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湯哥來了都要驚歎!這個年過半百的男人,要在懸崖上造房子,比《碟中諜6》更刺激

一人一城2018-09-09 13:37:12

小城君猜,這兩天你的朋友圈一定被《碟中諜6》刷屏了吧!


56歲的阿湯哥,一點兒沒有變老的樣子,依然活躍在逆向車流,和高空作戰裡,看得人是血脈膨脹。


可電影裡進不去,新西蘭又太遠,還好我在中國找到了這麼個地兒......




旁邊就是萬丈深淵,山下的積雪與河流

也早就張著血盆大口等了好久。

眼看著直升機360度迴旋下墜,

差一點就要撞上旁邊的峭壁。

每一秒,小城君的心都跟著直升機的走向,

噗通噗通的亂跳。只能在心裡默唸,

我的媽呀,這個男人是在玩兒命嗎!

 

 

剛剛的心驚肉跳,估計你們早就經歷一遍了,畢竟,這可是無數影迷們等了3年,才等到的《碟中諜6》。

 

撓的小城君心裡直癢癢,可電影裡進不去,新西蘭又太遠,小城君就要悄悄的告訴你,中國就有一個可以媲美電影裡場景的地方,但你一定不知道,這個地方,在重慶……

 


 

“咚咚 噔噔噔 咚咚咚咚 噔噔”

跟著快到數不清節拍的鼓點,

小城君來到了山城重慶。

不過,我可沒心思在城市裡閒逛,

因為,這次我要去的是,

連張藝謀都愛的地方——武隆。



我打賭,知道武隆的人,大多是因為電影和綜藝。畢竟這可是拍片的寶地。

 

《變形金剛》、《三生三世》、《滿城盡帶黃金甲》,甚至《爸爸去哪兒》都曾在這裡留下痕跡。


 《爸爸去哪兒》


因為,這裡不僅有,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天坑群,還有有樹,有草甸,有河流,還有懸崖和巖壁,幾乎把中國所有的美景都囊括其中。


但小城君喜歡武隆,可不止因為這個“坑”,還因為一個人。




臉上戴墨鏡,說話輕而有力,這個相貌平平的男人,眼睛裡藏了不少故事。


他叫,土生土長的重慶人,是了小城君來到武隆後,認識的第一個朋友。


年過半百了,不好好在城裡待著,偏偏喜歡折騰。但那心態,可比我年輕多了。經常“一言不合”就在車裡塞個帳篷走人。



走了大半個中國,還特別喜歡研究當地藝術,但去的地方多了,見過了別地兒的風景,住過了別人的家,還是覺得重慶才是他的歸屬。


所以,當小城君請他做嚮導時,沒說二話,拿上航拍器,上了車就走。


他說:“我在重慶生活了大半輩子,可能沒人比我更適合告訴你,它的故事。”



我們開著車行駛在仙女山的公路上,

頭頂藍天白雲,眼望草甸牛羊。

這種身在草原的自由感,

激動得小城君,

心都快要衝到嗓子眼了。

 但更刺激的,其實還在後面。

 


 俯視視角下的仙女山,白雲滾滾,

 大山將陽光分成了明暗兩面。

這裡的懸崖,

沒有《碟中諜》裡,

被雪蓋了滿滿一層的嚴肅又冷酷。

而是被滿山的綠添了一抹溫情和生機。

  


夾在兩岸中間的河,

翠綠綿長,膽子大的人,

都會找上一艘皮划艇,

享受和大自然的博弈。

但慫如小城君,面對這樣的“大浪”,

就算他們一再勸我,也是萬萬不敢的。

跟著顏軍,我看到了不一樣的武隆。




在山邊看日落時,顏軍一直對著一塊崖壁比劃。


“你幹什麼呢?”問了才知道,原來,他竟然在這裡租下了一塊地,要在懸崖上建一個民宿!


什麼?在懸崖上建民宿?看著懸崖下的深淵,小城君不禁打了個寒戰。



他說,這個房子,是他大半輩子的夢想,光選址就花了兩年。


拿地兒這事就更不用說了,除了人情,還有各種政策要配合,簡直難於登天。但他並沒有放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硬是把這夢想給實現了。


小城君本以為,已經年過半百的他,設計的房子,會更偏傳統,可當他把設計效果圖拿出來的時候,我還是被驚豔了。




一棟玻璃房子,佇立在樹林間,

落日的餘暉灑下來,

把它鍍上了一層金。

夕陽和我現在見到的這般,

並沒有什麼區別。看著圖,

讓我彷佛看見了這裡的未來。



但他的想法並不止這一棟房子,

還有傳統村落特色的土屋。



別具風格的帳篷房。



安在懸崖邊的樹屋。



房間裡,也設計的非常特別,

腳下有一小部分用玻璃填充。

配上超大的全景落地窗,

幾乎能陷在風景裡,真有種懸空的錯覺。



但這還不夠,

他還有大片的果園和熱鬧的篝火晚會。

他要在這山裡,造一個小世界。



但你以為這就完了?不,像顏軍這樣文藝的人,“世界”裡怎麼可能少的了藝術?


尤其是那些藏在山裡的手藝人,把自然的靈氣和感情都融進了作品,更是特別,比如——



柴燒,是天作一半,人做一半的藝術。


不用太講究,一團黃土就足以讓你發揮想象力。


一圈圈的拉坯,用手和眼去感受它的質地,塑造它的形狀,用感情和時間,完成和自然的對話。



等原坯好後,不用施釉藥,放入窯中,把坯交於火舌,把作品交予落灰。

 

一筆筆的添柴,等烈焰著筆火留痕,落灰成釉添青色後,就大功告成了。





小城君問他,這麼好的世界,有名字嗎?他笑了笑,撫摸著設計圖紙,輕輕說了聲:“”。


我仰起頭,看著餘暉下的仙女山,泛著金色的光澤,天上飛過兩隻說不上名字的大鳥,盤旋在空中,然後消失在雲霧裡。


真好啊,在年輕人都追求安穩的時代,他卻還有一顆躁動的追夢心,在這個大山裡,留下了最美的印記......





如果你對我的故事感興趣

2018年9月4日20:00

我將在生活方式類眾籌平臺

【開始吧】

發起「寬溯民宿」眾籌項目

欲知詳情,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

加入微信群,和我在線溝通!

暗號:“清歡”

點擊閱讀全文,

就是對我最好的支持!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