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好戲:黃渤的電影嘗試

龍斌大話電影2018-09-12 23:03:55


點擊底部 “閱讀原文” ,到龍門客棧和我們一起聊聊電影


暑期檔黃渤的《一出好戲》,確實上演了一出好戲,不論戲裡戲外,戲份都相當足。



這部電影的核心戲份並不在電影上,而在電影所展現的真實的人的活動上。如果將這部電影看作一部戲,那麼就存在一個“破”與“立”的命題,黃渤將真正的戲份藏在這一破一立的過程中 。但如果是論文寫作中一般化的破立方法的話,這部戲還不足為觀眾稱道。黃渤將破與立反過來了,先立,後破,這在電影拍攝和觀影感受上自然體現出它的獨特之處。


與人們對黃渤電影中所要展現的人性相比,我更看重黃渤電影中對“社會”的解讀,因為人的生存發展不會隨一場災難而停止,倖存者不論出於自我生存的需要還是人類繁衍的需要,都不可能自我孤立自我封閉,要知道,生存與繁衍本身就是一種社會性活動,生存需要合作,繁衍需要合作,一旦合作,社會雛形就會出現。


電影中黃渤對“社會”的解讀在“立”的基礎上,也就是“搭戲臺子”,而黃渤的這場戲,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一個縮影,符合人類社會發展的基本規律,是重構的嘗試。


立論搭戲:通過秩序重構看人及人類社會


秩序初建:王的時代

這個時代,基本上是一個部落合作時期,眾人流落荒島,生存是亟需解決解決的主要問題,無法生存,什麼都是幻想。最有效的生存方法就是集體合作,有效合作的實現需要一個強有力的管理者,於是出現了。


建立王的時代,需要成熟的條件,充分條件是原有階序平衡已被打破,眾人地位平等、發言權平等,原有秩序中的領導者淪為草民,不再對部下具有領導權,於是保安對老總動起了手;必要條件是小王出身部隊,生存能力出眾,眾人要想活下去就得依靠小王,於是領導者出現了,小王的統治時期開始建立起來。


在這個時期裡,大家集體勞動,平均分配,但問題是勞動不等量,就是說不幹的、幹得少的與幹得多的人吃的一樣多,為了消除這個不均、保證部落和諧穩定,作為部落首領自然要建立懲罰機制,而懲罰機制的建立是人類社會向前發展的一個重要標誌,小王的統治時期也進入王的時代。


需要指出,這個時期的生存是個體依賴集體的自我生存,即以個人生存為目的,而不是以集體生存為目的,人的自我也就體現在這裡。


新秩序建立:張總的“投機時期”——貨幣秩序的到來

在部落時代,既然能建立一個部落,那麼就能建立兩個三個部落,一個部落的秩序設定並不一定能滿足每一個人的要求,如果不安於、不服於現有體制,那麼只能通過自己的智慧建立新的體制。張總作為一個企業家、商人,“投機盈利”是他的第一思維,當他發現有利於自己的條件時,他會第一時間拉幫籌謀。那麼他用了什麼辦法順利建立了這樣一個集團呢?答案是貨幣秩序。


在生存資源缺乏的社會裡,誰掌握更多的資源,掌握獲取資源的有效方法、手段和工具,誰就能生存中處於有利地位,哪怕是通過欺騙手段。張繼強巧妙地建立起了貨幣秩序,通過“勞動——紙牌貨幣——食物”的交換循環,對人們的勞動以價值量的確定和反映,這樣就有了競爭和激勵機制。為了吃得多吃得好,人們就得多勞動,不斷通過增加勞動量的方式去換取價值量。


這種秩序的建立對王的統治也會產生衝擊,畢竟,人如果活著,是要向前走兩步的,不可能滿足於一種單一的捱餓的生活狀態。張繼強也通過這種體系的建立實現了勞動成果(資本)的積累,他是當前過得最滋潤的人。這就是張總和小王的區別,是經濟社會和傳統部落的區別,更是社會發展不同階段生產力、生產關係和上層建築的鮮明對比,這也解釋了人為什麼不會再活回樹上去。


到這裡,島上的派系中心我們可以稱為“二雄並立”,以小王為中心的“山頂洞人”傳統部落和以張總為中心的“船上文明”,後者實力明顯優於前者,因為它的制度特徵更貼近災難之前的現實社會,畢竟在歷史的河流中,奴隸社會優於原始社會、封建社會優於奴隸社會、資本主義帝國勢力強於封建傳統勢力而社會主義超越資本主義,否則中國社會的近現代史不會是歷史課本中的樣子。


我們假設,如果以“二雄並立”為政治生態繼續發展下去,會是什麼結果呢?無非這幾種情況,雙方互相對抗直到一方吞掉一方、雙方坐在桌面上談判合作共贏或者出現新的第三方勢力加入博弈並形成新的適應發展趨勢要求的體系制度。這就是時期的到來。


大秩序:馬進時代的到來

我們慶幸馬進選擇了第三種,否則這個島上的社會進程要停滯甚至倒退。馬進的崛起,充滿了草根逆天的意味,他接下來一系列手段行動頗具政治革命家的色彩。天上不掉餡兒餅卻掉起了海魚,徹底砸醒了這個活在失去六千萬彩票的悲痛的中的屌絲男,可以說,他在島上真正的生活是從這一刻開始的。從這一刻起,他決定要與老天爺鬥一鬥,改變自己的命運。


那麼他是怎麼做的呢?像小王那樣建立一個部落?還是像張總那樣建立一個經濟秩序?還是以革命者的姿態推翻他們?這幾種方案沒有一種可行的,不論是哪一種,他都沒有那個資本去折騰。可行的辦法是什麼?是在現有的政治生態中玩兒“縱橫術”,縱橫術是政治家的手段,部落酋長小王帶人爬爬樹打打魚還可以,政治不是他的菜;投機商人能玩兒得來的,也只是“蠅營狗苟”的小手段,所以馬進贏了,馬進時代真正到來。他的縱橫術,是怎麼個縱橫法兒呢?


主要有這麼幾個方面。一是新的商品交換模式,不再依賴張總的“紙牌貨幣”,“物物交換”,而且是有用物對有無物即生存資源對無用物的交換。對於小王部落來說,生存資源仍然當前的緊要問題,張總的船上文明雖然不缺生存資源,但用生存資源換無用物,誰不高興呢?誰都高興,這是第二個方面。這些無用物其實是馬進革命的潛在資本,交換的過程就是他不斷積累資本的過程。


他和小興擁有技術資本,這是現代社會的典型特徵,馬進通過技術資本,讓燈亮了、喇叭喊了機器運轉了,這些都是人們最為深刻的生活記憶,做到這一點,再加煽風點火就能確立馬進的核心地位,而控制地位的完全確立則需要利用人們對已經消失的世界所存系的情感,他們要想看到日思夜想的親人,就必須通過馬小興的技術資本。如果說確立核心地位後人們對馬進的態度是彎腰鞠躬的話,那麼通過情感控制則可以讓人們跪下磕頭。第三個方面是消耗,打破了“紙牌貨幣”的交換模式後,小王部落的有效勞動降低,勞動成果甚微,而張總的船上文明仍佔有大量生存資源,要想活下去怎麼辦,簡單粗暴的做法就是搶。馬進給小王的那個擁抱不是簡單的友好擁抱,而是縱橫的一個關鍵環節。


當雙方爭鬥不休筋疲力盡時,馬進點燃了他們活下去的希望,馬進的新秩序理念也植入人們的腦子裡,以馬進為核心的新秩序時代到來。但秩序要想繼續存在,要麼輔之以必要的手段,比如刑法、法律,要麼這個秩序本身就存在足以持續下去的魅力。馬進選擇了後者,他所建立的這個大秩序是民主的,足以讓眾人信服,當他要向小王徵求意見時,小王果斷的反應足以說明這個問題。傳統部落的酋長都這麼認可大秩序,其他稍具文明素養的人怎麼可能不認可呢。馬進成功了,馬進時代真正確立。


破論拆戲:秩序打破才是一出好戲的高潮部分

馬進的時代雖然到來了,黃渤的戲還沒有演完。秩序的重構建立在世界毀滅的基礎上,戲臺子也在這個基礎上搭起來的,戲更是在這個前提下演的,那麼如果這個前提被打破了呢?已經重構的秩序會面臨什麼樣的困境呢?馬進的戲剛剛演到高潮,還未盡興,就被遠處傳來的汽笛聲破滅了,老天爺又在捉弄他了。既然世界沒有毀滅,人們必然要回到現實社會去,戲就要收尾,戲臺子就要拆掉,“破”的命題也就隨之而來。


世界毀滅了這個概念已經在眾人腦海中根深蒂固,可是這個概念遲早會根除,但在根除之前,馬進和他的秩序構建者馬小興還有一番思想掙扎。兩人中最現實的是馬小興,如果一旦回到現實世界他在這座孤島上的努力就白費了,就得重頭開始努力奮鬥了,那麼如果既能回到現實社會又不用努力奮鬥又能不負曾經的苦難呢?怎麼辦呢?他選擇了經濟犯罪,這是現代社會的常用手段,也最直接有效。他通過張總的女兒這根情感線控制了張總,於是一份無條件財產轉讓書誕生了。但馬進是清醒的,他在一個女人傷心的眼淚中做出了選擇,他不想熄滅那個女人內心重新燃起的愛情火焰。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災難是你用心點燃了一個人(尤其女人)內心熄滅已久的愛情火焰,然後又親手熄滅了它,這是一對矛盾體,就像愛與孤獨那樣恆久的矛盾。馬進是姍姍愛情火焰的點燃者,但他不想做那個熄滅者,他要用一場大火來拯救大家、拯救姍姍的火焰。這才是黃渤最為用心和真實的戲份,前面的一切,都是假的。


一出好戲,好在哪兒?好在它的荒誕,也好在它的真實。作為處女座,黃渤準備了三年,想表現得東西太多,拿捏刪減自然不能令人人滿意,但這部電影本身已經是一部好戲了,不論是戲裡的還是戲外的,戲味兒已經很足了,我們不能再過分苛求導演。


歡迎轉載~


想和龍叔直接互動,請按住下方圖片,識別圖中二維碼,一鍵添加龍斌大話電影官方微信。或手動搜索微信號lbdhdy


想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加入我們的官方QQ群

1號群:429807677;2號群:262188802;

3號群:425684507;4號群:260143967;

5號群:305628852;6號群:363146014;

7號群:215649466;8號群:487743249;

9號群:576786926;10號群:432472279(新

想讓你的影評&影視相關作品讓更多人看到,請將作品+姓名+聯繫方式(QQ&電話)發送至3095935919@qq.com


點擊“閱讀原文”,到龍門客棧和我們一起聊聊電影

閱讀原文

TAGS: