障礙,甚至是摩擦衝突和負面評價。


記得加入BCG的第一年,在和某世界500強客戶的彙報會議中,客戶中國區CEO因發現報告中數據出現偏差,當著客戶全體高管與BCG整個項目組,“獨罵”了當時負責該模塊的我長達半分鐘之久(實際上該偏差是因客戶工作組先後兩次給出的數據源不一致所致)。


這對一直以來都竭力爭取最佳表現的我算是不小的衝擊,我漸漸認識到這種“衝突”或“犯錯”在工作與生活中均無法避免,我們應該做的不是垂頭喪氣、自怨自艾,而是站在對方的角度瞭解其痛點、反思自己的問題;如果真的存在,就像個諮詢顧問一樣,通過作出改變(包括改變自己)去主動解決問題,真誠溝通,化解矛盾。這種思維模式讓我比先前變得淡定、平和了許多。

 

在BCG的三年半時間裡,我看到形形色色的客戶在為各自的事業絞盡腦汁,看到身邊的同僚不斷迸發出耀眼的才情與熱忱、攻下一個又一個挑戰,只覺得其實每個人不論所處什麼位置,產品經理還是諮詢顧問,“大地”亦或“雲端”,只要能做到腳踏實地,就能發揮出影響力。把每個“點”描繪得精彩、紮實,再之後所要做的,也許就只是等待命運的指引,連點成線了。



推薦閱讀

圖解:麥肯錫工作術!全了

畢馬威 | 2018年三季度中國經濟觀察

Big4全球豪氣辦公樓集錦

砍掉順風車業務?資本挾持下的滴滴:不存在的

騰訊戰略投資部是怎樣一種神奇的存在?

重磅觀點 | 顛覆諮詢業

三張圖,讓你弄懂整個諮詢行業價值鏈

觀點 | 什麼樣的人不適合做諮詢?

這25種工作目前薪水最高

為什麼金融諮詢圈會有這麼多胖子?


轉載來源:波士頓諮詢

版權說明:感謝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與創作,《智選堂》均在文章結尾備註了原標題和來源。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發送消息至公號後臺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非常感謝!

並提供最新洞察和服務信息。
提供高端專業服務行業跨行交流平臺,
如金融、諮詢、審計等的新媒體機構,
是國內唯一定位於高端專業服務行業
我們
智選堂
微信號:confinaudlaw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