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生育之“戰”

中國老年報2018-09-11 11:47:01

肺動脈高壓患者:

活下來這麼難

今年42歲,是名肺動脈高壓患者。兩個月前,她剖宮產生了一個孩子。手術10天后,她又做了心臟修補、雙,這是世界首例產婦肺移植手術。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著名胸外科專家陳靜瑜為吳夢主持了手術。整個肺移植手術期間,陳靜瑜的心都提在嗓子眼。

陳靜瑜跟吳夢是老相識了。5年前,也是他確診吳夢患有肺動脈高壓的。肺動脈高壓會促使心臟強力工作,進而引發心衰。懷孕是此病患者的絕對禁忌。因此,當他從產科醫生那裡聽說吳夢懷孕的事時,第一反應是:“這女人是不是瘋了?”

吳夢是再婚,她與前夫生有一個孩子,離婚後歸前夫撫養。2016年底,她與現任丈夫王柯丁認識。吳夢想賭一把,再生個孩子。一直到生產前,夫妻倆都沒有覺得會有嚴重的後果。雖然醫生早已將面臨的風險一一說明。但吳夢還是很想要這個孩子。她說自己希望跟老公有一個自己的寶寶。

“吳夢決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是攔不住的。”王柯丁說。產科醫生曾問他:“你能接受你老婆因為生孩子死掉嗎?”“能接受。”王柯丁回答得乾脆利落。“我們兩個人心態都比較好,覺得人生無常,即使身體再健康再好,你也不能預測明天會發生什麼。”

6月16日,吳夢的血氧指標降到了80%以下。醫生為她進行了剖宮產手術。兒子未滿28周,生出來只有一公斤多一點,很快就被新生兒科的醫生帶走治療,吳夢也被轉到了ICU。手術後第三天,吳夢心臟出現驟停,是靠電擊搶救回來的,生命也必須靠ECMO(體外膜肺氧合)系統維持。

肺移植手術後,吳夢出現了肺部感染、血栓等併發症,“我沒想到活下來這麼難,想死也這麼不容易。”如今,她每天待在病房裡,認真地服藥,做氣管擴張的訓練。“小寶在家等我,我必須要快點好起來。”小寶已經長到了5斤,吳夢只見過他3次。

手術成功後,陳靜瑜發表博文《沉重揪心的世界首例產婦肺移植》。在文章中,他寫道:“這類世界第一的手術我希望到此為止僅此一例,今後永遠不再有。”

(摘自《三聯生活週刊》 王珊 文)


生下雙胞胎女兒8年:

幸福正在被憂愁取代


和兩個孩子智智和慧慧


8年前,安徽合肥59歲的失獨母親盛海琳,通過試管受孕並誕下一對雙胞胎女兒。如今兩個孩子智智和慧慧已經8歲,即將上小學三年級。

盛海琳和老伴都是軍人出身,老伴從軍校退休,而她曾是軍醫,經濟上很富足。“如果不是那一場意外,我們的生活該多好。”她曾經的獨生女結婚不久就因煤氣中毒離世。為了忘卻抹不去的悲痛,認為自己有強大基因的盛海琳決定再生一個。她求醫途中曾被一名專家冷若冰霜地指責“自私”:“你將來死了,孩子怎麼辦?有沒有為孩子考慮過?”

2010年5月25日9時許,盛海琳早產誕下一對雙胞胎,成為當時中國最高齡產婦。當初決定生孩子的時候,她並沒有考慮過經濟問題。可是這幾年來,醫療、月嫂、保姆、教育等等花銷一筆筆向這個家庭壓來。雖然她家的家庭收入並不算低,但養育兩個孩子,日子過得緊巴巴的。

為了掙錢補貼家用,盛海琳應企業邀請往來於全國各地進行健康講座,和兩個女兒聚少離多。

現在,盛海琳的愛人因中風偏癱,扶老攜幼的重擔全壓在她一人身上。今年67歲的盛海琳說:“幸福正在被憂愁取代,我不快樂呀!你覺得我這樣的年紀在外面為生計奔波會快樂嗎?回到家還要面對一地雞毛的事情,累呀!精力跟不上呀!”

盛海琳沒想到自己進入老年後與同齡人太不一樣。同齡人都在晒自己旅遊的照片,或者帶著孫子孫女一起玩耍,而她帶的是和別人孫輩年齡一樣大的女兒,雖然自己已經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但或多或少會心煩。如果其他同齡人病倒了,有兒子兒媳接手;假如自己有一天倒下了,誰來接手自己以及智智和慧慧呢?她說:“當年那位冷冰冰拒絕我的專家說的不無道理呀!”

這些年,很多高齡失獨者慕名前來諮詢,她都勸他們:“我的情況很難複製,要慎重。”

(摘自《揚子晚報》  萬承源  任國勇 文)


67歲失獨母親懷雙胞胎:

孩子就是母親的命


張恆


67歲,本應是含飴弄孫的年齡,張恆(化名)卻重新成為準媽媽。這名高齡失獨母親藉助試管嬰兒技術懷上雙胞胎,產檢過程卻波折不斷。

2014年,一場車禍奪走了張恆34歲獨子的生命。“這麼多年睡不著覺,吃安眠藥,後來吃3片都不管用。”張恆的生活徹底變了樣。她想收養一個孩子,卻因種種條件不合適不得不放棄。“代孕是違法的,想來想去,我決定試管嬰兒。”

為了提高做試管嬰兒的成功率,這位已經年近七旬的老人經常挑戰各種極限運動鍛鍊身體,“游泳遊1000米,大冬天的從游泳池出來後,我又去院裡走500米。”

2017年11月,張恆夫妻二人在臺灣開始進行試管嬰兒。今年6月,受精卵植入張恆體內。6月19日,經北京寶島婦產醫院檢查,張恆懷上了雙胞胎。由於張恆是高齡孕婦,根據規定,需轉院至二級及以上醫療機構。7月16日,張恆趕到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進行檢查,一週後卻被醫生告知不建議生產,因為她血壓高,生產風險大。她又來到北京婦產醫院,卻被建議轉到綜合性醫院。“哪個醫院都不敢收我。”張恆說。

醫院從患者健康和生命安全角度考慮,建議張恆終止妊娠。但張恆不僅不同意引產,還希望把孩子健康地生下來。

張恆表示,她目前就一個心願,把孩子生下來,健健康康的。對於孩子出生後的生活,她也做好了安排,目前自己身體沒什麼大毛病,85歲時孩子18歲成年。姐姐的孩子現在40多歲,也能幫她撫養。

“孩子就是母親的命,就是父母的命。”張恆不停地強調著。

(綜合自《新京報》《健康時報》)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