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好戲:天下大亂了,你就能逆襲嗎?

銷售與管理2018-09-04 23:59:20

解決銷售難題,傳播管理智慧  快來關注我吧!

銷售

觀點

洞察

案例

職場


一出海難,一個參加週末團建的公司,包括老闆高管,公司的市場銷售,連同保安,修理工,都被扔到一個出不去的荒島上,沒有等級,沒有貧富,所有人都相信是隕石撞擊了地球,他們是唯一倖存的人類。



但是這不是一部災難片,甚至不是一部喜劇,看到黃渤,舒淇,王寶強,很多人會想當然以為是愛情喜劇,電影裡確實有很多喜劇元素,但黃渤志不在此,他的野心很大。


確切地說,這是一部寓言片,是人類社會的經濟寓言,一個經濟學版的《》。 


“蠅王”源於希伯萊語Baalzebub,在《聖經》中“Baal”被當作“萬惡之首”, 1954年,威廉·戈爾丁以“蠅王”為主題寫作出版了一部小說。


一班6至12歲的男孩子因為逃避戰爭而乘搭飛機去澳大利亞,不幸地被敵人擊中而來到一個荒島,在這裡天真無邪的孩子們很快學會了暴力和戰爭,互相追逐殺戮。這部小說被先後搬上熒幕,來討論人性之惡。


01

江河橫溢,人或為魚鱉


與蠅王不同的是,黃渤的興趣更在於表現人類社會中,貧富怎麼分化,王是怎麼產生的,社會是怎麼演化的。


在荒島上,這個36人的社會,大概可以分成四個時代:


暴力本位時代


第一個時代是暴力本位時代,剛上島的人,缺少食物,缺少棲息地,這時候,王寶強飾演的成為了第一個王。


小王(王寶強飾)在現實社會中,不過是一個旅遊公司的司機兼導遊,他為了博大家一樂,在介紹自己的時候故意自辱:大家叫我小王吧。


這應該是他多年的底層生活智慧,而只要100塊錢,就能讓他乖乖閉嘴。



但在這個島上,只有他,當過兵,有超強的體力,有野外求生經驗,會爬樹,能摘到野果,併為大家找到了第一個棲息地——山洞,於是這個在外面世界是社會底層的小王,成了第一個王。


小王當過飼養員,所以他的管理方式,完全是動物式的,聽話就有果子有魚吃,不聽話就捱打捱揍,正如小王說的那樣,“猴子兩天,狗熊三天”,這些經過現代文明洗禮的兩足的直立行走猴子,迅速地適應了遊戲規則。


於是階級社會開始產生了,人們發現,原本為大家摘果子抓魚的小王,現在不用幹活了,成了王,第一個支持王的公司保安趙天龍(劉彥卿飾),拿著手銬隨時護衛左右,原本拍(於和偉飾)馬屁的馬屁精轉而開始討好小王,美女露西(楊凱迪飾)也為了不幹活,主動投懷送抱。


小王建立了一個類似猿群的統治,甚至,他還有一個專門的史家——史教授,為他在石壁上立傳,寫些“餘等三十六人到此荒島,幸有小王率眾人”之類的文字,在這裡小王就是王,享受著帝王將相的待遇。



值得諷刺的是,這些人吃的果子和魚,其實全是自己生產的,但卻必須放到王這裡,由他進行分配。在這裡,財富聚集的方式不是勞動,儘管小王的統治最早是由他更能帶來食物產生的,但到了現在,他的統治其實是由暴力建立的,在他的統治建立以後,你再能幹,也不過是晚上多一條魚吃。


暴力不僅僅是武力,還是無處不在的威脅,小王開始是出於無知,後來就已經是統治者的本性,一直在散佈“外面的世界已經完了,這是世界上唯一的孤島”。


所以他給人群灌輸的哲學就是“生存,生存,生存”,史教授在這裡也用自己的知識背書,人類本性的弱點在這裡顯露無疑,只要能有口吃的什麼都行。


撲克本位時代


當然,小王的統治並不是人人都服氣的,他的食物並不豐富,尤其對於有一個6000w彩票要等著中獎的和原本公司管理層的張總、餘總而言。


張總大概是在一次無意的探險中,發現了一艘沉船,裡面有堆積如山的物資,還有船員的艙室,於是在一次晚上的篝火旁,張總來了一次“暴動”,帶人出走,並用島上僅有的兩幅撲克牌(張總自稱)發行了貨幣,建立了自己的統治。



於是,在現實社會裡身家六個億的張總,在小島上也重新成為了“富翁”,他品著紅酒,穿著西裝,成為了第二代的王,儘管小王的部落依然存在,但是由於撲克牌貨幣的存在,實際上統治已經易位,所有人都成為了張總的奴隸,或者叫打工仔。


表面上看,物資歸所有人所有,但實際上,掌握了貨幣發行權的張總控制了所有物資,即使這裡有足夠的物資,但其他人必須拿勞動成果來換,所以,除了張總和他的核心高管層,大概沒有人會拿自己的辛苦一天換來的魚來買一杯紅酒喝。


所以,當史教授看到張總掏出撲克牌的一剎那,就是一個“我懂了”的眼神,用他的話說,“體系已經建立起來了”,並迅速投靠,從小王的歷史學家變成了張總的會計師。


魚本位時代


在所有人都接納了張總的價值體系的時候,馬進(黃渤飾)卻在為自己只有90天的6000w彩票發愁,因為彩票的原因,他拒絕相信,這個島是與世隔絕的孤島。


一次次選擇逃離,這樣的孤狼,或者說先知,註定要付出代價,在小王時代,他是被懲罰的奴隸,在張總時代,他同樣是被流放的囚犯。


但足夠幸運的是,在他徹底放棄彩票的那天,老天爺忽然給他下了一場大雨,一場魚雨,無數的魚從天而降。



在噼裡啪啦掉落的魚雨中,馬進徹底悟到了,張總的貨幣體系,或者說人類的貨幣體系,根本就不是貨幣本身,而是實物,是魚,島上的所有物資,所有的東西都是不可再生的,只有魚是可以再生的,但是由於捕魚能力的限制,魚其實是最緊俏的物資。


現在,他有了無數的魚,就是有了無數的錢,他可以沖垮張總的貨幣體系。他沒有用魚去換取撲克,而是換取各種物資,並利用小興(張藝興飾)的修理電器的才能,修好了發電機,於是,魚源源不斷而來,張總的貨幣體系其實已經不存在了。


在這個小島上,由於電的發明,食物再也不是問題,人類又產生了更高級別的追求,娛樂,情感寄託,馬進更給了大家一種東西,希望,這時候的馬進,其實已經是宗教教主。


這個時候的史教授也搖身一變,變成了人類學家、社會學家、未來學家,來為人類繁衍找出路。於是,在現實社會裡欠債無數的馬進成了第三個王,甚至贏得了一直追求的美女姍姍(舒淇飾)的芳心。


電本位時代


但馬進顯然沒有意識到一點,自己的統治,包括自己的愛情,其實都建立在弟弟小興的技術基礎上。


在馬進沉迷於跟姍姍的卿卿我我之時,其實小興已經悄悄建立了自己的統治,小興用魚換來了大家的手機,並修好了它們,充上了電,在這裡,人們可以看到過去的親人照片,視頻,小興創造了一種新的需求,情感需求,人們願意拿自己辛苦賺來的所有錢(撲克牌),來換取看自己孩子視頻的機會。



如果說馬進走的是教主路線,小興無疑才是現實的國王,只不過兩人關係的良好讓別人以為他們是一個人,當馬進和小興反目的時候,這個真正的帝王,把馬進代表的宗教迅速制服,這也是人類歷史上無數次上演的一幕。


就算是張總,雖然作為貨幣體系的維持者,偷偷拿出兩副撲克牌,搞了一次貨幣超發,來維持自己的財富,但在小興拿出來張總手機播放女兒的視頻之時,張總也不得不崩潰,交出了自己所有的撲克牌和房間,甚至是現實裡的房子和產業。


小興早已經被權勢和財富腐蝕,他已經建立了自己的武裝力量,一個手持電棒的護衛。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一部人類社會的發展史,或者你可以看到中國任何一個歷史大亂時期的展示。


每一個王朝末期,最先登上舞臺的是暴力英雄,陳勝吳廣,綠林赤眉,但這些人不是歷史的贏家,這些人註定只是曇花一現,然後是舊時代的富人和統治者,重新佔據上風,但是他們照樣不是新時代的贏家。


真正終結亂世的,是重新打造一個新的體系的人,這就是歷史。



02

揹負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間城郭


這個小小的島上,36個人,人類歷史上有過的東西一切都有,小島雖小,卻如同世界。



勞動可以創造財富,但擁有財富更難


如外界一樣,小島上也同樣有努力工作的人,辛勤抓魚的齊大姐,一天抓20條魚的馬進,但他們都不能憑著勞動變成富人。


勞動雖然可以創造價值,但是根本不足以改變社會地位和身份,甚至遠遠不如逢迎拍馬,出賣色相來得快。


真正能讓你擁有財富的是什麼?迎合時代的主流。在暴力時代,就擁有暴力,所以保安趙天龍就脫穎而出,成為小王部落中最重要的人物;在商業時代,那些幫助張總管理市場,操縱市場的人,就可以成為社會的中層,上層。


同樣,知識也不能使你擁有財富,史教授影片中知識的象徵,表面是清流,但無論在現實裡還是島上,他都是資本和權力的吹鼓手,他在小王建立統治後,迅速為王的統治進行背書,為他立傳。


在張總統治建立後,又迅速投靠張總,這就是部分知識分子的節操,當然也無需苛責,知識本就是滿足生存發展之後的產物,他們有足夠的動力投靠權力。


真正能決定貧富的關鍵,是需求的稀缺性,關鍵是,你要找到真正稀缺的稀缺。


張總看到了人們潛在的物質慾望,馬進需要一個新靴子,其他人也不滿足於僅僅有果腹的食物,於是他滿足了人們的需求,他變成了富人,小王的統治就不值一提。


馬進看到了人們不僅僅只想勞動,他們還需要希望和娛樂,於是他就成了新時代的富人。



這跟我們的現實世界何其相似,在人們剛滿足溫飽的時代,福布斯富豪榜上都是快消品巨頭的天下,是娃哈哈宗慶後的時代,等到了人們對居住提出新的要求,就是房地產商的時代,萬科、碧桂園、恆大、萬達等人們對精神世界有了需求,就是互聯網經濟的時代,騰訊、網易、陌陌異軍突起。


偉大的商人不僅僅能滿足舊有的需求,而且能夠製造需求。每一次需求的創造,都是先行者。


張總是先行者,張總最先發現了巨輪,宣示了主權,馬進也是先行者,他為了自己的6000w彩票,有意無意地成為了先行者,小興也是先行者,他的電器修理能力,最早為島上社會帶來了電。


只有先行者能收穫最大的紅利,其他的後來者不過是追隨者,他們雖然也追逐財富,但他們不會是挑戰者,只有走另一條路的先行者才是真正的挑戰者,敵人總是來自於意想不到的地方。


小王不會想到,自己的統治會被張總推翻,因為張總又懶又沒有生存能力,張總也不會想到,自己會被馬進推翻,因為馬進連個漁網都沒有,馬進也不會想到,對自己言聽計從的小興是新一個王。



當然,不僅僅能製造需求,還能夠製造稀缺,馬進為了能夠上位,就利用小王部落和張總部落的矛盾,減少魚的供應,製造戰爭,這在人類社會中也並不少見,人為的製造飢渴,飢渴營銷,甚至通過經濟戰爭毀掉一個國家的例子比比皆是。


人民最喜歡擁立王者,也最喜歡推倒王座


托爾斯泰說過,國王是歷史的奴隸。


國王的權力不是來自於權杖,也不是來自於王座,而是來自於滿足人民的需求。


導遊小王,一開始是全車最底層,人人都是他的上帝,他要告訴大家,以後大家都叫我小王吧。


然而到了島上以後,一切都沒有作用,張總在海風中把鈔票撒出去極具象徵意義,現實中最珍貴的東西在這裡沒有了價值,唯一的需求,就是生存。


人們的生存本能把小王推上王座,他擁有了自己的權杖,有了自己的王座,甚至可以享受胸脯最大的姑娘,他再也不是那個小王,他就是王,因為他滿足了人們的需求,人們會心甘情願受他所驅使。


所有的王者都會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但是實際上,王者不過是應運而生的奴隸。


當張總找到了巨輪,用美酒和船艙誘惑了人們,人們迅速拋棄小王,擁立了新的王者,同樣,當馬進給了人們希望,給了人們快樂,人們也迅速拋棄了張總。


貨幣只是遊戲


張總髮行了貨幣,拿兩副撲克牌建立了市場,他成了央行本身,但是隨著市場發展,為了維護他的利益,他最後又拿出來兩副撲克牌,進行貨幣超發。


而在他的房間裡,應該不止兩副撲克牌,如果需要,他隨時可以再拿出一副撲克牌來,你可以想象一下,為什麼你辛苦工作,還是買不起房子。


錢是最重要的,但錢在央行那裡,無非也就是一張紙。這張紙,能換來人們穩定抓到的魚,所以張總要控制漁網,當馬進來借漁網時,張總命令手下把他毒打了一頓。


我們如果把魚當成比特幣,對電影理解會更深刻,無論你用手抓魚也好,用漁網抓魚也好,都是在挖礦,手抓魚是在用家裡的計算機挖礦,漁網捕魚是專業礦機挖礦。


但是,當馬進碰上天降魚雨,併發明瞭電力捕魚之後,這就相當於礦機能力增強了百倍,那麼張總的虛擬幣,就徹底貶值了。



你也可以想象一下,現在的一切虛擬幣,其實都是基於現在的計算機算力不會突飛猛進,如果新的技術出現,計算機的算力迅速提升,那麼比特幣也好,各種虛擬幣也好,應該是什麼價?


貨幣只是統治者的一個遊戲。


03

五帝三皇神聖事,騙了無涯過客


如果故事到這裡戛然而止,這已經是一部足夠深刻的電影,尤其在國產電影普遍低智化的今天,這樣的探索已經難能可貴,


但是黃渤並沒有止步於此,原來一切都是假的,他們以為的孤島,其實只要登上山的背後,每隔12天就正好有一個巨型郵輪經過,他們在島上的爭奪,王圖霸業,原來都是一場空。


最戲劇的一幕出現了,當小王,馬進,小興三個人在山頭看見巨型遊輪上的燈火和煙花時,小王興奮地大叫,馬進和小興崩潰了,他們知道,自己的王朝崩塌了,於是馬進為了留住自己的愛情,小興為了自己的權力,回去告訴大家:小王瘋了。



於是,小王在眾人眼裡變成了瘋子,無論他說的是什麼,都沒有人相信,更被電擊得不敢再講真話,此時在鏡頭裡,所有人都是倒立著,正象徵著天地翻覆,黑白顛倒。


小興提出一個瘋狂的計劃,他跟馬進離開小島,拿著張總寫下來的轉讓協議,小興要回到現實裡當億萬富翁,馬進眼睜睜地看著小興變成魔鬼,決定告訴大家真相,但是當他告訴大家有船時,卻被當成跟小王一樣的瘋子。


正如小興所說的,以前咱們就是坨屎,只要凍上了,沒人咬破,那就是冰淇淋。



他說的沒錯,權力就是如此,只要不去咬破,就沒有人知道,權力其實是一坨屎,這是人類社會中最魔幻現實主義的一點。


小興要做的,就是把這坨屎永遠放在冰箱裡,這也是所有權力擁有者想做的。


所有的權力擁有者,當面臨權力受到威脅之時,都曾經有過小興的心態,小王擁有權力時,打壓想出海的馬進,張總在巨輪上建立統治時,也拒絕去出海尋找出路,當馬進意識到要失去姍姍,也選擇指鹿為馬,這是人類的本性。


這個在現實世界裡一錢不值的荒島,卻讓小王如此留戀,讓張總這樣的億萬富翁不願意捨棄,讓善良的馬進顛倒黑白,讓純真的小興迅速扭曲。


人類的歷史一次次重演,卻都無法逃脫歷史週期律的宿命,正如黑格爾所說,我們唯一從歷史中學到的是我們從歷史中什麼也學不到。


因為人性不變,一個人只要接觸過一天權力,就再也不願意重新做回普通人。


但,這不是人性的全部,島上的人群,明明只要登上山頂背後,就有可能看見巨型遊輪得到救援,但是所有人都寧願相信,世界末日來臨,世界毀滅,寧願一而再再而三地把一個個人推上寶座,也不願自己去掌握命運,寧願自欺欺人,也不願去探尋真相。


狄金森曾經說過,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見過太陽。如果見過太陽,就不能忍受黑暗,而如果沒有呢,如果人們從來沒有見過太陽,人性中最醜陋的一幕就會出現。


人們會忍受各種腐朽骯髒,甚至在這種腐朽骯髒中,形成新的文化。比如小王時代如原始人一樣的草裙,比如張總蓬頭垢面喝紅酒,比如馬進時代如摩西一樣,用各種被單做成的長袍,更比如小興時代,用霓虹燈泡做成的新衣服。


這是人性的最卑劣之處,但同時,這也是人性的最高貴之處。


正如馬進在深夜中做的那樣,在黑夜中點起亮光,人們就再也無法忍受黑夜的黑暗了,無論是小王和馬進,只要見識過可能有船來的未來,就再也無法忍受在島上的生活。


最終,人性的高貴戰勝了人性的卑劣,巨輪上燃起大火,眾人獲救。


這是一部我連彩蛋都不願意錯過的電影,在最後的彩蛋中,小興回到大陸,他不知是真的還是假的,已經選擇性失憶,記不清島上的事了,而所有人,談起他們的遇難經歷,只記得同舟共濟,同甘共苦,用公司裡最喜歡拍馬屁的馬屁精的話說,他們能夠抵禦災難,靠的就是“團結”。


這大概就是人類歷史吧。


作者簡介:霍老爺在人際相處、個人管理及成長等方面具有獨到見解,文章被收藏數百萬次,曾創作數十篇100000+閱讀量文章,文章被其他公號轉載累計超過上萬次,長按文末二維碼即可識別關注這位優質大咖。

銷售與管理

銷售、營銷、管理類新媒體《銷售與管理》,由16年曆史的中國營銷刊《銷售與管理》演進而來,200萬精英銷售關注的中國營銷自媒體平臺,深度關注企業銷售、營銷、管理的趨勢與創新。品牌案例中心、專業培訓中心還提供一站式深度服務。

投稿、尋求報道、商務合作,請聯繫QQ:272019695

商業洞察(ID:biz-insight)

協同16年曆史,260萬粉絲的“銷售與管理”全媒體平臺。聚合全球專業商業趨勢觀察家,以犀利的商業嗅覺,與您一起把脈商業未來趨勢,洞見企業未來成功之道。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查看上期熱文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